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的用寄信的方式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日】近期在明慧上陆续看到同修们的一些关于寄真相信的文章,很受感动和启示。这些年,邮寄真相信函也是我一直在坚持做的事情。在此,我也想把自己的一些做法写出来和同修交流,大家共同把这件事情做好,让更多的生命了解真相。

我寄信是从零零年开始的,一直坚持到现在,而且还会按照需要一直做下去。这些年,我们一家(大法弟子)发出的真相信件有数万封。据我知道,我身边有一些弟子也一直在用这种方式做真相,持之以恒,效果很好。

这几年,我已经形成一种习惯,无论走到哪里,第一时间寻找的目标就是邮局和邮箱。几年做下来,我居住的这座城市的一些邮局和分布在各街头的邮箱,都比较熟悉了,现在这件事也做的比较得心应手。

我有一个专用匣子,里面备有几支粗细不同、颜色各异的圆珠笔和签字笔;各种规格的信封和邮票;本城市一些主要街道的邮政编码;精心收集的详细地址;适用的真相资料和胶水。把这些东西存放在一起,不仅仅是为了使用方便,更重要的是,这样能使我们做起事情更加有序,提高效率,做的更加准确。

每次专门出去寄信,我都预先设计好路线,选择几个相邻而分属不同的邮局管辖的街头邮箱,写上与投寄地点相符的邮政编码,然后投送出去。这种方法的好处是一次能寄较多的信,比较有空的时候,可以多跑一些地方。除此之外,我的匣子里一般情况下都会放着几封已经写好收信人地址,但尚未写发信人地址的真相信。一旦有事外出,马上可以在匣子里找出颜色相同的笔,在落款的位置上用相同的笔迹写上准备到达的投送信件的邮局所属的地址邮编,这样既不耽误时间,又能把信发出去。我们每次外出,基本上都能带上要寄的信件。我丈夫(同修)工作很忙,他常常是上班以后才被告知要到哪里去办事或见客户,我问明他要去的地方,马上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填好落款的内容,交他带走。我个人觉的,这个方法简单可行,比较容易操作,长期坚持,投递信件的数量也会很可观。

有的同修比较担心写信封时,自己的笔迹容易被认出来。其实,我们在写信封的时候,只要有意识的改变一下字体的粗细大小、长短方圆、尖秃宽扁,配合着使用不同规格的信封和不同颜色的笔,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不过,有的同修往往在相隔很近的两个邮箱中各投入几封笔迹很相近的信件,这样我觉的是不太妥当的。因为这两个邮箱很可能是属于同一个邮局管辖的,这些信会被同时取出汇集在邮局中,容易引起注意。所以我觉的这种情况下,这两个邮箱中放的信最好外观上差别大一点,不会引起怀疑。当然,这只是从表面上讲,真正起作用的、最重要的、最关键的是发正念,我们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和很多同修一样,对投出去的真相信,我们也很希望知道这些信件能否平安到达收件人的手里,能否起到讲真相的效果。令我们感到欣慰的是,这些年我们收到的一些反馈消息,基本上都告诉我们这些信起到了应有的作用。

这里仅举二例:零四年春,在经历了将近三年流离失所的日子后,我回到家中。得知我回来,我当过二年班主任的九九届毕业的那班学生,相约着成群结队来看我。这个班的学生,每个人我都给寄过真相资料(我随身带着他们的通讯录)。见到他们,我很高兴。我刚一开口给他们讲真相,他们立即对我说:“老师,我们知道,‘自焚案’是假的,报纸上对法轮功的报道都是假的。”他们告诉我:他们收到了有关法轮功真相的信件,从中了解了一些真相。在此基础上,我给他们更深入的讲了真相,收到很好的效果。我的这些学生,全部工作在教学第一线,他们能明白真相,该有多么重要呵!

再举一个例子:我们给我们居住的大院的一些朋友邻居、同事领导发信后,发现再面对面给他们讲真相就比以前容易了,他们的态度也有比较明显的好转。有一位叔叔专门找到我丈夫,说他收到了法轮功学员寄来的信件,里面的内容很有道理。我们明白,师父是借此机会告诉我们,我们寄出的信起到了应该起到的效果,鼓励我们以后做的更好。

值得指出的是,我们弟子互相之间发的信,也能平安收到。在我流离失所的三年,我丈夫经常给我寄信(通过亲戚转交),使我能够及时的读到师父的新经文。几年前,我丈夫到外省出差,在师父的帮助下,和当地的同修联系上了,后来他们那里的资料点遭到破坏,一度无法得到师父的新讲法和经文。我丈夫知道后,在一段较长的时间里一直给那里的弟子寄去师父的新讲法和经文,直到他们的资料点重新建立。

当然,我们寄出的绝大部份的信件,是给素不相识的有缘人的,我们暂时无法知道他们收到信后的反应,但我们相信,这些信件同样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我们大法弟子做的是最正最好的事情,只要我们正念正行,一定能把这件事情做好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