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正法修炼中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一日】正法修炼已经八年了,迫害也持续了八年。在这腥风血雨的八年中,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予我们无限的呵护,引领着我们在风雨中前行,清除一切邪恶。其间所经历的很多神奇的事情,相信每个同修都亲身体悟过,现就我在正法修炼中所经历的神迹与感悟写出一二和大家共同交流切磋,共同提高整体升华。

自邪恶迫害大法开始,我就几次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讨回公道。几年中,在家坚持每天去街道、公共场所及汽车站公开面对世人讲真相和发资料,在汽车站时,我都是上车直接面对乘客讲真相,一车讲完了再去另一车,然后再每人一份资料。反正是利用一切机会让世人明白真相,从而得到救度。

在二零零六年底的一天,我又出去照常发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告发,公安警察把我带到了派出所。在派出所里,我不停的向警察讲清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讲我修炼的这些年身心受益后的巨大变化,警察都在认真的听,有的眼神中流露出赞许和认同。当时只有一个警察在那叫嚣,并说些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话,我就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他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同时告诉他不要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讲善恶必报的天理。越讲正念越强,没有了丝毫的怕心,心想今天既然来了我就是救度众生来了,心越来越纯净。结果那个警察气急败坏的吼一声:“别说了,我头痛的受不了啦,你回去吧!以后别再出来发资料了。”就这样我在师父的加持下堂堂正正的走出派出所。

第二次是二零零七年初,我骑着三轮车又去车站向乘客讲真相和发资料,被恶人举报,车站的一个乘警把我带到他的办公室。我就向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通知附近一个派出所来带走我。派出所的人到后,我就主动跟他们说:“你们不要迫害大法,大法是正法。”其中一个警察说:“那你说说法轮功怎么好?”当时还有很多的围观群众,我就抓住这个机会向所有在场的人讲真相,讲的过程中所有人都在认真的听,好象都被定住了一样,因为师父说过,世人“都是为法而来的”(《法轮大法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最后群众都露出了赞许的笑容。后来警察就把我辗转带到了办事处、市委大院和公安局。所到之处,我就向一切人讲真相、劝三退和展示第五套功法。

他们把我带到市委大院,说是因为我以前在三县一区开会期间公开在车上发资料时被市委书记看见过,今天带我来确认一下是不是我。这时那个书记走出来朝我笑笑,示意是我。于是后来把我带到公安局后院,我被他们铐住坐在铁椅子上,用铁棍夹住我的肚子,给我拍照,还搜去了几张真相资料和我的包、手表、钱、以及新三轮车,都被他们非法没收了。他们问我资料从哪里来的,在哪印刷的。我说:“这些真相资料都是大法弟子省吃俭用来救度众生的,你们要加倍珍惜不要破坏啊,为自己的将来摆放一个美好的位置。”其中一个警察说:“你要不说出来资料从哪来的,你就得遭罪。”我就给他们讲善恶有报的天理。一个高个子警察就朝我的脸上打去,一边打一边骂。我就用正念正视他,他恼羞成怒,狠狠的朝我脸上打了好几个巴掌,还拿来笔和纸让我写字,想对我的笔迹来辨认以前的标语是不是我写的。当时由于正念不强、法理不清,装作写不好字的样子留下了字迹,随即悟到这也是配合了邪恶。后来被他们就这样从上午铐到晚上六点多钟,声称要拘留我十五天,罚款一千元,还扬言要把我送到精神病院用电棍狠狠的电。

在拘留所非法拘留期间,恶警几次审问我资料到底是从哪印的,与谁接触过,并且又拿纸和笔叫我写标语。这次我总结了上次的教训和不足,知道了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而且悟到让我写标语其实是师父慈悲给我一次从新归正的机会。所以,我又给他们讲真相,并请师父加持清除其背后的一切邪恶。这时“神笔震人妖 快刀烂鬼消 旧势不敬法 挥毫灭狂涛”(《洪吟二》〈震慑〉)打進我的大脑,我知道这是师父的点化。

于是我就规规矩矩的在纸上写下了“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和“抗议恶党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并焚尸灭迹”,“世界需要真、善、忍”等标语,震慑了邪恶,我接着劝他们三退。后来他们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对我非法判劳教一年,让我在劳教书上签字,我坚决不签字。

我说:“我没犯法,我无罪,为什么判我劳教?”接着我就在拘留所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男牢的人也跟着喊“法轮大法好”,骂恶党太腐败。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给所遇到的所有犯人讲真相,并把大法受迫害的真相写出来,给拘留所长们看并劝他们三退。

放风时我就炼第五套功法。由于长时间的非法关押,我被迫害的脸部浮肿并出现尿血的现象,所长知道后怕担责任就打电话告诉政法委,没想到政法委的人说:“不要给他看病,离火葬场近,如果死了就立即火化。”所以拘留所的人对我不问死活。

后来有三个多月了,邪恶又让家属和亲友去狱中“转化”我,我没有被亲情带动,我说我要坚决炼下去,就是不配合邪恶。政法委的人说我一点都不配合他们,市“六一零”正准备把我送到合肥精神病院检查,如果没有精神病就立即送到合肥劳教所進行新一轮的迫害。我说:“你们说的不算,我的路是由师父安排的,我只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我冷静下来认真向内找自己,是什么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才想要加重对我的迫害,以及这次为什么被绑架?我发现自己讲真相时有一种争斗心、怨恨心,没有达到纯净的心态,发现了这个执着,又想为什么要加重对我的迫害,忽然意识到自被非法关押迫害以来,虽然处处讲真相劝三退,做了大法弟子该做的,但并没有从根本上否定这场迫害。

大法弟子真正的使命是出去救度众生,我要助师正法,完成我的洪誓大愿!想到这,心中豁然开朗。不久身体出现严重“病态”,所长吓坏了,立即通知“六一零”、政法委。于是“六一零”的人到我家要我丈夫拿出五千元来给我治病,我丈夫说没有钱。恶警没招可使了,后来迫不得已通知家人把我接回家(这是我出来后知道的)。就这样,在慈悲伟大的师尊的加持呵护下,我又一次走出了魔窟。当然回到家中后什么瘤子也没有了,我又照常学法炼功,又从新溶入了师父的正法洪流。

通过这件事我深深的体悟到只要我们坚定的信师信法,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一思一念站在法上,就能破除邪恶对我们的迫害。当然这都是因为师父的慈悲呵护,都是师父在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