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恶党使我家破人亡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九日】我是一个陕西的农村妇女,家有六口人,丈夫、儿子、儿媳、小女儿和一个小孙子。1998年我们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的得法之前丈夫患有多种疑难杂症,常年药不离口,但还是时好时坏。我们唯一的孩子在1997年农历九月初六惨遭横祸,在西安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抢救,治疗了四个多月总算到住了一条命,可是却落下个高位截瘫,在出院时医生对我说“你要有思想准备,抱希望,也别抱有希望,好则可活一年,歹则半年。”这个噩耗对于我们一家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本来就多病的丈夫那能承受得了这样沉重的打击?他也病倒了,我强打精神,照顾两个卧床不起的危重病人,对着他们是我强装笑脸,背过他们时我却泪如泉涌。

正在我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的时候,经人介绍我于1998年农历4月25日喜得大法。为了卧床不起的丈夫和坐轮椅不愿出门的儿子能学法炼功,就在我家成立了炼功点,我不识字,就叫别人念,他们父子俩通过学法炼功状态越来越好。特别是我丈夫在一年多没吃药和打针的情况下还能下地干一些农活,儿子的情绪和身体也有好转。我心宽了,大法给我带来了光明、希望和喜悦。

可是恶党就是不让人安生。1999年7月20日迫害发生后,我家的行踪被监视,电话被监听,恶警以及乡政府职员三天两头来我家骚扰,威逼、恐吓,就是不让我们学法炼功。更为甚者,2000年元旦,小女儿和女婿旅行结婚,被恶警监视没等两个孩子旅行回来喝口热水,恶警就紧随其后非法抓人,将我的女儿女婿双双抓走。女儿以后正念走出。女婿被判了两年半刑。

这真是给我们正在滴血的心上又撒了一把盐啊!体弱的丈夫又一次倒下了,这时恶党对我们一家还不放过经常轮番来骚扰,就要你签那个不练了的保证。我们不答应,他们就三天两头的来。

在2000年的整月26日中午先后一群一群的来我们家三次,先是派出所来了一车,第二次来了一个人,第三次乡政府又来了一车人,威逼、恐吓与精神折磨。丈夫第二天,即正月27日含恨离开了人世。可是死不瞑目呀!就这样恶人们还不罢休,不断的威逼、监控、骚扰、恐吓。

2001年6月5日我心爱的儿子再也经受不了这样的重重的打击也离我们而去。

我擦干眼泪,我和孙子还算过得去,我们祖孙俩继续学法炼功,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的真相,可是无恶不做、丧尽天良的邪党口口声声为人民服务,可是却干着毫无人性的勾当。

在2005年7月8日非法闯入我家,把我家所有关于大法的资料和值钱的东西全部抄走,将我这近六旬的人拉去破口大骂,打耳光,揪头发,拳脚相加,踢得我全身青一块紫一块,脸打的又红又肿,头发揪掉了好几块。恶人把我送到看守所要劳教我一年半。在第三天来给我戴上手铐问我,“你那些东西从哪里来的!”我说:“是救众生的”。我责问他们:“看你们把我头发揪成啥样了我孙子还不满10岁无人管!”他们说:“谁让你不好好管孙子,还要学法轮功。”我说:“学法轮功教人向善,做个好人,更好的人,哪点不对了?!”一名恶警指着我说:“就你这样就是李洪志的忠实弟子了。”我说:“我师父是来救我的也是来救你的!!”那个恶警就出门去了。他们来了三次问我无结果,说是要把我劳教一年半。我在里边每天发正念、背法,给那些犯人讲真相,后来号子里的人都说他们回去以后跟我学法轮功。他们找了两个医院的医生给我检查了4次都是高血压,心脏病。这样,在被关押了42天后释放。

2006年8月30日我和我妹出去发真相资料,又被恶人抓走,我们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我说:“我们的师父是救人的,你看现在车祸这么多,萨斯、沙尘暴、洪水这么多,我们学法迟了,如果学的早我的儿子现在还好着呢。你们不要迫害好人,我不想叫任何人再遇到我这样的不幸,所以才出来将真相,发资料救众生。”他们不听还把我们关在外县的监所,要劳教我们一年半。

到了西安女子劳教所以后,两个恶警恨不得快点把我们送进去,监所医生要检查身体,正测我们血压时,进来一个女的问是干什么的。另一个女的说是“法轮功”,那个女的说:“法轮功到大医院检查去,这不行。”把那两个恶警气的说从来没见这样的事,看把你们送进去我早点就回去了。到了大医院后,检查我们俩有病但不给我们说是什么病,二次回到女监,女监不要我们。这时我们才松了一口气。把恶警气的说要把我们俩倒到沟里去,当初就不该接收我们两个,他从来就没遇上这样的事,回来说了一路,没办法只好把我们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