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成长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八日】我是河北大法弟子,于一九九八年八月得法。在此,我将这几年修炼中的部份心得写出来,向慈悲伟大的师尊汇报,与广大同修共勉。

自九八年修炼以来,由于种种原因,一直和同修们接触较少,一直是自己单独修炼。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才和同修的接触增多,但相对来说还是有限的。二零零零年初,离开原单位到了省城郊区工作,更联系不上同修,只是每月回老家看有没有经文,再听听同修们的消息。对于明慧网啊、正法進程啊都不清楚。只是知道严格要求自己,让大法的美好、纯正的一面从自己的身上展现出来,同时告诉身边的朋友、同事大法的美好、镇压的错误,及对邪党谎言的揭露。正是如此,师父看到了我那坚修向道的心,为我安排了与一市内同修联系上。从那时起我知道了有个明慧网,看到了大法资讯,知道了正法進程。慢慢的在破除各种执著中,我一步一步开始了随师正法的历程。

1、慈悲与威严同在,用神念救度世人

本来家人、亲戚就不理解修炼,镇压后更是难以接受,所以不善辞令的我更感到讲真相的艰难。每次同姨夫讲真相都被他数落一番。老这样不行啊,我到底该怎么做呢?通过学法。我找到了自己不能堂堂正正讲真相的那颗怕心,当再一次姨夫不听真相的数落中,我想起了师父的讲法:“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大法坚不可摧》)这时我明显感到师父的加持,正念之场越来越强。我在清除在另外空间控制我姨夫的不好的因素的同时,平静而严肃的打断了姨夫的数落。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姨夫和大姨一句话也不说,静静的听我讲述对自焚伪案的分析,河北任丘大法弟子袁玉阁的被诬陷。我问姨夫:你也在北京呆过,也当过兵,也去过天安门,你可曾见过、听说过持灭火器巡逻的警察?你有文化、有知识你可曾听说过“喉管切开后三、四天就能正常说话、唱歌的人?”你可知邪党为掩盖媒体编造的“袁玉阁炼法轮功抱儿子跳河”的假新闻将袁玉阁关進劳教所里?……他们明白过来了。这次我离开他们家时,姨夫、大姨把我送到家门口,姨夫扶着我肩膀说:“孩子,我知道你们是行好的,为了家人注意安全呀!”我告诉他们放心,我会注意的。

一次办事过某某村,我顺便贴了几张讲真相的不干胶,其中在一个胡同口我贴好后一回头,发现一老汉正在看着我,我微微一笑转身上车坦然而去。过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听一老同修说:在某某村有一个亲戚有一次亲眼看见一个法轮功大白天在墙上贴东西,本想顶住他不让走,后来不知怎么的,又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愿管了便任其去了。我笑了,我知道当时是我那神的正念抑制了在另外空间操纵老汉的邪恶因素。同时故事传到我这儿来是师父鼓励我精進呢。

一个秋天我骑自行车回老家,路上有机会就发真相材料。看路边停着一辆三轮车,我蹬车过去随手放了一张折好的真相材料。车主看见后赶上来大声喊:“嗨!你干什么的?在我车上放了什么东西?”我平静的看着他说:“好东西,看看吧。”言毕蹬车而去。那人不喊也不追了。

2、宽容同修,严格修好自己

原来一直是一个人发真相材料,经常想如果我和同修在一块儿多好,我们一定会配合的相当默契。这两年由于工作原因同事中有了同修,而且还在一起干,我真高兴。可是不长时间我发现事情不象我想的那么完美。我不断的发现同修的不足,慢慢的我们的争论多了,互相的指责也成了常事。同修的母亲被邪党判刑迫害,身体状况很差,还有半年才放人。我认为:大法弟子不能任由邪恶无理迫害,更不能认可邪恶的安排。我与同修、同修的父亲(也是同修)多次交流,他们也认可我说的,但是一直没有行动。我又多次的和同修交流并不客气的指出他们的不足。同修认可但一直无动于衷,甚至回避此话题。真相资料随意乱放,我发现后和他交流,开始好几天过后情况依旧,反复多次后我就默默收藏好。有一天同修说想用几份,我给他拿了几份,走时他放桌上就走了,我便又收了起来。三天后他找资料,当我拿出来给他时,他火了,并指责我动不动就藏东西。我也毫不客气的指出他不谨慎,不注意安全,不爱惜同修们劳动成果……在我“咄咄逼人”、“义正辞严”的指责下同修生气的说:“你对,你对。”为什么事情会这样呢?状态不对呀。

师父说:“矛盾不暴露出来,没有这个矛盾的出现,你就发现不了你的执著看不到你的执著,一切都是平和的,那能修吗?”(《美国首都法会讲法》)我知道这是大法修炼形式中让我们提高的一个因素,但事情经常发生肯定另有原因。

随着不断的学法、向内找我发现了自己的许多不足,看到同修不好的地方不是善意指出,而是不顾同修的感受横加指责,有凌驾同修之上的心、争斗心……最主要的一点是在发现同修不足而交流时思想中常有:“作为一个常人你这个样子我无可厚非,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你不能这样,你必须改”的念头。在同修辩解时我言辞更加激烈,情绪更加激昂,这同旧势力很相似。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后努力学法,严格要求自己按师父的法修自己。“大法弟子做任何事都应该正面对待,不要看人家不好的一面,总要看人家好的一面。”(《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渐渐我发现同修的许多闪光点:学法、炼功对自己要求严;发放真相资料时正念强、心态稳、能吃苦……现在我们相处溶洽了,争论还存在,但我们知道“互相责备、互相用人心排斥,各种所有的状态我告诉大家都是对修炼形式的不理解而产生的新的执著。这个执著的本身也是你修炼前進的巨大障碍,所以这种心也得去掉”(《美国首都法会讲法》),每一次争论都变成了我们放下自我观念,全面审视问题的一次机会,深层内修内找的机会。

三界的一切都是为了这次正法,这场历史大剧的主角是师父与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我们一定会在做好三件事中不断内修内找,不断增强正念中圆满完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和责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