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八日】

  • 给石家庄高校教职工、大学生的一封信

  • 唤醒您的心 伸出您的手

  • 给石家庄高校教职工、大学生的一封信

    也许你是位满腹经纶的教授,正在为传道授业伏案疾书;也许你是热衷教育事业的领导,正为远大志向而筹谋;也许你是不理世事的清雅之士,无关他人是非;还有各位风华正茂的学子,或许正悠然在校园漫步。请问可曾有时静下心来,用良知审视一下发生在身边的事情。

    河北师范大学物理学院教师张丽姗,性格活泼开朗,是学生的朋友,她的启发思维教学,深受欢迎。就因她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被单位强行送洗脑班(名曰“法制中心”)关押“转化”;二零零五年四月因发放真相传单和丈夫一起被抓捕,被开除工职,而且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达两年多,那里面空间狭小,空气污浊,她还被上刑具不能动作。她的丈夫也因修炼大法被单位河北省委机关开除,剩下读高中的儿子无人照顾,每天吃方便面、零食。今年她又被判刑,但她仍写信鼓励儿子乐观的生活。

    河北医科大学结合学院教师冯瑞雪,在单位是乐于助人,敬业工作的人,讲课也很好。听人说单位让报销旅游费,她说我没去旅游,坚持不做假票。好多人还不理解。也是因不放弃信仰法轮大法,二零零一年被强制送洗脑班,在封闭高压、恐吓威胁、不许睡觉、强制谈话等压力下被“转化”。后来政府炮制的“天安门自焚”等使她醒悟。在一次给函授学院上课时,告诉学生做人要真、善、忍,一学生问她“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她讲了真相,被一名同学举报。派出所警察到她家把她强行带走,吓的孩子在楼道大哭,撕心裂肺喊“妈妈”,但仍因为讲真话被非法关押、劳教一年。使家庭遭受无言的悲伤和压力,给孩子幼小的心灵造成巨大阴影。在劳教所警察把她关在小屋里,安排吸毒的凶犯看管她,给她造成极大的心灵伤害。之后,单位扣了她一年工资,不允许再讲课,后被安排在实验室。但她还是很乐观,尽心尽力做好工作。二零零五年因发放“中共割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传单被抓。

    王桂兰也是河北医科大学公卫学院的一名副教授,原先患有的慢性胆囊炎、血管神经性剧烈头痛、子宫颈巴氏3级(癌前期)、高血压、心肌缺血、眼底小动脉痉挛、颈椎骨质增生、尾椎骨质增生、腰腿痛、乳腺增生、闭经等十几种病。自修炼法轮大法后,这些病都不翼而飞;同时,心灵上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遇事不与人争了,看淡名利,与同事、家人相处和睦了,她深切感受到了法轮大法改变人身心的巨大威力。

    一九九九年七月,王桂兰为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去北京向有关部门上访,却遭到一系列的拘留、关押。零零年因上访又被押到唐山迁安看守所,在那里四个男恶警、两个女恶警将已绝食十八天的王桂兰强行按在地上,踩腿、搧嘴巴、揪头发、上大绳(一种大刑)。细绳勒进肉里,双手被憋的青紫。这次大刑使王桂兰双臂疼麻了将近一年,双脚也被恶警的皮鞋踩得疼了很长时间。在受尽折磨的情况下,她还无怨无恨地告诉恶警们善恶有报的道理,劝他们不要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招来的是一阵又一阵的毒打。

    零一年十一月九日,王桂兰又被河北政保大队的马文生等几人绑架打晕,将她口袋里的钱和IC卡等物品抢走,并将她锁在铁椅子上七天七夜严刑逼供,之后又将王桂兰绑架到臭名昭著的河北省法制中心(洗脑班)。在那里,王桂兰被粗暴灌食,恶人在灌食用的奶粉中加了大量的盐以折磨她,使王桂兰的鼻粘膜严重肿胀,连管子都无法再插进去了。在王桂兰瘦得皮包着骨头、极度虚弱的情况下,洗脑班的恶人对她进行了四次邪恶的所谓的“攻坚”,熬夜洗脑迫害,最长一次长达半个月不让睡觉,并对她进行体罚:勒脖子、按脑袋强制她低头认罪,扒眼皮、戳眼球、打脑门、捶大腿、掐肉,用尽了种种流氓手段逼她放弃信仰,致使王桂兰生理功能严重紊乱,身体极度虚弱。在王桂兰被折磨得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几个恶人按着她的手逼迫她写所谓的“转化四书”,再用这样得来的东西去欺骗其他的法轮功学员。中共的这种流氓式的洗脑手段,是对真正正信的亵渎,给炼功学员带来巨大的心灵伤痛。

