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家人 正念圆容家庭环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一日】我在大法中已修炼九年了,时间虽短,但也是经历了风风雨雨艰难的走过来的。能够跟随师尊正法,这是多么珍贵的机缘,又是何等的幸运!自从九九年七二零之后,邪恶的旧势力对大法弟子進行了全面无漏的考验,能够走过来,都是凭着信师、信法的正念,都是因为有师尊的慈悲与呵护。

旧势力全面无漏的考验不仅是体现在强迫放弃修炼、非法抓捕关押等直接的干扰与迫害,还隐藏在工作单位中、家庭环境中,尤其在家庭中的干扰很迷惑人,不易察觉,又难以将其曝光。如果修炼的意志不坚定,对法理的理解不清晰,真的很难突破。只有坚定修炼的信念,坚持不懈的学法内修,正念清除黑手烂鬼,解体阻碍世人明白真相的干扰因素,才能真正从家庭的魔难中走出来,从而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使有缘人从旧势力的安排中解脱出来,真正得到救度。

在此我想就自己如何突破家庭魔难的过程与修炼体会写出来,与同修切磋,不妥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唤醒被邪党毒害的亲人

在我的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的路上,来自家庭中的干扰和魔难尤为突出和严重。无疑这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有历史上的因缘关系,也有对追求家庭完美的执著造成的,而主要的原因则是旧势力借着大法弟子的执著心与有漏而系统安排出来了这种魔难。但是,我坚持不懈的发正念,清除家人背后的黑手烂鬼及阻碍他们明白真相的一切干扰因素,再加上无论在任何环境下都坚持学法内修,终于使我的家庭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法认识、理解的成度不同会感觉到当前的形势的不同,这一切都是针对不同的人心的。做的好的就会改变自己周围的环境,做的差的也会使自己周围的环境随心而变化。”(《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父亲从小生活艰苦,对名利看的比较重,尤其受到恶党斗争思想的影响,他的争斗心很强,爱发脾气,说话很刻薄,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我与姐姐、弟妹们从小就是在父亲的打骂中长大的,弟弟因为读书贪玩,成绩不好,曾被父亲吊在屋梁上用鞭子抽打。母亲虽然心地善良,但很懦弱,惧怕父亲。我自年幼就有一个很明确的想法,就是不要成为父亲那样的人,不要象他活的那样苦、那样累、不知为何而活着。

一九九八年,我离开偏远的家乡,去外省读书时得法。当我读第一遍《转法轮》时,觉的书中的每句话都是我一直在苦苦思索的。我知道,这就是我生生世世在寻觅的真理,真正能够修炼的佛法,因此,我非常的珍惜修炼的机缘。那短短的一年是我一生中最为美好的时光。

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我们失去了自由宽松的修炼环境。父亲对于邪党整人的方式与邪恶成度有很深刻的认识,也很惧怕恶党株连式的迫害,尤其害怕我失去常人中的利益。因此,父亲对我实行了严厉的折磨,他打我,骂我,我都不在乎。只要父母不在家,我就偷偷看书。但是,最令我伤心的是他们将大法书偷藏起来。记的那次,我在外面伤心的哭了很久,不愿回家。直到有位老大爷来劝我,我才回家。

后来为了脱离父亲对我的管束,我结婚了,离家很远。父母不再管我了。但是,我不能看着他们被邪恶的谎言所蒙蔽而走入被淘汰的危险境地。因此,我每次发正念,都要清理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让他们明白的那一面清醒过来。记的,我第一次被非法关押时,母亲来看我,哭的象个泪人。我内心也很难过,但是,我却很理智,我不能为了换得一时的安逸而配合邪恶的迫害去诽谤大法,这不仅毁了自己,也会使他们对大法犯罪,毁了自己的亲人。母亲将我所遭受的迫害,迁怒于师尊。半年后,我从看守所出来经常回家看望父母,对他们讲中共迫害大法的真相,慢慢母亲的态度有所改变。

二零零二年五月,我遭受了第二次迫害。这次我在看守所遇到几位同修,在她们的鼓励下,我正念对待迫害,既不配合邪恶的无理要求,也不默认邪恶的迫害。我向内找到自己对亲情的执著,真正在法理上提高了认识,师尊的慈悲和佛法的威力就显现出神迹。我很快保外就医,父母亲把我接回去了。我很感激父母亲在我处于危难时,挺身而出帮助我。因此,我更努力的对他们讲真相。

