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三退”的一点经验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日】假期回东北老家乘计程车时劝司机退出共产邪党,有时候路程比较近,就开门见山的问对方是否知道“三退”的事,对方一般会追问缘由,我就概述中共邪党自一九四九年来通过各种政治运动屠杀八千万中国人,比日本人杀的中国人还多;一九八九年屠杀在天安门请愿的大学生;一九九九年开始镇压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学员,造下了滔天罪恶,善恶有报是天理,现在神要淘汰它,如果入了党团队就赶快退出来吧,保平安。对方一般是答应的。

有一次乘车,司机听我简单的讲了三退的事,就说:我早就知道共产党不是东西,就说人家法轮功吧,在国际上威望那么高,怎么中国就不让炼呢?现在乘客坐我的车,我都跟他们骂共产党。——接着我劝他退出来,他同意了,很开心的要我留个电话给他,说以后再探讨交流。

还有一天晚上,跟同修一起乘计程车回家,讲到退党的事,才讲了一个开头,司机就说:“要是退党能到另一个世界里去,我举双手赞成!”我们就说退党是保平安的,劝他退出来,他同意了。他说:其实我对法轮功印象很好,法轮功,挺了不起。接着问我和同修是不是有什么信仰,同修说:“我就是炼法轮功的,你就记住法轮大法好吧!”之后司机向我们要了电话号码,希望以后能联系。

我有个朋友是常人中很讲义气的人,我劝他“三退”时告诉他退党是正义的,是支持正义,他一下子就同意了,并让我帮他把他属下的几个人也退了。我只退了他自己的,直到他把那几个属下劝退了,我才给他们发声明。

以前总觉的在东北劝“三退”容易,认为东北同修做的好,讲真相讲的到位,所以东北地区的常人容易接受“三退”,总用人的观念认为南方人思想复杂不好讲。后来回到南方,乘计程车时给司机讲“三退”的事,告诉他法轮功在遭受迫害的八年里,在国外获得两千多项褒奖。他问:“为什么?”我说,因为法轮功在被迫害期间从来没有使用过暴力,一直都是和平的、慈善的制止迫害。后来我说:“你得退出来呀!退出来吧!”他说:“好。”我问了他的姓,帮他退出来了。在去深圳的大巴上劝一个年轻人退团,他同意了,说谢谢。买手机的时候,遇到一个年轻的老板,跟他讲三退,他只是笑,劝他退出来,他说:“我不相信这些。”我就看着他的眼睛,很认真的说:“……见到就是缘份,你得退出来。”他原本嬉皮笑脸的,突然恳挚起来,点头说:“好。”我问他姓什么,他告诉了我,我就用他的姓帮他退出来了。——这些都使我反省,看到自己用观念把人按地域区别对待是非常可笑的。

在所有劝“三退”的过程中,只要是心很纯净,真心救人,对方是容易接受的。那么我以后再劝常人“三退”,就真得按照师父的要求,讲一个就叫他明白一个,要严肃的对待,不能求效果和数量。真正明白的常人不仅有未来,他们还会正面的传递真相,这将为他们的未来奠定一个较好的基础。

另外,关于用纸币传递真相,一开始我有顾虑心,现在没有了,是在反复背《洪吟二》时被师父消去的。

起初在百元钞票上写“退党”两个字,收钱的人看见了也不说什么。但是一旦我有什么顾虑心,收款的人就一定会问是谁写的,那时候我做的不好,没有利用这个机会讲真相,只是站在旁边静静的发正念。现在经过不断的学法我才明白应该在常人有疑惑的时候讲真相,真心的救他,但是他们就象没看见我给的钱上印的字似的,什么都不问。所以我就想着要不然创造一个说话的机会吧,就在一次乘公共汽车的时候把印着“天灭共产党,退党保平安”字样的纸币递给售票员,一心希望她看见上面的字就问起来,或者把钱退给我,那时候,我就借着这个机会讲退党的事了,但是没有,售票员好象什么都没看见。我就在想:这种做法也是一个有求的心吗?好象不是吧。

很多时候,印着退党信息的钱虽然是花出去了,可是总是感到遗憾,以后我会利用好纸币讲真相救人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