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 致信锦州市妇联的工作人员

  • 致信北京工业大学全体师生

  • 致湖北省红安县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的一封公开信

  • 致信锦州市妇联的工作人员

    市妇联各位工作人员:大家好!

    得知大法弟子王丽阁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六日上午十点多去锦州凌河区办证大厅照像,办证处一男警察把李长鸣(凌河区二大队)叫来,李问她是否信仰什么,她说是炼法轮功的,而后就被叫到楼上,之后又被送到市凌河区110接警处。晚上七点多被送往锦州市第二看守所,看守所见她身体状况很虚弱,拒绝收留,结果又被送往锦州公安医院,晚上八点左右,她再次被送入锦州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当家属问及劫持的原因时,警察说,王丽阁写了一篇“中学教师:大法祛除我一身病痛 教我做好人”的文章,于2004年11月13日,在【明慧网】上发表,因此被网上通缉。那么我们不妨把她的信公诸于众,看看她所写的是什么,干警们劫持的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王丽阁在修炼前浑身是病,修炼后病都不翼而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开始,她怀着对大法感恩的心,不放弃信仰“真、善、忍”,却遭到邪恶“610”人员的多次骚扰。二零零四年七月份,锦州市610及正大派出所警察去王丽阁家中欲将其劫持,王丽阁走脱之后她被迫流离失所,不能正常上班,工作、生活一度陷入困境。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三日,为了澄清事实真相,她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如实的写出来,在【明慧网】上发表。在二零零五年她在学校的帮助下,重返校园上课 。在她此次被恶警劫持前一直在学校正常上班。

    为了让锦州市妇联了解大法弟子王丽阁遭劫持的原因,以求得市妇联的正义帮助,我们引用她在文章中的部份原文(由于篇幅有限,对原文的叙述情节做删减),来说明事实真相。她在文章中这样写道:

    1996年我在逸夫中学时,有个学生家长知道我身体不好,劝我炼法轮功。1997年5月,这位家长找到我,询问我的身体状况,我告诉她:每况愈下。她再次劝我炼法轮功。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想试试也不妨。

    那年的6月1日晚6点,这位家长来到我家,开始教我炼功。我炼功后不久,病体迅速康复,所有疾病痊愈:风湿痛很快消失,已经变形的右腿渐渐复原;左腿走路越来越硬实,我又能骑自行车了,又能穿高跟鞋了;心脏病和眩晕症也痊愈;腰间盘和尾骨再也不疼了,坐多长时间都没问题。我从小还有晕车的毛病,很烦汽油味,炼功后不知不觉的连这个小病都去根了,现在再也不晕车了…。从那时起至今,七年多了,我没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更没去医院看过病,节省医疗费近十万元。见到我的人都说我简直像换了一个人。后来我调到二中,在2000年二中教职工体检时,我和宋则菊老师一起进的检查室,经B超检查,我的子宫肌瘤不见了。修炼后,我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

    以上所说,无半句虚言。逸夫中学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以前身患多种疾病,…她们见证了我病体康复的全过程。

    这种受益于法轮大法的人不只我一人,在中国大陆就有一亿之众。炼功后便开始学法,主要通读《转法轮》,从书中我明白了我在人生中许许多多解不开的问题。师父叫我们做人要以“真、善、忍”为准则,遇事先考虑别人,遇到矛盾向内找,看看自己哪儿做得不好,先检查反省自己;遇到争执让一步海阔天空。学法使我渐渐的看淡了名和利,从为私为我中解脱出来。在炼功场上,在学法小组,炼功人之间和谐谦让,那种高境界行为熔炼了我。我万分珍惜这部高德大法,病体的康复,心灵的升华,使我清醒的知道:这就是我一生要找的。