    另外,单位因为迫于压力,对王桂兰实行了经济上的迫害。

    从零零年一月至零二年四月,共计无理扣发王桂兰十七个月工资计八万五千元。剥夺她讲课的权利,只让做辅教人员,并降两级工资。零四年二月底,又以她坚持修炼为由无理扣发工资近五千元。零七年一月,王桂兰给路人讲述法轮功真相,被非法抄家三个小时,王桂兰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双目失明卧病在床,被吓得神志突然失常,到现在一阵清楚一阵糊涂,看见有人来就说警察抓我闺女来了!见到的人无不落泪。

    河北科技大学李惠云博士,女,四十一岁,曾长期遭受河北科技大学政治打手多种形式的迫害,如:故意捏造教学事故,不让她出国领奖,停止教课让她象文革时期一样打扫卫生等等。李惠云曾多次找总校党委书记王英英讲真相、要求恢复基本权益。王英英不但不理会,反而对她继续加重迫害。

    零四年二月二十四日,李惠云和丈夫宋洪水第二次被绑架到河北省会洗脑班,期间对李惠云进行精神上的摧残,灌输邪恶诬陷大法的东西,甚至侮辱李惠云的人格。恶警杨玉坤在早上李惠云还没起床的时候,撩开李惠云的被子让恶警袁书谦(男)看。当时,李惠云穿着秋衣、短裤,他们却侮辱李惠云不穿衣服。利用他们雇来的陪教,用足了力气狠打李惠云的头。白天给李惠云洗脑,晚上一打就是一夜,而且连个小凳都不给李惠云坐,就让李惠云站着。一天夜里,他们打累了,让李惠云写所谓的“四书”。李惠云写道:在某某某的暴力殴打下……,他们一看,一把揪起李惠云的头发,揉了李惠云写的东西狠命地往李惠云嘴里塞,然后就是往死里打。

    这样折磨了李惠云一个星期之久后,他们不但熬着李惠云不让睡觉,还不让上厕所,李惠云说上厕所,他们就往地上倒茶叶水,刺激李惠云排泄的欲望,让她尿在裤子里。还有更恶劣的,他们还穿着皮鞋用力踹李惠云的小腹,李惠云一躲闪,踹在她的右腿上,青紫了象茶碗口大的一片。一次,李惠云坐在床上,他们一下把李惠云的下颌打的错了位,反方向又一下子打回去。恶人出手都特别狠。他们将李惠云绑在硬木椅上,不知道多少天多少夜,手腕被勒进去很深,前胸被勒紫。由于长时间的不让睡觉、昼夜捆绑、暴力殴打、不让上厕所、人格侮辱等,使李惠云思维严重混乱,约一个月后,出现“精神分裂症状”。李惠云被精神摧残、迫害五个月后,革新街派出所刘亚章等拿着事先整理好的笔录去让李惠云签字,当时李惠云已经被迫害的精神崩溃,可这造假的讯问纪录却成了李惠云被非法劳教的依据。零四年八月十日被非法送去石家庄劳教所继续迫害,仅几天后,李惠云就被送去医院。期间劳教所一直对其家人封锁消息并以谎言欺瞒。零四年十一月末在李惠云仍住院期间,河北科技大学政治打手丧失人性,将李惠云开除公职。丈夫宋洪水也因信仰大法被停职,家庭没有经济来源。几年来屡遭迫害,李惠云看病都困难。

