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完成史前大愿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四日】尊敬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看到明慧网发表的《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的通知》,师父说,“大法弟子的法会是互相提高的法会,是能找出差距的法会,是走向圆满路上增强正念的法会。”(《芝加哥法会》)我决定投稿向师父和同修做个汇报,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一、我和大法有缘

我是一九九六年走入大法修炼的,之前患有多种慢性疾病:风湿、肠胃病、头晕等。做了各种检查,看西医、针灸等花了不少钱,受了不少罪也没治好,而且还越来越严重,那时,总感觉很厌世。

一九九六年四、五月份办公室的同事在看《转法轮》,她对我说法轮功讲“真、善、忍”,很好。一个周末下班时,我的好奇心使我想看看《转法轮》到底写的是什么,便借了回来。回到家后,拿起来一看,《转法轮》就象一块磁铁一样吸引住了我。看的放不了手,心里有一种幸福的感觉,这样我一直看到深夜可是天没亮我又坐起来看书,就这样到中午时,看完了一遍《转法轮》,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好象找到了人生的归属。

我下决心走入大法中,在修炼的过程中我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各种疾病消失了,心情乐观,身体健康,真是庆幸自己得到了人生最美好的东西,再也没有以前那种被病折磨而痛苦和厌世的感觉了。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尊的感谢。

二、信师信法 排除干扰

修炼后不久经历了一件事对我影响很大。在共产邪党无神论的影响下,我不相信神鬼,我也不相信有另外空间,刚开始时因对学法不重视,学法不多,不喜欢参加集体炼功、小组学法,遇到事,不知道怎么用法来衡量。

当时另外空间的魔利用我学法不深,装成师父的法身显现给小外甥女看,并给我们“开小灶”。当时的我竟然相信了,欢喜心起来了,因此受到了严重的干扰(现在想来都是学法不深所致)。后来炼功点上的同修知道后,纷纷提醒和帮助我,这时我才清醒了。但我又害怕起来了,怕那魔不会放过我,我没有办法摆脱它,以为以后没有资格修炼大法了。同修们又引用师父的话鼓励我。

我决心从头开始,可那另外空间的魔不甘心失败,看我有怕心,又来利用小外甥女恐吓我。它变成许多披头散发的鬼趴在窗户上不走,卡外甥女的脖子,家里的人都被吓坏了,不知如何是好,有的还责怪我。此时我认识提高了,害怕的心消失了,正念足了,心想有魔就有佛了,师父一定是佛,那时不容我多想了,我坚定的大喊“李洪志师父快消灭它们,让它们形神全灭!”真神奇,魔瞬间就解体了,此后那魔再也没有出现过。

师父在《转法轮》中曾说过:“你说你要修炼了,它可不干了:你要修炼,你要走了,你长出功来,我都够不着你了,我碰不着你了,它可不干了。它千方百计的阻挠你,不让你修炼,所以采取各种方法干扰你,甚至于真的会来杀你。”虽然遇到了一次严重的干扰,反而更使我坚信师父和大法的决心,更加知道了师父和大法的伟大神圣,知道了学法的重要。从此以后,我积极参加集体炼功、学法和洪法活动。抓紧时间学法、背法。特别是熟背所有的经文。那种溶入法中的美好感觉无以言表。

现在回顾自己的整个修炼过程,一直在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在圆容正法所需要的。发资料、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成立学法小组、建立家庭资料点等。劝放弃修炼的同修从新回来,带动同修走出来。在随师正法的这些年里,我基本上没遇到什么危险,周围的环境一直都比较宽松,基本没有什么干扰,即使有也很快的正念排除。在师父的呵护下,平稳的修了十一年多了。有的同修说:“你的胆子真大,闯出来了。”其实这一切都是来源于法中。正如师父所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三、讲真相救身边人 开创环境成立学法小组

