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 给刘德仁、李明的一封劝善信

  • 致吉林省白山市检察院、法院、政府官员及公安干警的信

  • 致淄博市周村区父老乡亲的公开信

  • 给刘德仁、李明的一封劝善信

    二位刚一上台,就跟着坊子区“六一零”的于廷、王宗强和派出所恶警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这让我们感到很震惊。在天灭中共的特殊历史时刻,许多明白人都在唾弃中共,纷纷离开它的时候,而两位还跟在中共恶徒的后头参与对大法弟子迫害的罪恶勾当,我们为你们感到很担心,因为那样会造下很大的罪,那是很可怕的。

    或许二位以为中共恶党可以给你们钱和权力,可你们想过没有,钱再多官再大也就是几十年,什么也没有生命宝贵呀,再说你们的一任才几年呀,不趁此机会多为老百姓办点好事,为自己和子孙后代积点福份,那就会是你们永远的遗憾。也许你们会认为大法弟子老实,好欺负,可是如果村民都象他们一样,那么村子里的风气会是什么样呀,那多么好管理呀,何况他们只会给村里带来益处,而没有一点坏处,未来的人会感激他们,那么未来的人会怎么看你们呢?

    也许你们会说是上面让你们干的,而别的村里村委都不配合,镇里来人都不领着去,所以镇里来的人连弟子家的门都找不着,还有的赶早就去送信,我们都会感谢他们,会祝福他们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而你们的上任在最邪恶的时候也没有象你们一样做恶,他们已经给自己留下了美好的未来,他们的福份是自己创下的。

    从另一方面说,“文化大革命刚过去几十年,当年被打倒的地富反右坏都平反了,他们的子孙都不孬,而去镇压他们的人他们的子孙现在如何呢?我想你们比我们年轻人要清楚。大法弟子也有儿孙和亲朋好友,你迫害他们的父母和亲人,给他们造成的伤害,他们会忘的了吗?那么你不是无意中就给自己的后代子孙留下一堵堵的墙了吗?要好好想想啊!

    所以,我们在此真诚的希望两位:立即停止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停止助纣为虐,挽回给别人造成的伤害,给自己留下一个美好的未来,也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美好的未来。

    大法弟子


    致吉林省白山市检察院、法院、政府官员及公安干警的信

    致还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白山市公安系统的干警们:你们好!

    请静心看完这封信,因为它能对你的人生带来一些重要的启示。

    在茫茫人海中,我们或许曾经相识,是朋友,是亲邻,或许在家乡的街头巷尾,我们曾经相逢一笑,彼此是那么真诚和友好。然而江××和共产党相互利用所掀起对法轮功的这场荒唐的迫害,破坏了这份安定,让你们将千百万好人视为所谓的阶级敌人。在这么多年中,你们接触了不少法轮功学员,你们中的很多人自己也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但是迫害在全国和我们地区还在不断发生,多少善良的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多少和睦的家庭被强行拆散,多少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被非法关押,多少可怜的幼小子女和孤寡老人失去亲人关爱在悲苦中挣扎?同时更让我们担忧的是,无数警察和官吏因为参与迫害大法修炼者已经或正在遭到恶报,更多的面临报应却不自知。

    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原则教人向善的佛法修炼啊!能提高人们的思想道德,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所有对法轮功的诬陷,都是江集团和共产党自己造的谣。你们能看到和听到的只是共产党的谎言宣传,你们真的是被谎言误导和欺骗了。也许你会想,难道共产党的媒体会造假吗?共产党造假已是惯例,因为中国的媒体只不过是共产党专政的一种工具,只为它服务,只要共产党需要,什么都可以说,什么都敢干,黑的就得变成白的,是鹿也要说成马。

    1958年湖北麻城亩产三万六千斤的谎言报道老年人仍记忆犹新;刘少奇一会儿是“共产党内最大的走资派”,是“叛徒、工贼”,一会儿又是伟大的“共产党革命家和领袖”,哪一会儿不都是证据确凿!五十多年来,共产党挑动群众斗群众,这个是反革命,那个是右派,一会儿又说这个是左派,那个是忠实的共产党员,让老百姓父子为敌,母女相残,全中国民众斗成一团,目的是什么?为的是它的稳固它的统治。有多少家庭破裂,多少好人无辜被杀害?仅文革就造成七百七十三万人死亡,就是被共产党利用来对群众行凶的公检法人员同样在运动后充当替罪羊断送性命……你能随便相信共产党的宣传吗?

    可能你会想,上级叫我干的,为了饭碗,我也是没办法。但是朋友,请千万记住,不管在任何情况下,迫害了佛法,迫害了修炼人,你和你的家人都将面临遭报的厄运。相信你们知道“善恶必报”这是永恒不变的天理。俗话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何必那样卖命呢?

