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全家人都相信“法轮大法好”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的法,已修炼八年了,今年七十八岁,在这八年的修炼中,我受益非浅。

在我没得法之前,我患有胃病,颈椎病、风湿病、火疖等多种疾病。我三十岁得的胃病,跑遍了大、中、小城市,喝的药不计其数,最终也没有治好,我的女儿在北京工作,女婿带着我去北京几家医院看颈椎病,花去五千多元钱,也没治好。回到家中,儿子带我到县医院,做牵引按摩也无济于事。特别是几十年的火疖病折磨的我整天没有一点力气。医院治不好,儿子就请了看邪病的给我看,批八字的给我推,结果钱不少花还是治不好我的病。

一九九八年一位老年人给我介绍说他的病是学法学好的,问我想不想看看,我说看。他就送我一本《转法轮》。我是一个近七十岁的人了,在三四十年代,文化很少,我没上过一天学,一个字也不认识,我先生是有文化的,他就一字一句的教我,有时先生有事,我就向小学生问,我下定决心,一定把这本书学会。经过他们耐心的指导,师父不断的点悟。不到半年书上没一个字不认识的,而且通读了几遍《转法轮》。我感谢师父,大法真是太神奇了。自得法以来师父经常给我净化身体,先从胃开始净化,半夜能吐一盆血水,带黑色的,我再难受也一直坚持学法炼功,有时我腿盘起来,一个腿总翘的老高,我就叫先生坐上去、或者小孩子坐上去,经过一个多月的磨练,腿终于盘上了。现在我的胃病也好了,能吃凉的酸的、辣的,师父给我一样一样净化身体,现在颈椎病也好了,风湿病也好了。特别是我的火疖病净化起来非常难受,小便解不下,我天天搬个小板凳,在厕所里一分钟一分钟等待,常常把衣服都湿透了。现在我身上的病全好了,浑身整天使不完的劲。全村人看到我的变化,五十多人加入了学法的行列,并在我家集体学法炼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大魔头为首的一帮邪教份子,在全国各地疯狂的镇压法轮功,我的那个村五十多人也不敢学了。我经过一番思考,坚信我学的“真善忍”没有错。我捧着师父的照片,难过的对师父说:“村里剩下的一个人就是我,我坚修大法心不动。”我把师父的像又挂在我的堂屋中间,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一段时间后,我又找到我村以前的大法学员和他们谈心。在我的努力下,我村又恢复了集体学法、集体炼功。二零零零年我收到了师父的经文,知道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但要学好法、炼好功,还要讲好真相。我刚讲真相时,心里有点怕,出去洪法我拿的资料,不敢直接递给别人,资料总放在别人的门上车筐里,怕心整天缠绕着。

二零零三年我随儿子進了城。進城后我和几位同修又组成了一个学法小组。每天二到五点学法,早晨或下午出去讲真相,通过不断的深入学法,渐渐地我知道了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任何邪恶生命都不配迫害,要神念;不要人念;不叫邪恶钻空子,堂堂正正用智慧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现在出去讲清真相没一点怕心,碰见有缘的人就讲,发资料劝三退;一天,讲几十人,发几十份资料。

记得一次我给一位干部模样的人讲真相,我讲完后,他问我的资料是哪来的,我说是大法弟子省吃俭用的钱打印成真相资料救你们的。他说:“你可知我是干什么的,我是公安局的。”我说:“我不怕,公安局的我更要给你讲,请你记住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法轮大法好。”他微笑着向我点点头。有时碰到有人要打电话举报,我就一边发正念,一边说你说的不算,我师父说的算。

二零零五年我去北京,小女儿陪我到天安门广场,我大呼“法轮大法好”。小女儿和女婿一家人又陪我去了香山万里长城,我的小女儿半道都走不动了,可我和女婿一直爬到最顶层,连外国人都竖起了大拇指说:老太太“真棒”,七八十岁的人还能爬长城,气不喘脚步轻盈。我说:“我是修了法轮大法才这样的。”现在我的小女儿也学了大法。

我有五个女儿、一个儿子,全家人都相信法轮大法好,开始大女儿不相信,前几天,她开机动三轮车卖白术、摔了下来,左边是大深河,右边是大电线杆和大柳树,掉在哪边都得摔个半死。奇迹出现了,她掉進一个小浅沟里去了,什么事也没有,她来这儿给我说,我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从这件事后大女儿也相信了,现在全家人跟着我一起学大法。

每到过年给师父拜年,我拜过,他们都接着拜。我出去洪法三、五里,从不坐车,我的小外孙才三岁也跟着我出去。我全家老少感谢伟大的师父,相信大法好。

我劝天下有缘人都相信法轮大法好,不要听信邪党的谎言,这是千年万年不遇大法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