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双流大法弟子八年来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

成都市双流大法弟子八年来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七日】

  • 成都市双流大法弟子李彩琼八年来遭迫害事实

  • 成都市双流大法弟子何顺菊遭受的迫害

  • 成都市双流大法弟子梁慧英遭受的迫害

  • 成都市双流大法弟子李彩琼八年来遭迫害事实

    我叫李彩琼,女,43岁,家住成都市双流县东升镇双桂村(原成都市双流县东升镇青杠村三组)。未修炼之前身缠多种疾病,被病魔折磨的面黄肌瘦,身体十分虚弱,走路有气无力,想做什么事情也做不了。亲人为了我的病,费尽了心,带我到川医去检查,结果什么病都查不出来,每次去检查就是几十到几百元不等,吃了不少药,什么偏方都用过也无济于事,给家里造成了经济负担,自己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每天就沉迷于打麻将消磨时光,在悲观失望中折腾着自己。正当自己走投无路时,1999年11月喜得大法,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修炼一段时间,身体里的各种病不药而愈,我丈夫、儿子、亲人为我感到高兴,他们都说法轮大法太好了,一家人其乐融融,无比幸福,但好景不长。

    1999年7月,江氏流氓政治集团把教人修心向善、祛病健身的法轮大法硬定为非法组织,不准许炼功。我想这么好的大法,对任何社会、国家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我是中国公民,是亲身的受益者,我有责任澄清事实真相,用我这颗真诚的心,向政府领导人说句真话,反映真实事实。

    2000年新年初,我们一行4人带着美好的愿望,第一次进京证实大法,刚到天安门前门,就碰到同修家属,他说:“派出所所长带了几个人来广场找你们。”他就给所长周廷春打电话,他们一过来就把我们带到了驻京办交给专门管法轮功的警察,将我们分别关在各个房间里,我被关在一房间里,进来一个年轻的女人,强行非法搜身,搜走了我们身上所有的东西,最后,那人对我们说:“不准炼功,不准说话。”有个同修上厕所,结果不准上不说,冲进来一年轻人,就朝这位同修身上拳打脚踢,用椅子垫的板子打,打的鼻青脸肿,最后还用手铐吊起。我们把打同修的事向上反映,最后不了了之。这就是中共宣称人权最好时期。

    第三天上午所长周廷春和村长刘文富等人乘飞机将我们一行4人带回了双流。一下飞机有几个穿便衣的警察把我们带到双流县城东派出所进行了非法搜身、审问,并拘留了15天。15天后城东派出所干警任家坤把我们从看守所带到城东派出所,所长周廷春叫我写什么保证,我没有配合他,最后向我家属罚款5000元才放人,家属交钱又不开具发票,我丈夫和他们讲道理,最后开了了一张便条作为罚款收据(派出所周廷春等几人的飞机票及所有的费用全部摊在我们四个法轮功身上,平均每人4900多元)。

    2000年3月31日,我第二次进京证实大法。双流县城东派出所所长周廷春、武装部长王侯康等人强逼我丈夫到北京来找我,回家后又非法将我拘留了15天。

    2000年7月10日,我第三次进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拉“法轮功简介”,被当地恶警强行推倒后关押在天安门附近的派出所,后转到成都驻京办非法关押3天。七、八个大法弟子被关在一间不到10平米的房间里,气温高达39度以上。7月17日,成都防暴大队把我们非法押回成都青羊戒毒所,又由双流县城东派出所任家坤等人押回非法搜身审问,7月20日,被非法关押在双流县看守所,8月25日由城东派出所任家坤等人把我送到了成都转移站,8月31日转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2年。

    在劳教所,每个法轮功学员由二个服刑人员包夹,没有人身自由,包夹时时都跟着,寸步不离,甚至上厕所都跟着,不准说话,强逼洗脑,坚修大法弟子每次站出来维护大法,就会遭到毒打、电棍子击、关小间、捆绑、罚站、做君子、晒太阳等等。

