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红卫星监狱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五日】自二零零二年起,很多大法弟子被相继绑架到大庆市红卫星监狱,恶警们采用各种残酷手段迫害大法弟子。为警世人、为警那些不法警察,我们再次把大庆市红卫星监狱迫害好人的事实公布于此:

朱洪兵:二零零二年九月份,大庆采油七厂的大法弟子朱洪兵被送到这里,不久就被这里的恶警打得住进医院,半年后身上还插着管往外排液,曾一度昏迷不醒二十四天。

张兴业:十二月份大法弟子张兴业、李海等被送该监狱的六监区,他们因不穿号服、炼功而被殴打。大庆监狱的邪恶之徒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他们采用不让大法弟子睡觉,折磨他们,白天让坐着,晚上一直站着,一眼都不能眨。妄图通过这种方式摧毁大法弟子的意志,强迫他们放弃信仰,恶警并对他们实行二十四小时监控。为了迫使张兴业穿号服,恶徒们把他的衣服(包括短裤与背心)全部撕碎,使他没有任何衣服可穿,将他一丝不挂地由两个刑事犯架着,进行人格羞辱和肉体折磨,在打开的窗口前任由零下二十度的寒风冻了三昼夜,他被冻得晕了过去。

王明奎:大法弟子王明奎,二〇〇二年在家中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在红卫星监狱王明奎和另一个大法弟子向红卫星刘监狱长讲真相,刘大怒,以所谓围攻监狱长的罪名多次毒打王明奎及另一名大法弟子,王明奎身体多处受伤,惨不忍睹,身体状况极差。在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二日王明奎在红卫星监狱被关小号迫害二十多天。

二零零三年元旦前夕,为了达到强迫大法弟子放弃信仰的目的,这里的恶警采用更加邪恶的手段加重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两会”前,大庆监狱的恶警在不法官员的指使下,对坚定的大法弟子采取非人迫害,逼迫他们放弃信仰。他们采取惯用的伎俩,如不让大法弟子睡觉等。众多大法弟子被迫害得身体虚弱,张新业的家人费尽周折终于看到他时,张新业是被犯人架出来的。有的监区动用了酷刑。狱警对于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一律严管,不许家人接见,也不允许家人给他们送生活用品。但狱警又不通知家人不让送,结果家人送去的生活用品、吃的东西都被恶警瓜分,大法弟子却什么也见不到。大法弟子周国臣因不放弃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被非法判刑八年。

李海:大庆市让区大法弟子李海,一个公认的好人,仅仅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在大法与师父被无端诽谤与污蔑的情况下,向世人澄清事实,于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八日被绑架,同年十一月十五日被大庆市红岗区人民法院非法秘密判刑十二年,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初被送到大庆监狱非法关押(从他被绑架、判刑至送到监狱,家人没得到任何通知)。李海,大庆市第六十四中学教师,一九八八年毕业于哈师大生物系,获理学学士学位,后因工作的需要改行教计算机,二零零零年底被迫害解雇。他原来身患风湿、乙肝、严重的神经官能症等多种疾病,整天与药为伍,苦不堪言。自九六年春修炼法轮大法后,一片药没吃过,全身疾病不翼而飞;道德标准也随之升华。他负责单位计算机教室的进货、维修等,为了给单位节约资金,他经常自己维修、保养机器或请他的学生家长帮助修理。就是这样一个人人公认的好人,却在大法与师父被无端诽谤与污蔑的情况下,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说一句真话,而多次被非法迫害。二零零一年五月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四月被绑架。邪恶之徒说他做电视插播器,又捏造其他证据等对他非法判刑十二年,最后被送到大庆监狱非法关押至今。