    修炼前,我总是抱怨自己命运不好,觉得谁都对不起我,修炼后我的人生观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总想着自己如何能对别人好。学法后我主动善待公婆,不记以前的隔阂。……主动化解了与继母的恩怨,而且总想她的好处。从此我真心实意的孝敬她,每逢她的生日或母亲节,都为她买衣物,每次回家都陪着她唠嗑。我十分关心她的身体,见到她难受的样子,我很心疼,就多陪她一会儿。渐渐的继母与我的心贴近了。2003年新年前,她的胆结石病又犯了,我去看她,她说:“×××的胆结石用打眼的方法取出后,疗效很好,我也想试试,但费用很高,得6千元。”我当即说:“妈,咱也打眼取,钱我和两个弟弟出,一切费用我们包了。”

    回家后我给两个弟弟(是继母的亲生儿子)打电话,说明心意,他俩非常同意,对我也十分感激。第二天我就拿出2000元钱交给了继母。我的经济并不宽裕,一个人带孩子过日子,2000元钱够我攒一年了,但给老人治病,我心甘情愿。几天后继母住进了附属医院,打眼取出结石,看到她没有了病痛,人也胖了,我心里十分欣慰。多年来,我父亲因我与继母之间不和很不省心,如今老人家的脸上终于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修炼后在工作岗位上,我努力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勤奋工作,不争名利。1998年暑期,我调到二中,临走时,逸夫中学校长张作思很惋惜的对我说:“真舍不得你走,你人能干,又不争利益。”

    到二中的第二年我当了班主任,带一个平行班。在我的努力下,学生的学习成绩稳步上升,班级秩序很好,任课教师上课很省心,他们非常满意。在我任班主任期间,每当遇到值周生给班级扣分时,我告诉学生:“遇到问题向内找,看看自己哪儿做错了,不要推责任。”我用我理解的“真、善、忍”法理开导学生,使班风正,人心齐,没有打架、骂人、偷东西现象。无论大小考试几乎无人抄袭,学生诚实善良、质朴上进,有些教师说:“丽阁班的学生都跟她一样心眼好使,她班的学生真象个学生样。”

    初一期末申报三好班时,我主动放弃,把荣誉让给了别人。在我任班主任期间,主动与其他班主任友好相处,在任何利益面前都不计较,在我的带动下,大家相互帮助,使我们年组很齐心。当时的校长王怀家对我说:“你调入二中,真是二中的幸事。”2000年我被评为锦州市中青年骨干教师。

    我热爱自己的事业,经常用自己的钱购买教学用具,而这些教学用具又与全组人共享。每当有同事在教学或其它方面需要帮忙时,我总是无私的全力帮助;每当有同事获得荣誉时,我都由衷的为其祝福。无论我教哪个年级,所有题单的编排、挑选和答案,我都备齐,而且从无保留,大家都说与我教同班课非常省心,所以我与组里的老师们既是同行,又是朋友。用组内一位教师的话说:“丽阁给二中外语组带来一股清新空气。”2003年我被提拔为二中英语学科组组长。我一直未能评上高级职称,但我从不去找,我非常体谅领导的难处和其他申报教师的迫切心情。

    近年来,一些教师都在给自己所教的学生办班挣钱,修炼后不久,我便停止了办班。我对学生非常负责,虽然后来学校因我炼法轮功不让我当班主任了,但我关注着每一届、每一个学生的进步,经常找学生谈话,勉励他们,自习课也常去辅导,教学成绩很好。

    2004年10月6日晚7:10,我在南桥附近的一个路口由西向东骑车子,一辆吉普车由南向北飞快驶来,司机发现我时,车距我不足两米,他急忙站起来踩刹车,但已来不及,我被车撞出13.6米,立即昏死过去。事后司机和他同行的朋友们告诉我:当时目击者说 “这人完了。”…120车把我送到市公安医院。

    一个多小时后,我苏醒过来,马上给我做各种检查,结果内脏、头部完好无损,一切正常,只是右腿的小腿处骨折。…我知道这是我师父救了我的命。当时我决定不住院,可我弟弟不同意马上办了住院手续。出院时,我弟弟与司机决定私了,司机给了一万五千元作为车祸的补偿。