    李秀敏,四十八岁,原是河北科技大学职工。有风湿性关节炎、低血压、胃病,关节肿胀变形令她苦不堪言,脾气暴躁。自九五年十月,李秀敏开始修炼法轮功,折磨她十五年的疾病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心灵得到了净化,懂得了人生的真正意义,不再为一己之私而争斗,工作任劳任怨,连续四年被评为工会积极分子。在家里她孝敬婆婆,关心丈夫,耐心教育孩子,熟人都很羡慕李秀敏这个温馨的家。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开始被血腥迫害,她和数千万的大法弟子一样遭受了无边的苦难。遭单位非法开除,依法上访被关押,丈夫承受不住种种压力与她离婚。在劳教所被毒打、被罚站、被折磨、被野蛮灌食、被强制洗脑。一次被乱棍打倒在地,又被揪起来,一掌打青她的半个脸,被恶警把她按在课桌上打得晕死过去;她曾被剥夺睡眠二十多天,上吊铐九昼夜,一天之内被插管灌食三次;她也曾被打瘸了一条腿,至今右腿膝关节活动时常受阻、疼痛、畏寒,不能穿高跟鞋,负重时行走困难;恶警每晚把她的一只手一只脚铐在床上,彻夜不让上厕所长达半年之久……在残酷折磨下身体出现乳腺增生,子宫肌瘤三公分大,患上视网膜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八年多时间里,李秀敏因坚持使她身心受益的信仰,先后被绑架四次、抄家三次,被监禁四年多,遭受酷刑和暴力洗脑迫害,家人也承受了巨大精神压力。零七年五月因讲真相又被抓走,扣上“反革命”罪被开庭审理。

    八年来,部份高校少数政治打手紧跟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参与迫害。河北科技大学遭受严重迫害的学生和教职工也有十余名,除李秀敏、李惠云、宋洪水夫妇,还有师红旗和俎一丹夫妇,纪丽霞,曲平(已开除公职),韩某某(已开除公职),胡立祥(学生,已退学),还有一唐山籍学生被开除学籍。还搞人人过关,对学生灌输谎言,搞万人签名……。河北师范大学也有十几名职工、学生遭到无理迫害。

    而且,在我们所谓法制健全的国家,所有律师所被“上面”告之不能受理法轮功案件,不允许为法轮功辩护,连法律咨询都不能提供。

    请你看一看,迫害就在你身边,这些人或许是你的同事、邻居、朋友、老师,她们只想说句真话,只因信仰法轮大法,只希望你明白真相,却遭受了很多、很多。

    以上也仅是全国迫害中的冰山一角。八年来,中共不考虑民众呼声,以造谣、污蔑、煽动仇恨等流氓手段,把上亿修心向善的好人推到政府的对立面。八年来,实名统计有三千多人被迫害致死,现在仍然每周增加,还不算失踪和被割卖器官的学员。八年来,数以千万的炼功者被劳教、判刑,他们本人、他们的家庭、亲友遭受着巨大的痛苦和压力。

    然而,这一切迫害却被中共披着合法的外衣进行着。宪法规定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法轮功学员却因上访、讲真话被抓;我国的立法机关、司法机关从来没有在法律文件中明确将法轮功列为×教组织,全国人大《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也没有明确将法轮功列为×教组织,《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二)也没有将法轮功具体列为×教组织,那么认定法轮功为×教组织的法律依据何在呢?出现“法轮功是×教组织”字眼是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各自下达的内部通知。“两高”仅有权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对法律问题作出普遍性的司法解释,无权对具体事实和法轮功个案作出认定,越权即违法。因而,“两高”各自下发的内部通知不能作为法律依据适用。公安部下达《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公通字[2000]39号),这个文件介绍的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文件明确的邪教组织有十四个,其中根本没有法轮功。

    你仔细想想,这是否很可笑?这场全国声势浩大的运动却是违法的。只是在上面授意和某些文件下进行。那所有参与者不是也做了违法的事吗?中共不正是把每个人带到了有罪的路上了?你要问为什么这样?就请平静地读一读《九评共产党》这本书。这是对中共系统性、历史性的盖棺定论的一本书。中共的政治已使中国人彻底洗脑,改变了人辨别是非曲直、善恶忠奸的标准。中共的邪恶,与“真善忍”恰恰相背。只有真相才会让你觉醒。

    “上天监视在下的人,以人的德行、表现赐给人寿命长短。不是老天爷要人早死,那是人不做好事,自寻死路。”(译自《史记•殷本纪第三》)近八年来,在中共对“真善忍”信仰的灭绝迫害与法轮功学员理性坚忍的反迫害中,善恶必报的宇宙法则在极其鲜明的彰显着。

