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岁到31岁,牢狱中承受不白之冤

大法弟子王丽致信辽宁绥中县西甸子乡大队主任陈兴杰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六日】我是大法弟子王丽,听说你最近两次去我家找我,让我写“保证”,我也想跟你们聊聊我这几年憋在心里的话。

我是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那时全国炼功的到处都是,电视、报纸都曾正面报道过法轮功。修炼之后,我深深的把师父讲的“真善忍”记在心里,师父告诉我们对任何人都要好,遇到矛盾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我按师父的要求做、对待公婆象父母一样,有好吃的先让公婆吃。当年婆婆家很困难,我就拿出母亲给我的私房钱来接济家里;婆婆的脏衣服我总是抢着洗,婆婆对我也很好,我们处的跟母女似的,周围邻居都知道老戴家娶了个炼法轮功的孝顺儿媳妇。我们一家的和睦是远亲近邻都羡慕的。

可99年7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我是法轮功的亲身受益者,认为政府是不明真相才会这样做的,我想用自己的经历告诉政府法轮功的真相,我依法进京上访,却没想到信访办不是讲理的地方而变成了抓人的地方。

那年我23周岁,女儿不满一周岁,还没断奶。女儿在看守所的窗外,小手抓着铁丝网,望着这个有点陌生又有点熟悉的妈妈,哭的眼泪鼻涕一齐流,揪心的喊着“妈妈、妈妈”,在场的人无不落泪,在她幼小的心里无法理解妈妈怎么会关在笼子里呢,怎么不回家呢?此时她多想让妈妈抱着呀。可是那张铁丝网却隔断了我们母女所有的一切。

初为人妻、初为人母的我,本应做一个当妻子、当母亲、当女儿应做的——孝敬公婆、服侍丈夫、哺育孩子、照顾父母,可却被关在看守所里。那些日子里,我反复的想:修炼“真善忍”,错了吗?依法上访,错了吗?答案都是否定的。那么我和我的家人所遭受的这一切是谁造成的?

我被非法劳教期间,最可怜的是我女儿,她想妈妈、实在是想妈妈,白天就是一个劲的哭,奶奶只好背着她到处走,时值冬日,脸哭皲了,那也得上外面走,晚上搂着奶奶的脸才能睡去,其实她是寻求一种心灵上的寄托。我婆婆承受着各方面的压力,家里的亲戚、周围的邻居慑于邪党的淫威,没人敢谴责迫害善良的江××和这个恶党,大家怀着复杂的心理,又不希望看到我们一家遭受这样的迫害,所以只好反过来希望我能放弃自己做人的原则,就这样,我对信仰的坚持被认为是“自讨苦吃”。而婆婆也背上了“惯坏儿媳”的罪名。每次听到这样的说法,我都想到这样的例子:偷钱的是小偷,可如今的年代因为小偷太猖獗,人们竟然掉过头来谴责被偷的人“为什么不小心”,而把小偷的存在看作一种无可奈何的必然。在中共把恐怖植根于老百姓心中的情况下,大家的思想都变的怪异了。

就这样,出于对我丈夫和公婆的同情,以及对一些基本是非道理的迷惑,有人竟然给我丈夫介绍对象,怂恿我丈夫跟我离婚。我婆婆需要应付和回绝这些出于善心却不明是非的人的说媒;需要承受周围人的指责;负担繁重的家务和地里农活,每天还要听着孩子要找妈妈的哭闹。我丈夫白天一边听孩子撕心裂肺的要妈妈的哭声,一边干着繁重的体力活,(因为要挣钱还债,十年前七千元对于一个农民来说是多大的数字啊!)!)晚上还要独守空房,这对一个刚结婚两年的25岁的他来说是多么残忍啊。他不敢哭,因为他怕那样一来我婆婆更难以承受。

