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了大愿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六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第四次交流会征稿了,我也要参加。不管我做的好不好,都要有精進的心,因为那是师父要求的。希望好的一面对同修有所借鉴,有失偏颇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在小组学法的矛盾中修自己

有段时间,我一周没到学法小组学法。丈夫打麻将,儿子上网,都跟我要钱,他们什么都不干,还看我不顺眼,把我气的够呛。问题出在哪了?向内找自己,看到了我的私心:不愿和同修在一起,嫌她们修的不好,怕耽误自己的时间。是自己不对了,不参加集体学法,这不是不听师父的话吗?这不脱离集体了吗?还有,想想学法小组成立以来,自己常有完成任务、不得不去的念头,还找一些借口来掩盖执著,嫌同组同修不精進,看不起她们,怨心有时也起来了,还觉的自己挺为同修负责的,其实已不在法上了。

师父在《法轮功》中说:“有嫉妒心的人看不起别人” , “嫉妒心还会伤害同道人,比如说些不好听的话使人的心无法入静;当他有了一定功能,出于嫉妒可能用功能伤害同道人。”

学到这段法的时候我震惊了,原来看不起别人是嫉妒心;看同修不精進的言外之意是“我”修的好,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心,还不易察觉;和她们交流的时候总是有所保留,怕她们听不懂,这是分别心;不能表里如一;有想改变别人、把自己的认识强加给对方的心,不想改变自己,或者根本就没看自己;缺乏足够的善心……

我看到了自己太多的不足,可是没有修去,在另一学法小组突出起来。因临时有需要配合的事,我参加了另一小组的学法。她们的学法方式不符合我,悟的跟我也不一样,自己就动心。我也向内找了,但都是想先改变别人,抓着同修的不足不放,结果矛盾越来越激化。

师父在《法轮功》第三章中说:“炼功是向内找,自己多修炼自己,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自己哪方面做的不足,自己得争取提高,向内使劲。人都向外使劲,别人都修好了,都上去了,就你没上去,你不是白搭吗?修炼得自己修嘛!”

当我从法中明白、再去学法的时候,同修不理我,我就叫着自己名字在心里说,大法弟子都是向内找的,就是你自己有问题。这时,师父的法展现在眼前:“你所遇到干扰你心性的事情,都是在提高你的心性,就看你怎样对待,看你能不能守住,看你能不能在这件事中提高你的心性。”(《法轮功》)当我的心性在法中升华、没有了自我的时候,就和同修敞开心扉交流,把自己溶在整体当中,展现在我眼前的都是同修正的一面、精進的一面,一切就恢复了正常。我真的感谢师父给我安排的提高心性的机会,修去了欢喜心、显示心、妒嫉心、证实自我的心,也感谢同修对我的包容。

二、到黑窝近距离发正念体会到的神奇

有一次,我们到劳教所发正念前,天阴的很厉害。我想,这是邪恶要解体了,妄图起干扰作用。几个男同修都说:“师父说了算,邪恶干扰不了,这边不缺雨,一边下去。”走到半路,下起了小雨,我们谁也没动心,也没有一点回去的念头,并发出强大的正念,求师父加持。

走着走着,雨停了,淋湿的衣服也被风吹干了。坐在劳教所附近的大地里,心里想着,我们就是来证实大法,解体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营救我们的同修,救度众生;不许劳教所里的众生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给他们自己留条后路。我们发出了慈悲强大的正念,我觉的能量场可强了,自己在另外空间的体也非常高大。

类似的事情遇到好多次,比如发完正念往回走,下着小雨,你刚把门一关,那雨就象倒下来一样,好象就等你進屋才下。我们一次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三、放下自我讲真相,救度众生

我找到一份工作,给一家人做饭,他们受共产邪党宣传蛊惑中毒很深。我没修炼时是脸皮薄、爱面子、不让人说的那种人,不太想讲真相。又一想,应该放下自我,救度众生要紧,我就一点点和他家人讲真相。

一开始他们不让我和孩子讲,我就跟女主人讲,修大法的人个个都是按真、善、忍做好人,是这个世界上你们最可以信赖的人;讲认同大法的人得福报,信的越诚福越大。有时间我就和他们讲,不管在哪,看到法轮功真相资料和《九评》就捡,回来看完再发出去,会有好报。我还上他妈妈家去讲,尽量让他们明白真相,在同修的配合下,这家人大部份都三退了。

这家的孩子特别天真,后天观念少,明白真相后,每当同学一来,有时候还没等我说呢,他就说,你快点让阿姨给你退团吧,快念“法轮大法好”吧。有个孩子来他家好几次我也没跟他讲上真相,心里挺遗憾。我正想呢,门铃响了,那个孩子来了,当时我真的感动的想哭,心里想师父啊您太慈悲了,让这个生命得救啊。这回我给他讲了很多,讲着讲着我哭了,真的是慈悲心出来了,他后天就上大学走了,不明真相是那么的可怜,今天不就是师父给他得救的机会吗?最后,他同意退团,并说,真太谢谢阿姨了。我说那你就谢我的师父吧,谢法轮大法吧,无论你走到哪里,都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增加福份的。

一天早晨,男主人在看电视,喊我说:大姐你快来看,你们最恨的人出来了,它是迫害法轮功的头。我跟他讲:我们师父告诉我们,炼功人没有敌人,炼功人讲的是慈悲,是善,是为他的生命,相反我们觉的它们是最可怜的,法衡量着一切众生,它们参与了对好人的迫害,是一定要偿还的,如果现在弃恶从善还有机会,再继续迫害下去那真是太危险了,其实这时间都是师父慈悲,在给机会让它们醒悟,要再坏下去,不但害它们自己,也会殃及家人。男主人听明白了说,原来是这么回事,这法轮功是好。