    同样道理,一个政党坏事做多了不也面临同样下场吗?历史上夏桀商纣为什么亡国了?秦朝能够统一全国,却为什么又很快灭亡了?隋朝刚刚统一全国,国力强盛,为什么又很快的土崩瓦解了呢?希特勒法西斯势力曾经一度横扫了欧洲,但又为什么很快就烟消云散了呢?简单的说,三个字:太残暴。实际上,中共之残暴则更是空前绝后登峰造极了的。在历次运动中受到过迫害的人是很清楚的。作恶多端必自毙,上班天之道自古以来就在惩恶扬善,怎么可能让中共这个杀人八千万的恶魔再杀下去呢?所以“天灭中共”不是想搞什么的危言耸听,是肯定的必然的事情。那么当中共灭亡之际,那些还跟着中共跑的人怎么办呢?把他们往哪儿放呢?因为他们和中共是同类,既然是同类,那么其结局也就可想而知了。所以劝退是救人水火的大事。

    不要再说与你无关,请想一想,你的麻木是否在纵容邪恶,是否也在助纣为虐?每一个人都有权利知道真相,真相会让你的心灵得救,找回自己的良知、本性。所以中共才要封锁真相。

    八年来,法轮功学员本着善良、无私的心愿讲着真相,只希望你明白法轮大法是正法,这关系到你的未来。多少人为了你明白已在付出生命,两千七百万人已声明退出中共的党团队,天象已在昭示,你不是孤独的。而且国际社会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谴责和国内民众的觉醒,使迫害越来越难以为继,中国大陆有越来越多的律师和正义人士公开站出来为法轮功辩护。你是害怕吗?难道和邪恶站在一条线上,你就不害怕吗?你的前途未来有保障吗?

    各位朋友,不要再错失机会了,赶快了解真相。中国有五千年的文化底蕴,有足够的智慧让你守住良知,在这历史的紧要关头,选择自己的光明未来!

    “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真诚期待着你赶快明白!

    退的方法也很简单很安全的:

    您可以用电子邮件发表声明,信箱是:tdsc01@epochtimes.com ;也可以在网上发表声明,网址:http://tuidang.epochtimes.com ;

    可以用退党传真 001845——2306687,001631——9303243,
    或者打退党电话 001866——6976570,001702——8731734 ;

    或者发手机短讯:00886——911643438 00886——912291299(退党发“我愿意1”,退团发“我愿意2”退队发“我愿意3”三退发“我愿意123”)。用真名、笔名、小名、化名都行,如果暂时还不能上网或打电话的话,可以先把您的声明张贴在公共场所(当然要注意安全)然后等待时机上网声明退出。一念之间就可得到了永远的幸福和自由。

    想从网上了解真相,可以用国外邮箱给eo@att.net 发一封标题为12345的电子邮件,几分钟可获得最新破网软件,直接上网。

    青山遮不住,历史将见证你正确的选择!


    唤醒您的心 伸出您的手

    ——请援救小区居民邱立英
    亲爱的炼油厂生活区的朋友们、父老乡亲们,你们好:

    金秋好时节,迎亲访佳友,正当你们和家人围坐在一起,分享幸福与快乐的时候,正当你们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看着电视中载歌载舞歌颂“和谐社会”的大好形势的时候,正当你们搭肩结伴,悠悠闲闲欣赏小区的文明与风貌的时候,在石炼生活区却发生着一件与文明和谐及不相符的事件。

    就在9月27日上午,小区的居民邱立英被无端绑架了,她是在去上班的路上,刚刚坐上公交车,被省610及指使下的四方派出所的民警从车上拽下来的。后来,省610在四方派出所及小区居委会的配合下撬开了邱立英家的门锁,抄走价值3000多元的私人物品,还有2张银行卡,那是她姐姐给她攒的唯一的一点养老钱。

    提起邱立英,生活区的居民可能都不陌生,尤其是年长的父辈以及与其同龄的人,因为从建厂开始,她就在这里学习,工作和生活。从初中到高中,再到技校,直到在炼油厂参加工作,都是在长辈们的关怀与呵护下成长起来的,正如有的老人说,是在眼皮底下看着她长大的。立英从小聪明伶俐,活泼漂亮,说话办事干净利索,从不拖泥带水,老师和同学都喜欢她。1996年邱立英修炼了法轮大法,时刻以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工作更加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不挑不捡,平时注意修正自我,遇到问题找自己的毛病,不计较个人得失,处处与人为善。她曾自己花钱买来钟表挂在单位,给大家提供方便,她曾拿出2000元钱送给一位从四川嫁到附近的挨打受气的农家妇女,使那位妇女感激不已……。无论是干旱,涝灾,她都会拿出衣服、钱财,献上一份爱心。她就是这样,用在大法中修出的真诚和善良,平静、祥和的善待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对此,邱立英所在原单位的同事和领导都可以证实。

