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特奥”及邪党“十七大”期间参与迫害者素描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日】今天刚刚收到便民短信称:市公交行业十一期间将投放1.36万辆公交车,以确保市民出行。可是,每个上海市民都能顺利出行吗?那些至今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监狱的大法弟子们能顺利出行吗?那些被非法监控不能走出家门,甚至被绑架到宾馆的不同信仰者和异议人士能顺利出行吗?他们都是上海市民,并且是真正为城市发展贡献力量的专家学者,技术人才,莘莘学子,工人农民,家庭妇女,每到重大活动,正常节假日,就成了他们被非法看管的日子。

表面上“特奥”是在关心残疾人,公交车投放是在关心市民,可是在暗地里迫害进行着……。

迫害者素描之一:半夜三更,偷偷上门,脸带奸笑,骗你开门

这十六个字,是至今仍坚持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的真实写照。他们往往心虚胆颤,但又外表强硬,当你质问他们姓名证件时,他们不敢应声,害怕留下迫害证据,但又不愿放弃迫害,所以顾左右而言他,或色厉内荏,或干脆逃之夭夭。

迫害者素描之二:狡猾伪装,伪善欺骗,为达目的,软硬兼施

非法监控大法弟子的迫害者往往不穿警服,而是便装出现,装作在路边闲坐乘凉聊天的样子,乍一看,还真不容易分辨。但是,只要大法弟子一出门,他们就一跃而起,面带笑容,企图跟踪。还会说上几句:我也是没办法,为了吃口饭,你就帮帮忙配合我吧。同时,他们一改以往在后跟踪的方式,改为在旁伴随,看似两人出行,实则监视迫害。但表现的更为隐蔽,主要是害怕引起其他民众的注意,掩盖他们迫害的事实。

迫害者素描之三:麻木冷漠,惟利是图,是非不分,甘被利用

这十六个字才是迫害者的本质。人一旦惟利是图,就容易失去理智和正常分析问题的能力。几乎所有仍在坚持迫害的人经常说:我不管你法轮功是好是坏,我只管听上级的指示办事,还有一句就是保住自己的饭碗,这句话不是每个迫害者都会明说的。但他们会说共产党给我钱,我就听它的话!

是共产党给的你钱吗?整个共产党的组织机构没有从事生产劳动这个职责,它主要是搞斗争,制定各种条条框框来维护它的统治,所以这个机构是不创造任何社会价值的。所有的价值,是广大的民众辛勤劳动产生的,然后通过各种苛捐杂税上缴给邪党管理下的政府部门。买东西有消费税,收入有所得税,储蓄有利息税等等。税收一部份用于面子工程,被官员贪污卷逃,一部份被用于迫害国内民众。

举个简单的例子,一天24小时非法监控大法弟子一个月的开销究竟是多少?一个辅警的每月的工资平均为2000元,大约需每天三班15名辅警参与监控,一个月仅用于这些人工资的开销就是30000元,还不算这些人的奖金、加班费、吃饭和交通费。而每到重大活动节假日,究竟整个上海有多少无辜民众被非法监控呢?这样一笔开支是从哪里来的?用民众的税收,其中包括被迫害的大法弟子,不同信仰者和异议人士交纳的部份,反过来用于迫害这些无辜民众,迫害者还要对共产党感恩戴德,对真正供养着他们的民众迫害监视。究竟是谁给的你饭碗?

同时,这些迫害者们在迫害期间没有创造任何社会财富,他们放弃了维护社会秩序的职责,而是死死看管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普通民众,阻碍着这些人创造社会财富,妨碍他们的正常生活。由此可见,这种迫害不但不产生社会财富,反而消耗着社会财富,阻碍社会财富的创造,起到的只有负作用。

是非不分,是因为道德的缺失,没有了正常的道德标准,人就会无恶不做,这正是共产邪党多年来运动洗脑所要达到的目的。然而,一个没有了道德标准的社会人群对谁是有利的呢?你能保证自己不成为下一个受害者吗?邪党不会因为其它理由而迫害你吗?

要知道共产邪党的每一次运动都是挑出5%的民众来迫害,而这个5%的人群是不断变化的。今天是地主,明天是资本家;今天是走资派,明天是红卫兵;今天是反革命,明天是革委会主任;今天是老干部,明天可能就是迫害老干部的公安警察。

被利用者的最终下场是可悲的!清醒吧!为了自己和家人的明天,立即停止迫害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