工作之外的闲暇时间,我就去做真相,神奇的例子很多。一次,我们骑摩托车到很远的农村去发《九评》,在一个转弯处,我们三个一起重重摔倒,却一点事没有,真的是师父保护。

还有一次,一个很陡的坡一下子没上去,摩托车向下滑,我坐在后面,下来一下子抬住了后轮,阻止了下滑。车下滑还是一种惯力,我又瘦又小,那天还没吃饭,真的无法想象几百斤的车我给停住,而且当时自己都没回过神。

上两天我们去农村,我和同修正发着资料呢,出来一个人,拿着好亮的一个大手电。我和同修发着正念往前走,却是个死胡同。我贴完一张真相粘贴正在擦手呢,那人还在那照,同修就站那看着他,特别的稳。结果那人关好窗户,回身对我们说:“你俩不走啊?等什么呢?”我俩对视一笑,咱俩还等什么呢?师父都让他告诉咱俩了,还不走啊。当时我们真的没想什么,师父让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邪恶不配干扰迫害。

我每次出去发真相资料或是《九评》,师父都鼓励我。比如贴的不干胶都发着光,连揭下的另一面都发着金光;《九评》也是,连包装袋都放光。有一次,我看同修在那放《九评》,可亮了,我还问同修,你打手电了吗?她说没有啊。我真的觉的太神奇了。我们骑车到很远很远的农村去做真相,很少遇到干扰,有时候连狗都不叫,很多神奇的事真的说都说不完。

四、整体配合,营救同修

一天早晨刚看完营救同修的交流文章,同修来了,说某同修病态反应挺重的,外地看守所让去接。我们一商量,应该把同修早日营救回来,别的同修都很忙,还是我去吧,早晨看的都是同修的交流营救同修的事,也不是偶然的,可就是该我去。

那几天雪特别大,几天不通车。我和同修的家人(小同修)坐火车走了半夜,被迫返回,第二天坐汽车绕了好多弯才到达。同修当地的亲戚说要接人它们得要钱,我就和小同修说,不能听邪恶的,也不能听你亲戚的,咱得听师父的。不能配合邪恶,不能拿钱,咱得定住这一念,一切师父说了算。小同修去了看守所一次回来说,它们要研究研究。我就给家里的同修打电话,通报情况,请他们不要放松发正念,同修的鼓励也鼓舞着我。

晚上小同修走了,我打开电子书,一翻是《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师父说:“你要记住,你的正念是可以改变常人的,不是常人带动你的。常人说了什么,或者是干扰你了,你不要往心里去,你就做你要做的事情。人的思想来源很复杂,而且有许多人是观念在讲话,不是自己的真念、不是自己真正的人在讲话,所以说出的话往往是似是而非、言不由衷的,他讲过了啥他自己马上就忘了。他自己都不重视他讲的话,你为什么重视呢?别管他讲啥,你讲的话对他来讲每一句话都是当当响的炸雷。”师尊的法打入我的脑海里,时刻在充实着我的正念,我发正念解体所有参与此事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正念加持同修。有时也有不好的思维,或是要困,我就及时的排斥。

早晨小同修来了,我俩商量,说这回一定得行,就得放回来,你就讲真相,告诉他们你为了接家人所受的苦,今天再不放人回家,路费都花没了,人的理咱也得讲,但是真正的心咱们还得信着师父,求师父帮忙加持弟子。

十点多的时候,小同修回来说,一开始的时候要钱写保证,小同修都智慧的平衡好了。我俩十二点发完正念,小同修又去要人,我给家里的同修打了电话,告诉他们加大力度发正念,二点开会。同修就说,一定行的,你要吃饱饭不要怕花钱,钱不够说一声。这时对于我来说每一句话都是动力,让我往前走的动力。上楼我接着学法,师父说:“不管怎么样,你就正念正行,你就没有过不去的关。”(《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对照师父的法,知道我差在哪了:没向内找,我是发正念了,但是我的正念纯净吗?我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了吗?我看到了不纯净的心:我要是把同修接回来,同修肯定认为我修的好,正念强了不起。我告诫自己,都是师父做的,没有师父没有大法你能做什么,这不是证实自我的心吗?我对警察有恨心,恨他们迫害我的同修;对同修有怨心,怨同修这么不理智……,我一找自己真的吓一跳,还觉的正念挺强的,带着这些人心正念能有效果吗?能解体邪恶吗?

顿时,我单手立掌,发出最纯净、最强大的正念,立即清除灭尽解体本地区另外空间的一切干扰营救大法弟子某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加持小同修的正念正行,一切我师父说了算;加持大法弟子某某。我用神的一面告诉被迫害的同修,那里不是你呆的地方,不要放松你的正念,你得神起来呀,就定这一念,今天下午你就得出来,你还得救度众生呢。

然后我求师尊加持弟子,各路护法神帮忙,顿时我感觉整个空间场法轮旋转,一片红,我感觉到了师尊的加持和同修的正念容为一体,手一下就定住了。我看到眼前右上方师尊脚踏莲花慢慢隐去,在左上方看到了“回家”两个字,我知道这是师尊在鼓励我。

从我修炼以来,觉的这两天真正实修了自己,感受到什么是溶入法中,自己感觉心性在升华。我一直发正念到三点半,觉的正念足以解体邪恶。四点多小同修还没回来,我的心里没有一丝怀疑,就感觉对师父对法那种信,特踏实。五点多,被迫害的同修和小同修一起回来了。

看到同修我没有大喜过望,反而有一种酸楚。同修们啊,让我们快快修去人心吧!放下自我整体协调好,早日终止这场迫害,正念正行再也不允许邪恶迫害;把法摆在第一位,按照师尊要求的做好三件事,更好的救度众生,完成助师正法的大愿吧!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