于永泉:于永泉,男,四十五岁,大专学历,大庆市第二制米厂职工,于二零零三年三月八日下午一点左右在大庆市红卫星监狱被迫害致死。主要责任单位:大庆市让区法院,大庆市红卫星监狱。萨区国保大队被非法关押在大庆市监狱的法轮功学员于永泉被迫害至生命垂危时送到监狱医院。家人接到通知赶到医院时,他已处于深度昏迷,接近死亡。悲痛欲绝的妻子抱着他的头时感到他的头骨都是软的。监狱的警察采用欺骗的手段让他的妻子在他们事先准备好的纸上签了字。于永泉去世后,大庆监狱的狱警虚伪地问于永泉家人有何要求,当家属提出要请法医进行尸体解剖时,他们就撕下伪善的面具,对家属百般进行刁难,还威胁家属若请法医,于永泉的医药费(送到医院不到一天,药费就达二千多元)则由其家人负责。自于永泉于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一日被绑架后,他的妻子因受牵连迫害也被单位强令不准上班,失去了生活来源,致使家庭生活非常困难。他的妻子宁可倾家荡产也要为死得不明的亲人讨个公道,据理力争,最后监狱方面才勉强同意让家属请法医,但却要求家属由他们出面请,被家属拒绝。最后于永泉的家属花了一千元钱请了法医,狱方先是同意,并约好于三月十一日下午一点三十分进行。而当于永泉家属带着法医准时履约时,狱方却又不让验尸,只是拿来一张事先准备好的X光片子,让法医看。而且目前中国的司法系统极其黑暗,最后迫于压力,虽请了法医,但于永泉的尸体仍没被解剖检查就强制火化了。

许基善:二零零五年五月十日,在大庆监狱七监区十二分监区监舍楼下恶警指导员张德志伙同犯人李连才等逼迫许基善写“五书”,许基善不写,被逼站立大厅七天七夜,不让合眼睡觉,后来腿都肿了,站不住了。他们就把许基善用绳子捆绑到上下铺的梯子上,后半夜往许基善身上浇凉水,棉衣棉裤都湿透。在许基善大喊“救命”的过程中,惊醒了许多睡觉的犯人,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暂缓了对许基善的迫害。对许基善八天九夜的迫害,使其双腿肿,身体非常虚弱。在此过程中,包夹对他举手就打,用脚踢,受尽折磨。恶人陈忠玉对许抬手就打,张口就骂。六月七日在八点四十分,恶警指导员张德志与犯人“主任”李连才、卜充还有全体包夹法轮功学员的犯人一起商定对许基善实行强制写“五书”,用手段加压力,交待完后,张德志离监舍到管教室。在八点五十分左右,犯人卜充到学习室问许基善能不能写“五书”,许说:“五书”我不能写。”九点,犯人“主任”李连才叫坐班犯人从北铺东头抽掉两块铺板子绑成十字架,说:“给许基善洗脑用。”犯人王明龙给找的绳子,一切准备好后,将许基善扒光衣服捆绑在十字架上,把嘴堵上抬进厕所平放在地上,头冲北脚冲南,厕所内东北角有一条四寸粗的上水管,离地面约一米六、七处焊了一个放水头水门,接有三、四米长四寸粗的黑暖管,他们就用这个水管往许基善的头部、身上浇水。从上午九点钟一直浇到下午一点钟,四个小时没停。

在这段时间里,恶警张德志在九点多钟、十一点多钟、十二点多钟几次到厕所看许基善,许基善没反应,就连午饭都没让吃。李连才说给你机会你不要,现在不给机会了。到下午一点钟,犯人王安辉神色紧张的到管教室找张德志,这时许基善已被从厕所抬到大厅放到地上离厕所三、四米处,学习室锁已开,把打扫厕所的犯人杨清华叫出来打扫厕所,他们在大厅给全身赤裸的许基善穿内衣。此时的许基善已经耷拉头,面色非常难看,犯人郭立阳、王安辉、杨清华给穿的衣服,并试图架着让许基善站起来,可站不起来,已摸不到呼吸、心跳,就这样还有人说是装死。犯人卜充对放在地上的许基善的鼻子试无呼吸之后,告诉抬到铺上,卜充、李连才、王安辉、郭立阳对许基善做胸压呼吸。这时大法弟子赵玉安从学习室出来试图靠近许基善,主任李连才、卜充,包夹法轮功学员的犯人阻止。李连才、卜充怒喝说:“是谁开的门没锁叫他出来了?”卜充进到学习室直接责问有关犯人,并出去亲自把学习室门锁好。此时已是1点多钟,恶警张德志站在外监门的台阶上与犯人闲谈之后,再次进入监舍,告诉犯人将许基善送往医院。之后李连才、卜充叫所有包夹法轮功学员的犯人及坐班有关参与者到一起开会讲,许基善洗澡时自然死亡,不许乱讲乱说,统一口径,对所在监的大法弟子赵玉安要严加控制与他人讲话,不许与别人接触,也不许别人靠近,妄图掩盖迫害致死许基善的真相。下午二点钟左右,许基善从医院抬回放到铺上换衣服之后送走。这是大庆市红卫星监狱七监区迫害大法弟子致伤、致死的整个大体过程。

