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送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七日】下午一上班,丁蓉就感觉头晕、胃痛,忍不住趴在桌子上。

主任看见了,过来问:“怎么啦?”丁蓉摆摆手,挤出一个凄苦的微笑。

主任看她脸色蜡黄,表情痛苦,说:“你回去吧,大热天的,别是中暑了吧。回家好好休息,材料没写完,明天抓点儿紧。”

“没事儿,老毛病了,趴一会儿就好。”丁蓉嘴上这么说,身子已经站起来了。她巴不得立刻回家,躺在床上。

这病说也奇怪,一出单位大门就好,一看见那些堆成山似的红头文件就犯,医院也说不出个子午卯酉,丁蓉管它叫“文件综合症”。

回家的路上,经过淮海路的“家乐福”超市,丁蓉停下车。前几天,这里办店庆搞促销,顾客哄抢粮油和日用品,踩死了四个人,挤伤三十多人,消息还上了国外的报纸。物价飞涨,百姓苦不堪言哪。今天店里有点儿冷清,几天前那一幕让人记忆犹新。

丁蓉买了一袋面,一兜鸡蛋,一捆菠菜,两条黄瓜,几个西红柿。已经三个多月没吃猪肉了,猪蓝耳病死了不少生猪,不敢吃了,肉价还贵的要命。唉,每次买菜都有一肚子牢骚,谁的日子也不好过呀。

回到家,躺了一会儿,感觉好多了。开始准备晚饭,丁蓉从来都是个勤快的人。摘好菠菜,洗好黄瓜,切好西红柿,打好鸡蛋,垃圾袋就满了。丁蓉系好垃圾袋,穿好鞋,拿起钥匙,准备把它扔到楼下去。

打开门,正好看见一个老太太在往对门家的信箱里放传单。丁蓉一下子想起来,上午送给局长看一份文件,局长看完让马上销毁,销毁的时候,偷偷看了一下,说什么法轮功发传单,严厉打击、彻底消灭之类的话。大概这个老太太就是发法轮功资料的吧,这不是跟政府对着干吗?

丁蓉不假思索,大声喊道:“你是干什么的?怎么敢在我们省委宿舍发东西,肯定是法轮功吧!政府都给你们定性了,你们还挺大胆的呢!”

老太太转过身,平静的看着丁蓉,不慌也不忙。那目光和善、慈祥,放射着威严的光芒,一直照射到丁蓉心里。老太太没说话,转身慢慢走下楼去。丁蓉一时语塞,不知说什么好了。她愣了一下,去追老太太,垃圾袋也忘了拿。

那老太太不慌不忙,慢悠悠的走,丁蓉紧赶慢赶,急匆匆的追,可怎么也追不上,总是差一层楼的距离。追到二楼,她已气喘吁吁,想要喊人,却喊不出声音来。突然,一阵头晕,胃痛,“文件综合症”又犯了。她只得停下来,看着老太太从容的走了。

***

盛夏出差,又苦又累。所幸时间不长,一周后回到家,丁蓉一下子躺在床上,耳边还响着飞机的轰鸣声。“当当当”,有人敲门。

开门一看,是个老太太,看样子有六十岁了。

“你还认识我吗?”

丁蓉摇摇头:“我们好象没见过吧!”记忆中搜索不到任何相关信息。

老太太面带微笑,语气和善的说:“我是省电视大学的退休职工,我叫丁惠佳,有些话想和你说说,你能让我进去吗?”

丁蓉有些犹豫,想不起和眼前这个人打过什么交道。看她言语和善,举止有礼,确实象有文化的,不象是坏人,也姓丁,也许是亲戚吧。丁蓉往旁边一闪身,让老人进了屋。

丁蓉请这位不速之客坐下,给她倒了杯冷饮,心想:不知下面要发生什么事。

老人微笑着,看着丁蓉说:“你不记得了吗?一周以前,那天,你追的人就是我!”

丁蓉还是不明白,迷惑的看着她:“你来我们家做什么?”

老人微微一笑,诚恳而认真的说:“我是来告诉你真相的!”

“真相?什么真相?”