每当想起这些年家中每个人承受的痛苦和折磨,我从心里难过,我真的心疼每个人,这也是我在狱中时承受的最大的精神折磨。就这样,我的家人承担着一般人所无法承载的痛苦,苦熬了一年,以为该回来了吧,没想到又无故给我加期三个月。三个月后回家了,我们以为终于乌云散去、幸福在眼前了。我每日悉心照料他们,为他们做好吃的。最主要的是地里的农活,我几乎全包了,我种了一片西红柿地,西红柿从育苗到搭架,几乎我一个人全包了,每天我象一个小泥人一样在地里爬来爬去,因为西红柿需要掐尖、打叶,还要打药,我背上30斤重的药桶在地里来回穿梭,还有苹果树,从授花粉到树盘全是我一个人,花生地里生了虫子我一直背了三桶药,水要从很陡的坡上背回来。那段时间,凡是看到我的人都说我太能干了,没人知道我的心理:共产党给我家人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我希望能通过我的加倍付出让他们好过一些。

没想到,一家人平平淡淡的过日子也成了一种奢望——没过多久,原西甸子派出所所长孟宪军,有一天突然闯進我家,让我写保证,在没有任何证件的情况下搜查我家,当我说他们违法时,他们大打出手,还说“我们就可以对你王丽采取任何法律手段,你告到江泽民那也不好使……”他们把我反铐,拽着头发,把我塞进车里,后院的邻居都亲眼看见了。我女儿当时追着车喊“妈妈”,至今回忆起来仍令我心痛。不法警察又把我送去教养,所谓的罪名仍然是“扰乱社会秩序”,我在家干活,怎么就扰乱社会秩序了呢?他们口口声声说的“法律”到底是什么呢?在教养院里,我受尽非人折磨,被非法关押一年半之后,又因为我把他们打人、虐待人的行为写在了纸上,他们就因此给我非法判刑3年,送到大北监狱。这一次,我在教养院和监狱共被非法关押5年。

从23岁到31岁,我在暗无天日的牢狱中度过了我一生中最好的时光,我承受着不白之冤、承受着肉体和精神上双重的非人折磨,我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因为思念孩子、丈夫和上年纪的父母,我差点精神崩溃,要不是心中有“真善忍”大法,我早精神失常了,要不是时时存着“真善忍”,否则心中怀着对那些参与迫害我们一家的人的仇恨,也能把我毁掉。是“真善忍”让我明白:虽然他们伤害了我和我的家人,但他们是实实在在的受害者,我们的承受都是一时的,而他们在无知中被名利诱惑、被中共操控迫害善良人、与佛法为敌,干的都是毁掉自己未来的傻事。我对他们心中不再有恨,而是怀着修炼者的慈悲对他们心存怜悯,我希望我能有机会告诉这些曾经伤害我们的人真相,让他们能在明白真相后善待佛法,赎回自己的未来。

在这几年中,我丈夫始终如一的等着我,有一段时间,我甚至拒绝见我丈夫,希望他能忘了我,开始新的生活,少承受一些痛苦。可我丈夫还是定时来看我,我感动于丈夫的有仁有义的同时,也逐渐想明白了:神给人留下的就是这样的做人准则,不管夫妻哪一方遭受磨难,都能不被眼前的困难、甚至是强权和暴政吓倒,彼此信守当初的承诺、这也是做人的境界。于是我不再拒绝跟他见面。就这样,我们结婚十年,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三年六个月。

其实在这八年的迫害中,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更加坚定、更加成熟,有更多的人开始修炼,现在法轮功洪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这些事实足以让人对法轮功的问题深思了。没人愿意失去自由,过那种暗无天日、度日如年的铁窗生涯,尤其是那些警察,用各种招数,如打骂、体罚,不让睡觉,不让与家属见面,用电棍泼上水电击等折磨。再加上思念亲人的痛苦,这种非人的日子任何人都不想过。难道这些大法弟子都傻了吗?不是,那是为了更多的人能得救度,不为共产党当殉葬品。

人来一世不容易,上有天,下有地,中间是良心,在这八年中的残酷迫害中,他们只是选择和平理性的,意如金刚的坚守“真、善、忍”的信念,用生命去实践“真、善、忍”的伟大信仰。在这八年中,有名有姓的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已有3086人,还有无数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不要说身不由己,不要说无可奈何,不要说党要怎么干就怎么干,如果我是你的亲人,你会这样吗?哪次政治运动过后,那些“奉命”参与迫害好人的官员和警察都遭到了天惩和人间法律的清算。而且,他们付出的代价不仅是他们自己的未来,还要连带妻儿父母也要替他们背上一世的骂名,值吗?

