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给了我新的生命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今年六十三岁,是粮食局退休职工,是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份有缘得法的。在学法后的这一年里,觉得自己无论是从思想提高上,还是身体变化上,都有大改变。每当回忆起自己的变化时都感到师父的大恩大德,大法的威力无比。庆幸自己是幸运者,在末法时期有缘得法。真是三生有幸。尽管我文化程度不高,不善于演讲,只凭我这颗心,也要向师父和各位同修汇报一下,我学法的点滴体会。

在学法前,我是粮食系统挂名的老病号,身患多病。如肺气肿、冠心病、动脉硬化、气管炎、胃下垂、低血压等。有的病史长达四十年之久,有的病医生都很棘手,特别是气管炎、肺气肿多少名医都无能为力。只能用药维持着,特别是春秋两季,开江河、封江河时期是我的生命绝对关键时期。一般情况下,我都是在医院度过的,即使不住院,家庭的备药不断,老伴成了我的看护医了,打针服药都能随时应付。我平时出门时第一件事,得先吃两片药,不然迈不动步,身体越来越消瘦,体重不足八十斤,什么重活都不能干,整天泡在苦恼中。在这期间,我老伴为我祛病,他曾经探讨过不少功法,想用气功把我的病治好,但我都没有相信,我认为气功要能治病,还要医院干什么?所以什么功我也没参加学。唯独一接触法轮功,我就想学。这可能是与法轮大法有缘吧!但是过去听人说,学其他功法都得参加班,还得花钱拜师,可是法轮功却不是这样,根本不用花钱。看书自学一样可得。学法轮功虽然不是治病健身的,但是只要你真正实修,师父就能把你当作弟子带,就给你净化身体。就这样,我走上了修炼的路。

每天我把整个时间都用在学法上,听录音,看录像,学动作,如饥似渴地看书背经文。因为我已年过花甲,有生之年不多了,庆幸得法,现在不抓紧实修,所剩的时间是有限的。人的生命不是为了当人,是为了在人类这个最苦的环境下,通过吃苦在迷中悟,修我们这颗心,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知道了这个理,我放下了平时最受看电视连续剧的执著心,把时间都用在学法上。就这样,不到十天的时间,奇迹出现了。师父开始给我净化身体了,来势非常猛,发高烧,看着灯光就象心里着火一般,咳嗽不止,上气不接下气,一口一口倒,整天不吃不喝,折腾的死去活来。亲朋好友及家人,都劝我赶快吃药,点滴,特别是我女儿,怕我死,让我上医院,让我吃药,我不吃,她就连哭带叫,因为我和女儿住在一起,她怕我真的死了,有个好歹,两个哥哥回来她没法交待。我说:我现在这个状态是消业,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我想实修就得按照大法要求去做。当我消业到二十天的时候,仍然高烧不退,我想为什么呢?我老伴说:“这个功法和其他功法可不一样,你得处处用大法衡量自己,你得向内找,不能向外求,要提高心性。当时老伴忙于弘扬大法,没有多少时间管我。这时我左思右想,是不是我动功炼得太少了,我注重了静功,忽视了动功,可能问题出在这儿。所以我就下床炼功。开始我手发抖,腿发颤,哆哆嗦嗦的,因为我的身体太弱了。这时师父的话响在我耳边,“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师父的话真有无穷无尽的威力,使我越炼越有劲,手也不抖了,腿也不颤了,浑身轻松了。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十分钟抱轮我真坚持下来了,并感到全身轻松,接下来做静功,双盘一个半小时。

我只有学好法,修我这颗心,好好炼功,更加提高心性,师父会高兴的。当时,心里默默在想:“师父啊!我不求什么,就求您给我力量,使我能够走出家门参加建点以来第一次大型法会。”结果真的参加了这次心得体会交流会。在会议期间,既没咳嗽也没喘。从这件事我悟到,修炼人没有病。消业不能象常人得病那样等待,要提高心性,无所畏惧,赶快过关。消业过程中我深深体会到了苦去甘来,真正没有病是什么滋味。作为长达四十年不离药的我,能够放下药片子,丢掉针管子这不是福吗?当然真正的福是得了法才是最珍贵的。

我的体重由原来八十斤到现在的一百一十六斤,腰围由原来一尺九增加到二尺六,过去我所有的裤子都不能穿了。老同事见到我说我变了,我自己也感到我不但外貌变了,而且内心也变了。思想意识也变了。因为过去是常人,现在是修炼人了。可是按照修炼人的要求,按照大法的要求我还变的不够,能返本归真,能同化宇宙特性做到“真、善、忍”才是真正的变。今后我决心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力争在很短的时间达到真变,早日回到我们美好的家园。

下面准备在汇报一下我学法以来如何提高心性、过关的体会:

一、去掉常人心,做真正修炼人。过去我常人心非常重,出门办事看日子,过年过节讨吉利。我过去出门先摆摆扑克,看看别扭不别扭,如果摆不开就不出去了。或者日历是黄道吉日就出门。通过学大法后改变了常人心,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比如今年过新年时,大年三十我的手割破了,灯泡也灭了,碗也打了,这要在过去我的心就得放不下了,年都过不好。可是今年心里非常平静,同时认识到这是师父设的关,在考验和提高我的心性呢!我守住心性,把还流血的手用自来水冲一冲照样做菜做饭,既没感染也没化脓。不到三天刀口封上了,一切正常,要是往常说不定又勾起我的多少苦恼和执著呢!

