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唐海县公安局张顺等毒打丁桂华至昏死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三日】九月二十五日,在河北唐海县七农场派出所发生了一场令人们伤心而悲愤的事,公安局副局长张顺、七农场派出所所长齐向春在光天化日之下暴打一女子——丁桂华,而且周围还有十多个警察观看。

事情是这样的:九月二十五日中午吃完饭,大法弟子吴俊仕的二儿子打来电话说:被绑架的佟瑞芬病倒在七场派出所,让高维武过去看看妈妈。后来儿媳丁桂华、崔淑红不放心也去看望老人。到那后想见母亲一面,警察不但不让看,还将二儿媳崔淑红推了几个跟头,丁桂华看不过眼上前理论,可公安局副局长张顺、七场派出所所长二人不容分说,一个揪住丁桂华头顶的头发,一个揪住后脑勺的头发从走廊拉到大厅,打的丁桂华昏死过去。小叔子见警察如此打人,出手阻拦,不料也被两个警察将胳膊背过去。正义人士求助“110”,结果警察来后也不管。没办法了丁太栋开车将丁桂华送往唐海医院治疗。结果丁桂华住了一个星期医院无人过问。打人的当天傍晚,警察将高维武叫去做笔录,当时就被扣押,第二天送到唐山,被拘留七天。

人们不禁要问:警察不是不许打人吗?为什么被打者反被拘留了?为什么警察执法犯法却逍遥法外?难道法律只给老百姓定的吗?再说了,不就是大法弟子们发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吗?可人家说的确实是事实啊,为什么只许中共栽赃法轮功,就不许人讲真话呢?为什么就不许看被迫害病倒的亲人呢,是不是他们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呀?

大家都知道中国宪法明确规定“信仰自由”,而法轮功修炼者正在是遵守这个法律,可是中共不许自由信仰,在破坏法律实施,不让人们做好人。法律面前应该是人人平等,如果法轮功学员按照法律去上访,就会被抓、被打、被劳教、被判刑,甚至迫害致死。在不公的情况下得允许人说话,所以就出现了讲真相、发传单。

大法弟子佟瑞芬的家属都不炼功,原来不相信警察会打人,现在他们都亲身体验了。可能有人不相信警察会把大法弟子打伤、打残甚至打死,可能不相信天安门自焚是中共自编自演的,今天该相信了吧,大法弟子的家属只因想看看亲人就被打昏死过去,并且遭拘留,而且事实就发生在眼前。所有法轮功的资料上都是真的,因为他们信仰的就是“真、善、忍”。那么有的警察为什么置法律于不顾,执法犯法呢?因为他们有江泽民的邪恶“政策”——“打死算白打,打死算自杀,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

唐海的警察及官员们,信仰自由是天赋人权,是在法律范围内的人的最基本权利,江××与中共邪党相互利用,一意孤行迫害法轮功,难道江××说的话是法律吗?试问:究竟谁在犯法?谁在制造社会混乱?谁在破坏法律?希望你们分析一下,不要上当,别做江××的犬奴,不要做打人的工具。天灭中共的日子不远了,为了自保,中共什么坏事都可能干的出来。特别是那些在迫害法轮功中升了官的,得了奖的、立了“功”的人就更加危险,这些人或者被中共邪党当作“替罪羊”宰杀,或者被正义力量审判。你们还死心塌地跟它走,那不是自寻绝路吗?现在整个中共邪党要垮,就会拉更多人陪葬啊!以自己的生命做赌注,押在行将就木的邪党身上,唯一的结局只能成为邪党沦丧的陪葬品。目前明真相的人都在自寻生路,而海外大纪元网站刊登的《九评共产党》一书更深刻揭露了中共邪恶本质,已在中国促成强大的退出中共恶党的大潮,到零七年十月十一日,已有超过二千七百多万中国民众在海外大纪元网站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其中包括中共党政军高层内的党员。

另一方面你们扪心自问:教人修心向善、促进社会道德回升、帮人祛病健身错在哪里?“真、善、忍”错在哪里?告诉人事实真相有什么错?明知大难将临,教给人如何躲避有什么错?

法轮功没有错!大法弟子没有错!可是,现在你们仍然在非法抓捕大法弟子,仍然在非法抄家、罚款、劳教。如果说,在迫害初期铺天盖地的巨大压力下你们违心做了这些是属于“无可奈何当打手”的话;那么,在今天全世界都在强烈制止迫害法轮功,谴责中共暴行的大气候下,你们还在干这个,那就属于“主动行恶”了,那个责任就要自己来负了!

人的境遇可以不同,但正义应该常在,良知应该永存。在这个迫害期间,谁能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谁能为大法弟子做点善事、好事,这个人将来一定会得大福报!因为,害人如害己,帮人终帮己。

责令你们立即释放大法弟子金萍、佟瑞芬、吴俊仕、杨秀云。

公安局副局长 张顺手机:13832986276   宅电:0315--8722156
七场派出所所长齐向春:13832986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