    让我们看看各地迫害法轮功遭报的事例,由于纸张有限,现仅举几例:

    1. 汪源:男,新疆石河子市中级法院副院长,于2007年8月24日死于石河子市第二附属医院。医生当时已签字其死于肝病。后来在送往火化厂时突然复活,被法院送回来,两天后于8月26日半夜2点左右真正死亡。8月27日出殡。汪源在死前曾向他的好友及同事打电话说:“悔不该不听好友的劝告,不要接这个案子(指非法宣判法轮功修炼者的案子)每办一个案子奖金一万元,对不起这些炼功的人,也对不起自己的生命,太不值了。”同时告诉身边的同事别再干这件事,他就是例子!这种钱拿不得,要用命去换。

    2. 衡水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遭恶报四死一伤

    自99年7.20以来,河北省衡水市安平县公安局刑警三中队一帮恶警仇视、诽谤、诬蔑大法,对大法弟子多次进行非法骚扰、抄家、绑架等迫害,致使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拘留、劳教。2002年恶警王轩因车祸身亡;2003年恶警张计怀因车祸身亡;今年“十一”前夕,三中队队长贾彦领、指导员苏彦兵和副队长刘京借调查案件为由和深泽县公安干警酗酒,酒后驾车返回途中与拖拉机相撞,刘京当场毙命,苏彦兵也因伤重死亡,贾彦领受重伤

    3. 武汉市新洲区阳逻街关上居委会书记施霞,在区、街两级政府的威逼利诱下,卖力的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不思悔改,终于不久招来天惩突患肺癌,在极度痛苦中死去。

    4. 武汉市新洲区孔埠社区警务室值班员李业冰,男,31岁,散发邪恶报刊,毁大法真相条幅,监督大法弟子。在一天抹撕大法标语时遭报,血管爆裂而死。

    5. 湖北麻城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罗学健,五十多岁,紧跟江氏流氓犯罪集团作恶,大法弟子劝他时,他出口辱骂大法师父。遭报死亡。

    全国六一零成员频遭恶报更多,中共一直严密封锁消息,现列举几例:

    1,中共高官黄菊是追随、卖力迫害法轮功的积极参与者,2003年升任分管金融、财政、税务的副总理动用国家财力物力用来迫害法轮功。已患胰腺癌丧命。

    2. 零七年六月五日,天津市前任六一零主任、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现任政协主席宋平顺在办公楼内突然身亡。

    3. 原江苏省六一零副主任、省公安厅副厅长王荣生,卖力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得到罗干的肯定与表扬,后升任江苏省司法厅厅长,上任不久即患了白血病。

    4. 张玉霞,内蒙赤峰市元宝山镇610头目,2004年11月底在家中的水缸里被淹死,当时水缸里只有一尺多深的水,死时51岁。

    5. 王福年,吉林梅河口市610办公室主任,2004年11月8日驾车去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途中车翻下桥,当即毙命。

    6. 湖北黄冈市第二任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王克武2005年清明前三天死亡。后来该市了解情况的官员都不愿填这个空缺。当地人士私下纷纷议论:看来迫害法轮佛法真的有报应,要不怎么这么巧?

    象这样为金钱官职迫害法轮佛法遭报死亡的公安干警不计其数。这就是善恶有报的真实体现,公安干警们呀!难道这么多因迫害法轮佛法遭报死亡的血泪事实,还不能引起你们警觉吗?

    也许你会想:迫害过法轮功的还有些人,现在不一样过得好好的吗?常言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佛法慈悲于人,一再给人机会,如再不醒悟,真正的报应就即将开始。

    选择美好未来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古往今来,强盗且能金盆洗手,这个世界从不排斥向善的人。昔日迫害过法轮功的人中也不乏弃恶从善的勇士。已有众多明白真相的警察公开声明,在中共流氓无理的迫害中认清了中共一贯的邪恶本质,不愿将来再成为中共的替罪羊、退出中共,善待大法弟子。

    目前,全国退出恶党及其附属组织(团、队)的已达到2860多万人。

    俗语,大厦将倾,硕鼠搬家。中共在彻底腐败中已无药可救,濒临灭亡,从中共高层领导人纷纷安排其家属携大量赃款外逃、移民,在外国买房地产,就可见一斑。这些中共官员就如老鼠盗洞,他们最了解国家命运,等他们把国家盗空时、大厦倒塌之际,你的小家再豪华又能如何呢?中共在历史上干了数不尽的坏事,今天在对真善忍的迫害中,你们不幸被拉入其中利用。虽然大法弟子不记恨任何人,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天理在衡量着一切。所以心存善念的人啊,劝劝你的同事和朋友吧,停止迫害大法弟子,退出中共,悬崖勒马,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白山市大法弟子


    致淄博市周村区父老乡亲的公开信

    尊敬的周村区父老乡亲们:你们好!

