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学法小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九日】我们的学法小组,多时有十七、八个人,少时也有五、六个人,老年同修多,有的不识字,人的观念重,有的怕心重,但是无论怎样,大家都能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大法的一个粒子,各自发挥各自的特长,把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做的有声有色。

刚开始,我们学法小组有许多同修读法很困难,就让我一个人读,大家听,后来发现大多数同修学法不认真,打瞌睡,我们就改为集体读一自然段,大家一人一自然段读时才发现,学了那么多年,许多同修读法落字、加字、错字,有的读的结结巴巴的,还带口音的。在同修的鼓励,帮助下都慢慢的改变过来了。而且我们还在学着用普通话读法,虽然还不够标准,但我相信我们只要有决心,一定会学好的。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只要我们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大家做事都比较积极,哪里有人家,哪里就有大法弟子的足迹,无论白天黑夜,无论天晴还是下雨,无论是农村还是城里,大法弟子走到哪里,就把福音带到哪里,直接的,间接的,发传单的,用口讲的,经历多少艰难险阻,同修们从没退缩,再苦再累,心里总是乐滋滋的,同修们的这种精神感化了很多世人,有的说“大法太好了。”有的说“大法弟子的这种精神值得佩服。”有的不敢走出来的老年同修在学法小组同修的带动下走出来了。记的有一个同修不敢讲真相,不敢发真相传单,在同修的带动下,他终于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由开始最多只能拿一张、两张,到后来一百、两百也不嫌多。只要我们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大法弟子整体的力量是什么也挡不住的。

记的有一次一同修去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恶警把她送進看守所,她不说姓名,也不签字,总之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示,一直喊着“法轮大法好”、讲真相。同修们知道消息后,互相配合形成整体,高密度、近距离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与因素,令恶人立即无条件释放非法关押的同修。请师父加持,让我与同修沟通,让她神的一面起来,解体邪恶正念闯出,虽然我看不见,但我能感觉到,当时我站在邪恶黑窝的正大门处的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车辆,我好象在另外空间谁也干扰不了,我变的巨大无比,邪恶的黑窝就象在我的脚下。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们的正念加持下,同修正念闯出,回到正法中来了。

在学法小组里,同修间的心性磨擦,大家在一起就会发现自己的不足,同修就象一面镜子,哪位同修有一点脏的都能照到,只要我们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就一定能修去各种人心与执著。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告诉我们“作为修炼的人一定要用修炼人的方式、用修炼人的思想思考问题,绝对不能用常人的思想去想问题。你碰到的任何问题都不是简简单单的,都不是偶然的,都不是常人中的问题,一定与修炼有关系,与你提高有关系。”在学法小组有位同修表现的很不象修炼人,我看她很不顺眼,心里总有一股无明之火,想爆发,越不愿见到她,她越在我面前出现,心里就越不好受,最难受的是不向内修,向内找也找不到时,那种剜心透骨的难受。正难受时,另一位同修告诉我,谁谁谁我一看她就不顺眼,为什么同修在我面前说这话呢?这是什么心促成的呢?学习师父新经文《美国首都法会讲法》,师父说:“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有难度需要考虑时,要从自己这方面去找,顺应大法弟子与正法所需的环境状态。问题出现了,是自己和法理发生了拧劲。”自己怎么老看她不顺眼呢?那不就是有抬高自己,证实自己的成份吗?她为什么老在我面前表现呢?那不是师父借同修的表现让我看到自己的不是吗?理顺了,把自己一归正,一切也就发生了改变。同修们,在正法的最后时刻,越最后越精進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