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证实法中修炼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日】师父好!同修好!

今天能够和大家交流修炼体会,首先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感谢大法,同时也感谢那些经常能写出自己修炼体会的同修,让我第一次拿起笔来把自己在八年证实法中修炼的点滴体会做一个总结,向师尊汇报,和同修们交流。个人体悟,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坚决不配合邪恶

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正式修炼大法的,在铺天盖地的大魔难面前,我手捧着《转法轮》,向师父发誓:从今天起我愿做师父的一个好弟子,跟着师父证实法,就是再大的魔难我也要一修到底,决不背叛师父,请师父收下我这个弟子吧!弟子给师父合十。

从那时起,我就抓紧时间学法、学师父的经文《和时间对话》中所讲:“是应该叫他们清醒了,使他们的环境变成一个真正修炼的环境,做一个真正的神。”(《精進要旨》〈和时间的对话〉)还有《大曝光》中师父讲的“我们就是叫那些修的不精進的弟子看到自己的不足,叫那些混事的表现出来,叫那些变相破坏的显露出来,叫真修弟子圆满。”(《精進要旨》〈大曝光〉)我从中悟到,在魔难面前更应当坚定正信。

因为当时我还在上班,队领导将我报到公司,说我“炼法轮功”,随后就通知我去公司办的洗脑班。办洗脑班的目地是让法轮功学员写“保证”,放弃修炼。我经历过文化大革命那场浩劫,知道共产党的邪恶,什么坏事都能做的出来。经过认真的一番思考,答案有了,那就是放下生死,坚决不配合邪恶,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

第二天到公司办的洗脑班时,师父给我演化出身体消业状态,又恶心、又呕吐,头昏、两眼发花,两腿站不住了。我就坐到地上吐了。“六一零”头目来了,问其他同修,“她怎么啦?”其他同修说,“她病了。”“六一零”头目拿出车钥匙说,“去两个人送她回家。”

我随着两个同修的搀扶上了车,在车上,“六一零”头目问我,“你有书吗?交出来吧。”我心想,邪恶不配来考验我,我非常镇静的说,“小时家里穷上不起学,不识字。”“六一零”头目说,“看你是个善良的妇女,从今往后别炼法轮功了。”我没有正面回答,我说,“师父教我做善良的人,按真、善、忍做。”

回到家里,大队书记和队长又来找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大队书记说,“我把保证写好了,你抄一份就行了。”我心里想:不能配合你。接过保证一看,我说,“我给你抄。”书记很高兴,认为她的目地达到了。她的保证写“坚决不炼法轮功,跟江泽民保持一致”,很简单。我给她抄的是“坚决炼法轮功,坚决不跟江泽民保持一致”,也很简单。

由于我一开始就不配合邪恶,按着师父要求去做,给今后正法修炼打下坚实的基础。我的体会是一定要多学法,在法中提高,时刻记住师父的话,才能在证实法中修炼,不出任何偏差,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看到自己的不足,要多学法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七日是难忘的一天,因为在大法受迫害的一年后,才看到师父的新经文《走向圆满》。当时我激动的流下眼泪,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这种心情,只有真修弟子能体悟到。拿到师父的经文后,我如饥似渴的反复看了好多遍。

就在这天下午,我们地区开了一场法会,会后通知所有同修去管局炼功证实法。那时我人心多,各种执著心都有,再加上怕心,没有参加大庆地区这次“六一八”证实法的炼功活动(当时有约五百人顶着大雨在石油管理局公园集体炼功),这件事在我修炼的路上是一个无法弥补的损失和遗憾。向内找,发现自己有怕心,心里没有法。

师父在《走向圆满》中说,“有的人直到目前还不能专心看书,特别是为大法做工作的人,你们不能用任何借口来掩盖你们的不看书学法啊,就是你为师父我个人做事也得天天静心学法,要实实在在的修。你们看书时思想胡思乱想,那书中无数的佛、道、神在看着你可笑又可怜的思想,看着思想中的业力可恶的控制你,你还执迷不悟。还有的工作人员长时间不看书学法,这怎么能做好大法的工作哪?无意中你们造成了许多很难挽回的损失。教训应该使你们更成熟。不叫旧的邪恶势力钻你们的思想空子,唯一的办法就是抓紧学法。”(《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从师父这段法中我悟到要静心学法。