王洪德:大庆大同区新华电厂职工王洪德(男,五十六岁)。王洪德于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因长期迫害导致心脏病复发。狱方直至王洪德手、脚都紫了,人已危在旦夕了才允许保释于二零零五年四月三十日,保释半月后就含冤离世。

张忠:二零零三年末,大庆喇化职工张忠,三十二岁,因坚持修炼被三监区副监区长李方杰叫到管教室大骂,并和于清江、梁书义一起用手打张忠的头部,使其昏倒在地。他们用针扎张忠的头部和手,张忠没反应,就用脚踢张忠的腰部和腹部,后口吐鲜血,吃啥吐啥。半年后,人被害成了活人木乃伊,谁见了都落泪,若扔在路边,眼珠不动就是一副枯骨架,看张忠不行了,最后经医生检查说,张忠活不过半月,后狱方为了推卸责任,都没办完手续就督促家人赶快接走,当张忠回来后,来到大法弟子当中后身体一天天见好,身体很快又恢复到正常,这时大庆公安又开始追捕他,当时他妻子还在哈尔滨戒毒所,在生活非常艰难的情况下去哈尔滨朋友家找份工作来维持生活,在此又被哈尔滨公安绑架,迫害致死。

李立壮:李立壮,现年三十三岁,原是哈尔滨医科大学一名外科医生,于二零零三年转到大庆监狱。入狱后于近一个月时间受到非人的折磨。每次都有八九名以至十多名犯人参与迫害。他们在厕所里把齐腰高的澡桶灌满冷水,把他的衣服强行扒光,扔到水桶里,同时往头上、身上浇冷水,把他的头反复往水里按、浸,他不往水下蹲,他们就打、捏、拧、“数肋巴”、往嘴里塞抹布,下狠手猛捏睾丸,使劲向下拽阴茎,至今他的睾丸留下后遗症疼痛,折磨近半小时左右,看看冻得要不行了,把他从水里拽出来抬到大厅,在众犯人面前由两名犯人架着、拖着,光着身子在大厅里遛,往身上用墨水写不堪入目的侮辱的话,看暖的差不多了,再扔到桶里冻、折磨,反复数次。甚至竟用流着水的粗水管子和牙刷往肛门里插,拉出来的都是水,他痛苦不堪,恶人们哈哈大笑,污言秽语。犯人郑祖坤还用“划船”手段迫害他,一推就背过气去,整得几乎休克了才摆手。他的眼巩膜(白眼仁)先后两次被打出近小指甲大小的出血瘀斑,上边来检查就把他藏起来。二零零四年二月四日,八、九名犯人一起把他打成“腰部软组织损伤”,数颗牙齿松动,肋骨骨折(已在监狱医院拍X光片证实),至今仍留后遗症,双眼前数块黑影晃动。

翟志斌:二零零三年十月,翟志斌(男,二十九岁,大庆房屋建设开发公司职工)几天不能睡觉,由刑事犯轮班看着,晚上站着,白天坐着。当监管局来找法轮功学员谈话时,四监区副大队长褚中信安排刑事犯严管翟志斌,并扒光他的衣服绑在凳子上用冷水浇,用板打。还有一次因答卷不合他们的意,被干警(名不详)指使的刑事犯苏成涛等四人打得浑身是血,卧床不起,脸都变形了,熟人都认不出他来了。

