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恩浩荡,弟子难忘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五日】我没有参加师父的传功讲法班,但有几件难以忘怀的事情,觉得有写出来的必要。

那是九八年正月初五的下午,到几年没去过的一个老友家看望。進门后有两件事情令我惊叹不已:一是他放在客厅架子上的相片,从未见过,当时脱口而出:“这是什么人!这不是一般的人!”二是他的身体和面容,我也惊奇的叫起来:“你是怎么回事?你现在比前几年要年轻十岁!”接着他夫妇俩给我介绍了炼法轮功好处和老师的照片。我问:“能不能修成?”他们说:“我有书你拿去看。”

我带回了《转法轮》,下午连晚上如饥似渴的看到几点都不知道。第二天天刚亮,醒来觉得还早,闭上眼看到了五彩的光环,右耳听到其它的声音。下午看完又去换书,一连看完七本书。联想到我脑子里近几个月来隐隐约约要找个什么东西,这下找到了!随即参加炼功点晨练和小组学法,小肚子里好象有什么东西转动,特别舒服,我身上有各种疑难病,一九八二年就有早期肝硬化,又有早期冠心病,右耳每年发炎几次鼓膜都穿孔了,医院怀疑是耳癌叫到外地检查,颈椎和大腿痛等等,经学法修炼这些均神奇的消失了。几十年的药罐子丢了,尝到了身体无病的幸福!我常想:遇到活佛了!

有一天大法的资料和图片在我们炼功点上展出,当我看到师父照片时眼泪刷刷的往下掉,直到离开相片后才止住。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三日为纪念师父传法六周年和生日,本地召开一个法会,在法会上我第一个发言,其中讲的内容是:全球所有国家和个人的财富加起来也比不上大法书的价值,真修我就能修成。发完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着讲台正上方师父法像的颜色在渐渐变成金黄色,师父法像全身几乎与袈裟成一个颜色。另一个下雨的早晨我们在宾馆的廊沿下炼功又看到师父法身穿着金色的袈裟在我头顶上。有一天炼完功回家的路上有一位功友给我讲:听说李老师到美国定居了。当时我心中十分难受,一连好几天都是这样。这种师徒恩的难受与其它任何事情的难受都不一样,是无法言表的。

二零零零年三月九日去北京天安门广场特意先看一下天安门城楼前后几个大门,并用手去摸摸,然后到金水桥上(约两米处一哨兵)拿出《转法轮》来看,邪恶不让学我就到你邪恶最猖狂的地方来学。在天安门广场发正念,一路走一路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晚上住一小旅社,遇上一位吉林市的医生,问他:“法轮功创始人李大师不是你们家乡的人吗?”他爽快的说:“是的,他住长春市,我认识他,他生活简朴,为人随和,知识渊博,特别是古典知识太渊博,太渊博了!”当时听到一个不炼法轮功的人能这样称赞师父,确实感到我们的师父真的了不起,真是伟大!

在我正法修炼的路上犯过错误,很多方面与师父和大法的要求还不够,但我没有趴下去,而是继续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