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师恩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个平凡的妇女,但是却有一段极不平凡的得法修炼经历。

一、得法

二零零二年,由于孩子生病久治不愈,家里人急的没有办法,只好去求附体的人给看病。当时有一个炼法轮功的人也在屋里。附体来了之后,用手比划,却不说话,明白的人请炼法轮功的人出去后,附体对众人说:法轮功是真正的正道大法,比它们的层次高的太多,它们受抑制,说不出话来。从此,我开始对大法有了正面的认识。

多年以来,我身上有许多附体,它们自说都是修行了几千年的了,而且在我生命的轮回中,也跟了我近千年。在我对大法产生好感之后,它们怕我修大法,对我進行了无休止的干扰。它们说我身上的东西太好了,不肯轻易放弃我。又由于此时,我的阳寿已尽,牛头马面向我来索命,吓的我整天魂不守舍。幸好慈悲的师父保护了,为我化解了生生世世的怨缘,从此我有幸走進了大法修炼。

二、大法让我重生

由于在家庭的矛盾中,在常人的争争斗斗中,我无法走出来,没有真正的按照修炼人的标准来修炼自己,开始时就带修不修的,后来干脆就不学法,不炼功了,完全成了一个不修炼的常人,身体随之出现了严重的病态。二零零三年,丈夫领我去了县、市的两家医院检查,诊断为乳腺癌。医生告诉我,别打针吃药了,好好回家养着吧!医院的诊断结果,好似晴天霹雳,感觉天好象要塌了。肉体上的疼痛达到了极点,精神上的痛苦更是无法形容,绝望无助,我知道自己的生命真的又走到了尽头。

一天深夜,我痛苦的在死亡线上挣扎着,看着幼小的孩子将早早失去母爱,可怜的丈夫也将独自承担抚养孩子的重担,我的心都快碎了,本能的产生了一种求生的欲望,我绝望的喊道:“谁来救救我呀?”这时,我听到师父的声音,威严而慈祥:“得法去吧!得法去吧!得法去吧!”师父的话使我猛然惊醒,我才想起了大法,想起了师父,想起了得法时,师父将我从地狱中捞起的一幕幕。顿时我痛哭流涕,没想到师父还没有放弃救度我,我心中没有了痛苦,身体没有了疼痛,一种无以言表的幸福融入到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中。

我再次走進了修炼,师父就一次一次的给我消业,净化身体,因为在没修炼前我是百病缠身,修炼后,我的那些病状在几次大消业后,不知不觉中消失了。大法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三、师恩浩荡

(一)伟大的师尊为了救度我,不知为我承受了多少。

我曾经得过一种怪病,头疼,疼起来就用拳头用力捶打,往墙上撞,到医院去检查,还检查不出是什么病。在一次睡梦中,师尊为我消业,我看见自己的元神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跪在师尊面前,求师尊救救我,我头疼是因为在前世喝了“鹤顶红”造成的。

师尊慈祥的看着我,走到我身前,用手在我的头上划了三圈,一团物质随之落在了师尊头上。我惊奇的问:“师父,您把毒药拿到自己头上,那不成了您替我承受了吗?”师尊看了看我,没说话,只是长叹了一声。

我从梦中惊醒,梦中的情景历历在目,下意识的摸了摸脑袋,没有了任何疼痛的感觉了。头疼的病好了,我哭了,心里对师尊有说不尽的感激,折磨了我三十四年的头疼痛,竟在一梦醒来消失的无影无踪。

印象中比较深刻的还有一次,在梦里,师尊来到我身边,慈悲的看着我,然后围着我转了一圈走了。然后我发现,师尊背上多了一个口袋,口袋里装满了象脓血一样非常肮脏的东西。丈夫问我:“侠,你知道这是怎回事吗?你身上的脏东西都被师父给背走了,只剩那么一点留在嘴上,让你自己来承受,你还不好好修?”我一下从梦中醒来,结果真在嘴边长出了一个泡。从此以后,我从前的眼病、口病、鼻炎、结肠炎等许多顽疾一扫而光。

尽管这样,在修炼的路上,在人心的执著中,我还是走走停停,跌跌撞撞,但每次都是在师尊慈悲呵护、引导下,一次次将我拉回到大法修炼中来。

(二)慈悲的师父就象慈祥的父亲,在我一次次跌倒时,又一次次将我扶起,拉着我向前走。

自结婚走進婆家,我与公公之间就产生了一种不可调和的势不两立的关系,彼此看对方不顺眼,有时对吵对骂,甚至有时两人大打出手。更多的时候,则是双方進入一种冷战状态,在这种尖锐的家庭矛盾中,我伤心、绝望,痛苦中几次轻生自杀。我常常自悲自叹,悲,自己命苦,别人都这样伤害我;叹,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家庭环境中,我何时才能熬出头?

