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救度众生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日】我在劝三退方面做的比较顺利,可能是因为这些年一直在讲大法真相,打下了一些基础,也可能与我自己的经历有关。

我记事儿的时候,正是土改时期,我们家被共产邪党扫地出门。上学时,又因所谓的成份问题被大学拒之门外,精神上受了很大的刺激,落下一身病,四十三岁就打劳保,老伴开玩笑,给我起了个绰号“十不全”。我的病,后来医院都不收治了,只能等死。是师父给了我一个好的身体,我们全家人都感激和尊敬师父。不管在什么恶劣的情况下,全家人都很支持我。我们全家都参加过师父的亲授班。

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对大法开始迫害后,我因两次進京讲真相,被恶警非法关進戒毒所、 拘留所、教养院等地進行迫害。二零零四年四月,又因讲真相被非法判劳教两年,但在师父的呵护下正念闯出,可是却被停发工资至今。所以,我对共产邪党的本质有着深刻的认识。

刚开始发九评讲三退的时候,障碍较少,效果也不错。我就是听师父的话,师父叫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在大法遭受迫害后,师父每次讲法都教我们如何讲真相、救度众生。我就想,同修们都很有能力,对大法的理解也很深,他们做着各种重要的项目;我年龄又大,也做不了其它项目,可是讲真相、发资料,谁都能做,那我就好好讲真相,在这方面多用心,把我这点能力都用上去,多多的救度众生。

师父说“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而且每一位众生都是一个天国世界的王、主,都代表着一个天国世界。我们肩负着这么大的历史重任,怎能不全力的投入,怎能不把救度众生放在最最重要的位置?

以下是我讲真相去的几类地方:

一、 到各个早市给商贩讲,到后来讲的差不多了,就开始给买东西的人讲。

二、 到火车、汽车站讲。

三、 到医院讲。医院外面的花园里,长椅上坐着聊天、看报纸的人,他们大都是陪护、 或病情较轻的病人。我就主动靠近他们坐下,一般他们都会认为我和他们是一样的。我就主动跟他们搭话,很关切的询问他们的病情,然后告诉他们诚心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心诚则灵,病都能好。他们一般都很高兴的接受了,再给他们一些有关大法方面资料,叫他们带回去传看。

四、 到工地讲。民工思想单纯,几句话就讲退了。根据情况,有时多讲点,有时少讲点,不要起贪心,注意安全,他们一般都报真名,有时来不及记名,我就叫他们大龙、二龙……,然后赶紧离开。

五、 秋天大白菜、大萝卜上市,我就抓住这个供菜期,一个一个车去找着讲真相。这些农村人很朴实,很容易接受真相,并一个劲谢你。这样我就把准备好的资料送给他们,让他们带回家,给亲朋好友传着看,让他们回去劝亲友们三退。

六、 到花园、海边讲真相。那里游人多,方便讲真相。

七、 穿大街、走小巷。这是我基本上天天都要做的。

八、 给学生讲。这是我去年增加的项目。对小学生,我这样讲:孩子,学习好不好啊?一般都说还行。我立即关心的、慈善的笑着说,不行啊,孩子!学生的天职就是搞好学习。奶奶告诉你,国外很多国家都成立了明慧学校,按照“真善忍”做个好学生,要说真话、办真事,对人要善良,要忍耐,小同学间有点小矛盾,忍一忍就过去了,同学之间和睦相处,这样就顺应了宇宙特性,就能开发智力,学习就非常好。在问他们能不能按“真善忍”做,他们都会说能。我又问他们听没听说三退,一般都说听到过。我说,那咱们就退了,给咱们的宝贵生命保个平安。他们有的报个名就退了。个别不退的就跑开了。

给中学生和大学生讲,我先问,同学听没听说清华、北大、兰州等大学,特别是兰州,早就开始退党、团、队的事。如果他们说知道了,我就说,那咱们也退了,保你个平安,用小名、笔名都行,不用告诉任何人,更不用向学校声明,心里记住,这个党员、团员我不要了,天灭中共,我不能做它的陪葬品。另外,还要记住“真善忍”好,做个好人。他们一般都能退。如果他说没听说过三退,我就给他讲一些,例如,天灭中共是天意,天意不可违;再讲讲“藏字石”,还有一些大预言家是怎样预言的等等。还可以说,共产邪党政府叫人们爱党爱国,可是邪党的高官子弟都在国外拿着贪污来的钱享福呢。这样讲下来,一般都能接受。我发现一个问题,给大学生或知识层次较高的人讲,一般单独讲效果很好,两个以上,效果就不理想,因为他们互相戒备。另外,讲真相最好也是一个人,这样他也不戒备你。我还发现给大学生讲,比较好讲,尽管他们受邪党文化教育和毒害很深,但是,他们分辨是非的能力较强,对共产邪党的本质有着一定的了解。

以上,就是我讲真相的地点和对像。我每天就象上班一样,上午出去讲真相。(下午学法、发正念,清晨炼功。)无论刮风下雨,从不耽误,没有节假日,没有星期天。(配合整体做事,和极特殊情况除外)上面讲的八个地方,我十多天就轮一次,学校每天至少走一个。讲完,我就开始穿大街、走小巷,每天都是这样走啊、走啊,边走边不停的发正念。遇到有缘人就讲,就象云游一样,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什么样的怪话都能听到,什么样的脸色都能看到。我始终保持心不动,总是慈悲的、微笑着和每一个有缘人讲。因为我每天出来的目地就是为了救度众生。他们都说,这老太太真善良。这两年多,我讲退的人很多,有离休的公安局长、师团级军官、有专业军人、有职业律师、还有编辑、教师、画家、街头发广告的、清洁工人、收废品的、居民委的、保安,等等,等等,我在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中,没有社会阶层的障碍。

对于同修,只要能接触到的,我都鼓励他们走出来讲真相(师父着急啊),并把我走的路线和一点小经验告诉他们。有愿意跟我一起讲的,我就和他们一起讲几天。

当然,在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中,也有几次被恶人举报。虽然在师父的呵护加持下,几次都正念闯出,但我想毕竟是自己有漏,才发生了这种不该发生的事。回过头来看看自己这几年走过的路,真是象师父说的那样——跟头把式的, 左一跤、右一跤的走到现在。主要原因就是法学的不深,没完全溶于法中,好多执著心去的慢;与同修相处时,没能做到宽容、忍让。同修给自己提出不足,总想辩解,总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强调自我。有时出现求安逸的心。所有这些执著,追根到底,就是为私为我。要知道,旧势力每天都在虎视眈眈注视着你的一思一念,一不小心就会被钻了空子。我要精進修炼,尽快把这些不好的心去掉。我是师父的弟子,如果我做的不好,我会用师父的大法归正自己,而不接受任何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东西。对照大法,做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做一个让师父放心的大法弟子。

我在讲真相、劝三退中的体会:正法的進程,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心里装着众生。只要我们走出来讲真相,师父的法身就会把有缘人、可救度的人带到我们面前,给他们提供一个知道真相的机会。只要我们听师父的话,坚持讲真相,就会收到良好的效果。我几乎每天都能体验到师父和正法神在帮我。

最后,希望有条件的同修,都能天天走出来讲真相、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