我就开始每天看一遍《转法轮》。一开始静不下来,看过几遍以后,心慢慢的静下来了,一天读一遍《转法轮》,坚持了一个月,从那时起我学法心就静了,遇事能在法上,知道找自己,人心少了,正念足了。

有一天我在楼道里捡了一份真相资料,内容是“北京商学院大法弟子赵昕为证实法被迫害致死”,我心里非常难过,我们的好同修为证实法说真话付出年轻宝贵的生命。我决定出去找资料,揭露邪恶,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中共邪党、江泽民一伙败类所干的坏事。

从那时起我就开始挨家挨户发资料,走在街上认识的人就发,不认识的跟他讲,讲完也发给资料,无论在严寒酷暑、冰天雪地、雷雨交加,身在何方我都要坚持发资料,揭露邪恶,救度众生。

去北京证实法

那是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当地大法弟子在我们小区开法会,内容就是讨论去北京证实法的事。这次参加法会有同修五十多人。会上同修讲去北京证实法的体会,同修是哭着讲,我是哭着听,那场法会给我触动很大,同修经受各种魔难去北京证实法,能向各级政府讲明法轮功真实情况,可我也是大法一粒子,也应该做我该做的事。

我决定去北京证实法,可条件不允许——没路费钱,因为当时孩子上大学,丈夫每个月工资很低,去掉孩子的费用,我们的生活费每个月只一百多元钱,当时真的很难。但是,只要想做证实法的事师父一定给安排。

没过几天有人找我说:“你帮我做棉裤,一条十五元钱。”我立刻答应,心里只有感谢师父。十二月二十三日,我的路费挣够了。

我就跟丈夫说:“我要去北京。”他说:“你去北京干什么?”我说:“去北京证实法,比我大的上至九十岁的老人,下至几个月的婴儿他们都去北京证实法了,我能不去吗?”这时丈夫就急了,因为他知道恶党的邪恶,他怕我有去无回。

这时我就坚定正念,排除一切干扰,坚决去北京证实法,完成我的史前大愿。

我在十二月二十三日这天终于坐上去北京的列车,在车上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去北京证实法,做天下最正的事,谁敢动我?在慈悲师父的呵护下一路顺利到达北京。

十二月二十五日早上八点,当我踏上天安门广场时感觉身体又高又大。我打出“法轮大法好”横幅,顿时上来一帮恶警,我就喊“法轮大法好,师父好,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恶警将我抓上车,在车里已经有十几位同修了,我记忆最深、也是使我最感动的是一位七十岁的老年同修。在车上我们互相鼓励,共同背师父的《洪吟》〈无存〉:“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恶警不让背,打我们,骂我们,那我们仍在背,就不配合恶警。

恶警将我们送到前门派出所,这里已经抓了一千多大法弟子了,大家在一起背《洪吟》,背师父经文。当时的情景真是非常壮观。

大约在十二点多钟,将大法弟子用大轿车分批送到一个什么分局(当时没记住)。在这个分局又将我们六名大法弟子送到一个“二一二”警车上,一个警察一个司机将我们又送到一个派出所。

在路上我们六个大法弟子就给警察讲真相,我说,“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电视说的都是假的,骗人的,我们是冤枉的。”警察不让我们说,我们六位大法弟子就一块背:“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警察越不让背,我们越背,就不听你邪恶的安排。

当晚恶警审讯我们,我是最后一个被叫到的,我心里在想:师父您放心,我一定不配合邪恶。警察问我:“你是哪来的,你家在哪?”他问我什么,我就是不吱声,一言不发。心里在想就是不配合你邪恶。

