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市沂水县董学梅被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山东省临沂市沂水县大法弟子董学梅因坚持信仰,遭恶党人员迫害。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七日,董学梅等大法弟子因为讲真相被恶警绑架,遭刑讯逼供,之后于九月二十八日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济南女子监狱,董学梅惨遭奴役迫害。

山东省临沂市沂水县马站镇马站村大法弟子董学梅,从小在农村长大,过着平常的务农生活,对所谓的政治、政权是什么一概不知,只是为了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即在一九九八年的夏天,她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路。按照大法要求,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净化心灵,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与人为善。

可是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晚上,当地镇委、司法所、派出所及大队成员联合起来,把当地所有大法学员非法关押在一起办洗脑班,几天后,又转到当地学校办了近二十天左右的洗脑班。邪恶之徒强迫她们交出所有大法资料及大法书、师父法像等,并写保证书才放她们回家。

在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七日,她们去向世人讲真相、挂横幅救度世人,恶人举报,她们被警察带到当地派出所,随即恶人又把当地所有的大法学员抓到派出所、强行逼供,几乎每个学员都遭到恶人毒打,恶警陈家春(马站镇所长)逼迫他们每个人面向墙坐在地上,不许动,然后逐个逼问拷打,尤其大法弟子董学梅一次次被几个年轻的恶警打的躺在地上,每次是五、六个恶警(其中有耿明、马振荣等)一齐打,尤其她的两眼被打的乌青,头发被恶人用手揪掉好几绺,在一旁的恶警骂道:把她们搅成肉馅都不解恨。

在马站镇派出所里恶警毒打董学梅的同时,一群打手闯进了她家。把门踢开进行抄家,当时有十岁的女儿及上高中的儿子在家里,被恶警吓得直哭。恶警恐吓她丈夫,要对她施加压力。

当时被强行绑架到马站镇派出所刑讯逼供的有十几人,在当地派出所被恶警们刑讯折磨十八小时后,晚上全部被拉到沂水县看守所里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同样遭到非人的对待,先是在看守所里挨个登记,都蹲在地上,不让站起来,当时已是一天一晚没吃饭了,又饿、又渴、天又热,蹲的腿都麻了,恶警边登记边照相边取笑她们。

在黑暗的监室里,白天恶警逼着她们背监规,写“三书”,晚上站岗,不让睡觉,每天戴着手铐刑讯,并以恶言相讥。打饭只能从门下方的一个饭缸大小的“门洞”打,吃的饭是火柴盒大小的玉米粗面馒头,每人二个,吃的菜是砂、虫混合,水汤里漂的全是小虫子。

大法学员们在看守所里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被当地恶警拉到马站镇驻地继续非法折磨迫害,七男六女被非法关押在一间屋里,吃、喝、睡同在一屋里(俗话说男女有别,中国传统文化留给人们的是仁、义、礼、智、信,而流氓共产党指挥下的邪党党徒们披着人皮,干着却是反传统反道德的流氓勾当,把非夫妻的男女关在同一间屋里吃、喝、睡在一起,是对善良人的最大羞辱和迫害。)在炎热的夏天,酷暑当头,恶人头目司法所主任马振荣等强迫她们中午去干活。去厕所还得人跟着,还强迫让她们放弃修炼。大法弟子董学梅说:“大法太好了,为什么不炼?你们打好人会遭报应。”(在这期间办所谓的洗脑班,大约四十五天,每天生活费四元)随即她被马振荣叫去打了几个耳光,眼直冒火星,就这样所谓的办非法洗脑班又一个月后,恶人又把她们转移到小学校,其中有九人被非法判劳教送去王村劳教所。董学梅她们几人在小学又被办了十五天的洗脑班后,邪恶之徒勒索她们钱财(三千、八千、二千、八千不等),才放她们回家,其中董学梅又被恶警拉回沂水县看守所,又被非法关押近三个月,与九月二十八日开庭,被非法判刑四年,送去了济南女子监狱,在济南监狱里所遭到的迫害无以言表,强制性的紧张劳动,每天加班到深夜,大约奴工劳动十五个小时左右,真是人间地狱。董学梅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九日从济南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