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新唐人电视的经验和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一日】二零零六年,《明慧周刊》不断登载大陆同修推广新唐人电视的切磋文章。我们学法小组年末交流时认为:新唐人电视独立敢言,报道客观,声影并茂,纯正纯善,适合各阶层民众观看,在证实法中确实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于是我们心生一念:立即学习掌握安装技术、让新唐人在我区遍地开花。我和另一位同修主动提出担当此任。

我们先从网上下载《新唐人卫星接收手册》研究琢磨,买来卫星接收锅進行调试。开始没经验,二人在楼顶上调,一人在室内看信号,调试情况用手机通话联系,结果调了半天就是找不着信号。同修在师父点化下,借来小电视机摆到楼顶上直接看着调,很快调试成功。我们备受鼓舞,就买个小电视机用于专门调试,开始推广新唐人。

在安装时,主要以新唐人w5和亚3、新唐人亚太台中星1号为主。根据不同的家庭环境,我们采取不同的做法。家庭环境好的,直接对小锅接收新唐人。家庭环境差的用大锅亚3、小锅w5接收新唐人,既能收大法的节目,又有常人节目,这样做,未修炼的家庭成员容易接受,让他们自己去衡量,最终达到救人的目地。

在安装技术稍微熟练后,我们开始向各县、市推广,就要有更多人参与。所以每去一个地方,首先教同修学会安装,同修学会后就可以在当地進一步推广。起初,我们俩人一块下县,熟练后就采取分开下,以提高效率,加快推广進度。在此期间也经常有心性考验。初期由于经验不足,往往费了半天劲也找不着信号,产生急躁情绪,越急越找不着。后来对照大法悟一悟,冷静下来,发发正念,求师尊加持,慢慢就找到信号了,一些执著心也逐渐去掉了,心性也随着提高上来了。

自从《明慧网》介绍了“一锅双星”的调试方法后,为节约费用,我们几位同修商量着如何找到信号并固定。其中一位同修介绍,她弟弟用大锅亚3并w5收新唐人已获得成功。我就到她家去看看是如何固定的,并量好距离记录下来(用下水管卡子分别套住c头、kU头,中间用螺丝连接)。回去后买来卡子,到同修家一起调试,很快调好信号,收到新唐人节目。

于是,同修买来铝板,切成条,按尺寸标准做成卡具下县推广。我们骑摩托去几十里、百里外的农村,送去双本高频头、2切1开关和卡具(因农村买不到),帮助农村同修推广新唐人,农村人非常欢迎。

有位年过花甲的同修每天骑自行车去各县,往返一百多里地推广新唐人,教同修安装,起早上路,披星戴月返回,走到哪把技术带到哪。同修救度众生的紧迫和不辞劳苦,对我们有很大鼓舞。

零七年八月初,经销商提供一个信息:亚3、亚1九月底停播,转新星中星6B,并提供参数。得此消息,我们小组很快改進卡具,调新星并新唐人。凡本市经我们安装的接收设备提前调好,以免到时候忙不过来,影响收看。结果到旧星停播转新星时,我们已全部调整一遍,保证了大家的正常收看(常人调星要收费十到二十元不等,我们给同修调星免费)。

调新星给我们增加了工作量,对推广新唐人是个干扰。但我们把干扰化解为好事,利用调星之机向世人讲真相(因我们也承接普通卫星接收器的安装),推广新唐人。换星后有的功友家没并上新唐人,通过调星给并上新唐人;有的功友邻居家要求调星(不是我们负责安装的),我们适当收点费,在调星过程中向其讲真相,推荐新唐人(并新唐人不收调试费),效果也很好。

中共恶党在灭亡前疯狂挣扎,阻止真相传播,毒害众生,拼命封锁海外媒体,不断干扰破坏。零七年初夏,恶党密令取缔卫星接收器。在我区的五个县市,由公安、司法、广播电视、文化、工商等邪党部门组成团伙,非法闯入民宅,强行非法砸锅。某县级市电视台天天威胁民众:发现安锅者拘留十五天,罚款五千元,一时搞的人心惶惶。

同修们针对这个问题進行切磋,一致认为恶党人员砸锅是干涉新闻自由、剥夺公民知情权的违法行为,对此要及时予以揭露曝光,使邪恶的阴谋破灭。本地同修以多种形式在海外媒体上、在当地民众中揭露邪党非法砸锅的恶行,同时,广大民众也对邪党的犯罪行为强烈抗议,邪党砸锅团伙遇到强大阻力,处处碰钉子,弄的形象狼狈,折腾了一阵后很快也就偃旗息鼓、不了了之。