“七二零”迫害开始后,我的心情非常的难受和沉重。毕竟几年学法奠定了一些基础,大法深深扎根在我的心中,我迅速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当时有受共产邪党毒害太深的人攻击大法嘲笑我的,当然也有很多好心的经历过中共邪党政治运动的同事、亲戚、朋友深知它的残酷性,替我担心,劝我放弃,别影响丈夫和儿子的前程。对于他们的劝告,我没有动心,反而心里平静,坦荡、坚定。因为我相信师父,自己也很了解大法,最熟背的经文《博大》在我脑海中出现:“而他博大精深的内涵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他们不修怎么能了解和体悟大法,所以无论谁劝我,我都斩钉截铁的回答“炼!”丈夫(未修炼)鼓励我说:“怕什么?一定坚持下去,别相信它的宣传,把电视关掉别听它乱讲……”其实我后来悟到,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心坚定,就让丈夫来鼓励我。丈夫后来把所有大法的书包好了藏到最保险安全的地方,丈夫的态度让我更坚定了。

我从国企“下岗”后,在现在的单位打工,是仓库保管员,单位里人人都知道我炼法轮功。“七二零”以后,我仍然象以前那样在工作之余双盘坐在那学法,常常给同事们看大法的各种真相资料、光碟还有《九评》。讲大法的美好、神奇,带来健康的身体和心理,生活一切顺利。讲“天安门自焚”伪案和共产党的邪恶以及《九评》里的内容等等。有的新来的员工听到法轮功非常害怕,我就智慧的讲,然后劝他们三退,不管是新老员工约四十多人基本都退了,现在在公司讲法轮功真相都是公开的。

有一位同修是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底走入大法中修炼的,修炼后很快多种疾病消失了,因此她也非常的坚定。“七二零”后不久,她从其他同修那里得到一张真相传单,于是我们就到外面找复印社复印准备散发真相资料。我们找复印社复印不讨价还价,我们先复印一百份,每人五十份,就这样我们开始走出去第一步。

手上没有资料我们就用手写,我们俩到现在一直配合的很好。二零零一年开始,我们又利用午休时间学法,无论是同事还是老板都习惯了,从不打搅我们,现在又陆续增加两名新学员中午学法。有的同修听到了,非常的羡慕我们说:“你单位的环境好宽松啊!”其实我心里很明白,宽松的环境是靠讲真相开创的。

随着师父正法形势的推進,师父把巨大的法理越来越清楚的展现给大法弟子了,师父要求我们“更好的为完成大法弟子的誓愿与责任,做的更好。”(《致欧洲法会》)所以我们要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人。时间有限哪,我想起我身边有些攻击大法、嘲笑我的人,为他们担忧,于是我下决心一定要让他们明白真相,使他们得救。我深知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开始做有些难,但是我坚持去做,结果是越来越好,越做越顺利,一点都不难,因为我们只要有做的那颗心,从人的表面看是我们在做,其实真正的做的是师父。

有一个同事我向她洪法后,刚得法不久,迫害开始了,她相信了邪党宣传,并说她上当受骗了。当时我用人心对待她。她不久被老板辞退了,因为不明白真相,心里装着对大法不好的念,她生活一直过的很糟。她去年骑车在路上走,又被从楼上掉下一块盖楼用的跳板,把她头、脖子打伤,昏死过去,经抢救才活过来。我后来听到这一消息赶快去告诉她真相了,他们夫妻听了之后都“三退”了,并写了严正声明向师父和大法道歉。

我的姐姐、姐夫在机关单位工作,受邪党毒害很深,不听也不看真相资料。因为她和我父母亲住在一起,我经常去,每次我都要讲真相,每次都在争吵中结束,每次去时丈夫都嘱咐我:“今天不要讲了,他们不会听的。”他们因为我讲真相很不欢迎我来。她说:“你要来就不要讲,我不想听。你也应该为了你的家、丈夫和儿子考虑,拿共产党的钱,还骂共产党……”随着学法深入,认识的提高,我的思路变的清晰,智慧也越来越大。

慢慢我也改变了讲真相的方式,心生慈悲面带祥和之意的对待他们,这样我再讲真相他们就慢慢的开始听了。我说:“我们都没有拿共产邪党的钱,是我们养活着他们,因为我们是纳税人,它剥削了我们,给我们的钱太少了,如果在西方民主国家里,待遇又好,工资何止这点钱?看看国内成千上万的下岗工人,分文不给,吃、穿、看病、子女读书,寸步难行,没有共产(邪)党的国家,人民生活会更好。”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了解了真相,也见证了大法给我带来的美好。我丈夫在单位里工作顺利,单位效益也越来越好,儿子奇迹般的考入重点高中,又奇迹般的考入重点大学,毕业后,现在又顺利的到了一家大型合资企业,比同龄人收入高不少。一家人身心健康,和睦相处,这让他们无话可说了。

