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渡口分局、国保支队非法劫持七旬老人 【明慧网】

重庆大渡口分局、国保支队非法劫持七旬老人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重庆大法弟子、七十二岁的老人邓阳生于二零零七年九月三十日被当地恶警非法抓捕,并被非法审讯。十月二日邓阳生被放回。以下是他的自述。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晚九点多钟,我正在屋里坐着,开启空调休息,突然空调停了,照明也停了。这时走到前门,看门上方的电闸全部正常,就认为停电了。其实是分局的恶警故意把走廊里的电闸拉下来了,待我出门时抓捕未遂。

三十日上午九点多钟,正在开启小风扇学法,突然又停电了。这时,我到前门开门看走廊里的电闸时,刚出门迈出一步,从右侧出来一便衣警察何某把我的左手按住,随着又来一个便衣警察刘斌把我的右手按住,推到屋里,一边一个恶警按住强行戴手铐背铐着。这时,我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没有犯法,你们这样对待七十二岁的老人,一定是有罪的!”两个恶警根本不听,恶警刘斌两手拳头捏的紧紧的,咬牙切齿的在我眼前比划几下,威胁我。

坐在沙发上,因为两手背铐着的,背不能靠沙发,直立坐着约两小时之后,我要解小便时站起来,恶警何某恶狠狠的说:你干啥?我说:我要解小便,这是我的自由。恶警何某说:“从现在起没有你的自由了。”这时,把左手铐解了,恶警拉着左手铐到厕所。我在沙发上坐着时,穿着短袖汗衬,右前方四百毫米直径座的风扇吹来,左前方中央空调风吹来,几个钟头实在承受不住时,穿长袖衣时,才把右手铐解开。

之后恶警对我非法抄家。刘斌、何某从上午九点多钟打手机,喊来国保支队华勇等二十多个警察,有穿警服的,也有穿便衣的。有的来了,一会又走了,又来几个,前门一直是开着的。开始抄家,从上午十点钟,参加人数十余人,一直到下午五时。抄走的物品有:楼上客厅:师父法像,真善忍,法轮佛法,《论语》等四个大镜框。全部大法书籍等。设备耗材等:笔记本电脑一台,无线上网卡一套,210打印机一台,三星激光一体机一台,惠普打印机一台,DVD刻录机一台,塑封机一台,录音机一台,A4裁纸刀一台,大订书机二个,移动硬盘一个,U盘三个,mp4二个,mp3二个,手机二部,(一恶警约60岁,长白脸,1米7几的个子,他说把手机拿走,你们可以使用),A4纸39包,各种颜色的墨水数瓶,耗材等。已刻好的光盘40多张,白光盘5、600张,《九评》已做好的没送出去的,216页的小册子l6本,其它资料等。和这无关的如“万年历”(内容较详细)也拿走了。恶警用长时间抄家,他们认为这种情况,家里应该存有大量现金。从楼上楼下所有箱子柜子里的东西,一件件的翻。甚至在凉台上挂的塑料口袋里装的破布也取下来看了看。每屋子翻遍了也没找到现金。至今没见到抄家的清单。

下午五时,恶警刘斌、何某等四名恶警按住强行把我两手铐住,推进电梯下楼,警车停在小区公路上,又强行把我推上警车。车行驶途中时,一警察接到电话说:先到分局。恶警何某说,先把他送到看守所,我们把饭吃了来,但还是先到了分局。在分局,恶警刘斌、何某等提审时,做了笔录,我保持沉默没说话,恶警自编一份材料,要我签字,我没签字。之后,国保支队华勇来了,因笔记本电脑加密码,他们也打不开,华勇说,邓阳生你这一条龙生产,干脆来给我们当教练好了。

当天晚上十一点多钟把我送到看守所迫害,在办公室办理登记时,恶警刘斌、何某等四、五个人凶狠狠的,把我推到靠墙的铁管处站立,几个人一齐上来按住,强行靠铁管如一字形双手铐住。这时,我在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们不能这样对待七十二岁的老人,一定有罪的!恶警根本不听。站立约二十多分钟后,我脑袋痛的很厉害。这时一警察搬来板凳叫我坐,因两手如一字形铐在铁管上,我说坐不下去。恶警说;你只能侧身坐下,只能坐下半边身子。办理刑拘登记后,恶警何某要我在上面签字,我说你们是非法绑架关押,你们是有罪的。恶警说:你不签字,我们一样的关押你。之后强行把我送进111舍,已经是晚上十二点钟,这一天只有中午在家吃一个小月饼。

十月一日下午两点多钟,两名武警来到111舍,把我劫持到值班室,几个人按住,强行把两手铐住,推到审讯室里,有两名警察,年轻的警察打开电脑,他自我介绍说:在2002年重庆小泉园事件是我来提审你的。然后开始提问:我一直沉默不语。这时警察自编了一个笔录,读给我听。要我签字,看我没说话,最后警察记录:他不签字,一直低头不语。接着把一份向检察院的起诉书,读了一遍,有哪些权利,可以请辩护律师,但要经过他们同意等。这时我喊出声音来说,头痛的很厉害。警察也说:你外地打工的女儿说,你以前有过高血压,求我们照顾一下你。就这样结束了审讯。

十月二日上午九点多钟来了一位女医师,在值班室给检查血压,一检查高血压230、又复检一次还是高血压230.我回到舍房躺着,这里的头和几个岁数大的人都说,你这么大岁数不能上山去,去了你就回不来了。早上起床时他们要我不起床,一直躺在板上。不一会儿来警察说;要来人打降血压针,吃降血压药。我回绝他们说,我炼功后已经十三年没打针,没吃药,通过炼功一直保持血压正常。警察还问舍房的头,他来吃饭没有?头说:进来后没吃一口饭,连水也没喝一口。到下午两点多钟,来两名武警把我扶到办公室。分局的警察见血压这么高,给在外地打工的女儿联系,因她们工作忙,不能及时回来,就委托一位同学的丈夫,他将我接送回家的。当时警察何某把已准备好的表要我签字,我没签。警察何某怕承担责任,在附近找来三位年轻女性群众签字,警察何某向她们交待说;你们在上面签字,不负什么责任,只是证实一下我们把人放了就行。在看守所出来时,还我的物件中,有几十元钱没有了,皮带也换成一条烂皮带。这时接我的年轻人,要去找警察要回来,我劝他不去了。

十月二日回家后,便衣警察随时跟着的。在外地打工的三个女儿已商定好了,十月十七日接我到外地同她们一起居住,便于照顾。分局的警察刘斌、何某威胁她们说;你父亲是属于监管分子,不能随便走动,必要时经过和我们联系,同意后才能离开重庆。但她们知道共产党整人厉害,株连九族,连家人孩子也不放过,只好放弃这种想法。

十月十三日九时我出门打公用电话时;刚开门,便衣在门外等着,同我进电梯下楼。到电话亭打电话时,他在亭前站着。等我打过电话离开时,便衣警察随即进电话亭查打电话号码。从十三日起,每天早上六时起至晚上八、九点钟在我家门外守着,有时是两人,有时按门铃骚扰,一直到二十日晚上七时才停止,共八天没出门。现在只要出小区门岗,就看到保安在打电话通知,就能看到便衣警察在跟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