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资料做了那么多迫害还在继续?

与麻城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麻城大法资料点经历了两次近乎瘫痪性的打击,一次是二零零四年末,恶人经过近三个月的跟踪,摸清了资料点的底细,十二月二十六日凌晨,一次绑架十几名同修,上十个资料点全部被破坏。历经两年多的恢复过程,资料点还没怎么铺开,甚至还没原来那么多,事也还没做原来那么大(这从发放到街面上的资料可以看的出来),于今年六月二十二日就被恶人抄“锅”给连带抄出来了。一时间麻城的大法资料又断了供应,要得到本《明慧周刊》都很难,更不用说真相资料了。同修整体怕心较重,特别是对建资料点,好象一提就很危险似的,多数人都在指望别人。有的人甚至在劝为没资料着急的人:有协调人管呢。

为什么会这样?麻城同修存在着整体性的漏洞,这里仅就个人看到的整体性的问题与同修切磋,不当之处请指正。

首先,存在“资料供应”与“吃供应”的问题。同修的依赖心普遍较重。二零零五年以前,麻城大多数同修都知道,资料是从甲同修那儿统一分配供应的。也就是说虽然有十来个加工点,不过是不同的作坊而已,出来的东西都要集中到甲家里,实际上就是一个大资料点。甲同修家里总是热闹非凡,除了片点的负责人拿之外,还有些个人也直接上她那儿拿,还负责一些外省的供应。这在形式上本来就很不安全。

那时候,初建点的同修还不太成熟,明慧网上也还没有提出“遍地开花”这个问题,凭着为同修负责的心,不管做不做的了,硬是那么十几个人把麻城几千同修的资料给供应下来了,可想而知,资料点的同修工作量有多大!他们还有常人的生活要平衡,还能剩下多少时间学法呀?听与甲同修有过接触的人说,她一年《转法轮》还没看过五次。不学法,人的状态做大法的事能做好吗?《明慧周刊》从甲同修手中过,她却基本没看,资料点其他同修恐怕也难得有时间看完整本的。更何况资料点本来就是邪恶虎视眈眈的地方,他们承担的压力比一般同修大。法没学好,压力又大,又脱离了整体交流平台。难怪出事!有人问过甲,为什么不多建些点呢?甲说,找过一些看起来具备条件的同修,他们却不愿意。

其实那时麻城大多数同修都没有想过主动建点的。后来虽然《明慧周刊》上在说,资料点要遍地开花,麻城大多数同修都觉的与自己相距遥远:一是自己不具备便利条件,或是年龄大了,或是家人会反对;二是潜意识中觉的,有这么多资料供应,发的、看的都很充足,那人家做的了,也不需要再建了。人家建了是他条件好,根本就不知道做的人是在怎样艰难的情况下做出来的,有用的也就不去想了。就是近两年有同修有了要建点的想法与人商量,有人还说,已经有了还搞什么呢?而因为资料点的安全问题,点上的同修也不好与其他同修具体形容如何压力大。

这说明两方面问题,一是“吃供应”的同修怕心、依赖心重,说起来还是个私心,危险事、难事往别人身上推。我们今后修成了就是各个世界的主和王,是要为很多众生操心的,自己所需都依赖别人,这能成为觉者吗?任何一颗人心不去都修不成。

二是“供应”的人在强为:觉的有份责任,不管做不做的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大包大揽,不忍心同修没学的、发的资料而掉队。却没悟到,同修也应该提高,要给同修机会,不能助长大家的依赖心。由于安全原因,又不好与同修交流,勉为其难的做下来了。因为做大法事,搞的家庭、生活都顾不了,出事的同修就有家人抱怨太不顾家了。

我觉的第一次出事就应该引起大家深思,好好的向内找了,可是第二次建点依然走了原来的老路。出了事才知道,原来耗材还是统一進,有的点还是协调人动员建的,也只有供应其耗材了。各点并没有相应独立。这样还是有形,只不过是做出来的东西分头出去罢了。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法,对不同层次的修炼者有不同的要求,越到后来要求越高,没有做到遍地开花,所以这次资料点维持的时间更短。

