砸庙亵渎神明者遭恶报事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九日】一九四七年十月,豫西南不少县乡先后落于共产党手中。在共产邪党的无神论的宣传及带领下,由一些干部及一些人参与的扒神庙及砸神像运动便开始了;在文革初期的破四旧运动时,很多红卫兵、民兵便参与了扒神庙砸佛像之事。事实证明,凡是参与扒神庙砸神像的人都遭了报应。

一、余万某,区干连队员。栗俊英,区小学校长。一九四七年十月,余将东大庙的神像头部(神像已全部被区干连推倒)开了一枪,第三天在某乡瓦房河围剿土匪时,余的头部中弹身亡,时年三十几岁,其他队员没有受伤。同一天,栗向推倒的神像嘴里撒小便,且说:“你也喝一壶吧。”半月后栗阴茎奇痒,逐渐溃烂,之后阴茎全部烂掉,烂了一个洞,最后连腹部也全部烂完,其痒疼状生不如死,于一九四八年春天死亡,时年四十九岁。

二、李永祥,县大队队长。一九四八年十一月,李带领县大队队员去兴风寺(转角石)将神像全部推倒并砸烂。一九五七年反右时,李被打成右派,因心理压力大,在留山乡某村的水库里坠石而死,时年才三十几岁。当年凡是参与推、砸神像的人都先后病死,死时年龄都是三十岁左右。

三、张发有,某村人(农民),张明基(区工作队队员,云阳人)。一九四八年春天,一天,张发有与张明基二人同去高坡察看庄稼,路经瓦灌庙(土地神庙),张发有将土地神像摔烂,当天高烧,昏迷不醒多天,用药也不见好转,其母问明原由,点香烧纸赎罪后,张发有没有再用药退烧。

四、张祥,农民,一九四八年春上的一天,张祥路经安桥垭土地神庙前时把神庙窗户上竖立的石板(两块,雕刻有花纹)抬回家放在厕所内做脚踏石,一九四八年十月因强奸未遂(张祥所居的本村小学教师韩某某之妇),被公安送至新疆劳教,死在劳改队,时年二十几岁。

五、李某,崔庄乡王老庄人。一九四八年春上的一天,李在王老庄的庄旁的土地神庙同另外几个年轻人玩时,李某骑在神像脖子上(是一女神像)做下流动作,几个月后,李的阴茎越来越痒,求中医,用偏方也没有效果,之后逐渐烂完。最后医治无效,于一九四九年春亡,时年二十几岁。

六、王天保、陈明德、张长文(三人均居一个村,都是村民兵),一九六六年文革初期,红卫兵破四旧时,一天,三人一起把庙垭垭脖的土地神庙(花岗岩雕刻而成)扒倒及神像同时推至悬崖下。第二年王病故,第三年陈病故。王、陈二人死前身体强壮,无任何疾病(突然患的病),二人年龄均是三十几岁。多年后,张长文也患了病,去市、县多家医院医治,越治越重,常言道,有病乱求医,有人指点说,太山庙罗沟有一神堂较灵验,请神堂给指点指点,在亲朋好友的劝说下,其子与同村的靳某某、李某某等四、五个人结伴同去。其子把其父的病情向神堂说后,问其子,你父是否扒过土地神庙,其子说不知道,神堂说,扒土地神庙有三人,三人中有你父,另二人已报应,离开人世。土地神找你父找了多年,现终于找到,要把他送阎王那定罪,你回家问你父有无扒庙之事。话别神堂,长文之子怀着似信非信的心情急奔家中,当着家人及亲朋的面问及父是否有扒庙之事时,其父这才不好意思的将当年和王、陈一起扒庙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一遍。父子买砖、瓦又重修了神庙,但为时已晚,不久张长文病死床头,时年四十多岁。

在此说出这些真人真事,不是幸灾乐祸,是提醒善良的人们神佛是真实存在的,善恶有报是天理。

当今不也有许多诋毁法轮大法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的恶人也遭到了恶报。在中共无神论灌输下,很多人认为信神等于愚昧,信神等于落后,其实,在当今,在美国等发达国家,信神的人口比例高达百分之八十以上,被中共洗脑的人才是真正的愚昧。

当大劫难来临之前,神想救每一个人,但你是否愿意被救呢?你要不想被救,那也是你自己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