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真相在瑞士传播(图/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九日】提到瑞士,你会想到终年积雪洁白纯净的少女峰,湖光山色相映成趣的卢赛恩?还是充满现代气息的国际都市日内瓦、苏黎世?或是香醇可口的巧克力、分秒不差的手表、做工精良的军刀?

瑞士仅有七百四十万人口,却有四种官方语言,分别是德语、法语、意大利语和列支罗曼语。但是语言的不同并没有影响瑞士人认识法轮功。法轮功最先出现在法语区的日内瓦,随后传到了德语区。一位中国医生修炼了法轮功后,就开始告诉她认识的人,随后人传人,心传心,日内瓦的法轮功学员就越来越多。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三日,一阵阵有节奏的腰鼓声,“法轮大法好”的呼喊声和悠扬的“普度”、“济世”音乐声回荡在瑞士最大城市苏黎世(Zurich)的湖边、古城区和繁华的金融大街班霍夫大街(Bahnhofstrasse),庆祝法轮大法日。

高精度图片
每年法轮功学员皆会自费到瑞士日内瓦的联合国广场和平请愿,
呼吁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

高精度图片
每年法轮功学员皆会自费到瑞士日内瓦的联合国广场和平请愿,
呼吁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

说起法轮功在瑞士的洪传,这其中还有一些神奇的小故事呢,梅来自欧洲,到一九九七年的时候她在瑞士已经居住了二十四年了。突然一天晚上她梦到了一个穿着黑西装的中国人,并获知这个中国人将会保护她。两周后一位中国朋友建议她参加法轮大法的学习班,就在第一堂课看录像时,她发现了梦里的中国人──法轮大法的创始人李洪志老师。在修炼二个多月后,困扰她十五年的过敏症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在苏黎世有一群年轻人,他们都热衷于中国功夫,有的甚至还专门到中国少林寺去学过。一天,他们的武术教练──一个来自瑞典的小伙子告诉他们,自己看到了一份关于法轮功讲座的广告,是免费的,自己要去参加,如果谁愿意也可以去。于是这群年轻人又结伴认识了法轮功,并从此开始修炼至今。其中一位叫丹尼尔的小伙子,在修炼法轮功后三个月里就摆脱了九年来一直无法放弃的大麻瘾,并从此不再接触任何烟草。

介绍法轮功的学习班从日内瓦到卢塞恩、到苏黎世、到首都伯尔尼,从都市到村庄,随着学的人越来越多,炼功点也相继成立,又有更多的人因为看到关于炼功点的信息开始认识并修炼法轮功。

但是对很多瑞士人而言,是在中共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以后,通过法轮功学员揭露中共迫害暴行的活动,或从媒体的报导上开始知道法轮功的。

从二零零零年开始,每年三月联合国人权会议召开之际,来自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都会聚集在日内瓦联合国前的广场上和平抗议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这些法轮功学员中有远道而来的炎黄子孙,也有金发碧眼热爱中国文化的西方人;有八十多岁的老爷爷,也有刚刚会走路的小朋友;有事务繁忙的教授、医生、律师、跨国公司的总裁,也有专职料理家务的家庭主妇……他们用自己平时省下的钱和假期自愿来到联合国前和平请愿,就是为了呼吁共同制止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血腥迫害,为了让和他们一样的修炼人重获自由,不再遭遇被酷刑折磨致死的危险,为了避免成千上万美满家庭在中共的打压下支离破碎。

法轮功学员的平和和坚定感动了世人。在联合国,一位几十年来一直负责为各国各类的游行示威活动维持秩序的治安官员说:「这个工作我干了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么祥和的。请你转告这些远方来的修炼者,他们会有好运气的,他们一定会有好结果的。」

很多议员们也表达了他们的支持,他们表示,制止迫害我们责无旁贷。来自日内瓦绿党的David Hiler表示:「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一直在侵犯着人权。而今天中国又进一步愚昧的迫害那些追求信仰的人们……。在一九八九年尽管我对天安门广场上的大屠杀感到愤慨,但是我觉的我孤掌难鸣,而今天全世界都听到了中国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共政府感觉到很尴尬。在此我想表明对法轮功修炼者的非暴力活动、包括那些有勇气去北京讲清真相的西人学员们的高度赞扬。他们为了改变这个世界而甘冒风险。」

不仅仅在人权会议期间,平日里法轮功学员也通过各种方式讲述法轮功遭到迫害的真相。来自伯尔尼高原的六十五岁的英格博和五十七岁的乌苏拉就是其中的两位,她们是在二零零零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