周述海:周述海,男,毕业于四川大学本科,在伊春市政府政策研究室工作,原本身体非常健康,工作勤奋努力,为人和善。因二零零五年参加铁力市法会,后被恶人检举,于二零零五年十月份被铁力市公安局六一零在伊春市经济研究中心绑架,身心受到严重迫害。二零零六年四月被伊春市中级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半,于同年六月投入呼兰监狱集训队,遭到犯人郑太平等毒打,用小白龙管抽打后背、“挂档”、站立体罚等迫害手段强制其写所谓“转化书”,并于同年八月份转到大庆监狱四监区继续非法关押迫害。二零零六年底家属接到其病重消息,就到监狱探望,当时周述海是被犯人背到接见室的,人已是骨瘦如柴。其姐便找大庆监狱领导,要求“保外就医”,被强行拒绝,邪党官员称“法轮功怎么能保外呢?”二零零七年五月一日后,家属又接到监狱电话说其病重,要求家属拿钱治病,家属没有给他们钱。五月二十七日,其姐姐、姐夫又到监狱看望,要求保外就医,三日后即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家属接到监狱电话说“人已死亡”。于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被迫害致死,被大庆监狱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周述海遗体已在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被火化。

大庆监狱至今还关押着五十多全省各地区的大法弟子,上周四监区由于大法弟子不穿囚服,不上操还被不同成程度的被迫害。

高精度图片
大庆红卫星监狱入口处
高精度图片
大庆红卫星监狱门

在这里正告大庆红卫星监狱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员,大法洪传世界,世人都在觉醒,退党大潮已经超过二千七百多万,邪党的根都拔起来了!而大庆市红卫星监狱还在不断的迫害大法弟子,迫害的手段还在不断的升级、行为和做法极其残忍,把迫害好人不当回事,追随江氏集团卖命犯下了一个又一个罪证。“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千古遗训能流传至今是因为那是古人、智者发现的真理,人无论做了什么都得自己去承受,偿还,古往今来,哪个能逃出历史的法网?江氏集团及其帮凶所干的坏事,人民不会忘记,即将面临的是全世界人民的正义审判,纵贯天下看世界,大审判在即!那些至今还不想悔悟而死心塌地为其作打手和帮凶之劣徒面临的是无比惨烈的下场。所以在这里我们再次告诫迫害大法弟子不法警察,停止迫害修炼的人!停止迫害好人!为了你的家人,也为了你身边所有的人,我们再次告诫你们,因为你坑害的不仅仅是你自己,也是你的妻儿老小。

历史的昨天你们迫害好人、犯下了一个又一个罪行,历史的昨天大法弟子还在给你们悔改的机会,在被迫害中、在最大限度的失去一切中、甚至失去生命,还在给你们讲真相,给你们生的机会,希望你们从现在开始不要拿我们的慈悲当儿戏。奉劝你们停止迫害!维护正义!呵护善良!退出恶党,那是你们生命未来的选择。

我们希望监狱的警察和司法部门、610组织以及参与迫害的社区人员,应该认清现在的形势,看看历史,那些危害世间,诬陷好人的人都没有好的下场,或招徕身祸或殃及家人、有的现世现报。人世间存在着因果报应。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是不报,时间就到。远的不说,就拿文化大革命来说,那些迫害好人的坏人当时不可一世,到最后不是拉到云南秘密处决了吗?许许多多人世间的教训啊,就不能引以为戒吗?法轮功学员修的是“真善忍”,利国利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在迫害中不但没有倒,反而走向了世界,有八十多个国家的人民走向修炼,事实已经证明:法轮功没有错,是邪恶的小人利用着国家的机器在迫害好人,是他们在犯罪,是你们在犯罪。大法在世间传出,是修心做好人,是修炼。在被迫害中,大法弟子以大善大忍的精神在讲清真相,唤醒着世人,告诉人法轮功是什么,谁在迫害好人,谁在扰乱社会治安,谁在迫害人权。其实《九评共产党》的出现,也是在唤醒着世人,这个邪党给中国人带来了什么?从它篡政以来给中国人民带来是:一次次迫害,一次次平反,还鼓吹自己:“伟大、光荣、正确”,其实是伪装的“伟大、光荣、正确”,给中国人民带来的不是福,而是祸。它篡政以来迫害死八千万中华优秀儿女。如果历史这面镜子还不能让你看到中国人被迫害和被奴役的事实,大法弟子的慈悲如果还不能唤醒你们,你将失去生命中最宝贵的一次机会。

我们再次提醒你们:停止迫害!停止虐杀!如果你们能有悔改的良知,请将功补过,挽回你们造下的损失。大法慈悲众生,只要你们能弃恶从善,会有你们从新做人的机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尽早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给自己及家人留下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