自从修炼后,我们之间的关系得到了缓解,我也学会了忍让,但由于在头脑中形成的许多人的观念和在世间争对错是非的理,使我依然对那些往事和那段痛楚无法释怀,也因此无法从法中真正提高和精進。但是从法中我知道,我与公公之间前世一定有一段非比寻常的怨缘关系,所以这一世我们之间才如此这般伤害。在受到委屈和不公对待时,心中还是难免愤愤不平,一个难解的问题时常困扰着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们之间前世到底是怎样的一段因缘关系?

有段时间,我和公公之间发生了矛盾,我自觉又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一天夜里,我清清楚楚的在梦中看到了自己的前世:在梦中,我和一个戴面具的人,都穿着古代的衣服,正在厮打,打的难解难分,打了很久,我们打累了。这时就象唱戏换幕一样,一幕下去,换一幕上来,同时我和那个人也都换了另一个朝代的衣服和场景,又继续厮杀,打累了,又换了一个朝代的衣服和场景,又继续打杀。最后,我们又打累了。我也很好奇,想看看这个与我有三世因缘的人到底长的什么样?可是那个人不依。我说累了,歇会儿再打吧!此时乘他不注意时,一把揭下了他的面具,露出了他的真面目。我顿时惊呆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一直看不上我、打我几次的公公。我从梦中惊醒,可是我也没悟到,这是师尊在点悟我,让我看到与公公前世因缘,从现在的家庭矛盾中走出来,从法中走上回归的路。

由于自己不悟,放不下心中执著的东西,咽不下这口气,决定找公公大干一场,出出这口恶气。师尊看我实在不悟,又继续点悟我。一天,我心中怨气难消,想找公公去理论,正要下炕,然后感觉有什么东西重重碰了我一下,低头一看,我不禁愣住了,是那本我放在柜子里很多天的《转法轮》。明明放在柜子里,好几天没看没往外拿了,怎么会突然出现在炕上了呢?是想让我看书吗?我正暗自思索,忽然我听见师尊对我说:“你看看书。”我说:“我不看,人们都对我这样,我咽不下这口气,活不下去了,我也不炼了。”这时,我看见师尊的法身出现在书上,师尊流泪了。我问师尊:“师父,您怎么也哭了,您是看我活的可怜吗?”师尊说:“你好好看看书,你欠下的东西不还,能行吗?”我说:“我这辈子不管那辈子事!”可是看见流泪的师尊,我顺手把书拿在手里,书一下被翻到一百三十三页,师尊指着下面一段法,对我说:“你好好看看这段!”“ 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转法轮》)我一连读了三、四遍。瞬间,我的心一下变的好敞亮,好轻松,没有了气恨,没有了委屈。我知道,是师尊再一次将我身上不好的物质拿掉了。

每当我思想或行为脱离大法时,师父总是把一段法打入我脑中或者是在梦中利用不同的方式不停的点化我、引导我,让我从法中悟回来。

有段时间,我又一次陷入在常人中。一天夜里,我在梦中看到了自己的两个副元神,其中的一个在我身边一直哭个不停,哭的好伤心,我很好奇,就问她:为什么一直哭个不停?她见我一副茫然的样子,就问我:“侠呀!你真的忘了吗?”我说:“什么事呀?我真的忘了。”她听后叹了口气,又说:“也许你是真的忘了,当初就是我跟你到师父那儿,和师父签的约呀!如今你迷在人中,你要是得法修不成,完不成你的史前誓约,不但你将来回不去,要毁在这里,就连我也完了!”我听完十分震惊。难怪师尊一直这样担心我毁在人中,再也回不去!我顿时泪如雨下,心中满是悔恨和愧疚,真是对不起师尊那洪大的慈悲和苦度啊!