纳粹战犯也说自己在尽自己的职责,但他们仍然被绞死,希特勒救不了他们;文革中积极参与迫害的警察也说自己在响应党中央号召,但最后还是被拉到云南枪决,毛××也救不了他们;在这场激起世界公愤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惶惶不可终日的江××已经被世界多国起诉,他将来能保的了你们吗?在中共历次运动中为维护自身利益,而“卸磨杀驴、舍车保帅”的历史中看到了追随者的可悲下场,那么你们真的愿当枪使,甘做替罪羊吗?当年古罗马强大的不可一世,对基督徒的赶尽杀绝,换来的却是四次大瘟疫使罗马走上了灭亡的道路。历史的今天又在重演,前车之鉴,你们作为参与者应该好好的思考一下为自己的未来,为了你们的家人作出明智的选择!现在法轮功已经洪传80多个国家,为什么唯独中共迫害法轮功呢,不说远的就说“一国两制”的香港对炼法轮功的不干涉,为什么中国大陆却要倾尽国力迫害法轮功呢?打击善的一定是恶的!“善恶有报是天理”啊!有句老话“种瓜得瓜,种豆得豆”,那么同样道理,种善因得善果,种恶因得恶果,这不是迷信这是千百年来不变的理啊!

如今,世风日下、腐败盛行、老百姓生活苦不堪言、民怨沸腾、社会败象处处都能体现出来,中共在历次运动中害死八千万人,把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抓起来劳教、判刑、酷刑折磨、迫害致死,这些都是逆天意的事。自古有云:“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逆天意、民意者走向何方呢?中国的历朝历代都想成为铁打的江山,可朝代的更替是不遂人愿的,都是随天象变化的,一个残害善良、祸害百姓的党、上天能留它吗?如今退党大潮已经超过2500万,这本身就是天象变化对应到人间的反映。

在这大法洪传,大法弟子秉承天意、救度世人的关键时刻,每个人都在有意无意中选择着自己的未来,“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是你们常说的话吗?一件事可以有多种做法,关键看你们心里怎么想。佛法只看人心。一边迫害着佛法一边求佛的原谅,怎么可能呢。善待大法弟子福德无量,虐待大法弟子罪业无边,我们常听老人讲,如果这个人大难不死或者当了大官,那人们都会说不知是哪辈子积了德了,其实善恶有报是天理,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生命是可贵的,不要因为一时的错念葬送了自己的未来。

这些年,全国各地的、绥中当地的因为迫害大法遭恶报的例子太多了,可能你也听说过一些。强奸女大法弟子的河北涿州警察何雪健身患阴茎癌,阴茎、睾丸全部切除,自杀三次未遂,目前痛不欲生。绥中靳兴库为公安局做“线人”,监视、举报、迫害大法弟子,04年遭恶报出车祸,并且不信大法弟子的劝善良言,继续作恶,终于于2005年7月24日前后三癌并发而死,死时非常痛苦。知情者都说这是他与佛法为敌、迫害好人的报应。这样的事太多了,都是有据可查的真人真事。

说出这些,是真心希望你能严肃考虑自己对大法的态度、千万要多为自己、多为家人考虑考虑了,善恶有报啊,迫害修佛的人可不是小事。

你让我写保证,保证什么呢?保证不做好人了吗?保证不修真善忍了吗?还是保证不告诉世人在未来的劫难中如何保命的天机?

多看看法轮功的真相资料,那都是为你们好。我希望当天灭中共时,你是幸存者之一,那时你会知道大法弟子在做什么,善待修炼人就是善待自己。珍惜吧,选择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就是在给自己选择一个金色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