    我们是周村区法轮功学员,也是咱们群众当中的一员,和你们一样。给大家写这封信,只想把我们的所见、所闻、所想和大家说一说。

    从九九年七二零江××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这个群体进行了非法镇压和残酷的迫害,真是无所不用其极,采用了古今中外最卑鄙最下流的手段,先利用各种媒体进行造谣诬陷诽谤宣传,为它的非法镇压制造舆论,挑动群众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仇恨,又动用了军队、武警、国安特务、公、检、法甚至政府机关和街道,对大法学员进行残酷迫害。它自上而下的成立了臭名昭著的“610”办公室,对大法修炼人不履行任何手续就可任意抄家、劳教、判刑,甚至还下达了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惨无人道的群体灭绝政策。这些年来知道有名有姓被迫害致死的就已有3000多人,据公安内部消息,时即被迫害致死的远远超过此数。它采取株连制,几乎所有大法学员的家人都受到精神和经济上的极大的压力,有的家人被逼参与迫害,造成家庭的不和与矛盾。

    大法弟子究竟是一些什么样的人呢?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要求修炼者按照“真、善、忍”标准做一个好人,一个一心为他人的人,做到先他后我、无私无我,遇事不和别人争斗。可是就是这么一群好人,已被邪党迫害了八年多了,现在这场迫害仍在继续着。

    我们周村也不例外。

    2007年9月9日晚至12日,周村区恶人又对这些善良的人们进行了非法大抓捕。恶人趁夜深人静,人们熟睡之际,翻墙撬门入室强行抓捕。其中知道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有周村的曲敬祥夫妇、萌水镇的沈光禄夫妇、王村八三厂的马曙光夫妇、商家的顾拥军等。在抄顾拥军家时连家里的现金、钱包全部抢走,不开任何收据,如同强盗一般。现在沈光禄家属和马曙光家属虽已回家,据说马曙光家人被逼交了15000多元钱才让家属回家的。现在马曙光、沈光禄、顾拥军还被非法关押在周村大庄看守所已两个多月。

    在此之前的6月4号,周村的曲敬祥夫妇在街上赶夜市摆摊,被恶警绑架。现在曲敬祥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王村劳教所,家属石美从610洗脑班出来后流离失所。

    周村的韩明祥和王村的毕研华俩人也是因炼法轮功,分别是9月20日和9月9日被强行送往张店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后才让回家。

    这次参与迫害抓捕大法学员的有:周村区国保大队恶警王平、周群;王村镇政府的恶人宋玉玲;王村镇派出所恶所长刘彦君、王村八三厂宝山分局刑警队恶队长张风武 等。

    王村法轮功学员刘光保在抓捕中走脱,据说恶人没找到他,深夜竟翻墙入室到他母亲家,将老人从睡梦中惊醒。清晨又返回来抄家,连住在一个院里的婶子家也被强行搜查。恶警当夜还将刘光保的儿子弄到派出所非法审问,并扣留了他的摩托车和手机,让他半夜三更哭着走回家。由于被恐吓精神紧张,致使他在给单位开车时撞了人。特别是刘光保的两位80多岁的父母更是寝食难安。老人的大儿子有病正在济南住院;小儿子刘光保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被迫流离失所;小儿媳有病生活不能自理;孙子开车又出了车祸……,所有这一切,给两位老人的打击太大了,让他们如何承受得了啊!刘光保父亲刘维友曾参加过抗日战争、抗美援朝和解放战争,身上至今还有炮弹皮和日本鬼子的刺刀伤,可以说是为共产党浴血奋战出生入死。为此,今年八月一日韩区长亲自登门慰问这位86岁高龄的“老革命”。可没过几天,这位老人竟在深夜熟睡中,被所谓的“人民警察”翻墙而入室从被窝里弄起来接受他们的非法搜查审问,不出示任何证件。

    在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谎言欺骗、煽动下,使一部份不明真相的人参与了这场非法的迫害。大法学员理性的向政府部门反映情况,邪党不但不准上访,相反迫害不断升级。没听说哪个政府在不公的对待下不让人说话的,更没听说和平的向政府反映情况就是有罪的,真是荒唐之极呀!

