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的路会越走越宽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八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生活的较为宽裕。“七二零”之后,我遭到邪恶在经济上的迫害,每月生活费都得精打细算,变的捉襟见肘,最严重时,竟到了分文皆无的地步。

被迫害到了这一步,我才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因为要发真相资料救度众生,没钱怎么做呢?再说还要正常的生活开支。

我所在的单位是金融行业,“七二零”之后我经历了下岗、返岗(以防大法弟子進京)、被绑架進洗脑班。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从洗脑班出来后,我决定买断工龄,二零零二年租了一个地方,买了设备,开始做真相资料。

刚开始做资料我还能守住心性,时间一长,心性在钱的问题上就出现了反复。一次,负责传递资料的同修拿给我五千元,当时我不假思索的就接了过来。可回到家里,不管做什么都忐忑不安,心神不定:是呀,买断工龄的几万块钱才用了一点,我就心里不平衡了,要用同修的钱,我这是怎么了?

赶快向内找,找出很多心:一是有顾虑之心,对时间有强大的执著,担心在期盼的日子里如果没有结束迫害,没有了生活费怎么办;二是有贪心,对钱本身的执著没有放下;三是有攀比之心,看到别的同修做资料资金充足,还能周济其他资料点,很羡慕;四是妒忌之心,既然生了羡慕之心,当然少不了妒忌。

当时与我接触较近的同修也察觉到了我的问题,及时的提醒我,师父也借同修的口严肃的点化我,使我猛醒。就这样,在反反复复的过关中,最终我在大法的指导下,走了过来。我给自己定了一条规则:尽财尽力,不贪不占。不该收的钱不收,不该用的钱不用,没用的钱退回。

二零零四年我悟到,我们今天修炼的路是给后人看的,大法弟子应该在常人中过正常生活,在正常的工作生活环境中讲真相。于是,我回到家中。没几天,母亲遇到一位同修,与他谈了我的想法,同修只几个电话就敲定了我的工作。

可这一年年底,家里因为要买房子,几乎用光了我所有的钱;而且这一年底,工作单位把我辞退了,表面原因是我公开讲真相,其实是邪恶钻空子,利用我还没去掉的执著迫害我。没钱,没工作,真相资料还得继续做。我嗓子发不出声了,牙床鼓起了一个大包。

不过,大法弟子毕竟是大法造就出来的,并没有被困难吓倒。十几天后,我就找到了一份工作,试用期三百元、一个月后五百五十元,有双休日、节假日,钱虽然少,但工作轻松,正适合我。我与另一个同修合作,她挣得多、工作忙,我挣得少,有时间学法、做资料。我们俩珠联璧合,配合的得心应手,比没上班的时候做的资料还要多。《九评》等救人的资料从我们的手里源源不断的流入了千家万户。

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我认识到大法弟子的业力已不是问题了。救人,不应该受经济问题的牵扯、限制,甚至苦恼,应把有限的时间投入到更多的讲真相当中。一切都应围绕救人而动。如果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需要钱做资料,以大法弟子的心性、能力多挣钱应不是问题;如果大法弟子需要时间去救人,大法弟子的工作应该是宽松的;如果大法弟子需要环境去救人,大法弟子的环境就能如意而变。比如,我想,工厂人多,如能在工厂工作,接触的人就多,面对面讲真相的机会就多。但是,在大陆,发资料讲真相又是主要方式,这就需要钱,而且我们还得修好自己,需要时间学法。

境随心变,师父就看弟子的心。只要基点摆正,师父浩荡的慈悲就会展现。一切都如愿地進行着。

现在我在一个工业企业担当副总(尽管之前我从未做过经理),工资每月三千元。这个位置,便于我与员工接触、沟通,便于我开口讲真相。由于办公环境优越,还可以一边工作一边刻录光盘,每天学法、作资料、讲真相有序的進行着。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救人。我坚信,大法弟子的路会越走越宽,前面的路会越走越亮。

以上认识不知当否,请慈悲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