二、一九九七年三月份,我又一次消业比较重,上次消业是咳痰,这次是吐血,我女儿他们怕传染孩子,不让我外孙子和我在一个屋里住了。当时我挺生气,外孙子从小在我身边长大,去幼儿班时全面检查过什么病也没有,如果传染早都传染了,还能等到现在,不是借题发挥吗?有意把外孙从我身边拉走。当时我心性没有守住,这亲情关没过去,我一气这下,离开他们到大庆二儿子那去了,一个时期和女儿产生了隔阂。通过学法我提高了悟性,我的妒嫉心放下了,慈悲心出来了,等我回来时,女儿她们感情变了,一再解释:妈妈多心了,不是怕你传染,而是看你的病情很重,怕你休息不好,怕影响你恢复健康!真是“退一步海阔天空”,“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三、谈谈我和老伴共同过关的事。于一九九七年七月十七日十七时左右,我卖完樱桃,老伴接我回家,当骑车到我家大门口一拐弯时,突然从西侧冲我们开来一台运货大卡车与我们相撞,我们的自行车前轱辘被压在卡车的轮胎底下。老伴被压在自行车月底下,我不知道我怎么从自行车下出来的。当时我的脑海中立即闪现出李老师讲的老太太过关的事,这不是一样的吗?所以,我大声喊老伴快起来,真修弟子遇到危险时什么事也不会有,师父的法身会保护我们的。当时司机惊呆了,被我这一喊,他恍然大悟!我们从车底下往外拽我老伴,一边拽一边喊没事!我们是炼功人!当时老伴面色苍白挺吓人的,等老伴站稳,活动活动脚说:没事!我们学法轮功的,你们走吧!司机不放心,说:那不行,好好看看!老伴把裤子往起拉,我看到他的左脚踝骨处受伤在出血。司机说:不行,老大爷还是上医院吧!好好检查检查!你这么大年纪啦!老伴说:没事!我们炼功人有师父法身在管,边说边活动脚给司机看。

这时司机往外拽自行车,发现两个樱桃筐碎了。自行车瓦盖压扁了,车架子压变形了,脚蹬子棍压断了,当时司机掏出二十元钱,说给买两个筐吧!这时围观群众说话了!这不玩老头吗!不上医院你捡着啦!要上医院少说也得几百元,说不定得几千元呢!你遇到这老俩口,是心眼好,要换个人,往医院一躺,你还不得花个万八千的。这时司机慌了手脚,忙说:老大爷呀!赶快上医院检查检查吧!以后出现后果不好办哪!我老伴说:没问题,我们法轮大法弟子不能讹你的。你们如果感觉于心不忍,过意不去,把自行车给修修,因为你们司机会修车,我明天还要用它驮老伴到街里卖樱桃呢!后来司机拿出五十元钱,说我明天还要出车,你们找人修吧!我们不要,他还要拉老伴上医院,就在進退两难的情况下,我们决定先留下,等以后再设法还给他。第二天他来访时,我们把钱如数还给他,他说啥也不要,并说让我们用这钱买点吃的。我说:我们修炼人不但不能收你的钱,还得感谢你帮我们过关呢!越说他走的越快,乘车而去!我手拿着钱,不知怎么处理好,回家和老伴商量,决定再和点上负责商量商量,这钱怎么处理,最后决定给我们炼功用的场地学校门卫更夫做辛苦费用。

事情发生的同时,女儿担心我老伴在伏天既没包扎也没吃药,还没上药怕出现意外,可是不到三天封口了没事了。回想起来真有点后怕,可是我们悟到了这是一个还命关,是师父保护我们过去的,要没师父保护我们说不定会出现什么后果,车架子都压变形了,脚蹬子棍都压断了,我老伴虽然受点轻伤,我根本就没伤着。这是师父法身保护我们过了死关。想到这,我情不自禁的跪在师父的像前磕了三个头,对师父感恩的心情难以用文字表达出来。我悟到,我不应用常人的思维来表现对师父的感恩戴德,应该跳出常人的思想,从理性上真正认识大法。今后我一定加倍努力学法炼功,用实际行动弘扬大法,时刻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奋力精進,直至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