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要反迫害又要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日】在恶警来的那一刻,以前做的不足的地方就象电影一样一幕幕快速出现在我的眼前:《转法轮》好几天才看完一讲,而且有时是边做资料边听法,对法不敬;炼功盘腿半个多小时就放下来了;发正念有时错过正点,过后又没补回来;一阵子忙着怎么赚更多钱;真相资料也在做,但却成为松懈的借口;网路上讲真相劝三退遇到不正经的人有时还说上几句暧昧的话,心里想着是要救对方,实质上是掩藏在内心深处的变异污染还在起作用;手机上发来了短信,一看是些乱七八糟的情魔。我知道自己已经松懈到危险的边缘了,连那些旧势力都有点看不上了。

想到这些,浑身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好危险哪。但同时我又马上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是师父的弟子,邪恶不配来考验我,我虽然有不足,一切都可以在大法中归正。我在心中默默的向师父认错,弟子错了,错的好危险,以后要真正的实修了。并请师父加持,我还有许多愿未了,还有那么的众生等着我去救度,决对不能被邪恶带走。就这样,我边发正念边在邪恶的眼皮底下走脱了。现在想起来有点后怕。

最近看明慧网,每天同修被邪恶绑架的事还在不断发生。正法進行到今天,为什么还有那么多迫害发生?迫害发生了,我们该怎么办?我以为既要意识到是因为自身的有漏造成了邪恶的可乘之机,同时又要意识到反迫害、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师父在《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指出:“我告诉大家,现在所有剩下的能够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们学员自己的原因”。那么我们就应该无条件的向内找,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所在,邪恶也就自败了。

但现在有一些现象,同修被迫害出问题了,大家告诉他哪里哪里不足,确实有些表现出不爱听、不耐烦,甚至会顶几句,以后咱们别再来往,心想:我修了这么多年了,是老弟子了,难道向内找还不知道?或想我做了那么多的真相资料,劝了那么多的人三退了,你救了几个?或想我是这个地区的协调人,以前工作做的那么好,大家也都夸我,不至于会那么差劲吧?或想迫害每天都在发生,邪恶就是恶,它就是要迫害,它就是要垂死挣扎,与我有什么关系?很多坚定的大法弟子不都受迫害了吗?种种想法不愿向内找。

从法中我们知道,不管我们自己觉得自己怎么样,修的如何,自己做了多少证实法的事情,自己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都必须无条件的向内找。真正的提高是对法的认识提高了、心性提高了才长上了功,其它的都是掩盖。有的时候我们同修觉得某某同修修的那么好,那么坚定,正念否定过迫害,怎么又出事了?我们这样下去还行吗?是不是要避一下风头呀?其实都是借口,也都是没有理解好向内找。当我们这样想的时候,是不是又在向外看?修炼没有榜样,师父要我们每个人都走出自己的一条正悟的路来,而且这些路是留给未来的。

向内找不是表明自己修的如何如何差,也不是什么丢面子的事,相反向内找是一个生命纯净自己、不断提高的根本保证之一。我们既然是新宇宙的保卫者,那么我们的思想达不到法的标准、达不到那么纯净能行吗?

其实修炼人固守执著说严重一点是不是等于在对神犯罪?每每想到自己混同于常人、思想被旧宇宙的因素或旧势力支配的极不理智、不清醒的时候,真的是无颜面对师尊啊。我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有记载。旧势力既然为这次正法在上一个地球已经预演了一次,我们生存的环境、在什么年龄段得法、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等能是偶然的吗?是不是有旧势力做的手脚?只有思想溶于法中,不断的向内找才能摆脱旧宇宙理的束缚,才能走正师父安排的修炼之路,才能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经过这次迫害,我更加知道了自己要主动的向内找,不能老靠同修提醒,师尊点化,甚至是旧势力的“以恶制恶”的所谓考验,那就等于精神病院的大夫手里把电棍一掂,虽然吓的主元神精神起来了,执著心被暂时吓住了,好象是没有了,等环境一宽松时又会返上来,那不是发自内心的去掉了。

