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香银八年遭六次绑架和数万元罚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八日】我叫罗香银,家住辽宁义县城关乡五里屯村,是乡八里铺村小学教师。于一九九八年三月喜得大法,大法使我找到了人生的真谛,明白了人生存在的真正的意义,懂得了做人的道理,身心得到了净化,从此不再为个人得失争争斗斗,时时刻刻都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个好人。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我也是亿万个大法弟子中的一个,只为说句“法轮大法好”,坚持自己的信仰,八年来曾六次遭到马三家和义县恶人恶警的绑架和非法关押、罚款近三万元,给个人、家庭、亲朋好友带来极大的精神压力和经济上的损失。下面将自己受迫害的经历写出来曝光,使人们了解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共同终止这场本不该发生的迫害。

那是一九九九年中秋节前夕,义县城关乡派出所把辖区内的大法弟子都绑架到乡派出所,人人过筛子,逼写保证书,找保人放人,不写的就扣押,当时我被派出所所长师坤来和片警柴国英等先绑架到派出所,后因我不配合,又被绑架到县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并罚款五百元后,由亲人保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刚过不长时间,我家五里屯村出现了书写的“法轮大法好”标语,这下惊动了邪党县委和县政府,由县公安局和城关乡派出所,在我们村整天的对笔体,对了好几天也未对出来。这时县委书记赵难到现场督查此事,当时怀疑到我的丈夫程庆林身上,因为只有炼法轮功的或其家人才能写,而我是炼法轮功的,连累了家人,恶人于是将我丈夫带到县公安局局提审,他不承认,遭到毒打。我的大姑姐程亚秋知道了,不让了,找到局里说:“我弟弟有精神病不是一天了,二十多年了,若出现三长两短的,我和你们没完。”恶警扣了一天把人给放了。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七日,我从电视中看到中共邪党要诬陷法轮功,我便进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证实法,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绑架,然后被城关乡派出所把我接回,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百六十天,在看守所期间我遭到了非人的迫害。后来恶警从我的家人那里勒索二千元钱,才将我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月,我再次去北京证实法,在葫芦岛兴城被绑架回义县,回来后被义县公安局政保科送入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八个月。在那里我亲眼看到了邪党的恶警恶人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由包夹看着不让睡觉,电棍电击,打骂罚站,罚蹲,长时间坐小板凳,腰疼难以承受。每天还被强迫洗脑,看污蔑大法的书和电视。还超时超强度的干有毒的活,刺激喉咙干渴,由于潮湿不少人得了疥疮,使身心受到非人的摧残和伤害。在此期间,单位还以被劳教为由扣发我一年的工资(约一万多元) 。

二零零二年邪党“十六大”召开前夕,我在单位(学校)无故被乡派出所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多天,罚款一千三百元放回。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二日,我去农村散发真相资料,救度世人,被义县公安局西山分局陈继祥等人绑架,当天晚上我正念抵制迫害,于凌晨走脱。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七日上午九时三十分左右,我正在学校上课,校长将我叫到办公室,我被有备而来的义县国保大队恶警刘海志,周化来,杨立学等绑架,他们互相编材料,签字,拽我头发,捏我脖子,把我胳臂背过去强行照相,随后由国保大队恶警刘海志和周化来将我绑架到锦州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关押。我绝食抗议,十天后恶警骗家人交一万元钱,将我放回。

善良的人们和政府官员、政法干警,你们看看,以上就是我因为信仰“真、善、忍”,而遭到马三家和义县邪党恶人恶警的绑架和非法关押、罚款的迫害。象我这样的事例在我们中国只是冰山一角,有多少个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有多少兄弟姐妹被迫害致死,有多少无辜的真、善、忍信仰者被关在监狱、劳教所被酷刑迫害,他们何罪之有,他们冒着生命危险给世人讲真相,却受到恶人恶警如此的迫害,这样的邪党能不灭吗?世人啊,清醒过来吧,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不与它为伍,你们才有美好的来来,才能保住性命保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