母亲心地善良,特别能为别人考虑,而且她一生吃了许多苦。但是,我的外公曾是个乡村干部,在“文化大革命”时,被恶党的谎言所欺骗,曾拆毁过寺庙,因此,母亲不相信有神佛的存在。我就对她讲佛法修炼的道理。我给母亲大法真相的护身符,让她带在身边。我给她看《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的录像,母亲看到《造像》时,就问我:“真的有神佛的存在吗?”我告诉她:“佛教流传了二千多年,许多人都相信,如果神佛不存在,人们怎么会相信呢。如果没有神佛,人们又怎么能造出那么多的佛像呢?”从那以后,母亲的态度完全改变了。

父亲的思想就比较复杂了。他既清楚恶党的腐败,又惧怕恶党的整人手段,但同时他比较信鬼神。过年回家时,我利用天气的变化对父亲讲老天要灭恶党,把师尊的《谢谢众生的问候》背给他听。我告诉他,退休金是他辛苦一生应得的福利,不是恶党发善心白给的,不要再为恶党讲好话了,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师尊好,为自己积福德。

每次想到父亲暴躁的脾气时,我就反省自己,真正冷静下来,理智的用法理看问题就能明白。师尊在《和时间的对话》中讲到:“一个最突出的表现是:他们总是和人比,和他们自己的过去比,而却不能跟法的各个层次的要求来衡量自己。”“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其实,看到父亲的暴躁易怒的脾气,我应该反过来看自己,而暴躁易怒也正是自己应该修去的魔性。我虽为女儿身,但性格很象男孩,争强好胜,自尊心很强,也爱发脾气。明白了法理与因缘关系之后,我更加严格要求自己,真正的学法内修,不断修去魔性,充实佛性。现在我的父母、兄弟姐妹及亲朋好友、部份同学都已明白真相,而且有的也走入了修炼的行列。

正念改变丈夫

丈夫与我是同级的同学。他很早就接触了大法,但一直处于带修不修的状态。九九年恶党迫害法轮功之前,我经常叫他与我们一起听法,他对大法有比较正面的认识。当时,有位女同修所在的学院要开批判大会批判她,学院的领导找到他,让他在大会上发言“揭批”,他拒绝了。我当时很感动,因此就与他交往密切。

邪恶的迫害完全是毫无人性的,株连式的,我所遭受的迫害也给我的家人及丈夫带来许多压力与痛苦。在邪恶疯狂迫害的岁月里,丈夫在邪恶的逼迫与株连迫害的高压下,为了生存,曾以各种方式强迫我放弃修炼,打骂、威胁离婚、以欺骗的方式骗走大法书籍、毁书等等各种暴力与非暴力的方式。尤其是二零零一、二零零二年,旧势力迫害最疯狂的二年中,在重庆工作时,丈夫受到单位的高压,几乎天天都与我吵架,闹着要离婚。当时,丈夫对待我的态度比监狱中的恶警还要邪恶,我觉的空气中的每个粒子都充满了邪恶的因素。

无论外在的环境如何变化,作为大法弟子,在内心深处坚定修炼的信念始终没有放松过。我到了整点,就在心里默默的发正念。有时一边做饭,一边发正念。在下班之后,我就找个僻静的地方学法,有时在书店,有时在公园,有时在公交车上,只要有空,我就静下心来认真学法。在丈夫清醒的时候,我就对他讲真相。当时,我没有完全放下对亲情的执著,借口修炼人不离婚为由,而没有认真的去掉对夫妻之情的执著。二零零二年五月,我因为发光盘,被人举报,再一次遭到邪恶的迫害,丈夫与我离了婚。

在被迫害中,我静下心,向内去找自己的执著,认识到了正是自己的执著与有漏,才使得邪恶的迫害得逞。于是,我从内心深处放下夫妻之情,坚持发正念,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很快获得了自由,回到了家乡。

一年后,为了女儿,也为了丈夫能得救,我选择了复婚。工作的调动也很顺利。我离开了家乡,去了外地工作。当他知道我依然坚持修炼,他曾经哭过。我不为人情所动,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慢慢的,丈夫不再干扰我的修炼,但是他对我讲真相很担心,害怕再受到邪恶的迫害,也多次打过我。所以,我所做的讲真相的事就不让他知道。

为了丈夫能得救,为了不让他成为旧势力的帮凶与牺牲品,我每次发正念,都要加上一念:清除丈夫背后的黑手烂鬼、恶党的邪灵和恶党的毒素及一切干扰因素。虽然,我看不到另外空间的情况,也看不到发正念的实际情况,但是我坚信师尊让做的就是最好的。有时,也觉的迷茫与困惑,不知道自己所发的正念是否起作用,有时,也觉的很不公平,大法弟子如此慈悲的对待他,他何时才能醒悟呀。但是,静下心来想一想,还有什么委屈能比救人更重要呢。无论他怎么对待我,我还是坚持发正念。通过发正念,丈夫背后的邪恶因素被清除了,明白的一面开始觉醒了。他不再干涉我的修炼,家庭的气氛也溶洽了。