我的朋友们都说:“好事都跑你家里去了。”常人非常羡慕我,我就借此也向他们讲真相,揭露邪党本质,告诉他们大法的神圣、美好。他们相信大法了,也都三退了。后来我开玩笑的对姐姐说:“我害儿子了吗?”现在姐姐有了大的变化,当我劝别人三退时,她会主动帮助我一起劝。同事、朋友相继多人“三退”,并且有九人喜得大法。我也常常和丈夫及修炼的儿子切磋,达成共识,其实师父给我们这一切不是给我们享受的,是给我们在世间证实大法用的。

四、帮助同修共同提高

师父的法越讲越高,越讲越明。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师父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你们的正念,你们所做的一切,都从法中来,所以大家再忙也不要忽视学法。”随着学法的增多,法理变的清晰了,正念越来越强了。我想到了我熟悉的同修,“七二零”以后被迫放弃了大法修炼的昔日同修,其中有我丈夫的同事,我很想帮助他们回到大法中来从新修炼。

不久,我有机会陆续见到他们,和他们一交谈,他们心里有大法,就是很害怕,不敢回到大法中。我就对他们说:“万年不遇大法啊,就这样放弃了,等到法正人间时后悔可就晚了。你看我,还有很多同修都还在修,不是很好吗。”当时我给他们真相资料看,他们也不敢要。可是我没有放弃,有机会我还是劝他们,不久他们就主动来找我,终于回到大法中来了,并发表了严正声明。

为了能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共同提高,二零零四年初在我家成立了六、七人的学法小组,开始有些同修非常的怕,师父就鼓励我们,让一位同修看到了满房都是大法轮,每人结印的手中都有一束冲天的光柱直冲云霄,我们的中间还有非常漂亮的大莲花,激动的那位同修热泪盈眶,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和表达。

我说:“你看在我家学法我都不怕,你们怕什么,在法上修最安全。”我帮他们在另外同修那里借到《转法轮》和经文,告诉他们如何发正念,慢慢的学法,跟上正法進程。还给他们准备了真相资料和《九评》,让他们走出来发真相资料,告诉他们注意安全,重要的是多发正念,经常背师父的法《威德》和《正神》提醒他们师父的法身就在我们身边保护我们。后来他们逐步的可以去发真相资料了,现在已经跟上来了。

二零零五年初秋的一天,我在我母亲家窗前学法,突然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士问我在看什么书?我很吃惊,警惕的回答说是一般的书。可他又问:“是做好人的书对吧?”我说:“当然是做更高尚人的书。”他说:一定是《转法轮》吧?我大吃一惊,他高兴的说他找到同修了。我警觉的回答说是刚借来看的,想了解一下。心里在思考着他是同修还是便衣。

于是我就智慧的以刚接触法轮功的人的身份和他交谈,问了许多关于大法的问题,还问了是否有退党的信息。他都很诚恳的回答了我,并劝我三退。原来他是外地来我市工作的,第二天我和几位同修交流,他们都不同意与他联系,怕是便衣恶警。接下来的几天我反复思考到底怎么办,如果真是同修,到此处人生地不熟,看不到师父的新讲法,没有资料,怎能做好三件事。我心想即使是邪恶也要把他正过来,再碰到他就公开身份交谈。过了不久我又碰到了他,我告诉他真实情况,他非常高兴,他说他一直很想找到同修,肯定是师父安排的。

第二天上班时,忽然看见以前从未注意过的广告牌上出现几个醒目的大字“表现出众、还原本色”。我想可能是师父在以此方式来点化我去帮助同修。以后我们经常在一起交流,并给他提供大法资料。

