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三件事 走好最后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四日】大法弟子经过了八年的反迫害,走到今天。八年来,我有过轰轰烈烈、有过有惊无险、也有过由于自己做的不好而给自己造成魔难等等经历和体验。当自己的思想不在法上的时候,就不知不觉的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这些都是惨痛的教训。走到今天,自己也成熟很多了,在证实法的路上也悟到了如何用正念来证实法,来救度众生,真正体悟到学好法的重要性。法是基础,是我们的法宝、我们的生命,法是我们的一切一切。要想正念强,必须学好法。只要按照师父所说的做好三件事,一思一念修好自己,一定能走好最后的路。

随着师父正法的形势突飞猛進,邪恶也被灭的所剩越来越少了,我们所做的三件事也是与师父正法的速度同步進行的,我们思想稍有放松,有求安逸心,都有可能掉队,跟不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所以我们一定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现在就浅谈一下我是如何努力做好三件事的。

一、学好法

我是一九九八年三月份得法的。初期听很多同修说要多看书、多学法,也不明白这书里到底有什么神秘的东西,为什么要多看书?所以也不在乎,自己在慢慢的看,一年也没看完一遍,看了三遍也没什么感觉,身体有变化也认为是炼功起的作用。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自己不断的精進,也开始重视学法了,由过去几天学一讲到一天学一讲、二讲,再后来在《明慧周刊》看到很多同修都背法,而且老年同修也在背法,同时师父讲法时,也要求我们背法。师父的法理和同修的精進,打动了我的心,我想既然师父说背法好,肯定有他的好处,师父怎么说就怎么做吧,不会有错的,只要有决心有信心,师父会给我更大的智慧与能力的,我一定能背下来。就这样,在二零零四年三月我开始了背法历程。

不背法还不知道时间的珍贵,过去一天学两讲法,学完就算了,就象完成任务一样,剩下时间不知做什么了,真是浪费很多时间,而且到底学進去多少也不知道。可是,这一背法就不同了,全部时间都投入背法中去了,还真有感到时间不够用的滋味,因为一心要把法背下来,而且给自己定下一个限定时间,要在法正人间前达到一天背一讲,如果背不下来,那也只是自己无法弥补的遗憾了。所以我分秒必争,虽然背的很慢,看到其他同修一年或几个月就背下来了,我也不着急,也不泄气,我就是要背下去。随着时间推移,在不知不觉中就感到一切一切都在变,而且在微观中变。有同修说我悟性好,我想也许是溶在法里了吧!也真正体悟到师父说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的法理。

在一天的安排中,既保证能做好家务,又能保证有充足的时间来学法,一般有六~七个小时学法,多的有八~九个小时。我一天的睡眠时间只有四个半小时,早上坚持三点半起床晨炼,每个整点都坚持发正念(除晚上睡觉外)。所以每到学法时,都能進入良好的状态,很少有犯困的感觉,一学就是几个小时,现在背法一天可背二、三十页。至今我已经把《转法轮》反复背了二十三遍,目前正在背第二十四遍。

二、发正念

过去我很不重视发正念,认为发正念没什么感觉,发正念时还经常看时间,四个整点也只发三个,不当一回事。随着不断精進,通过学法悟到:发好正念,一个是清除自己空间场中不好的东西,能够纯净自己的环境;另一方面是解体黑手、烂鬼,清除它们在另外空间的干扰。如果不重视发正念,不但影响个人的修炼,还会影响到整体证实法的進程。师父说:“我告诉大家,现在所有剩下的能够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们学员自己的原因。没有重视发正念的这些学员,你们自己所应该承担的、负责的空间里面的邪恶 还没有清除,就是这么个原因。所以发正念这事大家一定要重视起来,不管你自己觉的有能力和没能力,你都应该去做。你清除你自己思想中的,那是在你自己身体范围之内起作用的,同时你要清除外在的,那与你所在的空间是有直接关系的,你不去清除它们,那么它可不只是迫害你、抑制你,它还要迫害其他的学员、其他大法弟子。”(《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发正念也是三件事不可缺一的环节,师父已把这件事的重要性告诉了我们,我也就开始重视起来了,不仅全球四个整点发正念,每个整点也坚持发,由开始的十分钟延续到十五分钟。

三、救度众生

(一)建资料点

除了前面讲的学好法、发好正念之外,救度众生也是我们证实法的关键之一。自从二零零五年底到二零零六年初我小区被邪恶抓捕十几名大法弟子后,给我们小区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上带来不好的影响,很多同修不敢出来了,都停留在观望之中。其他区的同修也不敢送资料到我们小区。师父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们小区也一直没有动,还在等、靠、要。

