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沂水县诸葛镇法轮功学员遭迫害实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开始全面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山东省沂水县诸葛镇不法官吏置宪法于不顾,违背天理,出卖良知,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善良人,发动派出所、土地办、计生办、联防队员、各村委和社会上的地痞无赖疯狂逼迫学员放弃真善忍,采取的手段极其恶劣,令人发指。具体采取的手段有:强行洗脑──强迫看央视的造假新闻和诬蔑法轮功和其创始人的录像,认同中共的歪理邪说;对坚持信仰者酷刑折磨──烟头烫、橡皮棍、木棍打、皮带、绳子、竹片、柳条抽、冬天浇冷水、大头鞋跺心口、电棍电嘴及下阴、逼做俯卧撑、强迫奴役、跑步等等;非法抄家、罚款、抢粮食、抢农用车及农具、房屋作价,诸葛镇邪党不法人员多年来对法轮功学员非法罚款约计10多万元;非法关押──多年来有计划办洗脑班三次,非法送沂水县看守所、拘留所35人次,非法劳教7人。

以下是诸葛镇几任邪党恶徒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各村大法学员被古村乡综治办主任王志国逼迫交书。每人六元照相钱,把大法学员的照片输入恶党网络,为进一步迫害提供便利。

在古村乡大礼堂看污蔑大法的录象长达三天,数百人被逼表态,放弃信仰自由的权利。

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北门楼村法轮功学员李玉章(男,五十九岁),东河西村王德春(男,三十岁左右,曾以打架斗殴在古村一带是有名的人物。学大法后,与人为善,再不参与斗殴事件),下梭峪村法轮功学员刘本善、刘京华父子,文座村段某某依法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山东淄博市张店公共汽车站被便衣拦截。刘本善、刘京华父子被诸葛镇副镇长王建华,综治办副主任耿文瑞截回。刘京华在花键铀厂遭到其三姐夫任诸葛镇副镇长顾玉兴的毒打,七十多岁的刘本善则被副镇长王建华、党委书记王键、综治办主任耿文瑞、于秀军送往沂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王德春当时就遭到毒打,后由古村乡综治办主任王庆国把法轮功学员王德春、李玉章二人铐在一起截回。当晚在诸葛镇遭到顾玉兴狠劲的打了一耳光,踹的王德春四仰八叉。打的李玉章眼冒金星,两耳轰鸣。在古村乡派出所遭到全乡一百多人的群殴,拳头打,大头鞋踢头,跺心口、打耳光。殴打以后,把二人棉衣扒光,坐在水泥地上,两手平举,上面放上椅子,椅子上放上砖头一晚上。

在古村乡政府李玉章、王德春被非法关押七天,遭到了以王庆国为首的毫无人性的折磨。王德春的头发被抓下好几绺,打的浑身肿胀,衣服都脱不下来。王庆国一边骂着打李玉章耳光,还不准其说挨打,一恶徒杨秀彬更是会折磨人,叫李玉章两手平举在其胳膊上放上橡皮棍不准动,再用橡皮棍疯狂毒打。七天里恶人一边对两人实施精神与肉体的折磨,一边不失时机的搜刮钱财。打手杨秀彬在王庆国的唆使下到李玉章家索要六百元钱,没钱就一拳一拳逼着李玉章的妻子到处借钱,捞到钱王庆国就据为己有。

王庆国又趁机大办洗脑班,全乡凡是学大法的全都要参加,看了七天污蔑师父及大法的新闻,其中上古村一妇女,姓名不详,被其丈夫用自行车带去,只因说了一句:别害怕,在这里权当耍耍。就被王庆国一脚踹倒。毒打一顿。

下古村法轮功学员唐兆玲(女)原有哮喘病,什么活也干不了,一年上千元医药费,学大法不仅没吃一片药,病情不翼而飞,而且一年来还为家里挣上千元钱。马家旺村法轮功学员李东莲(女),东河西村法轮功学员蔡永淑(王德春之妻)被非法关押七天,家人给送饭。(在这七天里,恰逢元旦,恶人们“好心”的给法轮功学员一人一小盘水饺,一盘收费五十元)。事后唐兆玲被勒索所谓的不上访费五千元,李东莲被勒索了三百元,蔡永淑被勒索了三百元。

恶人王庆国欺骗李玉章、王德春家人交上五千元保证金就把二人放回,家人东借西凑交上钱,早上交上,下午人却被送往沂水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又被勒索二百元钱生活费。拘留期间李玉章九十六岁高龄的父亲含冤离世也没见上儿子一面。拘留期满。王庆国又每人勒索五十元。此后的日子里,李东莲、蔡永淑、王德春、李玉章早晚两次报到,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