五、讲真相不要忽视身边的亲人

开始讲真相发资料时我不敢告诉任何人,多数是在上下班时发。二零零零年过年放假,我外出购物走亲戚时兜里装着资料顺便发,被丈夫和儿子发现了,他们惊讶的说:“你在干什么呢?”我只有告诉他们真情,也是同修的儿子很赞同,丈夫一听吓坏了,坚决反对,把我的手抓住不让我再发了,说:“你在家炼我支持你,你这样做可不行,共产(邪)党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你要为儿子考虑啊。他才上高一,他的前途你必须考虑,你这样做会把这个家给毁掉的。你没有能力和它(邪党)对着干!”我回答说:“没事,不让别人看见就行了。”其实我当时就是真的这么想的,没有什么怕不怕的概念(后来悟到这也是否定了旧势力)。

回到家后,丈夫翻到柜子里一大摞资料,脸色都变了,追问我哪来的,我没有告诉他是我自己复印的,我说:“你看一看写的什么再说,要不是师父和大法救了我,我能健康的活着么?这个家能幸福吗?我给这个家节约了很多的钱,要是我以前的身体能够既上班又做家务吗?儿子能上省重点高中,不是修炼大法能有这样的奇迹吗?”因儿子当时报考的一所省重点高中差两分,在不认识任何人的情况下我们去了另一所省重点高中要求调剂,只是想碰碰运气,没想到别人竟然接受了。现在我告诉同事这件事他们都还不敢相信呢。接着我又说:“其实我已经发了很多资料了,你不知道不是挺好吗,你放心,我会注意安全的,保证没问题的。你看它邪党宣传的,多让人生气,胡说什么现在全国各地法轮功都不炼了都转化了,尽撒谎。我不是在炼吗?我就想告诉别人,这个法轮功就是好,法轮功没有倒,法轮功还存在。”丈夫不说话了,以后有新资料我看后,我都会津津乐道的跟他说,后来他开始主动的要真相资料看了。当然肯定是师父看我的心坚定,念正,所以才帮我。这种体悟太多太多了。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说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在纠正了丈夫的观念后,他就不阻拦我发真相资料了,我也经常把在外面讲真相的事说给他听,他很担心的提醒我,注意安全,我就开玩笑的说:“你应该知道我天资聪明啊,现在我修大法,我是超常的人,我的智慧是超常的,可以说是无穷无尽的。”在实际的讲真相中我的确是随心所欲,不管对方常人多么强烈的反驳我都能想办法去讲道理。在和同修切磋中有的说我胆子大,有的说我的这方面的功能师父给我开了,其实我的感觉是我的正念很强,没有太大心理障碍,没有怕心,就想让对方明白真相。我接着说:“你放心,你看在每期《明慧周刊》排头都用师父的法提醒我们。”我就大声的把师父的法背给他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理性》)就这样家里的环境开创出来了。

后来参加丈夫的朋友聚会(都是单位各部门的领导和家属,大家彼此都很熟),我不想错过救他们的机会,我也讲真相。丈夫很生气,到家后对我发脾气,说:“你到处讲,在这种场合也讲,让我尴尬,你得寸進尺,以后这种场合你别参加。”我没有动心,我心平气和的向他解释说:“不讲怎么能知道,我不讲给你听连你都不明白啊,你得承认吧,你的朋友都不去讲,将来他们会责怪我们的。什么是朋友啊,朋友就是要讲真话,为他们好。现在他们暂时不理解,以后会感谢我们,他们看我们一家人方方面面这么好,都说我比以前年轻了,精神十足,儿子长的又帅气,学习工作又顺利。我的同修都说这是修大法修来的。”丈夫慢慢的就默认了,在以后的聚会上,我送真相资料、《九评》,讲真相,丈夫不反对了,而且还帮助我讲。

这几年来,丈夫一直和我到处去发真相资料、《九评》,一起购物、办事时我成功的劝了很多的人“三退”。二零零五年过年后,同修想让我成立家庭资料点,协助大的资料点做《九评》,向我能接触到的同修提供《明慧周刊》和各种资料。我和丈夫商量,他不反对,而且拿钱出来和我一起买设备、耗材,帮助裁剪、装订资料,出差时,有时也带两本资料或《九评》去发,现在有时早晨和我一起炼第五套功法,准备走入大法中来了。