    2002年4月25日,在双流县东升镇青杠村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26日上午我正准备做午饭时,听到碰碰敲门声,刚一开门,四、五个穿便衣的人直窜到我儿子房间翻箱倒柜。问他们是什么人,一个个都不吭气儿,翻完后,一个胖子对我说:“我们是双流县城东派出所的。”他们非法把我带到了派出所,叫我把钥匙交出来,我不给,他们上来几个人强行把我的钥匙抢走,进行第二次抄家,结果什么也没有抄到。当天晚上东升镇城东派出所干警旺义等人将我押到双流县看守所非法超期关押一年半。我找到看守所的管教:“为什么要超期非法关押我?你们不是知法犯法吗?”她说给我问一下,后来他们非法给我判刑4年,2003年9月9日将我非法关押到成都龙泉(川西女子)监狱。

    在川西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酷刑多种多样,如:吊、铐、捆绑、用脚步布堵嘴、关禁闭等等,狱警还强逼我们背监规。打承认自己是罪犯的报告词,如果谁不配合就罚大法弟子所在监室的人都不准吃饭,以此挑起犯人对法轮功弟子的仇恨。法轮功弟子不转化就不准家属来探监,家里邮寄的包裹被强行扣留或拖延时间不及时给,强行扣卡,直到2006年4月2日期满。

    回到家,本人的身份证及8000元存折被双流县东升镇派出所扣留,经多次索要仍不退还,只有在揭露他们这是侵犯私人财产后一个多月才退还给我。

    2006年10月12日,我因给川西监狱邮寄真相资料,让那些刑事犯改过自新,按“真、善、忍”做好人,救度世人,真相资料被狱警发现,据知情人告之,24日双流县东升镇双桂社区片警到学校找我儿子追查此事,为了不再落入邪党魔窟,我从此被迫过上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八年来,就因为自己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便遭到了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曾被多次非法关押、非法劳教2年(2000年-2002年)、劳改4年(2002年-2006年)、丈夫被逼迫离婚、儿子无人看管,弄得家破人散。这都是中共的暴政独裁下,导致象我这样的千千万万修炼真、善、忍说真话、做好人的被迫害,甚至还有的被迫害致死,他(她)们为了什么呢?就是要把真相告诉所有的世人:法轮大法千古奇冤!教人修心向善,救度世人,救度更多的众生!


    成都市双流大法弟子何顺菊遭受的迫害

    何顺菊于1999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得法前曾是一个疾病缠身的没有劳动力的人,修炼大法后所有疾病一扫光。

    1999年7月20日起,江氏集团栽赃诬陷法轮功,她认为应该说出真心修炼法轮功的好处,于是2000年她去了北京,刚到广场就被广场派出所抓捕,然后被强行灌食5天才放人。2002年上半年,黄水镇派出所和乡政府的人到她家抄家,抄走了她的大法书籍,将她拘留了15天。

    2007年9月下旬,正在田间劳动的何顺菊突然被派出所的人带走,现被关押在成都市新津蔡湾洗脑班。


    成都市双流大法弟子梁慧英遭受的迫害

    2007年9月3日,梁慧英和于刘琼为救度世人散发真相资料而被黄水镇派出所抓捕,现两个都被关押在成都市新津蔡湾洗脑班,至今恶人一直不让家人相见,梁慧英家里还有一个8岁的女儿。

    梁慧英修炼前曾患输卵管粘连无生育,到川医动手术要花4000多元,因家境贫困无力医治,又拖了三、四年。1999年梁慧英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刚得法两个多月的她便怀孕了,于是她就更加相信大法,还改掉了打麻将的恶习,并拾金不昧,头天捡到钱,第二天便专程询问并归还失主。

    1999年7月20日起,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力,开始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黄水镇恶人恶警及乡政府及村支书让她在转化书上签字,梁慧英便向他们讲真相及自己炼功受益情况,村支书还用下流的话来攻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