    回到住地后,我便把石膏拆了下来,每天坚持学法、炼功,过了四天我便能下地来了。出事后的第十七天,我约见司机和他的几个朋友,他们见我粉碎性骨折十几天的时间就能走路了,非常惊讶…。我告诉他们我是修大法的,法轮大法祛病健身效果神奇。我还告诉他们:我决定给司机退回一万两千元钱(其余三千是各种费用的支出),因为我师父告诉我们处处要为他人着想,做事要考虑别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法轮功真修弟子是不图财钱的,既然我没事了,就不应该要钱。

    他们听后十分感激,一开始拒绝收钱,在我的劝说下,司机把钱收下了。

    法轮大法使我摆脱了疾病与痛苦,使我远离了自私与争斗,使我内心平和,道德提升,那种源于心灵深处的幸福感,是不修炼的人体验不到的。从此,我活得心胸坦荡,我活得乐观祥和。我由衷地感受到:百万富翁不如修炼法轮功,千金万银不如一本《转法轮》。

    以上就是中学教师王丽阁的文章内容,讲述的是她修炼后受身心受益的全过程。文章告诉我们法轮大法能带给人无边的福份,也折射出一个大法修炼者的高尚品格。她写这些无非是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大法真相,澄清世人对法轮功的误解。

    从文章中,我们不难看出,她作为法轮功修炼者也是社会中普通一员,每天正常的工作、生活,遇事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在99年迫害开始之前,那就是我们全部修炼内容。是因为这场迫害,大法弟子才不得不讲真相。而这些,也都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说真话,不伤害任何人,一切都没有超出“澄清事实”的范畴。

    事实上,两年前,当年“610”有关人员找到学校时,一方面与王老师也做了交流,并向校方明确表示王老师的事情由学校负责“帮教”就可以。这两年来,王老师已在学校正常上班有两年多了,并且也得到校方的普遍认同。而如今,这么好的一位教师,反遭无辜劫持,至今还被关押在看守所,实在让人无法理解和接受。

    我们相信,作为市妇联的每一位工作人员一定会对王老师的遭遇表示同情,并且以大家的职业操守与良知,也一定能伸出援手,敦促相关部门或个人,尽快释放被无辜关押的二中老师王丽阁。

    目前她家里只有一个刚刚毕业不久的女儿,还不谙世事,需要母亲的呵护。这么多年来,她们母女相依为命,已经很不容易了。前几年,王老师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曾遭到多名警察来家骚扰,母女被迫流离失所,过了很长一段颠沛流离的日子,刚刚过上几天正常的生活却又遭劫持,甚至被关押。大家都是母亲,也有孩子,一定能理解一个孩子此时盼望母亲归来的迫切心情。

    不是有一句老话,“与人为善有如与己为善”嘛!希望我们市妇联的工作人员们能理解一个处在孤独无援之中的女孩此时的心情,给王老师以正义援助,使她使她尽快摆脱困境,获得属于她的自由。

    衷心祝愿大家因自己的善心善念善行,而拥有美好的未来。

    锦州大法弟子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

    附录:相关部门或个人联系电话
    (锦州市凌河分局局长刘晓东办公室电话:0416-2133135
    锦州市凌河分局指挥中心:2145041
    锦州市凌河区公安分局 办公室:2129038 政保科: 2120882(孙治安单位)
    锦州市凌河交巡支队:2827535, 2830822 , 2818399
    锦州市凌河区110大队:2140041


    致信北京工业大学全体师生

    尊敬的北工大全体师生:你们好!

    我以非常沉重、非常悲愤的心情告诉大家:人文社科学院的优秀教师庄偃红第六次被公安非法抓走了,再次被非法劳教两年。其理由是庄老师不放弃个人信仰,不放弃法轮功的修炼。

    庄老师六次被抓,每次都被警察酷刑折磨、关小号、长时间不让睡觉。对此,庄老师以绝食抗争,恶警们就强行灌食,庄老师所遭遇的痛苦与折磨是难以用语言和文字来表述的。

    六次出入鬼门关,庄老师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这个过程本身就值得我们深思。庄老师天生只有一个肾脏,体弱多病,尤其是她的头疼病,一疼起来不吃含有吗啡的药片是根本止不住的。来到北工大后,她根本无法完成每学期的教学工作量,就更别提担任其它科研项目及社会工作了。