乌苏拉(左)和英格博(右)在瑞士卢塞恩

英格博从一位同事那里得知了法轮功。「我是二零零零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别人告诉我,我应该从互联网上下载法轮功的书籍,但是一直以来我没有网络,不知道如何下载,我的侄子帮助我下载并打印了法轮功的书籍。当我翻阅时,就在那一刹那,我知道这就是我长期来要找的。因为我身体曾经非常不好,住了七年的医院,没有任何办法。当我开始炼功学法时,我变的越来越健康,我的外表也开始改善,家里也变的和睦了,所以我就继续修炼下去,对我全家都非常好。法轮功确实非常好。」 (录音1

住在同一个小镇的乌苏拉是从英格博那里得到法轮功的消息的。「我是通过英格博得到法轮功的信息的,我们一起开始修炼。我开始修炼法轮功是因为我曾经长期生病。医生对我说我得做大肠切除手术,因为情况实在是很糟。我经常住院,所以我开始四处找寻,我试过很多不同的办法,我练过太极、瑜伽、五禽戏,我几乎试过了所有的办法,但从来没有帮助,没有功法可以让我重获健康。我遇到了法轮功后,时间不长我身体就好了。我整个人更加平和了,以前我情绪波动起伏很大,现在心里平和了,身体也健康了。我觉的自己有非常正面的改变。我放下了很多事,很多执著心,比如在和其他人的交往中,以前我给出了很多不和善的目光,当然我是在修炼了法轮功后才发现了这一点,才发现实际上我曾经对周围的人非常凶。修炼后我在慢慢的改变,每天都有改善。因此我非常乐意向每个人推荐这个功法。」(录音2

在开始修炼后不久她们就得知了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被迫害的情况。乌苏拉谈到:「一开始我们希望告诉所有我们周围的人们,群体灭绝正在中国发生。后来这个范围越来越大。我们想帮助那些在中国受迫害的人。告诉更多的人真相,征集签名,这是我们在中国以外能做的事。这是我们的一个非常迫切的愿望。」(录音3

从此她们开车满载着真相材料走遍了伯尔尼高地的大小山村。后来又长期开车四个小时去瓦莱州发送材料。瑞士境内以山区为主,而瓦莱州正是在阿尔贝斯山脉的腹地,周围群山连绵。很多游客都希望能到高山险峰去体会那一览众山的心旷神怡。但是开车载着一千多份报纸登上险峰或深入峡谷,并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有时,乌苏拉和英格博不得不将报纸拿出来寄存在某地再继续前进,因为山高路窄,她们的小车无法承载那么多报纸的重量。有时要开车很久,才会看见一户人家。但是她们从没有放弃,更没有因此而停步不前。

很多人愿意将自己了解到的信息告诉更多的人,当地的广播电台也曾在一次现场直播的节目中请她们二位去讲述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迫害的真相。瓦莱州的很多人通过这样的方式了解了法轮功。

人们还可以从法轮功学员举办的各种活动中了解法轮功。从东部的达沃斯,到西部的日内瓦,从北部的巴塞尔,到南部的卢伽诺,从国际都市苏黎世到田园小镇阿彭策尔,都有过法轮功学员举办的各种信息日、反酷刑展,及模拟中共活摘器官的演示。

每年一月下旬,世界经济论坛会在滑雪胜地达沃斯召开。从二零零三年开始,法轮功学员每年都会在会议期间到达沃斯设立信息摊位。皑皑白雪给滑雪者带来无限的乐趣,但对于需要长时间在寒风中站立、发送信息材料的法轮功学员而言,白雪带来的是寒冷。但是从没有学员抱怨过,这些寒冷对他们而言算不了什么。

法轮功学员大卫(David)表示:「人们说天气很冷,但是当你做一些自己认为非常好的事情,你不会去考虑寒冷或炎热。我想如果你认为所做的非常重要,我想没有人真正感到寒冷,因为我们实在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很多人路过我们的摊位,感谢我们的到来。」(录音5

来自伯尔尼高原六十五岁的英格博谈到:「一天一位女士和我交谈中说这天可真冷啊,你们还一直站着。我对她说,您知道吗,如果我现在在中国,我会在监狱里,或者被活摘器官,这些寒冷又算什么呢?那里的情况非常非常糟糕。我们可以承受这样的寒冷,没有问题。而且如果我们觉的冷了我们可以去室内暖和暖和。但如果正在被酷刑折磨,那不得不承受啊,很多坚定的中国法轮功学员正在遭受酷刑折磨。」 (录音6

和其它的活动一样,这次活动法轮功学员也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来了解真相。对于五十七岁的乌苏拉而言:「这是我们第五次在世界经济论坛期间举办这样的活动了。对我们而言这是一个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特别是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曝光于天下的好机会。在这期间很多政治家、媒体、各界名人从世界各地来到达沃斯。因此我们可以告诉很多人真相,我们希望尽快制止这场在中国发生的群体灭绝,能揭露并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录音7