    这样的一个好人,却被江氏集团屡次关押,遭受着酷刑折磨与非人的待遇,在劳教所,她被毒打的死去活来,寒冻腊月,她被迫只穿着单衣在院子里双手背铐,吊在树上冰冻,红肿的手背上被冻裂的纵横交错大口子往外淌着血,炎炎酷暑她被迫在烈日下曝晒,以至几次晕倒在地。尤其是被送入唐山精神病院(又名唐山疯人院)关押的90天,强行在头顶、两眉中间扎大电针通电,电流刷刷地在脑中流,险些毁掉了大脑。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使她两腿发软,舌头僵硬,被迫害的精神恍惚,真的要疯了,用她自己的话说,能活回来真是九死一生。

    就这样在生不如死中,好不容易熬到了三年解教。可是当时的炼油厂党委书记戚念东,连家都没让她回,硬是把她送进了“河北法制教育中心”强制洗脑,在那里又被关了一年,她的身心又一次被摧残。什么是“法制教育”?其实就是想办法整治人,整宿的不让睡觉,不让合眼,轮番的对她污辱、攻击、毒打,使她的身体更加虚弱,头发大把大把的脱落,连陪同她的人员都忍不住落下了泪。经过四年的折磨,回家时邱立英落下了心脏病。就这样,中共对迫害的身心憔悴不堪的邱立英还不放过,又三番五次地绑架。这次竟撬门入室劫走了邱立英家几千元私人财物。

    亲爱的炼油厂生活区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邱立英是在你们身边长大的、共同生活了近三十年,看到她的泪,她的伤,她的痛,您也会心疼的。因为她亦如您的女儿,亦如您的姐妹。只不过为自己修炼的功法说了句公道话,便遭到如此野蛮的折磨及非人的待遇。

    难道,我们中国的百姓连自己的意愿都不允许表达吗?

    难道,我们中国的百姓就只能发同一种声音,唱同一首歌吗?

    我们是人,是有大脑,有思维的人;是有独立思考与行为能力的人。任何人也没有权利剥夺公民信仰的自由,这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

    法轮大法如今已洪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使亿万修炼者身体健康,精神升华,因而在世界各地受到多次褒奖。如今《转法轮》一书已被译成30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

    然而,这样好的功法,却在中国被江氏集团无故打压,残酷迫害,劳教所、监狱、精神病院、戒毒所直接变成了关押法轮功并对其实施酷刑迫害的集中营。所使用的酷刑除以上邱立英所遭受的以外,还包括老虎凳、死人床、活埋、烟头烧、扎牙签、残害生殖器等几十种。每天都有法轮功学员被致残、致疯、致毁容、致失明及致死的消息传出,还有一些秘密的集中营,活活的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取暴利,然后焚尸灭迹。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程度不亚于法西斯德国对犹太人的迫害,采取的是群体灭绝的政策。据统计,全国法轮功学员中有6000多人被判刑入狱,10万以上的人被劳教,几千人被送精神病院,受尽人间最残暴的酷刑与折磨,八年来,迫害致死的人已超过三千多人。在炼油厂也不只是邱立英一个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其中很多人被送进法制培训中心强制洗脑。另外原质检科的职工于杰,也曾被判劳教一年多。在北京女子劳教所遭受了同邱立英一样的残酷迫害,被迫害的头发已基本全白,左腿不能正常行走,回家后还不太好使,左脚面一直无知觉。

    党一向把自己比做伟大的“母亲”,“母亲”竟如此残暴地虐杀着“儿女”。难道,儿女仅仅说一句“妈妈,你打人不对。”妈妈就要把儿女打死,打伤,打残吗?这哪里还能称的上母亲?难怪现在有二千七百多万民众声明要退出中共恶党及其一切组织,包括一些党的干部及公安干警。

    炼油厂生活区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们,邱立英这次又被毫无理由地不讲任何证据的情况关押起来,再次被迫害,据说这次又要劳教。