    一九九四年,庄老师去济南聆听了法轮功师父的传功讲法报告。短短九天,庄老师的身心发生了彻底的变化:浑身的疾病不翼而飞,第一次体会到了一个没有病的身体是多么的轻盈、轻松和快乐。而对庄老师冲激更大的是世界观的改变:她为法轮功深入浅出的法理深深的折服,为自己对人生、对生命、对宇宙苦苦探索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找到了圆满的答案。

    一九九五年我认识庄老师的时候,讲起在济南的经历,她仍然十分动情的说:刚听法轮功师父讲课的时候,看到师父这么年轻,我没有放在心上。在我想象中排忧解惑、身怀绝技的大师应该是白胡子老头儿,可几堂课下来我五体投地,庆幸自己遇到了真正的师父。你知道我是学哲学的,读过许多专著,要想让我改变世界观是很难的。

    在以后的接触中,庄老师的善良、平和、遇事先想到别人、诚诚恳恳的帮助别人使我非常感动。那时我刚从日本回国,看到国内一切向钱看、物欲横流、道德急速下滑,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有这样好的人,这使我迫切的想了解法轮功,做一个象庄老师那样的人。一九九六年我也开始修炼法轮功。

    在人文社科学院、在庄老师教过的学生中,都对庄老师的印象极好。那么,就是这样的一个好人、大好人再次被公安抓走,请你们每一位说说这是什么世道?!

    在这里,我紧急呼吁:凡是尚有良知、有正义感的老师们、同学们,请你们站出来,为庄老师说句公道话。良心已被埋没的太久,沉默就是对邪恶的纵容。

    法轮功教导人们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这与江泽民的为人之道是根本对立的。这是江打压法轮功的真正原因。这场迫害能持续八年,请想一想是不是与我们每个人的明哲保身有关系?!

    北工大是高等学府,我希望每一位老师、每一位同学在大是大非面前都能有自己独立的见解。请对庄老师伸出援手!

    一位本校教师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日


    致湖北省红安县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的一封公开信

    红安县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负责人及其他工作人员:

    你们好!

    我怀着诚恳的心情,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你们倾诉肺腑之声。

    我是修炼法轮功有十几年的老学员,一直以来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遇事先为别人着想,处处与人为善。修大法以来,我的心灵得到了净化,去掉了很多自私的念头,以前身体有多种病,现在无病一身轻。以前脾气不好,当别人由于失误或其它原因没做好时就发脾气,一个劲的批评他,指责他,现在改很多了,已经知道发脾气是最不理智的事了,应该忍一忍,看怎么跟他说,他能够接受,怎么说对他是有帮助的,有好处的,等等等等。这是我个人修炼法轮功后的变化。

    下面来说一说咱们红安县的一些事情了。在今年的六月二十二日夜晚,红安县公安局及“六一零”一夜之间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他们都是说真话,按“真、善、忍”去指导修炼的法轮功群众。他们有什么错,错在哪里,对社会构成了什么危害?证据与证人在哪里?当然你们的心里是非常清楚的。不要说这是上级的旨意,也不要说这是你的工作。我想你们都认真回忆一下,中共建政以来,有六千万到八千万人非正常死亡,超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总和。接二连三的各种血腥政治运动,镇反,三反,五反,肃反,反右,荒诞的大跃进和相继而来的三年大饥荒等等等等,无数善良的人成了中共的虐杀对象,中共杀人太多了,罪恶滔天啊!

    再看当今中国社会,道德在一日千里的往下滑着,工人失业,农民失地,贪官横行,官商勾结,民不聊生,老百姓有怨无处诉,中共已经祸国殃民到这种地步了,上天还能容它吗?

