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法轮大法好”挽回了我的生命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八日】我家住在黑龙江鸡西市,今年六十九岁了。二零零六年五月初,在我生命弥留之际,一句“法轮大法好”挽回了我的生命,我从此以后真正走進法轮大法的修炼

人最珍贵的是生命,如果不是身体痛苦与生命受到威胁,也许我将永远失去大法洪传时得度的万古机缘。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意识到现实的利益在生命的存留面前是那么的脆弱、那么不值一提,可是迷中的人们怎么能够认识到生命已经真正到了存留的关键时刻,尤其是几十年来受过恶党各种迫害的人们,更加害怕体悟人生命的意义,我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我出生在农村,从小家里省吃俭用买地的生活给我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九岁那年恶党来了,斗地主分田地,一夜之间家里一贫如洗也未能挽救被斗争的厄运,我被叫去审讯家里隐藏什么东西了,在被打的实在承受不过去了,供出家里藏了一辆车,农会的人带我回家搜,结果我在柴草垛里拽出一辆木制儿童车;十一岁的哥哥没什么可交代的,结果被拉到雪地“枪毙”,家人“收尸”时才发现这只是一场恐吓,枪里没有子弹。父亲一病不起,英年早逝。奶奶无路可走,在爷爷的坟头上自杀被人救下。

年少时家庭的变故,使我无法摆脱对恶党的恐惧,再加上历次的政治运动,我真是不敢说,不敢动;好不敢说好,孬不敢说孬。什么事情都是三思而后不敢行。这能说不是恶党迫害的结果吗!

其实早在一九九七年我在邻居胡四家就看过法轮大法的书,在没有外界任何压力下,我知道这是一本宝书,但没有進行修炼。一九九九年当我想走入大法修炼时,七二零恶党开始迫害了,因为惧怕恶党淫威,就这样我把我自己拒之大法的门外了;当恶党的谎言一个接一个的时候,我也对法轮功产生了怀疑,正应了人们常说的那句话,谎话多了就象真话了,几十年来人们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但是,我毕竟是看过书的人,书上和恶党的宣传完全不一样,这一次我没有对谎话着迷,而且我开始捡看大法弟子发放的真相资料,从资料中我看到法轮功带给人们的是什么,恶党带给人们的是什么,恶党对大法弟子迫害的惨烈: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焚尸,也看到了被恶党利用迫害大法弟子的人的下场。我虽知道法轮大法好,但也不敢炼。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比较明显是胃痛、血压高,胃痛起来真是要了命一样,而且疼起来冷的不得了。微薄的退休金除了生活外,我不忍心不断的去支付昂贵的检查费,结果吃药打针后,过段时间还疼,为了止疼不断吃药、打针,最严重的就是二零零六年五月初的一天夜里十一点,吃药也不好使了,因离诊所远,打针也来不及了,胃疼的我眼睛都看不到东西了,冷的无论盖多少被子都不管用,神智都不清了,我知道自己不行了,趁还有一念时,我让老伴给我穿衣服,老伴不甘心,那真是走投无路,儿女又不在身边,当老伴去外面喊人回来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听到我用微弱的声音一字一字的喊“法轮大法好”,老伴突然明白了,说咱谁也不找了,就求李大师吧。我用微弱的声音一字一字的喊完后,我就没有了知觉。随后被喊来看我的人不知如何是好,据守候我的老伴说,我渐渐的就不冷了,额头也出汗了,脸由黑色逐渐的转红,胃痛的表情也没有了。到了第二天早晨我就好了,能坐起来了,这真是奇迹。我知道是李老师救了我。李老师是神,神救人不用药。那么救人的标准是什么呢?李老师要的是人们那颗善良的心。在你病危时还能想到法轮大法是受迫害的,还喊法轮大法好,说明你还有善心在。可是我惭愧的说我是不行了神智都要不清了,就象人要死喊救命一样,我喊了“法轮大法好!”

我的生命得救了,同时我也希望这世上的人们都能得救。生活在这世上的人们真的到了生存的边缘了,其实威胁人生命的恰恰是人们自己,人们那渐渐失去的善念是人生存的最大危机。如果不是到了最危险的时刻,神能来到人世间救你吗!神在给人得救的机会,这世上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神都在给你机会,而且近来的天灾人祸不就是在警示着人们吗?神不能总在这世上救你,当神不救你的时候,人真的就没有希望了,淘汰了,被救下的人们开始开创新纪元了。

李老师就是来救人的,可是生活在苦难中的人们就是认识不上来。我开始听李老师讲法,看书了,当我按照李老师教导的按“真、善、忍”的标准努力做好人的时候,我的胃再没痛过,当然也就不用打针吃药了,一年多不吃药不打针不但节省了医药费,也给家庭带来了欢乐。现在我身体健康的状况,是吃药打针达不到的。我真是三生有幸,能在大法洪传时得法。

从我的得法经历看,恶党迫害大法,它目地就是害众生,害世人。天要灭这邪党,世人早日觉醒,会早日摆脱恶党带来的厄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