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临沂市莒南县恶人非法抓捕曹国真并肆意抢掠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三十日】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二日,莒南县恶人伙同朱芦镇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了朱芦镇大法弟子曹国真,并抢走电视机、影碟机、卫星接收器、笔记本电脑、网卡、打印机、裁纸刀和真相资料等物品,曹国真的小轿车也被开走。曹国真遭绑架后被关押于莒南县看守所,期间曹国真一直绝食抗议迫害,已有半个月了。由于消息的封锁,曹国真遭受迫害的情况不详。曹国真的亲属被拒绝接见,他们非常担心曹国真的身体情况。

大法弟子曹国真,男,现年三十五岁。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二日,莒南县恶人伙同朱芦镇派出所恶警共五人到曹国真家,看到曹国真家中有大法师父法像后,恶人在无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进行非法抄家,后将曹国真反锁在屋中,又调集多名恶警将曹国真绑架,抢走电视机、影碟机两个、卫星接收器、笔记本电脑、网卡、打印机、裁纸刀和一些真相资料,开走曹国真的小轿车。

十月十三日,曹国真家中再遭到恶人抄家,又搜走《九评共产党》等一些资料。

据知情者讲,二零零一年三月曹国真曾遭恶人非法劳教两年零三个月。他被劳教后,其妻子受打击而离家出走,后又害怕恶党的迫害与曹国真离婚,当时曹国真的孩子还很小。孩子从小由于得不到妈妈的疼爱,爸爸又被非法劳教,从小跟随着花甲之年的爷爷奶奶过着凄苦的生活,几近孤儿。其爷爷有时其看到孩子变的顽皮放荡,忍不住打他,又可怜从小没妈疼爱的孙儿时,忍不住老泪纵横。

曹国真被劳教释放后在外地开车谋生,收入不高,家中经济一直很不宽裕。后来为了照顾孩子,他回老家靠积余和借钱买了一辆小奥托车靠出租谋生,由于地处偏僻乡镇,收入仅供糊口。

这次曹国真再遭莒南恶人绑架,原本不幸的家庭再度受创。家中老人饭也吃不下,愁苦异常,孩子则面临再度得不到爸爸爱护的威胁。曹国真的父亲带着孙子到公安和看守所,但公安连曹国真的面都未让见。

强烈要求莒南县公安立即释放大法弟子曹国真,不要再参与这场非法的迫害,为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中共恶党搞的历次政治运动的最终结局应该让你们看到,继续参与迫害最终葬送的必是自己的人生幸福。

据悉大概为了逃避罪责和舆论的谴责,莒南县610现已改名为“国保大队”。

山东莒南县部份电话公布如下,请电话讲真相制止迫害, 区号 0539 。
莒南县610办公室电话: 7220334
莒南县公安局电话:7212215
莒南610头子刘希鹏  手机13205392801
610恶警:马宗涛、陈鑫、庄绪茹
莒南朱芦镇派出所长 张东峰 派出所电话 7883110
朱芦镇朱芦村大队书记 孙成峰 7883086 (同情曹国真家庭,不明真相)
莒南看守所所长 王康明
莒南政法委 7212410
莒南公安局 7212215 7212318
莒南公安局政保科 2267456
莒南县朱芦镇党政办 7883016
莒南县朱芦镇派出所 7883110
莒南县朱芦镇土地站 7883015
南县朱芦镇工商所 7883315
莒南县朱芦镇企业办 7881666
莒南县朱芦镇财政办 7883033
莒南县朱芦镇计生办 7883046
莒南县人民检察院  7212275
莒南县人民检察院渎职犯罪侦察局 7223266
莒南县人民法院 7212192
莒南县委党校  7212102
莒南县委员会办公室 7212203
莒南县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办公室  7212490
莒南县总工会  7212515
莒南县司法局   7212451
莒南县直机关党委   7212423
莒南县人民武装部    7212456
莒南县委保密委员会办公室  7212203
莒南县委机要局  7212220
莒南县委组织部  7212431
莒南县监察局   7212739
莒南县委宣传部  7212528
政协莒南县委员会    7212327
莒南县道口乡人民政府 7723010   莒南县汀水镇人民政府  7773010
莒南县卫生局   7212642     莒南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7212442
莒南县人民政府法制局 7212201   莒南县人民政府信访局 7212382
莒南县岭泉镇人民政府 7713010   莒南县团林镇人民政府  7583010
莒南县壮岗镇人民政府  7593010  莒南县大店镇人民政府  7813088
莒南县相沟乡人民政府 7643010   莒南县坪上镇人民政府 7553013
莒南县文疃镇人民政府  7863010  莒南县涝坡镇人民政府  7843010
莒南县相邸镇人民政府  7513010  莒南县板泉镇政府   7663178
莒南县坊前镇人民政府  7533017  莒南县石莲子镇人民政府 7763010
莒南县筵宾镇人民政府  7787010  莒南县朱芦镇人民政府  7883016
莒南县十字路镇人民政府 7212692  莒南县洙边镇人民政府  762301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30/1655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