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三岁婆婆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的婆婆(家婆)是一九九七年走入法轮功的。当时的她身患几种疾病:头昏,心慌,神情恍惚,口腔溃疡(常年水泡),两只脚象死人脚(冰骨),全身筋骨痛(已有几十年),晚上根本无法入睡,加上一九九四年患过脑溢血,偏瘫等,每天都生活在极度的痛苦中。我公公身体更糟,四十多年的心脏病,肺气肿,胸膜炎,三次脑血栓,全身浮肿,行走不便,还得靠我婆婆照顾。由于我公公工厂下马,他的其他儿女都调离到外地去了,家里就剩下老俩口,身边没有亲人。可想而知,他们是如何度日的。

记的是一九九七年九月初的一天,我孩子上大学,有了空房,我把他们接来住。我对她说:“老妈,咱们炼法轮功吧。”她说:“好”。“但要按李洪志老师说的话去做,要遵循真、善、忍,不能杀生。”她说:“好,我不杀生,做人本来就要真、善、忍。”就这样,当天晚上我就教她动作。但由于她没文化,年龄大,记性不好,几个动作总教都教不会(后来我花了一个月才教会),但她没有气馁,仍耐心的学。

第二天一早,她从床上爬起来就兴奋的告诉我说:“昨晚我睡了一个几十年都没有睡过的好觉,身上不痛了,我还发现我的右手脖子不歪了(早年摔过了一跤,摔歪了手脖子)。”真是奇迹!我们全家人都很高兴。衷心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从那以后(我婆婆后来回到了工厂),我婆婆不管白天还是黑夜,不管多忙、多累,拼命都要挤出时间来学法炼功。每天至少学法三小时以上,全套功法炼两遍,有时抱轮一小时,半年后硬是咬牙盘上了双盘。自此,她身体一天天好起来了,我公公虽没炼功,但也得了法,也跟着受益:不气喘了,晚上能躺下睡觉。

记的一九九八年,我公公心脏病住院(一年三次以上),我婆婆一双小脚(小时候裹过脚),往返家、医院之间(回家弄饭,照顾公公)。为了不影响我们工作,她没有惊动我们,她自己默默的承受。虽然极辛苦(她说她的脚从早到晚没有停),但她没有倒下。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简直是奇迹。她对我说:“学法轮功要修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夫妇俩非常感动。

一九九九年元月,由于我公公身体太弱,不幸走了。我婆婆对我说:“你爸最后一句遗言是:‘你不要管我,师父会管我’。”她很欣慰。我告诉她:“你跟老爸的缘份已尽,听师父的话,放下情。”她答应说:“嗯。”她与公公五十多年的感情,生离死别,要放下确实不容易,但她听师父的,没怎么过份的伤感,平稳的过来了。

婆婆有个儿子在外不争气,婆婆非常气恼,所以经常骂他。有一天她听法时,收音机突然哭起来了,听到师父的声音:“你不该骂人。”她马上哭了:“师父,我错了,我以后不骂人了。”从那以后,她再也不骂人了。

一九九九年四月,由于她女儿的邀请,回了一趟老家(某大城市)。为了洪法,我拿了一些书,磁带让她带过去。不久江流氓及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她的女儿,女婿也受到了威胁,但她没有屈服。二零零一年返我家时,婆婆硬是将书和二十多盘磁带瞒着女儿,女婿绑在身上(身上穿着棉衣)带回了家(火车站查的紧,坐车近三十小时)。

去年,她又回了一趟老家。由于她有老观念“宁肯跟叫花子儿,不肯跟做官的女婿”,着急要回来,故在女儿家摔了一跤。当时情况很严重,两腿青紫的厉害,且受伤面积相当大。请医生上门,在检查她的脚时,医生问她:“痛不痛?”她咬起牙说:“不痛。”后来医生说:“没事,但她年龄太大,至少要三个月的恢复时间。”她女儿、女婿买药给她吃,她偷偷的给甩了。她女儿发火叫:“你起来给我走哇!”(她当时不能自理),她说:“好,我就走路。”她爬下床,跪在地上,拿着凳子慢慢的移动着。她外孙看见了:“妈妈,妈妈,外婆在走路了。”自那以后,她自己坚持“走路”,一星期后开始恢复,半个月后基本上就能走了。她女儿打电话给我说:“真够坚强的,脚都摔成那样了,还盘腿打坐。”

去年十一月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我婆婆由于口腔溃烂,已多年不吃辣椒。(炼功后口腔好一些,但没有根除。)她来了我家后,我们夫妇尽量依着她。但有时我们工作很累,嘴巴没味,我爱人不是炼功人,他时不时有这个要求,所以有些菜我还是小量放了。可她一上桌就念念有词:“吃东西不能挑喜欢吃的,吃辣椒是执著。”我终于忍不住说:“老妈,你来我家六年了,我们改变饮食习惯,也不容易。你说吃辣椒是执著,现在我反过来问你,不吃辣椒是不是也是执着?”她哑然了。自那以后她再也不提辣椒的事了。我有时挑些不辣的辣椒给她吃,她也欣然接受了。过一段时间她高兴的告诉我,她的口腔全好了。只怪我,没有把她当作炼功人。

前不久,她突然痛哭流涕的对我说:“××,我两只眼睛都瞎了,黑黑的,什么也看不见,我真的不想活了。”我知道眼病,她家有遗传,她母亲就瞎了十几年,这是她必经的一大关。由于当时她太激动,我劝慰的话听不進去。我想:如果象这样哭下去的话,眼睛真会瞎的。故我告诉她:“你要走常人的路,那你去医院吧。”随之我打电话告诉她大儿子(她大儿子迁厂,進了我市),送她去医院。这一下她清醒了。我拿出师父的经文,一翻果然翻到了我要读的那一篇:“正因为修了大法,这些魔难提前来了虽然受到的压力很大,对心性的考验很难过,有时过的关也会很大,可是毕竟这些魔难都要过去,都要结账,都要买单。这不是大好事吗?”(《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听完后,她心里豁然开朗,平静下来了。她说她要买单,她要结账,好好过这一大关。一星期后,她眼睛开始恢复,现在基本能看清了。她说通过这一次,她什么都想通了,我也觉的她提高不少,她现在知道怎么向内找,更严格要求自己了。

为了让我有更多时间救度世人,她一直努力帮我做家务事,哪怕眼睛看不见,摸着也要帮。我在外面发真相资料时,她在家帮我发正念。冬天冷,穿着棉裤一屁股坐在地板上,她说师父会给她能量,双腿很容易盘,发正念会发热。

她现在每天听法六小时以上(五盘磁带),她说听法不能做其它事,要尊敬师父。每天全套功法炼两遍,每天发正念十五次左右,就是晚上十二点,她也舍不得睡,每天守到发正念。她说她是外地人,与本地人语言不通,没办法讲真相。但这些事能做,她要好好修炼,跟师父回家。

她说她修的不好,还有很多执著没去,特别要修口,不能讲别人的坏话,自己做错了,要虚心。

我婆婆自修炼的第一天起,她没有吃过一颗药,凭着对师父、对法的正信走到了今天,她说她最深切的体会是师父救了她。

可是这几年,我一直听到有不少老年同修,碰到了一些不舒服,就放不下去医院。真心希望这些同修清醒起来,走好师父给我们安排的回归路。

因水平有限,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