    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八年来,那些昧着良心积极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已经或正再遭到报应:被恶党公安部大肆宣传的“优秀”“模范”人物、河南登封市的公安局局长任长霞就是例子:她在一次外出时遇车祸死亡,而同车的其他人和司机却安然无事。河北省警察何雪健强奸年龄与他母亲相仿的两位女大法学员,被判刑八年,不久患上了阴茎癌,他犯罪的根被全部切除,手术后三次自杀未遂,那种痛苦报应成了生不如死的明证;哈尔滨市下岗工人夏××,他一边撕真相资料一边说:我就不怕遭恶报,我就撕,不久身体不适,结果死在去哈医大二院的路上;原天津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宋平顺据说是因为知道迫害法轮功的内情太多,也被邪党中某些人灭口了,等等,等等。

    在这八年多里,公安、国安系统因参与迫害而“因公殉职”和死亡率已远远高于过去。有的年纪轻轻身强体壮却突发怪病暴死;有的出车祸或蹊跷的意外死亡,死相恐怖;有更多的得了绝症;还有的意外伤残或者家人遭遇种种不测……中共邪党则一直要求喉舌严密封锁内情,造假宣传,并把其中一些人封为“模范”。其实他们是为了名利泯灭人性才遭如此可悲下场。

    有个别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你可能会想我咋没有报应?我告诉你:你千万不要抱侥幸心理,那是老天慈悲于你,给你醒悟的机会。对迫害大法的行恶者,《法轮大法学会公告》已明确指出一条路:“逆天意而行的中共流氓统治摇摇欲坠,迫害难以为继。对恶人的最终审判越来越近。然而大法的传出就是为了救度世人,包括社会各阶层人士。即使曾经做过错事的人,也还有机会弃恶从善。以前犯过罪的,如想改过,可以在安全的情况下将保证书和悔过书转交到明慧网和各地法轮大法学会存档,决心改过的可暂不追查,以观后效。否则不论时日长短,无论天涯海角都一定会追查到底。”苍天有眼,神目如电,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到那时后悔都来不及了。

    我们写这封信的目地并没有想报复谁,没有仇恨,只是让更多的善良的人们认清这场邪恶的非法迫害,使那些参与迫害的人不要再充当邪党的害人工具,赶快悬崖勒马,不要再与邪党为伍。

    2004年11月,海外最大的中文媒体大纪元时报发表了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深刻揭露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震撼了全球华人,并被迅速翻译成二十多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各阶层流传。《九评》问世以来,中共竟未敢在官方媒体上提及一个字。由此引发的退党大潮,令世界瞩目。从2004年11月到2007年11月6日全国到大纪元网站登记“三退”(党、团、队)已超过了2800万人。恶党迫害法轮功早已不得人心。

    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钧近日发表致胡温的公开信,公开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汪兆钧在公开信中指出,“信仰自由,是当今世界的普遍共识,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和中国宪法均有规定。但是“六四”以后,邓小平的继任者为了继续一党独裁的统治,对于任何非共产党系统的组织都列为“不稳定因素”,要“消灭在萌芽中”,即把“法轮功”一个群众炼功组织作为目标,杀鸡儆猴。人家不服,要“说清楚”,更是大不敬,施以种种迫害。”

    公开信指出:“这显然不是针对‘法轮功’,而是对全国人民的镇压!所以应当立即对法轮功停止镇压。对受害人给予国家赔偿。”“当今最迫切的是: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汪兆钧建议当局“可派出代表,与法轮功谈判,对当时决定镇压的决策者追究刑事责任。本人只是建议,而建议的目的:使对‘法轮功’的镇压尽快得以停止,使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尽快得以推进。”

    继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钧致胡温公开信后,安徽省嘉禾食品有限公司法人及董事长郑存柱致函胡温,其中明确指出:对法轮功的镇压,从一开始就没有按照法制原则来处理,完全是共产党高层内部少数人的错误决定。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一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就汪兆钧公开信发表声明说:众所周知,持续了八年的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是中共与江泽民集团互相利用的结果,是对人类文明的践踏和侮辱。任何认同和追随这场镇压的人,都是与人类正义与良知相对立。

    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集团迫害“真、善、忍”,推崇假、恶、斗,导致价值观念的毁灭,造成社会道德体系的毁灭,将中华民族推到了毁灭的境地,这是当今中国社会一切问题的灾难之源。汪兆钧信中提出:“对当时决定镇压的决策者追究刑事责任。……”无论当局如何打算,对迫害参与者追究和审判是历史的必然。

    “追查国际”对汪先生的这一主张,我们全力支持,积极配合,将一如既往在全球范围内彻底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必将追查到底。

    为此,我们大法学员希望我们周村的父老乡亲也能从中认识到,迫害法轮功是江××集团和恶党对人民犯下的又一罪行,必须立即停止。也希望大家认清恶党的本质,为自己和家人,早日退出这个邪恶组织。这样,当天灭恶党时,就可保住自己的性命,有个美好的未来。

    周村区法轮功学员
    2007年11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