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大陆法会交流稿与常人的先進材料有本质的区别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九日】身处大陆,我们不能象海外同修那样召开大型的法会、聆听伟大师尊讲法。从零四年开始明慧网站举办第一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会,给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一个交流的平台,从中倍感师尊的洪大慈悲,体会做师尊的弟子的无比幸运。直到现在已有四年了,然而大陆的同修很多,可是参与投稿的同修并不多。

我觉的不是写不写稿的问题,是以什么样的心态对待修炼、对待正法需要的问题,如何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不能说与己无关,也不是会不会写、有没有写作能力的问题,都是由于我们的心促成的。有相当一部份同修对写交流稿有个误区:我做的不好,没做什么;自己修的不够好,没什么可写的;或我也不会写等等,而不参与投稿。很多同修被观念挡着,不去多想。法会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大法修炼的形式之一,修炼心得和常人的先進事迹、工作报告、工作总结、业绩、汇报等是有本质上的区别,“明慧编辑部”每次都有要求,我们不是写自己的成绩、功劳、自己做了什么修的如何,是证实大法,不是证实自己,写交流稿也是一次证实大法的过程,“大法弟子的修炼形式就是在常人中修炼,在常人中证实法、救度众生、反迫害。在这前无古人留下修炼形式参照的情况下,完全靠修炼者自己走出一条路来,而且又要求每个人自己证悟自己的路,不树立榜样。”(《新经文》成熟)

我在写第一届大陆法会交流稿时,那时去了外地,当时想的也很简单,就是师父让做的那我就做,但法理不清又掺杂人心,所以写稿时花了很多的时间仍然写不成,眼看就要到交稿时间。过程中也不断的找自己,当时障碍自己最大的心是名心、证实自己的心,因为总想写出最好的,没有把证实大法作为主导。我没得法前在单位比较会写作,所以自认为有写作能力,但是恰恰是过去的文笔阻碍了那次写稿。为了证实自己几乎要把我七二零以后所做的都要写出来,强烈的人心几乎使我的思想一片空白,我觉的很累,写出来的东西象豆腐帐,其中有很多党文化的东西,认识到自己的人心后时间又来不及了,只好交稿。在第二届、第三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会”时,我反复看明慧编辑部的要求,对写交流稿摆正了心态,不再想自己做了什么,“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怕啥〉),想到师尊为度我们,为挽救宇宙,层层下走,吃了无数的苦,师尊的浩荡佛恩震撼苍穹,我们大法弟子能从历史上从来都没有的最邪恶的迫害中走到今天,都是师尊和大法的呵护,没有师尊我们的生命都难保,哪一个走到今天的大法弟子没有感受到师恩浩荡?大法的神奇?当我们的身体没有了病痛、当我们在法理中升华时、当我们在各种魔难中走过来时、当我们的人心受到触及时、当我们的技能提高时,是师父给予我们的智慧、点悟我们、为我们承担历史上和承受现在的一切。在我们做不好时,师父还不放弃弟子、为我们默默承受……大法弟子就是要证实大法,揭露邪恶反迫害,救度众生,完成史前大愿。

从自我中走出来,写稿时很顺利了,而且不是以前的写作能力所能完成的,好象要写的东西都在脑子里,一用就反映出来,特别是第三届的交流稿,只用一天半宿就写完了,只改了一点,两次都在网上发表了。其实不是为发表而写,尽力做好就行。其实稿件发表了,也不能说文章写好了,就代表自己就修的不错了,从此懈怠,其实距离师父的要求、大法的标准还差远去了。结果受到干扰。我就有这方面的教训。希望我们都能珍惜师尊给我们的这次机缘,都拿起笔来,写出我们真实的心得,用亲身经历证实大法。

个人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