向内找的另外一方面决不等于我们向邪恶妥协,承认我们有错,应该受到迫害。我们要清楚的意识到大法弟子是反迫害的。因为这是宇宙在正法,所有的生命从极微观到极洪观都在这次正法中从新摆放自己的位置。试想一个淘汰的生命怎么有资格去安排别人的修炼呢?就算是按它安排的道路走,充其量也只不过是达到它变异后的标准、那个不纯境界、偏离宇宙特性的标准。这正法等于是没做。师父要的不是这样,而是要把宇宙回归到他先天最纯净的状态,而且还要完善旧宇宙先天的诸多不足,让生命达到比他先天还要更加纯净美好的境界。这不是旧势力能够做的来的,也不是宇宙中任何一个生命能够做的来的。宇宙中的任何一个生命都必须以谦卑的心态来面对这次正法,都必须无条件的同化宇宙大法才能進入新的宇宙,才能進入未来。所以大法弟子对旧势力的安排是根本上予以否定的。师父更不会承认旧势力和旧宇宙生命的任何安排。师父只不过是利用了旧势力的安排,从中摆放不同境界众生的位置,大法弟子也在反迫害救度众生中树立大法弟子更大的威德,最终达到的还是我们师父要成的。

所以我们从思想上要彻底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完全按照法、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这不仅仅是一句口号,而是表现为实修自己,真正的溶于法中。在迫害刚开始的时候,做证实法的事情掺杂了比较多的人心,如自己能走出圆满的一步哪,自己在魔窟里修的如何坚定勇敢哪,去天安门广场炼功感受如何好哪,时间很快就要结束了,不出去就圆满不了,更甚者希望去魔窟里锤炼自己等等。总是有那么一个证实自己的心,也就是“私心”。这个私心是旧宇宙生命的本性,我们反迫害,要成就新宇宙的生命,就必须舍弃这个私心,完全是为了证实大法而去讲真相,而去救度众生。当我们圆满在我们的位置,回归到自己美好家园的时候,我们会发现所有自己所成就的一切其实都来源于造就我们生命本质的大法,归功于造就我们无私本性的伟大的师父。所有的宇宙生命都会以一个谦卑的心颂扬我们伟大的师父。那“无私无我”的新境界将是我们天体圆容不破的根本保证。

我常听到同修在遭迫害后,有同修只是说“他肯定是有漏”,责怪他不注意安全,学法不用心,那意思是好象同修应该为此承受。或者说“心性有问题,比较差”,表现出一种看轻的态度,认为修的太差了。这与迫害初期大家对遭受迫害的同修表现出的称羡相比,又走向另一个极端。或者认为迫害天天有,都成了自然现象了,显示出一种无可奈何的心情。或者采取一些发正念或营救的措施,时间一久没见效果,就认为没用或者放弃了。甚至有的说“那公安也不是吃闲饭的”,心里想着可别连累了自己,却不见有任何营救和保护的举动。这实质都是不同程度上认可了旧势力的迫害,人为的滋养了邪魔。

同修不管修的怎样,心性如何,旧势力都是没有任何理由来插手,因为它们的目地是以淘汰、毁灭众生为目地的,它们也没有能力来救度任何一个生命,以它们的手段来使大法弟子圆满在新宇宙的境界。它们自身都是偏离了法的生命、都在全面的被淘汰之列,它们有什么资格来考验别人呢?而且许多来在世上的生命其本质远远超过了旧势力的层次,它们这样做不是误人子弟吗?

正法时间一长,同修会不同程度的都有一些麻木、懈怠,好象司空见惯了,甚至是期盼着正法的结束,或者觉得几年盼下来迫害还在继续,是不是还有十年八年的,还是慢慢来吧,走稳走好吧。其实正法发展到今天,世人的态度、世间的形势大家都感受的到的,这不都是大法弟子长期不懈讲真相的结果吗?其实真正拖了正法進程的不正是我们自己修的不够勇猛精進吗?旧势力以还要锤炼大法弟子为借口继续维持着迫害的局面,这“自然”的背后,有没有我们自己的因素呢?不是讲如果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都能在同一时间发正念,五分钟就能使邪恶彻底解体吗?那我们做的怎么样?更重要的是我们伟大师父的慈悲,师父想要救度更多的生命,世间的许多常人其实都很有来头,背后都连带着更广大的宇宙,师父不忍心看到那么多高层来的生命在正法洪势一过毁于一旦,希望能给予他们得度的机会,我们不是要修成“无私无我”的生命吗?那反迫害救度众生不正是我们生命本性的体现吗?这和旧势力“自保”毁灭众生的目地是完全相反的。

所以大法弟子的反迫害也就显得更加殊胜、慈悲和伟大,也是师父成就大法弟子的慈悲心的体现,我们更应该珍惜这万古难遇的机会,真正的成为正法的一个粒子。对自然界的变化、形势的变化,以及常人能够对我们恩惠的期待都是辜负了师尊造就我们新生命的期待,也是辜负了宇宙众生对我们的期待。

所以我以为,既要反迫害又要向内找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对待迫害的应有的态度体现,不可偏颇,是我们彻底解体邪恶、走向新宇宙的保证。

以上交流,疏漏和不足之处,有待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