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坚信法才能走出魔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七日】

一、忽视学法 被邪恶钻空子

自丈夫转变态度,从新走進大法后,我们的家庭又和谐了。但由于丈夫不珍惜师父给的又一次机会,不重视学法,被邪恶钻了空子,于二零零六年五月中旬得了脑出血。当时,没有那么强的正念,动了常人之心,住進了医院。

到了医院,他已经昏迷过去,進了ICU室,剃了光头。做完手术,头上有引血管,手脚全被绑在床上,闭着眼,张着嘴,形象难看。大夫说,他出血量很大,大概有80%,很危险。半个月的时间,丈夫连续三次脑出血,特别是第三次,我的心都悬起来了。大夫跟我说:“你对象可能是先天性畸形,脑血管狭窄。这种病在医学上是无法医治的,你思想上要有准备。”听完后,我的眼泪一下就流下来,心象针扎一样疼,酸甜苦辣的滋味全上来了,人的情占据了主导地位,忘了自己大法弟子的身份。因为心态不好,旧势力又演化出许多假相:我丈夫高烧不退,身上出了许多红色小斑点,嘴发歪。正在我被情所动,被假相迷惑的时候,同修们来看我,跟我交流,帮助我树立正念,点醒我要站在正法的角度看问题,认清“病”的根源,别被表面现象所迷惑。

此后,我跳出了情的困扰,以一个同修的身份面对出现“病态”的丈夫,不忘记自己的使命。在医院里,我开始坚持发正念,有时间就学法、背法,碰到有缘人就讲真相,劝三退,在这个特殊的环境里做好师父交代的三件事。师父在《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中说:“再有,你们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讲真相,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这里不正是师父给我安排的讲真相的机会吗?我抓住时机讲,病人、家属及探望的亲朋,都成了我讲真相的对象,结果,大多数人都退出了邪恶组织。

几天后,大夫怕我的丈夫再出血,让我们转院。到了新环境,丈夫没有任何反应,每天除了睡觉就是睡觉。而我又接触了很多人,又有了讲真相的机会,百分之八十的人也明白了真相。十几天后,大夫看我的丈夫无好转的迹象,要我们做脑造影检查,这可是现代最先進的仪器设备,可以看到人体的最小血管。第一次做脑造影没检查出什么,又做了第二次。结果出来后,专家说:“病人危险,需要做手术”。大夫让我考虑一下,给他一个答复。我前思后想,越想越不对头,该不是师父的点化,要我丈夫出院?要不然怎么第一次没检查出来问题?“它也不是病,能好使吗?你检查去吧,没有毛病,你就是难受。”(《转法轮》)是啊,再住下去,不是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和它们强加的迫害了吗?我丈夫没有病,干什么还要做手术?于是,我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出院,我要从旧势力手中救回我丈夫!第二天,我找到大夫说:“我丈夫已连续做了三次手术,现在他体力虚弱,等他身体恢复一个阶段再做决定。”并提出我们要求出院。大夫说:“这个病人很危险,如果出院,后果自负。”我签了字,就这样,我们出院了。

二、坚信师父坚信法 大法显神奇

丈夫出院时,下着尿管,左手不会动,吃饭特别困难,不会说话,大小便不知,象植物人一样。到家后,首先把他的尿管拔掉,一有空就给他念《转法轮》听,还在家组织了学法小组,集体学法,他的身体恢复的很快。几天后,他就能说几句话了。一个星期后,他的左手会动了,并能在床上坐一会了。半个月时,扶着他可以站起来了。一个月时,他自己就可以走了,这是常人永远都理解不了的事情。

回到家的这些日子,由于各方面的事情比较多,没有注重发正念,被邪恶钻了空子,丈夫连着两次脑袋疼,痛的抱着头撞墙。有一天晚上十点多钟,他突然头疼的厉害,攥着我的手说:“我不行了,也不连累你了。让你跟我受了那么多的罪,以后,你们娘俩好好过吧。”我马上悟到,这又是干扰、考验,必须坚决否定。于是我说:“现在不是说这话的时候。师父就在我们身边,什么也不要想,就发正念,解体迫害你的黑手、烂鬼。”我们俩一起发正念,发到十二点十分。其中干扰很大,在发的过程中,我总是恶心,吐了几回。而我丈夫说他还看到楼下有小鬼。我们坚定正念,排除一切杂念,不停的发,不被假相迷惑,终于丈夫痛苦减轻,慢慢的睡着了。

躺在床上,擦着头上的汗,想着刚才发生的事,真正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稍一放松警惕,邪恶就钻空子。丈夫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犯毛病,就是因为他没把自己当作一个真修者,老是依靠外援,不想向内找,不从内心深处挖出自己的根本执着。对此,我提醒丈夫应该自己学法,突破学法的难关,做到真修。刚开始,坐几分钟,念五、六行就得躺下,而且念的磕磕巴巴,还经常串行。我就用手指着字,让他一个一个的念,每天至少花二到三个小时的时间跟他这样学法。随着不断的学习法,他念的也比较通顺了,也不串行了。又坚持一段时间,集体学法时自己就能念了。丈夫的進步,更验证了大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

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找到了很多执着心,如着急心、烦心、埋怨心等。特别是丈夫刚出院的时候,大小便不知,一天到晚洗了尿布洗屎布,忙的我连做饭都不及时。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怨恨他,嫌他太麻烦,净耽误我时间。特别是当他脑筋有所记忆时,总是问我以前的一件事,问完了一会又问,弄的我心烦意乱,没守住心性。最后,我想了一个办法,把他要问的事写在一张纸上,装在他兜里,告诉他:“你别问我了,你的问题都在你兜里呢。”这样一来,他就不再问了,我的烦心也去掉了。慢慢的,随着我心性的提高,我丈夫也好了起来。一天,在回家的路上碰上了常人朋友,我介绍了我丈夫的情况,他们感到很惊讶,觉得不可思议。受益最多的就是我丈夫,他激动的逢人就说:“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师父给了我一切。”他常常跪在师父像前磕头,双手合十,感谢救命之恩。如果不是信师信法,我丈夫也许就永远站不起来了。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有几个常人相继走進大法。

其实,我们只是做了表面的承受,实质的东西都是师父为我们承担了。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救度,没有恩师的巨大付出,我们什么关也闯不过去。珍惜与大法的缘份,走正走好师父安排的回归之路,做好三件事,将是我们所有大法弟子的历史责任,愿大家共勉。

以上是我修炼中的一点体会,不当之处,请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