修大法九十度罗锅变直 老妇不放弃信仰被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八日】我现年七十五岁,河南省邓州市人,一九五四年参加工作,一九五八年加入中共恶党,历任区妇联主任,商业局仓库主任,邓州市化肥厂党办主任等职务。因公负伤,十一胸椎骨骨折,压迫神经(七级工伤),造成九十度罗锅腰,继而引起颈椎炎、坐骨神经麻痹,左胳膊骨折后遗症,胆结石等多种疾病,经北京三零四医院专家会诊,结论为:因骨折压迫神经,将造成下肢瘫痪。

当时真是生不如死,日夜疼痛,终日泪水洗面。正在我痛不欲生时,经朋友介绍,我幸得大法。

修炼法轮功后,我百病全消,真正体验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现在,我九十度的罗锅腰直起来了,全白的头发变黑了,血压、血脂各项指标如同年轻人。每年为单位节省医疗费用一万余元,从一九九六年元月开始修炼至今十一年,累计为国家节省医疗费用达十几万元(还不包括住院治疗费用)。

根据我得法前的身体状况,如果不是因为我修炼法轮功,我早就没命了!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无端迫害法轮功以来,我因不放弃修炼,先后两次被非法关押。二零零七年九月十日(或十一日)南阳地区和邓州市恶警在我走亲戚不在家的情况下,强行非法抄了我的家,抢走很多我的私人物品,包括现金和存折。据知情人透露,恶党人员们说我是法轮功的头,要判我七年刑。

我已一个七十五岁高龄的老妇人,仅因我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仅为了按“真、善、忍”标准做个好人,当局却要判我七年刑,试问:全世界哪有这样的法律?!中国“宪法”可有这样的条文?!

现在,我一个七十五岁高龄的老年妇女,被迫背井离乡,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我的家人、亲友分别受到了严重干扰,手机和家里的电话被监听监控,生活工作全被打乱干扰,根本无法正常生活,精神受到严重摧残。

中共恶党这次对我的非法迫害,是借“奥运”、“十七大”之名,所采取的全国性的血腥镇压,我的遭遇是全国无数个被迫害家庭的冰山一角。截至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三日,恶党对我的迫害还在继续,恶人们对我儿女采取跟踪、盯梢等卑劣手段妄图抓捕我。

呼吁全球正义之士,关注我这个七十五岁老人的命运,关注中国大陆无数个受迫害好人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