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劳教所对我的种种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三十日】每想起在马三家劳教所那个黑窝遭受的酷刑和那些恶警、恶人的狰狞面孔,还会觉得不寒而栗。这两次经历也让我大梦初醒,真正认识到了什么是共产党和共产党的本性。九九年七二零后,因为我坚信师父,拒不放弃大法,恶党人员两次非法将我关进邪恶的马三家教养院。

我是九七年二月有缘得法的,九九年七二零恶党开始残酷迫害大法,那时我虽然才学法两年多,对大法没有深刻的认识,但深知大法好,要证实法。九九年四月底以后,就有许多大法弟子进京上访,我非常着急。六月份,我第一次进京,可北京信访局不接待。七二零后第二次上访的前一晚,心里像有什么事一直不能入睡.我看着师父的讲法和照片,我哭了,心里很焦急,当时发了一个愿:师父啊,无论怎么难,我也跟您回家。似睡非睡中我看见天上仿佛下来很多天车,大法弟子都要坐天车回家。眼看天车开动了,可我坐不上去,我大声喊师父:“师父,我怎么坐不上啊?!”我看见师父非常高大,好象从很远地方传过来师父的声音,说等我好多年了。醒后我又哭了。

七二零早上,我来到我们当地公安局门前,马路边上已经有很多大法弟子在证实法,有同修进去和他们谈。大家在那里呆了一天,到了晚上都开始进京证实法。我和俩同修一起进京,当天路上很顺利。那天天安门广场警察很多,把我们围住,一个个被拉到大车上送往体育馆。体育馆里的大法弟子越来越多,简直太多了,数不清有多少人。晚上八点,我和同来的同修被送上火车。

火车上几乎也全是大法弟子。到了锦州,就由各地来的警车拉走了。回家后还总想进京证实法,又被恶警强行押进派出所,关押了十五天。

十月二十八日,我被送进马三家非法教养三年,受尽了各种迫害和被逼超负荷劳动。

零二年十一月份从马三家回到家,继续与其他大法弟子一起证实法。一天,我与同修去发大法真相资料,再次被抓。恶警又一次把我送入马三家教养院。

马三家开始了所谓的“强制转化”,逼我站了五天五夜,不许睡觉。我的腿肿的不能穿棉裤。从十一月十三日到十二月五日,二十多天,恶警不让我睡觉,整天只给吃玉米面窝头(它对外称伙食如何好)。二十天的迫害,我的身体和精神虽然觉得难以承受了,但我坚持下来。

十二月五日辽宁省组织一伙打手对我们坚持信仰的大法弟子进行又一次的强行“转化”。他们二话不说,上来就是打、骂、体罚,电棍电击等等。本溪恶警郭某和两个被他们“转化”的女学员对我进行残酷折磨,为了逼我“转化”,他们竟用床单死死勒住我的脖子,差点憋死。

零四年七月一日,恶警叫我去为邪党唱颂歌,被我拒绝。他们就叫我坐小板凳。这一坐就坐了两个多月,从早5点坐到晚10点,其间限制上厕所。我的身体已被折磨得很虚弱,走路都困难。

零五年三月末,恶警把我们不“转化”的关在一起进行迫害。四月二十五日晚,我们集体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崔弘把我叫到办公室,打我的脸,用电棍电,我接着喊“法轮大法好”,他就把我的嘴用胶带粘了一圈又一圈,用手铐把我手反铐,又叫来两个男恶警,三个人一起打我。他们把我踢倒在地,进行暴打,后来把我铐在暖气管子上铐了一天一夜。尽管我的左眼被打伤,青肿好长时间,身上到处伤痕累累,可是我感觉到师父时刻在我身边。所以,无论邪恶怎么迫害,都动摇不了我对大法的坚定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