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位海外同修谈“劝三退”的感受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九日】下面是多伦多的几位大法弟子对于“劝三退”这个话题的感想及亲身经历,写出来供大家参考。因为很多同修都觉的劝三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希望我们能在这件事情上彼此借鉴,共同突破。

同修A:劝三退方面我做了电话回拨、和周围熟人讲、和陌生人面对面讲、也给少数国内亲友打过电话。我感觉讲大法真相很容易,因为我自己有受迫害的亲身经历,一讲别人都相信。但是讲三退就难多了,很多人不相信。我这里的邻居大部份都退了,但华人邻居本身就不多。还有两个邻居,和我关系很好,但是中毒太深,不相信。还遇到有的人听進去了一些,但是一和其他常人聊又变了,两边倒。我在车上遇到面善的华人会和对方聊天,聊到亲身经历,一般都只讲大法真相。我感觉劝三退我慈悲心还不够,有怕心,正念不足,很多人都说自己早就不是了,我就没底气。我讲不出太多道理来,知识不够,有时候回答不了别人的问题。感觉陌生人容易讲些,象电话回拨我经常和对方说,我不认识你,也不会害你,对方都认同。熟人有的反而不好讲,熟人有面子问题。

同修B:我做电话回拨、周末去街头发资料。国内亲朋好友退和没退的都有,感觉亲友退的也比较勉强。这里的朋友没有退的,有的加入基督教,有信仰排斥。感觉劝三退是比较难的,因为中国人被各种观念障碍住了,不相信你说的,而是相信眼见为实。电话回拨时,很多人说我什么都没加入过,也许是借口吧,但他们能接受大法好的说法。人们不退主要的理由就是,感觉这个和他没关系,把自己日子过好就行,不相信更高的。从修炼角度来讲,我还是需要克服怕心,每次讲之前都有点害怕,讲的过程中就好了。国内家里人都特别固执,有一些是既得利益者,和他们一提退党就翻脸。我感觉最难救的是拒绝的听的人,不听不看就难办。还有,通过讲真相把一个反对我们的常人改变了是最难的。我感觉自己慈悲心不够,也没时间做更多。如果太古和龙城那样的退党点多设立些,会对多伦多更多人三退有好处。

同修C:和熟人劝退,他们大部份说自己啥也不是,觉的和自己没关系,我就和对方说明白道理。陌生人和亲戚朋友容易退。半熟不熟的人(经常看见,但又不特别熟悉的)对这些熟视无睹。女儿从前不听,一提就抡胳膊说“你又来了”,最近讲了很多故事给她,终于劝退了。劝三退有的人难劝,有的不难劝,特别难的我就先不劝,时间宝贵,先捡容易的。我在多伦多当地遇到陌生人有点时间就聊,没时间就给材料。聊天的人退的人不多,但大部份都听我讲,也愿意拿资料。我基本上逢人就讲,错过机会的不多。兜里总带着材料,我不会被对方态度带动,也不灰心。建议大家都开口讲真相,《推九评》,劝退也就容易了。发现很多同修在资料点只发资料,不说话,一些老年同修倒能开口讲。还有很多同修出门不带资料,遇到人也不愿意开口,可能觉的不好意思。希望大家都逢人开口便讲。

同修D:电话回拨、和熟人及街头陌生人劝退我都做了一点。这件事情最难做,我感觉做来做去,我还是在做事,要救人的那种慈悲心没有修出来,感觉还没突破出来。难度有几点:面对陌生人自己有时候会因为怕心和顾虑或观念而错过开口机会,劝三退时常常遇到对方说他早就不是团员队员了,超龄了,不需要退出,也不相信我的话,这时候自己也没底气,正念不强。国内熟人有的会找借口不听或说不感兴趣,自己觉的情绪和面子受挫而很难再今后继续和对方打电话。我一般也很少用专门的时间去劝三退,只是出门时带着资料,见到华人尽量讲。在路上遇到华人我发三退信息的单张,大部份人会接过去。乘车或等车有时间开口劝三退时,讲五、六个人大概能劝退一个,不退的人大部份也愿意拿资料看。态度恶劣的很少,偶尔遇到,我就想虽然他没有拿资料,也不听我讲,但是至少他也听到了一句,我也把三退保平安的信息传递给了对方,也没白开口。

同修E:我大多数是给多伦多的熟人劝三退,陌生人有时候也讲,有时候就错过了。我遇到的人的反应是,很多人都觉的共产党不好,但是觉的三退和他们没关,觉的是走形式。我的家里人都不相信“天灭中共”和“兽记”之类的说法。所以我自己就很没底气,有点被障碍住了,担心讲高了。很多人一和他们提消掉“兽记”他们就笑话我,不相信。可能我正念不足吧,我觉的说服不了他们。当然也遇到好的,相信的,愿意退的。我倒是没有面子的执著,对方不退,我就为他们惋惜,不觉的没面子或有情绪等等。