丈夫看到我每天坚持炼功学法,耳濡目染,他也开始炼功。但他却不愿学法,念大法的书给他听,他就走,不愿听。他对女儿学法也有顾虑,不让女儿学法。所以,只要他不在家,我就抓紧时间,给女儿念法。因此,他出去打牌、打麻将,我也不干涉,他不在时,我可以和女儿一起学法。虽然丈夫开始炼功了,但他还要去钓鱼,他觉的钓鱼有助于他放松身心,我与女儿都劝他不要杀生造业。于是,他只钓鱼,不把鱼拿回家。

后来,他每晚都要坚持打坐,我就放炼功的录音,让他听着音乐炼功,也陪着他打坐。我还要早起,参加全国大法弟子集体炼功。自从全国大法弟子集体炼功之后,我修炼的信心也更强了,修炼的能量场也更强大了,周围的环境被清理的更干净了。每到晚上,丈夫要打坐,女儿要听法。于是,我斟酌一番,还是给女儿念书,丈夫也不管了,他也跟着听。过了几天,他说,你念书不如放录音,于是,我就用MP3给他们放师尊的讲法录音。

“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现在,我家每晚坚持听师尊的讲法录音。大法的威力是无与伦比的,女儿听了师尊的讲法录音,天目就开了,就能看到法轮与天女散花等等另外空间的景象,她就告诉我们。丈夫就问:“我的手上有没有法轮?”女儿说:“你用双手钓鱼,杀生造业,你的手上没有法轮。”女儿说:“妈妈的额头上和胸口上有法轮。”丈夫问:“我的额头上有没有?”女儿说:“你的额头上没有,但头顶上有法轮。”丈夫指着自己身上长有牛皮癣的地方又问女儿,女儿回答:“你那里有黑色的小灵体。”丈夫开玩笑的说:“我用手打死它。”女儿回答:“黑色的灵体在另外空间,你够不着,你要够着它,它就伤你的手。”女儿的回答句句符合大法的道理,丈夫听了很敬佩,不再干涉女儿学法了。

帮助同修

我身边的同修不多,年岁大的同修比较精進,但是为了安全(还存在怕心),我们很少在一起学法。年轻的同修就不太精進,为家庭、为孩子、为工作所困扰,不能堂堂正正的修炼。

看到他们的状况,我很为他们着急与惋惜,我也尽力去帮助他们。每次见到他们,我都要把资料给他们,鼓励他们精進。我也利用机会向他们的亲人讲真相。现在,我每次发正念都加持同修,希望他们能精進起来。

有一次,我独自带女儿去游泳,遇到另一位男同修(以前的辅导员),他与妻子带着儿子也在游泳。我就问他近况如何,他说还是不能在家公开炼功与发正念。过了一会,他的妻子坐着休息,我就与她交谈,顺着她的心意,与她交谈,从孩子的表现讲起,告诉她,我的女儿出色的表现是因为修炼而带来的福份。我给她讲佛法修炼的伟大与神奇,她有些相信,我就讲大法修炼的真相与被迫害的原因,并告诉她大法在世界上洪传的情况。她的思想改变了,头脑中抵触大法的不好的因素被清除了。从那以后,她每次见到我,都觉的很亲切。我知道她本性的一面开始觉醒了。

还有一位女同修求安逸之心很重,学法炼功都不太精進,家里的干扰自然就很大。她的丈夫经常把她的大法书藏起来,不让她学法;孩子有时表现出很大的魔性,爱哭爱闹,不听话。有时,我在家里学法就能听到她的孩子在哭闹,有时,我发完正念,也能听到她的孩子在哭。其实,表面上看孩子在哭,实际上是另外空间邪恶因素的干扰。每次见到她,我都要提醒她认真学法,加大发正念的力度,清除家庭中的干扰因素。我发正念时,都要加持她,让她一起来发正念,共同清除邪恶的干扰。

家庭中的魔难是旧势力借口去我们的执著而安排的邪恶考验,是师父和我们大法弟子都不承认的。但如何清除这些魔难和干扰,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必须认真、严肃面对的。能否开辟堂堂正正的家庭修炼环境,讲清真相救度家人,也是我们大法弟子是否做好三件事的具体实践和考验。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