二零零零年四月恶党书记赵连祥综治办主任王庆国把法轮功学员李东莲、蔡永淑骗到古村乡政府问还炼不炼,就说了一句有空就炼,被罚款三千元钱。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四日法轮功学员唐兆玲在古村集市上散发真相资料,给了王庆国的妻子一份,被王庆国指使着四个人把瘦小的唐兆玲抬到乡里,劫持到冯家庄洗脑班,遭到李洪伟、郝风金等人的毒打。并让唐兆玲拉着碌碡(石头做的),他们用黑粗皮管子一边抽打着她,一边叫骂老师骂大法。一天三顿饭,饭前就叫骂,不骂就打,一次坚决不骂,李洪伟把嘴都给打肿了。有一个高个男青年用榆树条子抽,直到把手抽肿,另一个矮个男青年把唐兆玲一脚踹倒,又踹了一脚小腹,小便失禁,踹得不行了,躺了好几天,上厕所都得别人背着。一次洗脑班的转化人员刘某(女)在讲雷锋如何好,唐兆玲只因讲了一句“师父叫我们做的比雷锋还要好,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晚上就遭到了郝凤金等人的毒打,并让她两臂伸直放上凳子一个小时。

一次沂水县政法委到冯家庄洗脑班搜集法轮功材料,一青年问唐兆玲为何炼法轮功。唐兆玲说有病炼的,炼好了。被其毒打一顿,在材料上写上污蔑法轮功的话,强迫她按手印。唐兆玲在冯家庄洗脑班整整被迫害了一个月,不仅受尽了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折磨,经济上还受到很大损失。一个月被勒索六千二百元,王庆国还勒索五十元车费。

二零零一年一月三日,唐兆玲去北京上访,遭到北京恶警的折磨,但未报姓名,安全返回。十七、八日阮博(古村地痞)、冯文远风闻此事,强行把唐兆玲送往古村洗脑班迫害。每天让坐在水泥地上十几小时,看污蔑师父污蔑大法的录象,有的学员被冰的腹泻。每天强迫跑步几小时,恶人宋玉旺拿着竹片子,孙明永拿着柳条子,强迫学员从中午跑到下午,不准停,一停就打,法轮功学员李东莲实在跑不动了,被宋玉旺用竹片子把腿抽成黑紫色,法轮功学员王富芳的鞋都磨透气了。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下古村的法轮功学员丁强、马应德夫妇进京上访,被截回。在诸葛镇派出所法轮功学员丁强遭到原古村乡派出所长吴伟等恶警的折磨。吴伟用绳子抽,另一恶警用电警棍电丁强的下阴,伸进嘴里电嘴等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马应德被孙佩传扒下棉衣用绳子抽脊梁,后被送冯家庄洗脑班迫害被强行勒索了四千元。腊月二十二日和二十六日,丁强和马应德夫妇先后从冯家庄洗脑班转往沂水县看守所关押。在恶党的高压迫害株连政策下,马应德的大姑姐被劫去陪同,大姑姐对马应德骂不绝口,晚上怕马应德睡着,一边掐着马应德的肉一边骂。二零零一年的新年,本是合家团圆欢乐的日子,而丁强夫妇在沂水县看守所过了一个终生难忘的大年,家中两个年幼的孩子无人照看,老人无人管。

二零零一年正月,在恶党书记赵连祥、赵连茂,综治办主任王庆国的积极配合下,下古村在乡政府办起了一处洗脑班。丁强夫妇于正月二十六日转入古村洗脑班。在洗脑班上,恶人黄宝辉叫所有从看守所转来的学员站好队,一人一个煎饼一块咸菜一茶缸热水,逼人喝一口水喊一声“报告我喝水”,喝一口,然后再报告喝完了,放下茶缸子。大法学员马应德不配合恶人可笑的伎俩,被黄宝辉打了一耳光。

恶人王庆国趁机到丁强家搜钱,没搜到,然后就逼着丁强提着裤子到亲戚朋友家借钱,借不到钱,遭到阮博、黄宝辉、孙明永、宋玉旺、魏清亮五人的暴力殴打,把丁强关在小屋里,任何人不叫见,打了七八个小时,被折磨的不能站,不能坐,近瘫痪状态。恶人弄不到钱,就把丁强家口粮强行抢走。邻居可怜家中俩孩子,还有七十多岁的老人,苦苦哀求给留点口粮,给留下两袋子玉米。还把丁强家的大门上贴上房屋作价四千元,妄图卖房子。恶人黄宝辉趁机敲诈,蹿到马应德娘家,骗了老人六百元钱,一桶油,说是托人把马应德弄出来。丁强的二姐被劫持了去,勒索了一千二百元生活费,三千元押金,一百元车费,共四千三百元钱。