我的体会是师父告诉我们讲真相的重要性,家里的环境很重要,家庭环境好我们可以堂堂正正的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在此我想对那些至今家里的环境没正过来的同修说几句:去掉怕心,我们在大法中可以肯定的说,都受了益,就以此为切入点,多讲真相,正如师父说的“讲清真相驱烂鬼”(《济世》),什么不好的东西都会解体。

在此我说一件令我非常痛心的事情,一位同修从“七二零”后不久就开始承担起做大量的各种真相资料和其他的证实法的事,在家里基本是专职做的。我的家庭资料点就是这位同修从零开始帮助建立的。二十天前被当地的“六一零”绑架,现在下落不明,我现在每天只有多发正念。在此我希望同修们,给资料点多发正念,有条件的同修赶快建立家庭资料点,遍地开花。其实只要想做并不难。

六、在日常生活中讲真相

我的背包里总是随时放着真相资料、护身符或者《九评》,以上下班发为主,早上出门没人时就沿路挂上《九评》或粘上小册子,或贴上不干胶。效果很好,放在公汽车上效果更佳。

劝三退讲真相要根据每个人的不同情况讲,有的人得多次劝说,有的三言两语就同意了。如果有酒席、聚会,每次我都先发正念。有一次朋友聚会,我想一定会碰到以前的老同事,于是我带上《九评》及其它真相资料,首先发好正念,由于我去得比较早,安排坐在里面,他们离我很远,没有办法讲,很快就散席了。我心想今天没戏了,有些懊丧。可是当我起身准备走时,突然他们都向我走来(其实是师父就在我身边,师父在帮我)。我看时间有限,不能细讲,就单刀直入,“喂,我来救你了,快点表态退团吧,对你有好处,保你平安,我没有时间多讲,反正不会害你,你回家看看这些资料就明白了。”接着顺手递给《九评》和真相资料。对方迟疑了一会,最终都同意了,那一次就退五人。

在工作中,有时会接触到外地打工人员,我也是采用单刀直入的方式:“听说你们那里很多人炼法轮功,是吗?”对方多数回答否。我便会说,这么好的功法都没有人炼,真可惜!我就告诉他真相,然后送给他真相资料,再告诉他三退,有一个自己退了,还回去劝退五个同乡。还有一些文化程度很高的,受党文化影响很深,自命清高,你说这他也有说的,你说那他也有说的。我就用师父的法理和明慧的文章启迪他们。例如,有人说:“你们是参与政治,一定有后台”。我说:“首先,参与政治能使我的身体变健康吗?另外,中国人有资格参与政治吗?区长、市长你参加过选举了吗?那些去北京参加政协会议的也只能有举手的权利,谁又敢不举手呀。再说现在全世界有八十几个国家的人,不管黑人白人都在炼,难道他们对我国的政治也感兴趣吗。”对方说不知道。我继续说:“如果中国人能参与政治,共产邪党就独裁不了。”

还有的人说:“你们不看病不吃药,那都去炼法轮功,不要医院和药店算了。”然后就嘲笑。我说:你把法轮功说的这么不值钱?那遍地是金子到处都可以捡?我告诉你一个真理,老子说:‘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你笑是很正常的。”对方停止了嘲笑。

还有的说:“你们要忍多难受啊!我多好,多自在,不高兴想骂谁就骂谁,多痛快!”我说:“因为你生气才去骂人家,可是我们没有生气呀,就不存在骂谁。”也有的说:“你们才修炼几年,我是跟释迦修的……(言外之意他是最高的)”我说:“我泄露点天机你听吧。”(他当时很吃惊,又问我你说什么?于是我又重复了一遍)我又说:“释迦是很好很高的佛,但是你能不能把思想放开点,我们叫‘大法’‘法轮大法’呀,有没有这种可能性呢?释迦佛是为我们今天大法洪传奠定基础和铺路呢?”对方不做声了。

有的说:“我也不相信××党,我也不相信你法轮功的,你们的资料我从来不看。”我说:你说你谁也不信,其实你已经相信了××党了,因为世界上任何一个政党都不会去宣传无神论,只有××党宣传无神论。你的无神论哪里来的?然后我问他张思德是怎么死的,他回答是烧煤窑死的。于是我告诉他《九评》里写的真实情况,指出他被邪党的一家宣传所蒙骗,以后多看点真相资料对他有帮助。他想了一想,说:你说的有道理。过了几个月见面我又劝他三退,他就同意了。