在建资料点前,我也考虑过,做还是不做?常人心在干扰着,后来在一期《明慧周刊》看到一篇文章,有个例子,说有两批同修去外村发资料。一批同修心态较稳,很快做完回来了。他们做完后就被坏人发现了,邪恶到处找发资料的同修,很快找到了另一批怕心较重的同修,拿的资料还没来得及发,就被抓了。这不是师父在点给我看吗?这个例子启悟了我,让我真正悟到师父讲的“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师父还讲了:“所以一旦大法弟子你修炼的路安排好了,基本上是谁也不能轻易动的,无论是好的坏的都对你无能为力。谁想给你点特殊好处都加不進来,谁想给你点特殊的不是属于你修炼过程中原有的东西,谁想额外的迫害你,都做不到。除非你自己做不好带来的。懂我说的了吗?”(《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师父的法理足以使我深信不疑了,还有什么好考虑的?放下包袱后,其它的事都不想了,我在考虑如何建资料点的事了,如果我们小区有个资料点多好呀,不用同修做的这么辛苦,送的这么辛苦,自己想要多少便做多少。由于没有和懂技术的同修联系上,在二零零六年六月份我先买了一台佳能一体机,拿到真相资料样本后,自己就复印,暂时满足了我们小片区的需要。做了几个月就和懂技术的同修联系上了,很快建起了资料点。因为我懂打字,有电脑基础,所以很快就上手了,从上网、下载、打印真相、三退声明、严正声明一步到位。

我们小区有了自己的资料点,真是方便了很多。不久我们小区又建起另一个资料点,还有一个同修也买了一台一体机用来复印,这样在能够走出来证实法的九个人的小区就拥有两个半资料点,同时也带动很多不敢走出来证实法的同修也走出来了。我负责两个点的资料供应,过去需要的真相资料由几十份到现在的二百多份。过去我送出的资料都是用塑料袋装好,夹在裤腰带里面,没人看得出来。现在堂堂正正用皮包装上或用塑料袋装上提在手上送出去。而且这段时间,我们大量印发追查国际对我们本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的“通告” ,震慑了本地区的邪恶,过去很嚣张的恶人,现在都不敢出声,而且在推卸责任。

我依赖性很强,遇到什么事总想找同修,一点也不想动脑。有一次搞技术的同修到外地一段时间,刚好电脑不知怎么了,突然间里面的文件都消失了,一下把我急坏了,脑袋第一个反应就是怎么办,打不出资料怎么给同修去救度众生。当时真是感到有一种失落感,好象失去了很珍贵的东西,后来马上想起师父,求师父加持功能,帮助弟子恢复好电脑,让电脑能正常运作,让弟子能及时打印出真相资料来,救度众生很紧,弟子不能没有它们,它们都是我的法器,都是有生命的。

后来我拿出系统恢复盘放進光驱,当时还没学会恢复系统的技术,就这样点来点去,还是不行,这回才意识到不懂电脑技术的滋味了,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学会这一门技术,最后只好关机了。第二天我又重复一遍这样的操作,还是不行。第三天再次尝试用恢复盘来恢复系统,心中一直在求师父加持。当我打开电脑,输上密码时,电脑一下子全恢复原来的状态了,我一下发自内心的出声喊着“谢谢师父,谢谢师父”,真的感到师父时时刻刻在身边看护着我们。当搞技术的同修回来后,发现我用来恢复系统的竟是一张传递资料的数据光盘,而那张系统恢复盘早已被我稀里糊涂的当作数据碟还给同修了。这件神奇的事情更加使我感到师父的伟大慈悲和大法的无边威力。

自从这件事后,我决定要学会电脑操作技术,不要什么事都等待和依赖同修。

(二)采购材料

资料点正常运转后,面临的就是要采购材料,这也是自己面临的最大难题。当初买材料都是丈夫帮我买的,我想这样长期下去也不行。突然有一天发生了一件事,点悟了我。打印机突然坏了,要拿去维修,我丈夫说星期天帮我拿去维修,可是到星期天,他说上午没空,下午才有时间。可是下午还没到家,他就打电话来叫我搬打印机下去,我好生气(平时我都交待过他,在电话里不要说打印机的事)。

过后我想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不就是针对我这颗心来的吗?让我走出来。后来我又在梦中梦到他走了,永远离开我了。这不是告诉我吗?如果他不在了,你怎么办,谁帮你买材料、维修机器?悟到后,我心里在喊着师父,师父给弟子一点时间吧,弟子会走出这一步的。