    共产党一向与天地神佛为敌,宣扬无神论,战天斗地,文化大革命中灭一切宗教,砸佛像,毁寺庙。今天面对按“真、善、忍”指导去做好人的法轮功群众,倾尽国力,疯狂的,全方位的血腥迫害。七年多来,江氏流氓集团用了四分之一的国力迫害法轮功,使大量的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致死,无数家庭家破人亡。尤其在二零零六年被披露出来的“中共秘密集中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其残暴已完全超出正常人的想象程度,令全世界为之震惊。古训说:“天要使其亡,必先使其狂。”中共这一疯狂举动正是“亡”的先兆。

    一个人杀了人,法律还要制裁他。一个党杀害了那么多无辜的人就不受到制裁吗?常言说的好:人不治,天治。老天有眼,谁干坏事都得偿还。善恶有报是天理,谁也违抗不了。历史曾经有过深刻的教训。公元五四一到五九一年间,强大的罗马帝国无人可以征服。当时基督教传到罗马,因为它是正法,所以有很多人信奉基督教,这让罗马帝国国王尼禄非常嫉妒,于是放火焚烧罗马城,栽赃给基督徒,借此对基督教进行残酷镇压。上天先后四次降大瘟疫,很快就灭掉了罗马帝国。中共党魁江泽民同样是出于妒忌,不顾其他六个政治局常委的反对,执意要镇压法轮功,同样是采用栽赃的方法,用自编自导的“天安门自焚”嫁祸给法轮功,误导人民仇恨法轮功,然后开始残酷镇压。历史竟然在重演,这对神佛犯下滔天罪行的恶党,能不受到老天爷的惩罚吗?到清算的时候,作为它的成员,协从者,帮凶,不也得搭进去吗?在全国各地,迫害法轮功遭报的事例太多了,这里只举几例:

    1.从2000年开始,湖北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当时的恶警肖琳还没有正式提为副所长。从2000年以后,肖琳长期指使犯人监视学员不让炼功,谁炼功就指使犯人打学员,态度恶劣,犯人都知道肖琳是怎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肖琳后被恶党评为副所长,年龄28岁。

    2004年上半年,肖琳得了一场怪病,高烧一月不退。武汉市协和医院、同济医院专家会诊得不出结论,只能诊为肺部感染,一个月后死亡,死亡年龄32岁。

    2. 武汉市武昌杨园洗脑班三恶首因行恶太多,在一年之内纷纷遭到上苍的惩治。恶首之一胡宗述,2006年8月在交通事故中当场毙命。恶首之二胡善萍(女),2006年年初因精神突然失常,被”610”规劝回家,半个月后恢复,她本人后来已不要求再回洗脑班。恶首之三陈崎屹,近一年来浑身不适,医生也检查不出什么,只能劝其减肥来缓解病情,别无他法。

    3. 赵雄,原黄梅县分路派出所恶警,“7.20”以来一直追随江氏恶党集团,充当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用粗木棒残酷毒打女大法弟子,并施展各种流氓手段,极其卑劣无耻。不久,恶警赵雄现世现报,患血癌而死,死前痛苦不堪。老百姓说,派出所不抓杀人、放火、偷盗抢劫的罪犯,专门迫害好人,邀功请赏,真是苍天有眼。赵雄的父亲,原黄梅县拘留所所长,为自己儿子的恶行表示过忏悔。

    4.桂昌新,生前是黄梅县分路镇一中校长,明知道本校教师杨成松因修炼法轮功变得善良廉洁,曾捡到几十万元重金而不昧,交给失主;亲自在办公室看到杨老师为贫困的学生代交学费;明知道大法教人向善,却诬陷大法,在各种会议上恶毒攻击大法,积极参与迫害杨成松老师。桂昌新在党校学习时,外出至深夜返校,翻围墙时跌伤头部,痛苦数天后惨死。

    这些铁的事实不是在吓唬谁,而是真诚的劝诫,希望你们能明辨是非,停止迫害,选择未来,我真诚的希望你们能无条件的释放那些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众,为自己及家人留下一个美好的未来!古训讲:“积德呀,积德,祖上积德。”非常有道理的呀!所以希望你们都能为子孙后代积些德吧!

    红安县法轮功学员
    2007-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