我们的教训太惨重了。大道无形,资料点一定要遍地开花,在麻城现在这种情况下,谨建议:自己主动的建点,不要去安排别人做,心性不到位是做不好的,耗材独立進,做出的东西独立出,不与其他点牵扯,一开始就定下自己的安全和能力能够供应的范围,不要别人一伸手要就给,那样会助长其依赖心,到头来对谁都不好。

有许多同修很困惑:我们真相做的不少,对当地的邪恶也总在揭露,一有迫害现象出现,马上就有针对性的真相粘贴贴出来,可为什么迫害现象还这么严重?恶人为什么还这么嚣张?

出现问题就应该向内找。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那么我们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和目地去做真相的呢?有没有慈悲众生呢?我们讲真相、揭露邪恶的目地是为了救人,同时在这过程中修自己。但在这过程中却表现出了我们的很多执著。

有相当一部份同修发资料、讲真相的基点还是站在为了个人圆满上,并不是为了救人。有个别同修甚至因放不下个人圆满之心,以做事代替修炼,最后被病魔拖走,在常人中造成很大负面影响,却并没有引起同修们普遍的向内找,检查自己讲真相的基点。相关同修、协调人也没有及时整理资料交流,引导大家向内找。这说明我们对这个问题认识还不足。

应该说揭露当地邪恶做的粘贴不少,也很及时,但有点象完成任务、走形式、图急,不讲效果,例如上半年邪恶抓人,人数还没弄清,本来知道宋埠那个人有可能没抓,等不及核实就贴出去,结果真相做出去真是把做的人又被抓一个而补上数。

贴揭露邪恶粘贴好象有点仅为救同修,通过营救同修的过程而达到救众生的成份少了些,带着泄恨心、争斗心做真相,慈悲心、善心不足。例如,揭露李解德等抓杨勤波的爱人陶细爱的粘贴,上称李为特务,有人将粘贴贴到了李的农村老家的门边,李解德看了“特务”二字气的恼羞成怒,马上将杨勤波又抓了。同修们说起了“特务”来还哈哈笑,为什么?解恨。

街上还有一种粘贴,题为“曝光麻城五大特务机构”。“特务”这名词在常人中是贬义词,没有人这样公开去称呼别人,我们的目地是救人,在还能救的前提下,也要给恶人和其家人留机会。否则其他的世人看了也不理解,认为有那么多特务吗?常人不认为他们是特务,会觉的法轮功在发泄、在与政府斗,哪里还看的出我们的善心?这能救人吗?实际上起到了往下推人的作用。

这样的粘贴一定是没有经过充份切磋而拿出来的。在这里建议,做的当地真相,还是完成初稿,发往明慧经过把关,登出来后再做不迟。这样还可以资源共享。

配合好,整体法力才会大,才会有奇迹出现。我们揭露当地邪恶不能只为救同修,要让人看出我们是善的,才可能让世人同情我们、谴责恶人才能达到目地,那我们写出的东西就不能带着常人心想怎么写就怎么写。

师父说:“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精進要旨》〈清醒〉)同修被抓本来是我们整体有漏,那么我们通过揭露邪恶、营救同修的过程让更多的世人明白了真相,从而救更多的世人,将坏事变成好事,操控人的邪恶解体了,行恶的人能做的了什么?我们的同修不就出来了吗?相反,我们带着争斗心、怨恨心去做真相,激不起世人的善念,那起的是什么作用呢?

除了资料点没有遍地开花,我想我们讲真相做的不太正,才会有那么多同修被迫害,并且迟迟营救不出。师父在《致澳洲法会》中说,“那些在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中做的好的、变化大的地区,一定是大家法学的好。那些个人提高快的大法弟子一定是重视学法的。”让我们认真学法,加强正念,吸取教训,抓紧救度众生,走好最后的路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