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离休老干部的觉醒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六日】我的父亲是一位离休老干部,一辈子为邪党卖命,常常居功自傲,自以为是,是个非常固执的人。

记得我刚刚得法的时候,心情很激动,一直向他洪法,希望他能有个好归宿,但他的后天观念很深,受邪党的毒害而不自知。记得有一次,我看到“一个‘老红军’李其华讲述自己的得法体会”,觉得应该对他有所启发,特地送给他看,他瞅了一眼,就把我骂出门去,还一直愤愤不已。

“七·二零”以后,我坚持真理被邪恶迫害,多次遭到非法关押。父亲以前一向以我为荣,可因为邪恶的造谣,党文化的毒害,蒙蔽了他的心灵,反而认为本来在他心目中,孝顺、善良的我是自作自受,使他颜面无光,应该关進去受受教育。可见邪党对人性的毒害和扭曲。为此,我心里也曾产生过气恨,感叹救人有多难啊。

父亲年事已高,除了生活上关心照顾好外,其实最重要的是要让他认清恶党邪恶本质,“退党”保性命,使他的生命得到彻底的救度。这是对老人最大的“孝”和“善”。

师父说过,“人又都是为法而来的”(《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助师正法,救度世人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责任,救度父亲也是我应该做的。怎么能产生气恨之心呢。特别是自《九评》出世以来,我就不时的以事实向父亲述说邪党的危害。

我先找机会把父亲屋内邪党的各种各样宣传资料、书籍、照片、回忆录、歌曲等全部清理销毁掉。然后对他不断发正念清除操控他的一切邪恶烂鬼、共产邪灵及一切邪恶因素。

我利用一切机会和他促膝談心,把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的所见所闻讲给他听,告诉他所崇敬的党,是多么的邪恶,没有人性。

他听后暗自流泪,说:“这真是太邪恶了,现在共产党是烂掉了。”

针对他这个想法,我又和他讲共产邪灵的由来,让他明白这个共产幽灵,不是现在才烂掉的,其本质上就是害人的恶魔。从四九年到现在,中国人被饿死四千多万,各种运动中被整死四千多万,文化大革命中整老干部,八九年“六四”向手无寸铁的学生、市民开枪,现在对修“真、善、忍”的炼功人大打出手,甚至还活摘器官,牟取暴利,毫无人性,比法西斯还残暴。

父亲是个离休干部,受邪党指使、操控,战争年代杀人,和平年代整人,自己也被整过,现在子女也被打压,几十年来,自己既是邪党的打手和帮凶,又是受害者。如今年老体弱、疾病缠身,已经到了需要保姆专职伺候,子女轮流陪护的程度。我们又以自己切身的感受,讲修大法给我们带来的身心康健,师父的慈悲救度,使父亲认清了“天灭中共、退党保命”的重要。他从开始的拒绝、反感到愿意听听,直到后来平静的接受,明白了过去一生的“事业”其实是种耻辱,根本不值得炫耀。

有一天,我和弟弟去看他,他突然翻身下床,高喊一声:“共产党”是流氓党!我要退党!我们听了一愣,随即笑了。此念一出,父亲可就有救了!

我对父亲说:“爸,现在你年事已高,在有生之年,安康才是你的唯一,你现在求什么都没有用,只有我们师父才能救你。常念‘师父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就能得救啊!古人道,朝闻道,夕可死,即使寿数到了,死了也会有个好去处,地狱都不敢收你,你到天堂去享福,你信不信?”父亲忙说:我信,我信,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求法轮功师父救救我。

后来有一次,我拿师父照片给他看,父亲连忙双手合十,连连说:“师父好!您是来救人的,以前我错了,请大法师父原谅。”

正念清除了父亲背后的邪恶因素,父亲状态越来越好,后来他愿意我们读法给他听,看到我们炼功了,他也不吵不闹,不打扰我们。

以前他骂我们,说不要我伺候,烦我讲真相,现在他流着泪听我讲真相,而且十分依恋我,明白我是真心为他好,关照我小心点,不要再被邪恶找借口迫害了。现在他有空就会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师父好”。因此,他吃药比以前少了,睡眠比以前好了,态度比以前和善了,人也比以前精神了。这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呵护的结果。

师父为我们承担了那么多,常让我泪流满面,大法就象一盏明灯,照亮了我们不断前進的道路。师父对我们要求的三件事,哪怕一点一滴的尽量去做好,多学法,学好法,跟上正法形势,完成自己的心愿。

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