    今年已43岁的邱立英,当年被非法关押期间,受尽人间地狱之折磨,身心遭到巨大的摧残。到解教时,工作失去了,没有了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没有任何生活来源,丈夫也因为压力离开了她。几乎一无所有了,好不容易找了一份工作,老板非常赏识她的才能与为人,先后三次给她加薪。生活这才刚刚有了点转机,却又被无理关押。如今中共还要给他加上个不好好工作、不管家、不管老人、不管孩子的罪名。其实了解邱立英的人都知道邱立英即孝顺又顾家。

    解教回来后,邱立英一直在家里照顾卧床不起的老父亲,在父亲临终前的最后三个月,她日夜守候在父亲身边,每天定时给父亲打流食,吸痰,清理粪便,周围的人都说,老邱的三姑娘真是孝顺,三个月老父亲没说过一句话,没睁开过一次眼,也许他是不忍心看到这个被摧残的可怜的女儿。

    邱立英,非常疼爱她的女儿,每次女儿放假回家,她都赶快去交上1到2个月的电视费,而平时她是舍不得花这个钱的,有一次,她把省吃俭用攒下的500元钱给女儿,女儿说什么也不要。女儿说:“妈妈,你也没有工作,挺不容易的,留着自己花吧。”邱立英心酸的说不出话来,她盼望着能与“十一”放假回来的女儿团聚,然而,却被剥夺了这个权利,这能说她不爱孩子吗?

    不是邱立英不管家,不管老人,不管孩子,是当权者剥夺了她这个权利和机会。

    江泽民对法轮功疯狂的镇压,证明了其对修炼真、善、忍的人民的恐惧。什么人能惧怕真、善、忍呢?只有那些在当今横行霸道欺压善良的中共江泽民集团的贪官污吏。因为1992年法轮大法传出以真、善、忍原则为指导,加上五套柔和的功法,净化人的心灵,进而达到身心健康。1995年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就在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发行,1996年又被《北京青年报》列入北京十大畅销书之一。可以说是家喻户晓,老少皆知,报纸新闻纷纷报道法轮功祛病效果的神奇,一时间神州大地炼功人群风起云涌,到1998年已有近亿人,这样一群正的力量,在客观上对江氏腐败集团这股恶势力造成一种无形的威胁。所以江泽民开始阴谋镇压法轮功。他以大量的自杀、杀人、自焚的恶性事件来栽赃,陷害法轮功,挑起民愤,从而为发动灭绝人性的镇压法轮功运动找借口,最为典型的是天安门自焚事件。纯粹是江泽民导演的一幕诬陷法轮功的丑剧,已被世界公认为“伪火”。

    这次绑架和抄家,是江泽民集团又一次对邱立英的迫害,四方派出所和本厂的居委会也参与了,据反映当时抄家时,四方派出所的张鑫与居委会的吴群、李福禄也在场。

    问一声,明知道邱立英是一个修真、善、忍的好人,明知道邱立英在中共的集中营被迫害的死里逃生,如今一无所有,如此状况惨烈,也明知中共镇压法轮功是违反宪法的,乱杀无辜的犯罪,为什么还要参与呢?所有参与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人都会说自己是被迫的,是上面让干的,包括打死打残大法弟子的恶警们都会说他们是在执行上面的命令。可是,谁都知道,被迫参与也叫参与,好比别人指使你去杀人,去偷盗,到头来,不是一样要承担杀人和盗窃的罪过吗?为保住自己的职务或为了升职,不惜以别人的痛苦甚至生命做代价。那么作为一个人,道义和良知都哪去了?一点同情心和正义感都没有了吗?况且这一切是对待跟你们共同生活在一起几十年的老邻居、老职工呢。如今,邱立英的母亲还一直患心脏病,邱立英被抓时还住在医院,如果邱立英再被判劳教,那么参与者,你们如何去面对邱立英死去的父亲?如何去面对邱立英的病中的母亲以及她的亲人?有些知情的关心邱立英的老职工们以及炼油厂邱立英的亲朋好友们,一直都在关注此事,纷纷谴责参与迫害者的行径,更看清了中共丑恶的面目。

