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举办“特奥会”与制造残疾人(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六日】二零零七年十月初夏季“特奥会”(残疾人的特殊奥运会)在上海开幕,场面之宏大,可谓是“盛况空前”,中共喉舌更是以“从天下大同到和谐盛世”来大唱赞歌。

中共真的是关心起残疾人来吗?当然不是。热衷于举办各种国际会议、赛事的背后,只是中共一贯的面子和形象工程的延伸。让人痛心疾首的是,中共一方面用鼓声来欢迎各国残疾运动员,吹嘘中共对于生命的珍视,另一方面,中共却在自己的土地上一幕接一幕的表演着把健康人制造成残疾人的伤天害理的残忍戏。

人们难以想象,在中共大肆宣传“平等包容、尊重人性”的“特奥精神”时,在喃喃自语“乐善好施、扶贫济困、尊老爱幼、扶弱助残”的传统美德时,在中共的劳教所、监狱、洗脑班,正在发生着什么呢?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写所谓的不修炼的保证,各种酷刑摧残,无所不用其极,迫害致死了至少三千多法轮功学员,导致了大量法轮功学员终生残疾,有的被迫截肢,或四肢变形丧失功能;有的双目失明;有的双耳失聪;有的全身瘫痪;有的面容被毁……并且遭遇这种不幸的法轮功学员还在继续增加。

上明慧网查一下被酷刑和药物迫害致残的法轮功学员,其数量之大,何止千千万万,这还是只被曝光出来的冰山一角。毒打、体罚刑、铐刑、电刑、摧残性灌食、吊刑、冻刑、坐刑、捆绑刑、不明药物注射刑、烧烫火刑、锥刑、性侵害、折压碾刑、闷刑、虫兽刑等等,都是中共用来折磨人的残忍手段。

二零零二年一月八日,家住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区丰茂林场的王新春,骑自行车去山上林场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被派出所恶警所长王维非法抓捕。在王维和公安局长崔玉中指使下,恶警把王新春冻成冰的双脚放入烫水中,造成严重的冻伤,王新春后来双脚溃烂脱落,给他造成了终生残疾。


王新春被迫害致残,双脚脱落

二零零一年元月十二日晚,济南法轮功学员徐法月(山东矿院九七届学生)在居住地点被济南市公安局政保处强行非法带走。在六里山派出所,徐法月被紧铐成“大字”形,身上只盖了一床薄被,手和脚裸露在外边,大小便一律在床上,小便时都湿透了内外裤及褥子也没人管,在零下十几度的监号里光着脚冲着大开的号门,造成严重冻伤。最终大脚趾被部份切除,三脚趾彻底切除,小脚趾部份切除,造成终生残疾。

山东济南大法弟子徐法月遭受迫害,被截肢的脚趾

一九九九年十月,黑龙江省双城市大法弟子付丽,第二次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前被武警非法抓捕,后被双城市六一零押回。在万家劳教所里,她被恶警用绳子捆绑两个大拇指,再将人吊起,大拇指承受着全身的重量,致使付丽双手残疾,生活不能自理。

图为被迫害者付丽本人展示的真实图片

* 河北石家庄法轮功学员李慧琪被残害得全身瘫痪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日,原河北石家庄油漆厂职工李慧琪在讲真相时遭恶人举报,被石家庄维明街派出所(原名“兴华街派出所”)绑架。李慧琪在被非法劳教期间,身体被摧残的几次出现危急。

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李慧琪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才被送至河北省人民医院抢救。至此家属方得以见,而此时的李慧琪已经皮包着骨头,生命垂危。李慧琪最后被诊断为“格林巴利综合症”,后转至河北省第三医院治疗。李慧琪被迫害得全身瘫痪,经常呈昏迷状态。泌尿系统感染(四个+),肺部严重感染,气管被切开,靠插管维持呼吸,全身不时出现抽搐。


在痛苦中煎熬的李慧琪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三日下午王海燕在广州东山区王府井百货公司附近讲真相发资料被恶人跟踪举报,被绑架到广州东山区农林下路派出所,造成眼睛球壁组织和视神经受伤,而脑部多处瘀伤,左耳膜受伤,一只耳朵没听力,全身上下青红紫绿、血迹斑斑。后来右眼球完全凹陷,眼珠萎缩,连黑色瞳孔都完全消失翻白,看上去连走路都很费力,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零二年以前的王海燕

现在的王海燕

二零零三年七月在辽宁省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工作的女法轮功学员高蓉蓉,被公安劫持到龙山劳动教养院。遭受辽宁省沈阳龙山劳动教养院恶警电击近七小时,面部被严重毁容。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被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队长姜兆华等叫到值班室,铐在暖气管上摧残折磨。唐玉宝、姜兆华连续电击高蓉蓉数个小时,从下午三点至晚上九点多钟。当时高蓉蓉的面部严重毁容,面目皆非,肿大变形,满是水泡,烧焦的皮肤与头发脓血粘在一起,面部肿胀后眼睛只剩一条缝,嘴肿得很高变形,连朝夕相处的犯人都认不出她来了。高蓉蓉在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六日被迫害致死。


图一 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法轮功学员高蓉蓉


图二 高蓉蓉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被酷刑折磨,脸上是电烧灼伤。照片是受伤十天后拍摄的。

家住大连市中山区怡和街四十一号的法轮功学员曲辉因坚持信仰,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三日被关入了大连市劳动教养院。在劳教所里遭受苦役、洗脑、酷刑,生殖器被电击成溃烂,颈椎骨折,高位截瘫,最后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用担架抬出了教养院。近四年来,曲辉每天只能躺在床上,自己不能翻身,大便一直都是妻子用手掏的。


法轮功学员曲辉

家住吉林省农安县哈拉海镇车站铁路家属住宅的法轮功学员邹砚杰,二零零一年底被绑架到派出所。由一个身强体壮的青年被迫害成了一个失去双脚的残疾人。由于他已丧失了劳动能力(妻子已与他离婚),只能由父母照料。现在他与父母相依为命,为躲避迫害一家人只能漂泊在外……


吉林农安县邹砚杰遭迫害造成双脚切除

大法弟子周清是湖北孝感京山县第一高级中学优秀的物理教师,被多次非法关押。二零零四年七月,周清被孝感国安绑架,在孝感看守所遭到严重迫害,造成双腿瘫痪,肌肉萎缩,无法说话。在此情况下,又被邪党强行劫持到省洗脑班,其间被注射不明药物,迫害至生命垂危才由家人取保候审。在身体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周清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二日再次被孝感国安绑架。孝感市孝南区中共邪党法院于二零零五年七月对周清非法判刑四年。周清现仍被非法关押。

河北保定大法弟子崔焕英被望都县洗脑班迫害左眼失明

长春大法弟子杨光被长春市公安局一处酷刑逼供双腿致残

黑龙江省海林市法轮功学员朱福菊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上大挂”迫害致残

河北省保定市大法弟子党会英被保定八里庄劳教所迫害致残并超期劫持

浙江缙云县恶警对大法弟子樊中庄刑讯逼供,将樊中庄迫害致残

……

被迫害致残的案例,太多太多,这还是冰山一角,真实的迫害程度超出正常人的想象。

中共的流氓就在于掩盖迫害,用谎言去欺骗世界,并阻止人们去揭露真相。很多被迫害致残的法轮功学员正是在讲真相中被非法抓捕的。

中共不除,世界将不得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