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谴责迫害还是对反迫害者吹毛求疵?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九日】我是一个法轮大法弟子,也是一个知识份子,在邪恶中共对法轮大法无理迫害的八年中,我一直坚持向人们讲清真相。在对知识份子,对有一定地位的社会阶层讲真相的时候,往往遇到这样一个问题,就是他们总是把注意力放在法轮功反迫害者个别做的不足的地方吹毛求疵,却忘记了真正应该谴责的是迫害者本身。

例如,有人讲:法轮功的网站倾向性太明显了,什么都说成是中共的错。一切天灾人祸、自然灾害都说成是中共的责任,一点小事就夸大其词。给人的感觉就是带有强烈的情绪化,不够客观。我曾与两位多年的朋友详细谈论过这个问题,其中一个朋友始终未能改变固有的看法。但另一个朋友在深入讨论之后,基本明白了真正应该谴责的是中共犯罪集团的残酷无耻,而不是对法轮功反迫害者的个别行为吹毛求疵。

我说:大家都明白,法轮功是在反迫害,法轮功的网站当然就是以反迫害为主,以反迫害为主要内容,法轮功学员向世人所做的所写的所说的主要就是控诉中共邪恶集团的罪恶。就象一个人向法院写诉状,当然不必把被控诉方做过的一丁点儿好事写进去,就是写其罪恶就够了。我们不谈中共邪党是否做过那么一点好事与否的问题,即使它做过好事,在反迫害中也是揭露其罪恶,而且它罪恶滔天,十恶不赦。就象法院判决一个杀人犯,即使这个杀人犯曾经给人让过座,但如果它杀害了一个人,法院也是毫不犹豫的判处他死刑的,而且不必在判决书中列举他曾经让过座。今天,法轮功学员的网站、媒体就是反中共的迫害,判定其死刑,所列举的中共的那么多滔天的罪恶,足以使任何一个人认定:中共是十恶不赦、死有余辜。其它还有什么值得一提呢?

——中共在几十年中迫害死中国人八千万,此罪还不足以宣判其死刑?那么判决的标准又是什么呢?难道你的判决标准就是那么低吗?就等于承认一个人杀了一百个人还不认为应该判处死刑,这不是法官缺乏对事实的了解,而是法官的判决标准太低,对罪恶过于纵容。在了解中共的巨大罪恶之后,还是认为中共不应该死亡,可以说都是认同罪恶的人,都是缺乏善心良知的人,都是标准太低的人。

——中共因恐惧失去权力而极尽最恶劣的手段、运用整个国家的力量迫害一个有上亿人信奉“真善忍”的修炼团体,所犯下罪行包括空前绝后的活摘人体器官的兽行,远超过纳粹党所为!纳粹不是受国际法庭追究了吗?那么如此邪恶的中共难道不应该受审判?

——中共对中华民族、对中国以至对全人类的破坏用语言简直难以形容,它使人类差点失去了走向未来的希望,它使中华民族濒临灭亡的深渊,它严重的破坏了中国的生存环境与经济基础,使中国的子孙后代面临极其艰难的困境。

朋友说:法轮功的一些文章好象带有情绪。

我说:其实法轮功学员是修炼者,相对来讲,情绪已经是很少了。试想一个非修炼群体,在受到如此残酷、无理的迫害后,还能有如此的和平理性与宽容吗?报纸不是经常报道说有人因为政府的不公而拉一车炸药到政府要同归于尽吗?法轮功受到的冤屈比起普通世人所受的冤屈又何止千万倍?!可是法轮功学员在八年反迫害中有什么过激行为呢?何况法轮功学员有那么多。请想一想法轮功是一个什么样的群体啊!当然修炼者也是人,也难免有情绪,这也是正常的。一个受迫害者即使说了几句过头话也是正常的,历史上都没有发生过如此大规模、残忍至极的迫害,连迫害的手段形式都是前所未闻的,请设身处地为他们想一想。真正应该谴责的难道是这些受迫害者说的这几句过头话?真正应该谴责的难道不是施行严重迫害的人?

朋友说:是啊,法轮功学员就是大骂中共也是合情合理的。

我说:可是法轮功学员没有骂。当然修炼中的人也不能保证句句话都那么得当,媒体就是媒体,媒体不是真理。可是相对于一味制造谎言的中共媒体,法轮功的媒体至少讲的都是真事。可悲的是那些人,因为看到法轮功学员媒体的一点不足之处,就反感,而对于中共几十年一贯造假媒体却麻木不仁,司空见惯,不加谴责。这难道称的上是有识之士所为吗??

朋友说:《九评共产党》好象是在骂中共,而且带有迷信色彩,理性分析和论证显的不够。

我说:这在于人怎么看。如果你把《九评》当作是学术研讨会上宣读的论文,按照学术的固定格式与程序来衡量,那《九评》可能没按那框框走。《九评》实质是揭露中共罪恶的檄文和对中共的判决书。

朋友说:我承认,《九评》所列的都是事实。

我说:是呀。那么假如你是法官,你看一篇状纸,你是不是首先看它所写的事实呢?

朋友说:当然是首先看状纸所写的事实。

我说:这才是最重要的,也是当前很多知识份子面对《九评》和其它揭露中共罪恶的文章时带有的一个主要的心理障碍。他们往往首先从自己所学专业和所具特长出发,来衡量《九评》和其它文章的好坏,而不是不带观念的一看就直接判断文章中所说的事实。所以有些知识份子对于了解中共罪行反而比普通民众更慢,就是这个道理。换句话说,如果一张控诉杀人犯罪的状纸所写的事实确凿,即使它满篇错别字,也不值的指责,恰恰相反,应该谴责的是杀人犯,那个不会写状纸但坚决控诉罪犯的人恰好是应该同情的。

朋友:当然,如果状纸写的既是事实,水平又高,那就最好了。

我说:那其实也是法轮功学员所追求的。法轮功传出才十五年,受迫害和反迫害是八年,达到目前的水平,也足以令世人刮目相看了。但都有一个提升和成熟的过程吗?

朋友说:是呀。我作为一个知识份子,早已知道这个党不行了,它没做过什么有益的事情。不过,我还是希望法轮功能写出更高水平的文章来。

我说:会的,一定会的。

朋友,你是看重揭露中共罪恶的事实呢,还是看重揭露文章的写作水平?你是对迫害者进行譴責呢,还是在用心挑剔反迫害者不够水平?请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