从这以后,需要什么材料,自己堂堂正正就去买,打印机坏了,抬着打印机穿过门岗就去维修。由于这个打印机喷头很容易坏,更换墨盒费用太大,后经同修介绍,自己亲自去买了一台高档打印机,就这样又跨出了一大步。从这以后,去掉了这个怕心,没有后顾之忧了。我深刻体会到:只要堂堂正正的,一心想着救度众生,信师信法,什么也难不倒我。

(三)讲真相

建起资料点后,时间比以前少之又少了,又想多点时间背法,早日把法背下来;还要看师父的其他讲法,还有其他有关资料;又要上网、打印资料、又要采购材料,有时电脑、打印机有毛病又要花很多时间维修,真是很难很难,现在自己真正体会到过去那些大资料点的同修真是不容易。所以除了做好资料点工作外,我还会利用平时出去办事或回娘家吃饭的路上,注意观察那些比较偏僻的住宅区,还有一些楼梯口有防盗门的,还有些大院有门岗的地方,经过一段时间观察,我发现一个现象,其实楼梯口有防盗门的,很多是经常打开的,只要身上带有真相资料,随时都可以進去。这都是我要救度众生的主要目标。

我讲真相有几种形式,第一种形式是发放真相资料,这种形式比较多。因为每天晚上要回娘家吃饭,所以我身上经常带上二十至三十份真相资料,看好了的目标就進去发放,一般都是上楼,从上往下发。如果有遇到楼上有人下来,我会发出一念,让他看不见我,我是来救你的。

发放真相资料也有不顺利的。有一个晚上,我带上几十份真相去发放,还有几张就发完了,有一个人看见了我,我赶紧从另一通道出去。只有一条路,他骑着摩托车赶上来,问我你放的是什么东西,我马上镇定下来,心想有师父在,要堂堂正正的证实法,不能含糊。我对他说是救度众生的,他听不清我说什么,我重复了两次,他听清楚了,也重复我说的话“救度众生”。后来他骑摩托车走了,还不时回头看看我。

还剩下几张我想把它发完再回家,到了一片私人住宅区,我准备下车放发,发现斜对面有一辆车停在那里,开着灯的车,他也发现了我,他从我背后慢慢开过来,堵着我要回头必经的路。我马上掉过车头往回走,当时因为下小雨,我一手拿着雨伞,一手护着车头,可能弯拐的太小,车连人就在那辆车的十多米处摔下来。我赶紧爬起来,一边发正念一边骑着车就走。当时一点也不怕,到了其它地方把这几张真相发完就回家了。

到家后,我找自己,为什么今晚干扰这么大?是不是这段时间父亲重病住院,陪他的时间太多了,影响了学法,发正念,我要归正自己,不能被情带动。

每每在出去发放真相资料时,我都会告诉自己:你做的事最正的,是在救度众生,谁也不敢动你的。遇到干扰时,我会一路走一路背着师父在《洪吟二》中的诗〈征〉。

第二种形式是粘贴真相资料。一般都选在晚上贴,带上六至七张A4纸大的不干胶和真相资料,一边粘贴,一边放发真相资料,一般粘贴真相资料选在流动人比较多的地方或住宅楼二至三层之间粘贴。

第三种形式是用口讲真相。有时买菜、遇到熟人、同学聚会、朋友、亲人,我都会和他们讲真相,我会根据他们的不同状态、接受能力讲,悟性好的我就讲高些,信的我会讲多些给他们听,同时递一份真相资料给他们看。不信的我会最后说上一句:不管遇到什么危险事,你心中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可能会化凶为吉。

第四种形式是用人民币讲真相,我一般选在买菜时用,每天带三至四张,每次都用完。一直坚持到现在。

走到现在,我所做的三件事,做的如何?对照一下师父所说的:“目前大家就是怎样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美国首都讲法》)觉的自己距离师父的要求还是差的很远很远的。

回顾这八年走过的路程,一直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到今天,最使我深有体会的是:信师信法是很关键的一条。我看到明慧文章,同修说的不错,信师多少,师父就给你多少。信法有多大,法就给你多大。有正信才能有正念,有正念才能有正行,有正行才能成正果。自己虽然还有很多人心没修去,还有很多有意或无意的执著没有放下。在最后这段路,我会做好师父所要求的三件事,无愧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的称号,不负我们的史前大愿。

感谢师尊给我们这次大陆法会交流的机会,重在参与,通过交流,总结自己、反思自己,找出差距,归正自己,少走弯路。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