在各地的支持配合下,我们小组推广新唐人更加顺利,常人也在开始安装新唐人。过去有的同修家人对大法不理解,看了新唐人后,态度很快转变,大多做了三退。有的还帮助讲真相,介绍新唐人。也有不少常人看了新唐人后,觉得节目办的好,讲出了人民的心声。不看不知道,一看忘不了。连一些原来对大法有抵触的人,看了新唐人后,就不愿再看恶党乌七八糟的节目了。有位女学员的丈夫拒不同意安装新唐人,她趁丈夫不在家时把锅安上了。丈夫回家无意中收到了新唐人节目,立即就被吸引住了,后来竟看的入迷,不让别人动这个台,说:“这节目好,我就爱看这个台”,从此对大法的态度大为改变。还有个女学员的丈夫对大法一直很支持,但不了解新唐人,不喜欢卫星天线(因他家安装的是免费的有线电视,怕安装后自己喜欢的“体育频道”看不成)。经一番商量后他同意了。结果安好后,他每天必看,特别是对“环球直击”栏目更感兴趣,每次都是从头至尾一条不落的看完。

一个退休的政府机关办公室主任安装新唐人后,每天必看,有时找不到台就立即打电话,我们是每叫必到,周到服务。他很感动,说:“新唐人节目真好,干净、高雅、高尚;修大法的人真好,处处为别人着想。”他听了我讲真相、讲中共的杀人历史后说“这些我都清楚,毛为了掌权,抓枪杆子,把一个军连以上的干部全部处死,换成自己人。中共换了一茬又一茬,其邪恶本质一点也没有变。现在,谁头上还戴着一顶党员帽,真是一种耻辱。”我又把宝书《转法轮》给他请过去,又把师父的教功录像带、真相光盘、小册子给他送去。他毅然声明退出邪党组织,为自己选择了光明的未来

推广新唐人的过程,也是自己修炼的过程。师父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芝加哥法会》)在推广过程中,无论遇到什么心性关和考验,我都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为大法负责,把路走正。比如收费问题,一切为用户着想,对同修不收费,对常人廉价收费,有些小项目则或不要报酬,减轻用户的负担。常人装一个锅,安装费二十元,并收新唐人五十至一百元不等,而我们安装只收材料费,不收调试安装费。

有一次,给一位同修的父母家安装新唐人卫星接收器,安好后将近上午十二点,用户要求排好线再走,因马上就到全球统一整点发正念的时候了,怕耽误发正念,就出现了急躁情绪,没守住心性,不自觉的说话就抬高了声音,说:“我不是搞专业安装的,没有线卡,也没有时间排线,你自己排吧。”过后几位同修在一起切磋,有的同修认为排线应合理收取排线费。我还为自己辩解,说:“安装费没收,却收排线费,不太合适。再者,咱们人少忙不过来,排线太耽误时间。”从而固执己见。后来又一同修要求排线也给推了。经过学法后悟到,任何事的发生都有它必然的因素在里面,都是针对自己的心来的。向内找,发现自己有怕麻烦的心,有为私为我的心。认识到以后,买盒线预备着,谁让排线就排。心放下了,关也过去了,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提让排线的事了。

零七年九月份,某大法弟子在安装新唐人时被举报,被抓。我得此消息当时心里有些紧张和后怕,因为那里是我们刚刚去过的地方。但我马上意识到这是怕心出来了,怕什么?我们做的是救度众生的事,是最神圣、最正的事,决不允许邪恶的旧势力以此方式干扰迫害,我们应该否定它,不承认它,堂堂正正的把正法之路走下去,坚持不懈的推广新唐人。

在推广新唐人时,对自己的手机号是否留给常人这个问题,我们小组悟法不同。有同修为安全起见,建议不要留电话,以免被坏人举报。我的想法不一样:安全问题是我们师父说了算,怎样做才能最安全?正念正行最安全。只要我们走的正,心怀慈悲,一切为用户着想,他没有理由举报。假如不留电话,一旦接收时出了故障,调不着台,怎么跟你联系,常人会怎么想?所以只要是我给安的,就把手机号留给对方,以便回访中進一步讲真相。

还有,对是否可以给常人安装接收中共邪党台的卫星锅这个问题,有同修认为不能安,这是害人,是给常人送毒药。我认为也可以安,我是这样悟的:给常人安装邪党台不是目地,我们的目地是利用机缘讲真相,介绍推广新唐人。每个人都给他机会,谁是正的、谁的邪的,让他看后自己去对比分辨,做出自己的选择。你不给他安,他找常人安,那不等于往外推人吗?常人不会给他讲真相,不会主动向他推荐新唐人。我们做任何事都不能走极端,要走稳走正,才能救度更多的世人。

以上是自己在推广新唐人中的一些做法和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