最后恶警急眼打我、骂我。恶警打我时,我心里发一念:师父让他出去,他不配审我。没过几分钟有人叫他,他就出去了。

另一个看上去和善的警察问我,“你在什么地方被抓的?”我说,“在天安门广场。”他说,“你打横幅没?”我说,“打了。”他说,“横幅哪来的?”我说,“自己写的。”他说,“你写个名吧?”我说,“我不会写字。”

这时我又悟到:师父,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得回家,我还得讲真相,救度众生,揭露邪恶,有好多证实法的事等我去做呢。第二天下午,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回家了。

时刻相信师父相信法,在伟大慈悲的师父呵护下,六天顺利返回原地,在正法修炼这条路上又向前迈進一步。

听师父的话,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师父讲:“我们在集体炼功时想清除三界内的邪恶,单手立掌于胸前,用真念想五分钟即可。”(《导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师父告诉我们发正念解体邪恶,我就整点发正念,清理自己空间场和另外空间场,在发正念和讲真相的过程中不断的向内找,修掉好多执著心和怕心。按着师父要求的去做,提高的就是快。

二零零三年我儿子买了一台电脑,我就开始学上明慧网。我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家庭妇女,整天跟菜刀、案板、扞面杖打交道的手,拿起鼠标,手就不听使唤了,怎么弄我也不行。思想中还不断的返出:别学了,年龄大又没有文化,什么也不明白,费那劲干啥?证实法的事能做啥就做啥。我又一想,这不正是旧势力安排的吗,不能承认年龄大没文化的阻碍,全盘否定一切旧势力的安排,听师父的话,走师父安排的修炼的路。

我就多学法,多发正念,不断清理周围空间场一切旧势力的干扰,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求师父加持正念,打开我的智慧,一定要学会上明慧网,大法弟子要看自己的网站,明慧网是大法弟子的窗口。在师父的加持下,心性到位了,很快学会上网下载,随时能看到同修的体会文章。同修们用各种条件讲真相救众生,给我的启发很大。

我看到同修利用邮信的形式讲真相,揭露邪恶,这个办法很好,我就去市场批发信封、邮票,回来也往全国各地邮信。一开始自己不会写地址,就找同修帮着写,时间长了也不行,同修的时间都很紧。后来自己学着写字,上网找地址,一笔一画的练,就象小孩上学刚学写字一样,几千封信写下来,不但学会写字了,还认识了很多字,这一切都是师父给我的智慧,在大法中修炼才能得到。

我上网看到很多同修写关于资料点遍地开花的体会文章,我就找同修说:“我也要建家庭资料点。”同修很高兴,帮我弄了一台打字机,我又开始学打资料,先打单张资料,然后打小册子、护身符、年历、《九评》书皮,很快大花园里的一朵小梅花也开了。

制止迫害重在行动上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师父发表《彻底解体邪恶》后,我觉的自己应该利用各种有利条件近距离发正念,解体黑手、烂鬼与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我有一个朋友在省女子监狱上班,我就找她,通过她進省监狱某监区里近距离解体邪恶。

随着正法進程突飞猛進,我们大法弟子要抓紧一切时间,救度众生。我每天早上三点五十炼功,炼完功、发完六点正念,就去早市讲真相、劝“三退”。上午在家学法,下午还是出去讲真相、劝“三退”,晚上发完六点正念,去分局解体邪恶,回来上明慧网看同修体会文章,还经常用电话讲真相、劝“三退”。每周我都要去市监狱、市公安局近距离解体邪恶黑手、烂鬼与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在回来的路上讲真相、劝“三退”。让所有的世人都明白真相,抓紧一切时间救度众生,这场迫害也就结束了。

回顾八年证实法修炼过程中,都是在伟大的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正念正行走过来的,这场迫害从一开始我就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要走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的路,时刻相信师父相信法。旧势力连我的一根汗毛都没敢动,我堂堂正正走过八年证实法的修炼路,我的环境一直都是宽松的,我真心感觉到跟着师父修炼,这是我一生中的荣幸。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