还有的人在常人看来的确很聪明,藐视他人,我就会与他开玩笑说,你的确聪明能干,我其实很佩服你,但是有一点你肯定不如我,比如我懂修炼你就不懂吧。所以你最好听我的把队退了,对你有好处。他听我这样说也就同意了。

还有的人多次劝就是不退,我从不气馁。比如有个人,也曾劝了多次,有一次他找我借东西,我就开玩笑说:“我不应该借给你的。”他一愣,问我为什么?我说:“为了你好,保你的命,让你退出这个邪党的团组织你都不愿意,我就不想借你了。”没想到他立刻表态同意退团了。

还有的人看到《九评》后说“你们真反动。”我说:“什么叫反动?反动有什么不好,为什么要和它一起动啊?文化大革命一起动,才动的乱七八糟,才有这十年浩劫。”对方无话可答。

我说你看现在天灾人祸可真多吧,就是共产(邪)党坏事干的多,带来的。当然多数人都认可,可是有的人就说:“以前也有只是不报道,现在报道了而已”,我说:“是他自己都说是几十年、上百年不遇的。”对方无话可答。

一次我到银行取两笔到期教育存款时,工作人员告诉我国家有通知,只能算一笔,不是我们银行决定的。我听后想大法弟子碰到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啊!这是给我讲真相的机会,于是我很大的声音说:“怎么说变就变了,这不是搞老百姓的钱吗?共产党贪污、腐败。难怪听说有两千多万人退党了,这个党就该垮的。”里面的工作人员,看我没有怪他们,都说国家这样不对,都表示赞同我的观点。大厅里的客户也都在听,以此事为契机,我又去了三家银行,把这救命的信息传给世人,最后的一家银行的工作人员开玩笑的指着另外的工作人员对我说,给你办理的这位就是党员,我说:“赶快退出它,你是党员更了解它,是个邪党,退了运气就好。”那位工作人员说,“听到没有,让你退党呢。”他低头不语。

我从不放过一切机会用各种方式救度世人和宗教人士。在日常生活中,坐的士、购物、或者问路的,都在讲完真相后送给资料。购物时使用写了真相信息的钱币,更方便讲真相了。对方发现了,我会立刻先他问:怎么了?这时对方一定告诉我上面写的是什么,我马上说这是运气钱,怎么给你了,对方听后都立刻高兴了,有机会我就继续讲,没机会我就告诉他照上面说的做一定有好运的,他们都很高兴的谢谢。有时有机会我就主动的说:给你一张你没见过的钱币,或者说给你好运的钱,对方一惊,接钱币后马上就会看,并且还会念出来,我就开始根据他念的上面的内容讲真相。有一个人马上说;难怪我总是倒霉,我是党员,我想退,怎么退?我告诉他退党的办法,他马上就表态了。

在上班的路上经常碰到戴红领巾的小朋友,我就和他们搭话:“你的衣服很好看哪,你带的红领巾是死人的血染的,多恶心哪。”小朋友都会点头(因邪党也是这么教育的)。“你们退出红领巾会变的聪明、漂亮、学习成绩好,你愿意吗?”所有的小朋友都点头同意。

其实我们在表面做,真正是师父在做。我有多次的体悟到我想到要做证实法的事,师父都会帮我促成。例如有几个同事分开多年联系不上了,后来都不费力的联系上。另外有的同事退休多年,家搬到很远的小区了,电话联系上了也没有时间聚,心里总是放不下,有一天她们竟然约好三人来找我,说想炼功。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安排。就象师父在讲法中说的:“师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间布的巨大的场也好啊,可以把有缘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种环境弄到你跟前来,给他提供一个知道真相的机会,但是你们得去做,你们不去做也不行。”(《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回顾自己十一年比较平稳的修炼路程,每一步都是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前行的,我也知道我还有很多的人心要去,很多后天的观念还存在,离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标准还相差很远。所以我一定会多学法,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世人。最后以师父的法来与大家共勉:“大法弟子稳定的做好三件事,不要出现人心的浮动。希望大法弟子用神的正念走好最后的路。”(《全面解体三界内一切参与干扰正法的乱神》)。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