苏黎世的班霍夫大街是各种名牌精品的聚集地,古董珍宝、手表、珠宝首饰,应有尽有,甚至有人特意乘飞机来班霍夫大街购物。街上当然也是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从二零零五年年底,每个月的第二个周六,法轮功学员都会在班霍夫大街上的帕拉德广场举行信息日活动。

每次伟德都会在车里装满各种语言的信息材料、帐篷、印有法轮功在迫害前在中国广受欢迎和如今遭到残忍迫害照片的展板,举家来到苏黎世,搭建帐篷,摆出信息台。「说实话,我很乐意做这些,因为我知道我的同修在中国受到的种种迫害。因此,我发自内心的,没有人给我什么,我用自己的钱和时间来做这一切,我觉的,所有的人都应该知道现在正在中国发生的这一切。」 (录音8

来自伯尔尼的林太太有一个两岁的儿子缘缘。缘缘虽小,但是也会给路人送上一份材料,和爸爸妈妈一起参加信息日的活动。「我们全家来这儿,是为了尽快能让中国结束迫害法轮功学员,每天都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死,我们看了觉的心里很难受的。尤其,有好多孩子,父母都被迫害死,有的连奶奶也被迫害死,我觉的这真是一种非常残忍的事,因为我本身也有孩子,我觉的,作为一个孩子来说,从小没有父母在身边真是一种非常不幸的事,所以我希望尽快的能制止这场迫害吧,不要让更多的孩子失去家人。」(录音9

一开始很多路人只是匆匆而过,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被法轮功学员微闭双目,随着祥和的音乐炼功的场景吸引。特别是二零零六年三月起,信息摊位前打出了写有德英双文的「中共在集中营活摘器官牟取暴利」的横幅,很多人震惊了,他们与学员进行长时间的交谈,询问活摘器官的详细情况。很多人纷纷签名要求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


二零零六年五月六日,在瑞士旅游胜地卢塞恩(Luzern)的天鹅广场,
法轮功学员以真人模拟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


一群学生排队等候签名支持法轮功

在各种活动中,越来越多的路人愿意发出他们的正义之声,表述自己要制止这场迫害的心声:

来自德国的布达女士曾仔细读过乔高和麦塔斯先生关于中共活摘器官的调查报告,她说:「在读了关于(活摘器官)的报导后,我请国际人权组织(IGFM)给我寄了那两位加拿大人士的调查报告,我仔细阅读了这份报告。我觉的非常可信,虽然两位调查员因为受阻不能去中国直接调查,但我认为,非法摘取器官的事情确实存在。否则那么多在中国移植的器官又能是从哪来的呢?」(录音10

关于正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她表示:「这完全是错误的。自己打坐,试着做个好人,关心他人,没有人应该因此而受到迫害。」

一位修女在得知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后表示,「那些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在集中营里,被虐待,被杀,失踪,这一切是不能接受的,这样的事是不应该发生的。居然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真是太让我震惊了。所以我签名,那只是(对制止这件事)一个小小的帮助。」(录音12

一位女士在看过展板和签名台上的相关说明后,立即签名呼吁制止这场迫害,她说:「这种对人权的迫害让我非常震惊。对人体及器官的交易让我想起了二战期间在欧洲发生的那一幕。所以我签名制止这场迫害。」(录音13

不仅仅越来越多的瑞士人了解了法轮功真相,很多中国人也开始渐渐识破了中共的谎言。

风景如画的卢塞恩是中国游客的必游之地。法轮功学员曾在这里多次举办信息日的活动。从二零零六年四月开始,学员们几乎每天都到中国游客聚集的天鹅广场给中国游客发送《九评共产党》,希望他们能真正了解中共的邪恶本质,不要再被中共的谎言欺骗,明白中共迫害法轮功正是因为中共「假恶斗」的本性不允许民众以「真善忍」做个好人。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愿意接过材料,有的还请学员帮忙声明退党。但也有因为长期受到中共谎言宣传的欺骗对法轮功学员不理解的人。

一次李女士遇到了一群中国游客,他们非但不接受中文材料,不听学员讲真相,还谩骂学员。这时李女士唱起了《天安门广场,请你告诉我》这首歌。发自心灵深处的演唱,触动了游客的心。唱完后,有的喊唱的好,再来一个,有的眼圈都红了,有的悄悄的告诉学员,其实我们也知道中共不好,只是对法轮功不了解,材料我们不敢拿,因为也怕互相监督中有人会告密,但是我们现在不会反对法轮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