同修F:比较早的时候,三退刚开始的时候,我讲了,劝了两个家人,退了。一个亲戚不愿意退。关系很好的国内的朋友也退了。但有个美国的朋友,和我关系很好,对大法支持,但是觉的没必要退,说自己早就不是了。这两年我就没怎么讲过。感觉劝三退难度在于自己慈悲心不够,没有紧迫感。反正我讲了,你退不退随便。对此事不重视,项目也多,主要投入自己悟到重要的项目。迫害刚开始讲大法真相没啥障碍,穿着印有大法字样的衣服到处走还觉的很自豪,后来反而越来越多观念和怕心。和陌生人基本没开口讲过。有一次打电话,回拨,对方说很忙,那我也就不多说了,我从前做销售也是不喜欢勉强别人的,所以也不习惯勉强别人退。我先生的很多常人朋友我主要和他们讲大法真相,自己花钱请他们看过晚会,但是没提过三退。感觉自己还是维护面子,在意自己的感情是否受伤害,在维护自己尊严的前提下去做,修的不扎实。

同修G:我一般劝熟人多,还有就是每周一次电话回拨。亲戚朋友都退了,他们了解我,知道我是为他们好。同事呢有的退有的不退,感觉和对方的利益之心有关,那些怕事的怕吃亏的难退。有一个说自己还要回国,怕影响自己。有个人快说动了,但被别人一干扰,看到别人不退他也不退了。只有一个同事很恶,对大法态度也不好。电话回拨遇到各种人都有,现在对于回拨电话没有障碍,拿起来就打。中秋晚会卖票的时候也退了几个多伦多陌生人。在平时遇到陌生人能搭上话的,一般讲大法真相多,说三退少些,我都是从大法真相开始说的。感觉自己对于救度众生不急,还没有紧迫感。

同修H:儿子女儿都退了,儿媳妇开始不退,过一段时间我又打电话过去,苦口婆心劝,她感动了,同意退了。身边女儿的朋友,孩子学校家长,退了。有一个他自己退了,我让他和国内的父母亲讲,他同意了,我打算过一段时间再跟踪一下。我的老同学有的接受,有的不接受,多数不退,有一个还说我忘本,觉的共产党好。身边的朋友,有的不退,说还要回国,也不去看晚会,平时看大纪元就看其他内容,如医药保健。接听退党热线的时候遇到一些挺好的人,有个女士半夜打来三退,取个名字“杜鹃”给她退了。我又鼓励她帮助劝说亲友退,说是功德无量的事,过一会儿她又打来,帮一个朋友退,取了名叫“牡丹”,还要大法书。一个男的一家三口都退了,说父母早就想退,没有渠道。说自己和父亲都想学功法。我问了地址,打算给他寄书去。

也有捣乱的,打来电话说自己反对共产党,问我们要“经费”。还有一个问退了有什么好处,退了能否给钱。我说退了保命,比钱还重要。他说就要钱,下岗了,生活困难,命无所谓。在龙城退党服务中心也有陌生人退的。劝退最大的难度在于华人被共产党洗脑,说共产党好,或有些人也说共产党坏,但是不相信我们的话,觉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自己还没有做到逢人就讲,也是不好意思,怕人家不理解或嘲笑。家里来推销电话,我一般都耐心听完后记下对方电话号码,说介绍亲友客户给对方,然后告诉对方真相,还劝退了几个。

同修I:我认识的熟人退的比较少。国内的家人退了,亲戚朋友就难说了。感觉劝退比较难,最大的难度是别人不理解,真相没讲透。最近好不容易把一个国内要好的朋友劝退了,但是费了很大劲,打了很多次电话。

同修J:出国很多年了,同学都联系不紧密了。他们都知道我炼法轮功很坚定,打电话的时候,我刚要想讲真相,他们就防备上了。感觉如果和他们讲的话要花很大功夫,话家常啥的,不如打电话回拨。在当地活动中遇到人各种反应都有,有的人听一听没反应,也有退的。有的说没入过,可能是托词,有的说自己早就不是了。说共产党好的几乎没有,即使说我们给中国人丢脸的也不是说共产党好。我工厂的华人同事,天天看大纪元,没有一个说共产党好,但对三退也漠不关心。国外都知道信仰自由,所以他们对迫害都不认同。但劝三退要说服他们和自己有关,出国后他们生活已经离开了共产党,所以很多人觉的和他没关。感觉电话回拨更好,因为他们确实在共产党统治下生活,有更多话题谈,谈起来更有效。劝三退慈悲心最关键,听同修交流说放下面子,放下自我最重要。建议把已经退了的人的电话搜集起来,定期给他们放录音,引导培养他们也成为退党义工。

同修K:在领馆碰到一个人,是开饭馆的,说每天很多大法弟子在他那里吃饭,和他说三退,他都没退,结果那天遇到我就退了,我的感受是每个大法弟子做的都是有用的。劝三退最大的难度是常人不相信神,不相信天灭中共。一次在车上给一个陌生人晚会资料,对方说是法轮功的就不要,还给我,我给他讲真相,对方说我们搞政治,勾结外国势力等等,我感觉说服不了对方。在电视塔和国内来的旅游团说到贵州藏字石上的“中国共产党亡”大家都不理睬我,也不接资料。觉的救人确实难。

以上交流供大家借鉴,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也希望同修们多交流在“劝三退”方面自己的经验和问题,大家共同突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