(三)对一个修炼的人来讲,只要信师信法,正念正行,一切强加的干扰和迫害都会消失遁形。

二零零五年的一天夜里,我因为有事外出,回家很晚,坐在炕上正想躺下睡觉。突然看见窗户上出现一个大窟窿,一条巨蟒从天而降,飞進屋里,一下从我的脚底钻了進去,立刻我的腿肿胀的非常可怕。我知道这是邪恶来迫害我,立即立掌发正念除恶。可是肿胀、疼痛使我的腿根本就动弹不得,无法回弯。于是我坚定的发正念,又不断的求师尊加持,十分钟过去了,我的腿慢慢的由粗变细,又逐渐的恢复了正常。象这样神奇的事情,在我身上发生了好多次。

有一段时间,有那么几天我总是感觉到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抑制不住的害怕,学法、发正念都无法静下心来。一天夜里,我梦见有两个巫鬼,披头散发、张牙舞爪向我来索命,看那气势,一定要置我于死地。我马上盘腿立掌发正念,并正告它们:“你们说的不算,有师在有法在,怕你何来?我师父说的算!”巫鬼听了,冷冷一笑:“你师父远在美国,现在也救不了你!”我说:“错了,师父就在我身边!”巫鬼一声怪笑:“有本事让你的师父出来一现,让我们看看,反正你今日在劫难逃!”我厉声喝道:“大胆巫鬼,不要放肆!我师父就在那里。”我用手一指柜上摆放的师尊法像。瞬间,师尊的法像变的金光闪闪,放射出万道佛光,巫鬼一见,惊慌失措,还没来得及逃跑,就在万道佛光的照射下变成了一滩黑水。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害怕的感觉了。

(四)同修啊!不要以为自己修的不好,就失去了修炼的信心,放松了精進的意志,可是师父却没有舍得放弃救度我们,并时时刻刻在身边保护我们。

二零零六年六月的一天下午,天阴沉的可怕,一场暴风雨随时就要来临。我一看天气不好,赶紧骑车去接孩子回家。回来的途中,当走到路边有一片大树林的地方时,我听见路边的树被风吹的嚓嚓作响。这时,天阴沉的象锅底一样,压的让人喘不过气来,狂风大作,车子在风雨中寸步难行,给人一种十分危险可怕的不祥之感。直觉告诉我,有棵树要被风刮倒,而且离我很近。我心里一阵焦急,恨不得一下冲出这危险地段。一种发自心底的恐惧笼罩着我,孩子也被眼前的情景吓哭了,可是车子却在原地前進不了。我几乎绝望了。这时,忽然一念出现在我的脑中“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我一下清醒了,是呀!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就这样被树砸死,这是破坏大法呀!破坏大法的事情我决对不做,邪恶你也不配迫害我,我要闯出去。正念一出,我立即大声喊道:“师父啊!快救救我,我要出去!”顿时,我感到有一只热乎乎的巨手,一下扶在我的后腰处,一股巨大的力量一下把我推出二十来米远,这时,只听身后一声巨响,一棵大树轰然倒下,正好砸在我刚刚闯出的地方,将整个马路拦腰挡住。我惊出了一身冷汗,脸上的汗水和泪水混在一起。伟大的师尊啊!如果不是您救我,恐怕我和孩子今天就会命丧黄泉。

我知道,我的一切全是来源于大法,如果不是师尊一次次帮我化险为夷,就没有我的新生。如果没有大法,我将永远沉迷于尘世间的情仇恩怨中,拨不开眼前的迷雾,踏不上回家的路。面对师尊的慈悲苦度,那浩大的佛恩,我没有任何理由不精進了。

早就想把我的亲身经历写出来,只是苦于自己只有小学二年级文化(就连许多诗,都是师尊在梦中一字一句教我背的),根本就写不出来,再则怕有人说是在显示自己。放下人的观念,我就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师尊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就应该把它写出来,就应该证实大法。破除共产邪党灌输给众生的无神论,同时让那些和我一样曾经不精進的弟子,明白大法的珍贵,珍惜师尊那洪大的慈悲和那万古不遇的修炼机缘,不负师恩,精進起来,共同做好“三件事”,共同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