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通化市大法弟子张波的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三日】张波,女,三十五岁,靠打工维持生活。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七日,新站派出所恶警:张晓旭(教导员)、马强、田开元、王某去张波家非法抄家。当时张波没在家,马强等又去露阳幼儿园非法抓捕张波,张波走脱。新站派出所恶警乔礼彬等三人就多次去张波家蹲坑儿。

二零零七年四月三日下午四点多钟,吉林省通化市新站派出所恶警乔礼彬驾驶一辆无牌照红色轿车,同恶警田开元、周富友到张波家附近抓张波。张波从幼儿园接七岁的儿子和亲戚家五岁的孩子回家,刚下公共汽车,还没走几步就被恶警周富友、田开元强行绑架到新站派出所,并由新站派出所做饭的姓杨的女人非法搜身。

一位好心人领着孩子去新站派出所找张波,当晚新站派出所所长邹鹏飞、恶警吴国庆值夜班,孩子被赶出新站派出所走失,孩子的姥姥、奶奶等亲人晚十点多才把孩子找到,并去新站派出所质问:抓人为什么不通知家属?为什么不履行手续?

被非法关押后的一天早上,张波在长流看守所盘腿打坐,被恶警李欣春看到,狠狠打了两人嘴巴子,打的张波头晕目眩,一边打还一边骂,同时用脚把张波踢出号门,张波迷迷糊糊站到走廊,恶警李欣春又大打出手,张波说:你打人犯法。恶警李欣春更是暴打张波,大嘴巴子接连不断的打。张波感到失去了一切记忆,什么都不知道了,捂着头只有一念:别倒下。

接着,恶警又把另一个法轮功学员焦文兰(六十岁)叫到走廊,(焦文兰在路上遇到恶警被抓到看守所的)。大儿子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劳教一年释放,二儿子夏林坤,非法判劳教一年,又非法加期一年半,迫害成肺结核释放后离世,年仅三十二岁。这些对焦文兰精神打击很大,在看守所里精神恍惚,心脏更是不好,身体极度虚弱蹲坐着,头搭在两膝盖上,眼睛也无力睁开,恶警李欣春说她是装的,边骂边用拳头打焦文兰的头,还揪头发往墙上撞,打完后又把她俩调到第二个女号间。大约过了两天,张波准备绝食反迫害,被号长报告,恶警李欣春把张波叫到走廊又是一阵毒打嘴巴子,还不断口出脏话强令张波穿号服,并送回第一个女号间。恶警李欣春去食堂包包子时说:法轮功绝食让我给好一顿打,给打过来了(意思不绝食了)。

四月二十七日早六点多钟,光明所把焦文兰非法劳教送吉林省女子劳教所,七点,张波被新站派出所乔礼彬等人送去长春市—吉林省女子劳教所。

张波在一大队,女恶警魏丹负责“转化”张波,第一天就把张波单独关在一个屋子里,不能与其他劳教人员接触,由两个包夹(写了五书的)看管,其中孙铭鸿(四十岁,公主岭市)是组长,天天播放诽谤大法的光碟,并要求写感想。十天后恶警魏丹把张波叫到管教室,问:张波为什么不写感想。张波说:都是诽谤法轮功的,法轮功是冤枉的,国家定错了。恶警魏丹说:在这里就得守这里的规矩,不然就用刑。她叫恶警叶琼写一个劳教人员的感想之类的话让张波念,张波念完一遍再念,第三遍张波就不念了,恶警叶琼边骂边用脚踹张波胸部,恶警狠狠的打了几个嘴巴子。恶警魏丹也拿来电棍电张波,电一下心脏就收缩一下特别难受。张波说:“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恶警魏丹还电,张波就喊:“法轮大法好!”恶警魏丹电的更来劲了。张波被电的呼吸都困难了,心脏受不了了,只有大口大口的呼吸,又电了一会儿才停下,并告诉张波不写就用这种办法继续对待。

六月四日,恶警闫丽峰(一大队队长)看见张波不参加奴役劳动,让邪悟者孙铭鸿看着张波罚站,从早五点十分到晚十点连中午饭都是站着。每个管教上厕所路过都看张波是否站着。站到十二天后,腿肿的很粗,脚象两个馒头,去医院开药花了二百七十五元,并强行让张波付了这个钱(从存款扣除)。

七月二日管教翻号时,从一个常人(崔琳)的兜里搜出经文,说是张波给的,把张波叫到管教室,恶警魏丹连打带骂,恶警闫丽峰(大队长)也过来掐张波的脸打嘴巴子。恶警王雷、姓段的也跟着骂,并污蔑大法。恶警魏丹就用电棍电,还说扭曲大法的话,张波喊“法轮大法好!”电棍过了半个小时没电了,再换一个也用了半小时,两个电棍都没电了,才让张波回去,并让反思。第二天上午九点半又把张波叫到管教室,问张波想明白没有。张波说:我炼法轮功没有错,更不会干什么坏事!恶警魏丹见没有收获就用电棍电,恶警闫丽峰(队长)、王雷、姓段的一齐骂张波,恶警魏丹两个电棍用没电了才住手。下午两点多又把张波用电棍电了一个多小时。因为传经文受牵连的常人崔琳也被管教又电又打了。还有一老年大法弟子杨秀华(长春市)被延期一个月才让回家,也被恶警用电棍电的大小便有些失禁,心脏也不好,好多天看到脸色都是又青又肿的。为了不给她俩增加魔难,张波就承担了全部责任,但魏管教还是没完没了,非让张波写检查、认错。张波不写也不认错。有一次恶警魏丹用电棍电张波本能的把电棍用胳膊挡回去并电在恶警身上,当时恶警就气急败坏狠劲儿的踹张波腿一下,接着不停的电。这一脚踹下去,张波的腿瘸了好多日子,走路不敢拿弯。就这样一天两遍(上午、下午),每遍电一个小时左右,连续电了张波十三天,皮肤都焦糊了。

八月恶警魏丹又让犹大孙红伟(四十岁,四平市)看着张波,黑白不让睡觉,白天还轮番做张波的洗脑迫害。而犹大却可以随时倒换休息睡觉,六天六宿后,张波身体骨瘦如柴,人也脱相了,脸色苍白,眼睛只睁到一条缝,思维不清。恶警魏丹又让张波晚十二点后睡觉,但十二点之前派了四个人“转化”张波思想。白天又找其他被“转化”了的人做张波思想工作。最后,张波被迫害的时常咳嗽,发低烧,大便干燥,四个多月没来月经(被电棍电时惊吓的没有了)。现在身上还有一片片被电棍电留下的疤痕,到医院检查肺部有阴影。九月十一日,张波被送到长春铁北监狱医院(中心医院),也称公安医院“治疗”。在长春铁北医院同期治疗的还有大法弟子王玉环(长春市)、张殿荣、李静(长春市)等约七、八个人。

张波于九月二十日保外回家。

张殿荣(四十岁左右)被当地恶警打折腰,腿残抬不起脚,走路十分困难,一瘸一瘸的,被送到公安医院大约五年了也不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3/1664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