李玉章在去卖地瓜干的路上,被包村干部段宝欣骗去,骗到古村洗脑班遭到阮博的疯狂毒打,用皮带抽,木棍打,边打边骂,叫骂老师,骂大法,不骂就往死里打。四个恶人孙明永、宋玉旺、黄宝辉、魏清亮跑到李玉章家勒索钱财,其妻吓得去向不明。他们就逼着李玉章的女儿抱着不满周岁的孩子四处借钱,还把李玉章的女婿弄到村委拳打脚踢。孙明永咆哮着指着李玉章的女儿,威胁她交上四千二百元钱,不然就打她。李金玲借不到钱,四个恶徒天天上门骚扰、恐吓。在逼迫下把李玉章仅有的一点地瓜干给卖了,还不够。他们就逼着五十多岁的李玉章投亲告友,直到拿上四千二百元钱。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东河西村的法轮功学员蔡永淑去北京上访,被劫回送往沂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转往古村洗脑班迫害。丈夫王德春也被劫持去,恶人们索要八千四百元钱,家里拿不上。恶人孙明永、宋玉旺、黄宝辉、魏清亮天天上门骚扰,恐吓蔡永淑她爹,其父亲被逼表态与女儿女婿断绝关系。王德春七十多岁的父亲被四个恶人用帽子扣住脸,暴打一顿。然后把王德春家口粮抢卖一空,全然不顾家中还有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拖拉机也给开到乡里为他们运垃圾。

桃树湾村孟凡英、孟凡花姐妹俩一听到恶徒们去家中要钱就抱头大哭,因为家中的哥哥与弟弟,一个挨打,一个被逼得到处去借钱。

恶人孙明永到桃树湾村刘京芬家要钱,逼得刘京芬七十多岁的公公跪在了雪地里,连零钱分钱都拿出来了。孙明永弄不到钱,回来拿刘京芬出气。每天打刘京芬三耳光。还说是替她丈夫儿子和老人教训的。

新民乡附近有一十八九岁的女孩,母亲偏瘫,给母亲念《转法轮》,母亲的病好了,也被绑架到古村洗脑班。阮博还恐吓,不能学法,不能炼功。不听就吊了房梁上。

二零零二年,法轮功学员马应德到马家旺村散发真相资料被举报,九月份被诸葛镇派出所四人非法劫持,送往沂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马应德在看守所绝食被强行灌食,灌食后管子不取下,恶人借机折磨她,这时手铐自开,取下管子。在沂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被送往临沂洗脑班继续迫害。

二零零二年七月八日,唐兆玲到高桥散发真相资料,被非法抓回诸葛镇,遭到张书记、王春亭的非法关押一个半月,家中临产母猪无人管理,被逼卖掉,羊饿死一只,兔子死掉三十多只,经济损失上千元。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九日,马家旺村法轮功学员李东莲给了村书记马立德的妻子李世兰两份真相小册子被举报,二十日遭到诸葛镇派出所宋成波等一伙的绑架,送往沂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二天,被送往济南市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

二零零七年五月十四日晚,沂水县国保大队李玉友等人,诸葛镇恶党人大主任杨振龙,宣传委员刘涛,综治办,派出所副所长申恒春一伙人,出动两辆警车把年近七十岁的李花章绑架后,劫持李花章叫开李玉章家的门全然不顾李玉章年幼的孙女要人照看(儿子儿媳在外打工),把李玉章秘密绑架。在村书记李世生的配合下,非法搜查了李玉章的家,录音机,其子买的小影碟机、大法书,师父法像等被洗劫一空。李玉章的妻子当时吓得不知去向。当晚,李玉章和李花章就遭到国保大队恶警们的毒打。第二天被送往沂水县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李花章遭到犯人的毒打,还不让喝开水。李玉章则遭到国保大队王金龙、张振强、刚子等人的毒打。俩兄弟被非法关押三十多天后,在家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李玉章被秘密送往淄博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期间,李玉章的女儿多次去向公安局、县府等政府机关要求无罪释放被非法关押的父亲,遭到公安局国保大队宋伟、李玉友、解富贵等人的恐吓,并出动警车强行拖走她和她七岁的儿子。

