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劳教所对范俊草老人的酷刑折磨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九日】范俊草,女,现年六十五岁,甘肃省宁县新宁镇焦村乡谷雨村村民,因坚持修炼法轮功“真善忍”,说明真相,揭露恶人的迫害,先后于二零零零年及二零零五年两次被邪党不法人员非法劳教共四年多。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本来于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一日到期,但劳教所以她在狱中炼功为由,非法加期四个月。九月十一日,家人再次准备去接人,劳教所又说她喊口号,再次非法加期四十天。直到十一月初,范俊草终于走出人间地狱的邪党劳教所。

范俊草老人在劳教所曾被长期剥夺睡眠,遭到各种酷刑折磨,每一种酷刑都可置人于死地,真是九死一生。以下是范俊草老人在劳教所被恶警酷刑折磨的事实。

* 暴打致昏再浇冷水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范俊草在被劫持到甘肃省女子劳教所(榆中县和平镇)当晚,遭严管队恶警队长王某带领五名恶警的轮番暴打,恶警叫作“下马威”。王某嫌其他恶警打的不狠,他用警棍劈头砸下,范俊草本能的“啊──”了一声,就晕了过去。紧接着恶警浇冷水,范俊草被冻醒了,全身衣服冻成了冰块,手脚不能活动,几乎死去。

有一次被六名包夹的吸毒人员拉到厕所里暴打,晕死过去,他们将范俊草抬到床上,用扇子扇脚心,范俊草慢慢醒过来了,包夹郑春梅一脚就将范俊草踹下床,范俊草在地上动弹不得。

* 罚站致两腿浮肿、溃烂

范俊草第一次被非法劳教时,被关押在甘肃省第二劳教所(兰州市安宁区),她在那里曾被恶警罚站半年;第二次被非法劳教,被关在甘肃省女子劳教所,又被罚站二十多天,站的两腿浮肿,双脚溃烂,流血不止,行走非常困难。

* 长期不让睡觉

刚进劳教所,范俊草就被关进严管队,恶警派来六个吸毒人员作包夹,由柴丽红、陈晓红领头,整天不让范俊草睡觉,站到下半夜三点钟,有时一直站到天亮,也不许打盹,否则,没头没脑的乱打。

* 悬空吊铐五天几乎死亡

零六年六月份,范俊草在牢房炼功,被恶警关小号七天。在四楼的一间房子里,恶警把范俊草双手呈V字型,用铐子吊在铁架床上,脚尖刚着地,就这样悬空吊着。当吊到第五天时,手腕流血不止,血肉模糊,眼前出现幻影,似乎元神出窍了。一包夹发现这情况,叫来严管队的王队长,才将范俊草放下来。等范俊草喘过气来,恶警王某又将范俊草吊起来。

* 劳教所在食物中投毒

当范俊草被吊铐到第六天,恶警王某问“转化”不“转化”,范俊草坚定的回答:“不‘转化’!你们残害大法弟子,要遭恶报。”王某气恨恨的出去了。当天晚饭时,一包夹端来半碗面包条喂范俊草,刚入口范俊草感觉太苦了,就吐掉了,就问:“你们下的啥毒药,想毒死我吗?”

那包夹脸色不自然,立即将那面条端出去倒掉了。范俊草口苦的不行,想要点水喝,那包夹端来一碗凉水,范俊草只呷了一小口,比那面条更苦,舌头不能动了,顿感整个肠胃如翻江河倒海,撕心裂肺的刺痛,只打嗝,有出来的气,没有进去的气,异常难受。当时范俊草的意识清楚,大喊“师父救我”。大约十分钟后,才慢慢缓解了。范俊草就想:若非师父将那药味演化出来,全吃了、喝了,自己就被恶徒毒死了。

* 残忍的“上绳”折磨

范俊草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第二劳教所时,曾被恶警施“上绳”酷刑,恶警将范俊草的双手反绑,用滑轮吊起,整个身体重量集中在肩部,双臂被拧的咯咯直响。每天一吊就是七、八个小时,连续上绳十几天。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时,劳教所恶警又用上绳对她施虐,恶警先将范俊草吊起来再拷问,只要范俊草回答“不”,恶警就将手松开,使范俊草“扑通”一声摔在地板上,接着又吊起,再摔,如此反复,频率增大,这样上绳五、六次,范俊草就昏过去了。

* 电击全身疤痕累累

第一次被非法劳教期间,范俊草喊口号,甘肃第二劳教所恶警气急败坏的跑来制止,用电棒连续电范俊草四十多下,她的双臂、双手都被电的冒烟,焦糊味刺鼻,疤痕累累,两个多月后伤疤才退掉。

* 数九寒天被冻了十几天

二零零七年二月,在甘肃女子劳教所,范俊草坚决不配合恶人,不训操、不劳动、不背监规,被恶警关进一间很小的牢房,里边没有灯光,没有床和被褥,数九寒天,范俊草被冻了十几天,放出后全身僵硬,不能站立,眼睛不适应,不敢睁开,大约一周后才恢复正常。

* 强迫穿牢服

二零零七年初,范俊草想,大法弟子没有罪,穿牢服是对大法的侮辱。于是坚决不穿,恶警派了五个人把范俊草压倒在地,用皮鞋踩踏,强行穿上。等范俊草爬起来就立即脱掉,这样三番五次牢服破了,恶警没办法再没穿。

* 野蛮强化洗脑

劳教所恶警除了每天逼大法弟子做十几个小时的奴工外,晚上还逼大法弟子到所谓“教室”接受强行洗脑二、三小时,都是歌颂邪党,诬蔑大法的东西。范俊草不配合,恶警立即一顿殴打,以后范俊草就是被恶徒架着去,也决不进所谓“教室”。

* 非法加期迫害

劳教所恶警对“不转化”的大法弟子非法加期。这也是一种最严重的迫害,因为在这活地狱,每分每秒都度日如年。一般劳教人员,有的丧尽天良,象狗一样被利用为的就是减期。而恶警对大法弟子随心所欲的加期,根本没有什么依据,完全看他们的好恶决定。范俊草被女子劳教所非法加期两次,共一百七十多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