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守所的一段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日】去年,我妻子和几位同修到山区地方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告发,遭到恶警的非法抓捕。后来在师父的加持下,手铐自己松开,我的妻子正念闯出黑窝,在这段时间一直流离失所。

由于学法不深,几月前妻子再次被恶警非法抓捕。我也被非法抓捕遭到了迫害,在这期间发生了几起事情使我更加坚信师父时时都在保护着我。虽然我很不精進,可师父没有嫌弃我,还在保护着我。有时想到“大法弟子”这个称号感到很惭愧,觉的只配叫“学员”。

那天恶警把我非法抓捕到黑窝進行迫害,两个恶警把我的两只手从后面(右手从上,左手从下)使力拖在一起用一副手铐铐起来,再用一副一端铐在手上另一端使力拖了铐在椅子背上。那种痛苦无法表达,汗水一小会就把衬衫给湿透了,当时冒出了如有机会就自杀的想法,这个念头刚一闪出,“自杀是有罪的”这句话也同时闪出来。于是我就赶快消除这个念头。

过了一小会儿他们就把手铐松开了。后来两个恶警问不出个结果来又用了一次这种手段来迫害我,这次我只管发正念。

后来恶警把我们送到看守所。在路上我想起了有人讲过,凡是新進去的都要被打,我一下怕心就出来了(我从小就胆小怕事,除了小时候,我记的到现在没有和谁打过架)。同时想到大法弟子到了哪里都是金光闪闪的,能纠正一切不正确的状态,有谁敢动我。想到这些我也就不怕了。

我刚進去坐下,一个十七岁的小青年就走过来(打人的架势也摆出来了)问:“整哪样進来的?”我说“炼法轮功。”我话一落,就听到“炼法轮功的不能打,不能打。”后来我才知道说这话的人是里面狱头,他跟我讲,他有个朋友也是大法弟子,也跟他讲过大法的事。小青年一听回头就过去了。(后来这个小青年经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原来估计要判二到三年,宣判后判了一年,他说他在法庭上就高兴的笑出声来,完全想不到。他还说出来后要来找我炼法轮,我把家里的地址告诉了他)。

过了一阵,有一人叫我过去,他问“你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的。”他又问“你会炼吗?”我说“会的”,“你炼炼我瞧瞧。”我说“这里能炼吗?”他说“你炼你的,怕哪样。”我很平静就过去说我炼第五套给你们看(因为在床上),我就坐了下来(单盘)开始炼第五套功法给他们看,当炼着每一个动作时候我觉的好象有人在带动我的手,很自然很舒服,这是我炼功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在这里我完全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每个动作炼完后,我惭愧的说“我炼的不好,炼的好的这只脚不是在下面,而是象这种要在上面。”说话的同时我就去拉下面的脚,我想不到就轻轻巧巧的把下面的脚给拉上来,还正正规规的双盘着,而且还不痛。平时还没拉上来一半就痛的不敢再拉了。当时我的心情是非常非常激动。我知道是师父在加持我保护着我。

刚刚進去我什么用品都没有,个个对我很好,有的送毛巾、有的送牙刷、有个送我衣服,他们都叫我“法轮功”。其它的我就不说了。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