“法轮功真相啊。”

一提法轮功,丁蓉想起来了,那天胃痛提前下班,在楼道里是追过一个发传单的老太太。

老人说:“那天的事不能怨你,你是被中共邪党的宣传蒙蔽了,不知道真相才那样做的。”她喝了一口饮料,润了润嗓子,接着说,“我是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参加过我们师父举办的讲法班。我当时就是抱着祛病的想法学的,我身上有十多种病,几乎哪个零件都有毛病,每天吃一大把药,人称‘药篓子’,难受起来都不想活了。炼功以后什么病都没有了,我多高兴啊!能不感激我师父,能不感激大法吗?法轮功讲‘真、善、忍’,讲心性的修炼,处处为别人着想,不做坏事,教人做好人,这多好啊。对个人、对社会、对国家都好,没有一点儿坏处。现在法轮功在全世界八十多个国家流传,得到两千七百多项褒奖和支持议案,《转法轮》被译成二十多种文字在全世界发行。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只有在中国大陆,法轮功受到无理的迫害。九九年七月以来,大法弟子被抓、被打、被劳教、判刑,甚至被活体摘除器官,到目前查明的已有三千多人被迫害致死,不知道的还有更多。可是八年来,大法弟子一直在和平的告诉政府、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清白无辜,镇压是错误的,是违法的,对信仰自由的迫害是不人道的。”

丁蓉看到老人眼中闪着泪花,字字句句都发自内心,那么朴实,那么真诚,声音不大,却震撼人心。丁蓉想起来,去年接到过国外打来的一个电话,提到过活体摘除法轮功人体器官的事。确实,那些炼法轮功的,给人感觉都是很善良的人。

丁蓉渐渐的对这位不起眼的老太太有了几分敬意,但还是有疑问:“那怎么还去‘天安门自焚’?”

“那完全是中共邪党为了给镇压法轮功找借口,一手制造出来的,是假的。大法明确要求不能杀生,怎么能自焚呢?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对“自焚”录像分析鉴定,已经得出结论,认为那是政府导演的骗局。它本身就漏洞百出,比如王进东的盘腿姿势、两手结印的姿势都不是法轮功的动作,还有他腿上那个烧不坏的雪碧瓶;比如刘思影烧伤后被纱布包裹的严严实实,这是违反基本医学常识的,烧伤病人应该裸体,严密隔离,可刘思影还接受采访,采访记者也没有任何消毒隔离措施,甚至不戴口罩,更可笑的是,刘思影喉管被切开还能唱歌。”

丁蓉想了想,确实有道理,自己大学毕业,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你看过《九评共产党》这本书吗?”停了一会儿,老人问。

丁蓉摇摇头。

“你一定会上网吧?我给你一个软件,用它上网,可以突破中共的网络封锁,看到很多很多国内看不到的东西,听到各种自由的声音。了解国内外互联网信息,这是每个人的自由和权利。”老人说着从衣兜里掏出两张光盘,递给丁蓉。

丁蓉犹豫着,没有马上接过来。“我就是在中共的机关里工作,中共腐败,这谁都知道,可是这与我有什么关系?有人给我开工资就行,管那么多干什么?”

“象你这么想的人还真不少。看了这个片子你就明白了,有人想看还看不到呢,都送上门来了,就拿去看看吧。”老人再次把光盘递过来。

丁蓉接过光盘,一张上面写着:“风雨天地行”,另一张写着:“《九评共产党》”,都是打印的封面,非常正规,光盘品质上乘,封面设计和谐悦目。丁蓉擅长美术,最喜欢和谐美好的东西。她心里禁不住喜欢起来,想:真好看,有保存价值,制作这么精良,说不定是从国外带回来的。于是问道:“多少钱?”

老人笑了:“送给你了,不要钱。你能明白真相我就为你高兴。姑娘,你退党了吗?”

丁蓉也笑了:“您怎么知道我入过党?”

“你刚才不是说在中共的机关里工作吗?在那儿工作基本上都要入党。”

“为什么要退呢?”

“因为中共是个邪党,干的坏事太多太坏了,所以天要灭它,凡是加入过它的组织的人必须退出,才能在天灭中共的时候保住性命,否则就会跟着遭殃。”老人慈悲的看着丁蓉,接着说:“你那天追我,讲的那几句话说明你还不明真相,我们既然碰到了,就是缘份,我不能看着你和邪党一起遭殃啊。所以我今天特意来告诉你真相,希望你退出中共邪党,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丁蓉心里一阵感动:我们素不相识,我又曾经对她不善,险些伤害了她,可是,她却毫不计较,特意跑来给我讲真相。天这么热,她住在哪儿,怎么过来的呀?这样想着,丁蓉忍不住说:“阿姨,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啊!”

老人高兴的笑着说:“你同意的话,我帮你用化名退了吧,就叫小荷,象水里的荷花一样,出淤泥而不染,怎么样?”

“太好了!就叫小荷,我从小就喜欢荷花。”

老人站起身:“你休息吧,我该走了。别忘了把福音告诉你的亲朋好友。经常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的。”

丁蓉拉着老人的手,一直送到楼下,不住的说:“太谢谢了,太谢谢了,这下我真的什么都明白了!”

老人爽朗的笑了:“真的什么都明白了?那天是谁叫你追我的?”

丁蓉非常不好意思,认真的说:“阿姨,谢谢你送真相给我。再遇到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我一定不会打扰他,有机会还要帮一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