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弟子更不能有求安逸之心,不能懈怠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年弟子,我这里要说的是在我修炼过程中的一件事。二零零四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我突然说话不利落了,可心里边是清楚明白的,跟着,我的右臂上下左右的舞个不停,不能自主控制了。很快的就说不出话了。

这时大女儿進屋来一看我这样了,马上发正念,心里想:“求师父加持!”当时我的胳膊就不再舞动了,只是还说不了话。大女儿打电话把我儿子和儿媳、小女儿叫来(我的子女都是同修),他们来了之后首先对着我发正念。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手臂已不再舞动了,脑子也清楚,可就是说不了话。

由于修的不好,正念不足,怕自己年岁大了,真的有什么病了,当时最主要的是怕师父不管我了。因为在这之前,由于学法不深、放不下的执著、怕心、求安逸心等等,我曾经放下修炼达三年之久。这件事发生时我刚刚回到大法中来,那时我一直有个顾虑:不知师父还管不管我。

在常人心的带动下我决定上医院去。叫来了急救车去了附近的一家医院。到医院后,开了好多诊断的单子,有CT、X光、验血、验尿等等。说怕是有血栓,先输液,输上之后,过了二十多分钟,忽然发现床下全是水,我也感到袖口也湿乎乎的,再一看,发现输液管掉下来了,输的液全流到了地上,根本没输進去。这跟《转法轮》书中师父举的那个例子几乎一样。可是我实在是太不悟!叫来了护士,从新插上管子,又输了起来。输完液去照X光片。奇迹出现了,平时因腿脚不好,站不直,腰也伸不直,可在照片子时,没人扶着时我居然自己站直了!而且一直坚持到照完。照完X片子又去照CT。结果都出来后,医生看了说没什么毛病,就是老年人比较普遍存在的一种血栓症状。在这期间,好几次都忘了去验尿,最后也没验成。

后来我明白了,这都是师父在一次次的点化我呀!可那时的我根本就不悟。等到都检查完了,我才放心,知道自己没病。其实我早就该明白,我的症状哪是病的症状呀,手臂乱舞不能自己控制,不是魔在干扰还能是什么!我放了心,知道师父还管着我。

这时护士来了,说:“老太太,明天还得来接着输液啊!”儿女们都让我好好想一想、悟一悟,到底我是不是有病,应该怎样对待这个问题,明天还来不来。我心里渐渐的越来越明白了:我这不是病,师父还在管着我。回想在医院的这几个小时,师父多次的点化我,我还不悟吗?儿子再一次问我明天还来不来时,我坚决的说:“不来了。”

出了医院的大门,我突然间看到远处,师父正坐在绿绿的草地上打着坐,师父身穿一件黄色的衣服,正在笑眯眯的看着我。这种景象持续了几秒钟就消失了。当时我别提有多高兴了!回到家里,心里有说不出的痛快、畅快。我知道,师父就在我的身边,随时看护着我。从此以后,我坚定了信心,对我过去的不精進和不悟、懈怠感到愧悔不已,愧对师父的慈悲救度啊!

从这以后,我坚持每天学两讲《转法轮》、炼五套功法、争取每个整点发正念。眼睛由原来小字看不清,到看《明慧周刊》时,随着眼睛看下去,字就一个个的变大。

我修的不好,常人心还很多、很重,特别是不爱听别人说我,总是不自觉的掩盖自己,总是挑别人的不是。炼功动作不准确,还经常爱迷糊,发正念手变形。特别是前一段时间,因工资问题,觉的人家给我算少了,放不下这利益之心。这一关没过去,一下子眼睛就看不清了,看大字都模糊一片,只能听法。可在用那个MP3的问题上,这利益之心又出来了,爱用贵的,虽然这个并不好用,但它是我花钱买的,不愿和女儿换。弄的他们哭笑不得,自己还不悟。其实这样很危险,邪恶正在利用我的执著干扰、迫害我,让我看不了法,再進一步就是让我也听不了法,达到它们邪恶的目地。如果我再不精進,在干扰面前没有正念,不真正的、认真的找一找自己的那些不好的心、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不好的心,那就不能算是修炼了,也太危险了。

现在我明白了我的这些问题后,心放下了,工资问题也解决了,其实人家根本就没给我算错; 眼睛也逐渐看的清了,只是状态还没恢复到以前,每天学法还不到一讲,因看书还有点费劲。不过我会越来越好的,一定能早日恢复到我的最好状态。

我本该早就写出这段经历,受各种干扰,一直没写,现在经我口述,子女们替我完成了这篇文章。

在此我也希望我们老年弟子,不能有求安逸之心、不能懈怠,特别是在“病业”这个问题上更应该时刻有正念,信师信法,时刻记着师父的话,“坚修大法紧随师”,师父就在我们的身边,随时看护着我们。我们一定要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机缘,在修炼、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这条路上勇猛精進,不能辜负了师父对我们的期望啊!

说的不对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