零七年八月五日晚,诸葛镇派出所周晓、宋成波等人又窜入下古村唐兆玲家,抢走大法书和师父法像。并逼迫唐兆玲签字,按手印,取笔迹。

同晚,诸葛镇派出所一伙人又闯入马家旺村李东莲家,逼迫签字,按手印,取笔迹。

迫害一开始,诸葛副镇长王建华,邪党委书记王健就给诸葛镇所属的法轮功学员照像登记,每人六元钱照像,四十五元饭钱,罚款五百至一千元不等。时隔几日便关押在镇委十多天,对坚定修炼者持续非法关押。王建华,、阮博逼迫看污蔑师父和大法的录象,晚上不让睡觉,一打盹,阮博就一人一棍子。下梭峪村法轮功学员王贵香因不放弃修炼,遭到同家沟村恶徒宋玉旺用书左右开弓的毒打,然后叫其坐在水泥地上。一天晚上,综治办副主任指使计生办人员兰波对王贵香拳打脚踢一番,又用书打了半晚上。

有一次,诸葛镇副镇长王建华,综治办副主任耿文瑞又把下梭峪村的法轮功学员刘本善、陈金臻、于俊怀、刘丽君、王贵香、抓到镇委非法关押。在综治办办公室里,王建华对王贵香拳打脚踢,一边打一边谩骂,把王贵香一脚踹倒,站起来后在一脚踹倒,就象踢皮球一样踢了个够,把王贵香踹得浑身是土。

王贵香、刘丽君、于俊怀因为炼功打坐,七十多岁的于俊怀和女儿刘丽君被拖起来摁在水泥地上,王贵香则被王建华用火钩子没头没脸的毒打一顿。

王贵香、刘丽君不堪凌辱找了个机会走脱,这一下镇委炸了锅,出动很多车辆出去找,也没找到。耿文瑞就拿陈金臻出气,象疯了一样拳打脚踢把陈金臻打成了一摊泥。阮博抓着陈金臻的头发往柱子上撞,鼻子撞破,满脸鲜血,脸和嘴唇被打肿。阮博在王建华、耿文瑞的指使下把陈金臻家的电视机抢走,养的羊也给牵走,并勒索了八百五十元钱。找不到王贵香,阮博就把王贵香的丈夫于松宝抓到镇委。让他蹲着马步,两手托着炭盒子,不断往里加炭折磨他,还疯狂的叫道:整人的手段有一千种,我会九百九十九种,哪一种也叫你尝尝。最后逼迫于松宝交上五千元钱。

九九年十二月王贵香进京上访,遭到王建华的毒打,王建华并指使阮博把一桶冷水从王贵香的头顶浇下来,寒冬腊月,冰冷刺骨,王贵香要回家换身衣裳,被于松建院波强行拖回,裤子被磨破一个洞。后送入沂水县拘留所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诸葛镇花健轴厂刘本善进京上访,被耿文瑞劫持回来,送到沂水县看守所。身上还有一百元钱被抢走,在看守所遭到一侯姓犯人的迫害,逼迫天天洗冷水澡,受尽折磨。后又被拉到诸葛镇花键油厂关了七天禁闭,送往冯家庄洗脑班。在洗脑班上,阮博和赵某逼迫年近七十的老人天天做俯卧撑。在冯家庄洗脑班期间,王建华将刘本善的工资折非法扣留。在冯家庄洗脑班被非法关押十多天后被送往拘留所,公安局阴谋非法劳教他,送济南劳教所,体检不合格拒收。恶警还不死心又将他送往王村劳教所,王村劳教所也不收,回来后又把他送进沂水拘留所,拘留了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在王键和王建华的指使下,阮博、于松健把下梭峪村法轮功学员王贵香、刘丽君、,河北村苗德芳、刘洪三、陈竹爱、庞传芝,司家沟村的刘世竹强行送往冯家庄洗脑班。在洗脑班上强迫拔草,一边拔一边打。在豆茬地里跑步,脚都被戳烂了,院博还拿着树条子抽打。阮博搞文革那一套,把王贵香的母亲、婆婆,刘丽君的母亲于俊怀以及苗德芳的丈夫劫持到洗脑班,给法轮功学员挂牌子,给他们的亲人挂着“陪读人员”的牌子。

阮博、于松健三天两头到法轮功学员王贵香家要钱,王贵香的丈夫于松宝吓得去向不明,家中十多岁的孩子无人照看。阮博趁机把王贵香家的水泵水管子等凡是值钱的洗劫一空。晚上到王贵香家晃门,站在平房上放鞭炮,吓得王贵香的孩子哇哇大哭。弄不到钱,阮博、于松健就到于松宝的哥哥家强行勒索了一千元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27/山东沂水县诸葛镇法轮功学员遭迫害实录-1672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