    这八年来就是因为江氏集团对象邱立英这样的千千万万信真、善、忍的好人的疯狂迫害,让中国广大民众更看清了中共的残暴本质,大批的民众纷纷谴责中共暴行,并声援善良的法轮功受害者。曾有四百多名中国维权律师上书中央要为法轮功平反,更有许多中共高官、警察、居委会人员、村长等不再与中共合污,想办法抵制中共迫害并保护法轮功学员的安全。

    曾获全国最佳十大律师之一的北京律师高智晟,经常免费为被政府欺压的弱势群体打官司。他曾在05年两次上书胡、温为法轮功呼吁,05年11月底又在北大教授焦国标的陪同下,对法轮功受迫害的情况进行了15天调查。他用“痛彻心肺”来形容他所看到的真相,最后以“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为题,发表了2万字致胡、温的第三封公开信,详尽披露了几年来对法轮功学员惨绝人寰的迫害。随即发表退出共产党的声明。高智晟在声明中写到“……十几天的,与法轮功信仰者的再次近距离经历,是十几天的灵魂的震撼经历,我和焦国标教授24小时不间断地与一群群在灭绝人性的迫害过程中获得永生的法轮功信仰者吃住在一起,焦国标教授说“我仿佛感觉到我们是在和一群鬼在打交道,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死过好几回了。”我说:“我们是在和一些圣贤打交道,她们的不屈精神,高贵的人格及对施暴者的宽恕襟怀是我们今天中国的希望所依,也是我们坚强下去的理由所在!”“……十几天结束啦!但我对中国共产党的彻底绝望开始啦,它,中国共产党!它把以最野蛮、最为不道德非法手段折磨我们的母亲、折磨我们的妻儿、折磨我们的兄弟姐妹,当成了它党员的工作任务,提高它的政治高度,它在一刻不停地逼迫煎熬着我们人民的良心、人格及善良!高智晟一个已多年不交党费,不过“组织生活”的党员,从即日起宣布:退出这个无仁、无义、无人性的邪党。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

    高智晟以其亲身的经历见证中共的邪恶与残暴。实际上如果揭开中共执政这几十年的历史,人们可以看到运动不断,灾难不断,人民一直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在其执政的和平年代中,被迫害死的人数就达8000万人,这个数字是希特勒杀犹太人的1.5倍,是日本侵略者杀中国人的3倍。2004年,堪称世界奇书的《九评共产党》,用大量的历史资料深刻揭露了中国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引发了全世界的退党大潮。

    道一声,炼油厂小区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相信通过邱立英这活生生的例子,这带血的事实,大家已经了解了中共的真实面目。它今天迫害包括邱立英在内的大批法轮功修炼者,其实就是在迫害着咱们自己的姐妹同胞,在善与恶,正与邪的较量中,相信您一定会站在正义的一面,呵护善良,谴责邪恶,用您的善念让我们一起来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放邱立英回家”让我们共同抛弃中共邪党,退出其一切组织〔(党、团、队),用化名、真名即可〕,不要再增加它的能量,助长它的邪恶气焰了。

    中共邪党残害百姓,丧尽天良,罪不可赦,人不灭,天灭。天灭中共,即在不久的将来,您和全家的退出,可保全家在任何灾难面前平安幸福!!

    要知道您的这一善念,将给您和您的家人带来无比美好的前程和未来。

    最后祝愿小区所有的朋友:家庭和睦,福寿安康!

    上网可查《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江泽民其人》各国报纸、新闻以及各国预言名著解析等

    附:退党退团退队方法(可使用化名、小名)

    方法一:网页投稿:通过突破网络封锁软件或加密代理登陆大纪元网站,打开退出共产党网页,在声明表格中填入声明内容,并提交发送。签名网站:http://tuidang.dajiyuan.com
    方法二:电子邮件:给下列大纪元的信箱之一发声明电子邮件:news@epochtimes.com
    方法三:电话传真:
    电话:001-416-361-9895;001-888-892-8757
    传真:001-702-248-0599;001-510-372-0176
    方法四:公开张贴:暂无上网管道者可先将退党声明张贴到适当公共场所,先起到公开表明心意的作用,以后找机会上网。
    提示:未开通国际直拨电话的大陆人士打退党电话时需用 IP 电话拨打(网通先拨17969,电信先拨17909,铁通先拨17991),手机 IP 电话(“中国移动”先拨17951,“联通”先拨17911,小灵通先拨17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